第251章 我死给你看!(一更)/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涪陵转身,眸子里染了些许笑意,表情却是收放自如的道:“你在说什么呀?”

沈青桐面上笑容比她更盛。

两个人,互相对峙。

少顷,沈青桐却是突然变了脸。

“沈青音,你出来!”她一瞬间凛冽了身色,扬声道。

卫涪陵微微一震。

几个人狐疑的张望。

身后东宫的大门之内,因为西陵越有言在先,倒是没人跟出来,却是巷子外面,停了满地的马车缝隙里果然就见沈青音探头探脑,迟疑着慢慢探头出来。

卫涪陵的眸光微微一凛。

沈青桐道:“你方才刻意回避,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现在当着当事人面前,要你一个真相,这不过分吧?”

沈青音的表情却没这么坚决,犹犹豫豫的开口道:“什……什么真相?”

沈青桐道:“你难道就不好奇,卫太子妃的宁舒郡主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沈青音的确是心存疑惑的,尤其是——

卫涪陵费尽心机做的那一场戏。

她一直在误导沈青音,让沈青音以为她对宁舒郡主的母女感情深厚,甚至是有计划的引诱沈青音对宁舒郡主出手,从而为他制造混乱的机会,好出手劫持皇帝。

“这跟你有关系吗?”卫涪陵冷冷的反问。

这时候,心里却多少是有点发毛的。

这个地方不是久留之所,可是她又不是没和沈青桐打过交道,如果沈青桐就是不肯配合,她就不可能顺利的带着沈青桐走。

沈青桐道:“你们利用出手的人很多,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去怂恿她呢?”

她说着,就是面带嘲讽的看了沈青音一眼:“她算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的去算计?如果一定要解释,我大概就只能解释为曾经是因为她的关系,引发了你小产的事,你这是处心积虑的在借机报复她?”

沈青音咬着嘴唇听她说,脑子里却是混混沌沌的。

她一直都不算聪明,有些事,她虽能隐隐的觉出不对劲的苗头来,但是要深究起来,却根本就理不出个头绪来,也问不出个症结所在来。

这时候,她只是气愤的职责:“报复我?她凭什么报复我?她已经杀了我的儿子了,要报复我该是我活刮了她!”

“说的就是这个话!”沈青桐早就知道她的斤两,顿了一顿,就又转向了卫涪陵道:“还有一种解释,就是你连她都不想放过,可是现在既然你已经承认宁舒郡主并非皇室血脉,那么就算是她出手谋害了宁舒郡主,也构不成多大的罪责,何况前面陛下就已经因为欺君之罪将她连坐,卫涪陵,你真的须要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一定要选她,一定要诱导她出面来对宁舒郡主下手?”

毕竟沈青音不是卫涪陵的手下,要她出面制造混乱,实在存在太大的变数。

而这一次,卫涪陵劫持皇帝,分明是拿了自己的命在赌的,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和原因,她绝对不应该这样冒险的。

沈青音的语气铿然,有条不紊。

她这样强势的态度,是真的叫卫涪陵束手无策。

卫涪陵的脸色慢慢的变了,咬紧了牙关,因为用力过猛,腮边的肌肉都僵硬又木然。

沈青音一直目光游移不定的在两人之间转换。

卫涪陵默不作声。

沈青桐却也不急,笑了笑,又看了沈青音一眼道:“想知道卫太子妃的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吗?”

沈青音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是强梗着脖子不说话。

沈青桐笑吟吟的道:“看卫太子妃的作为,最近黄侧妃在东宫后院里兴风作浪的背后好像是有你的推手在?五妹妹,咱们是一起长大的姐妹,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沈青音突然就火了,尖叫着就要朝卫涪陵扑过去:“我为什么不能是这样的人?她杀了我的儿子,我要报仇!我要给我的儿子报仇!”

她的眼睛猩红,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去。

可是卫涪陵身边有人,一个暗卫站出来,抓住她的手腕一甩。

沈青音扑到旁边的马车上,捂着肚子回头,仍是恶狠狠的瞪着卫涪陵。

沈青桐面上笑容不改,仍是从容不迫的继续说道:“你误会了,我指的不是这个,而是咱们姐妹多年,我太了解你了,你的脑子……”她抬手,点点自己的太阳穴,摇头笑道:“你实在是做不了黄侧妃是智囊和幕后推手!”

黄氏和沈青音之间的勾结,卫涪陵是早有察觉的,可是她却从不曾想到这一重。

卫涪陵不由的打了个寒战,眉头紧蹙。

“你——”沈青音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也是勃然变色。

她指着沈青桐,气的浑身发抖。

沈青桐道:“你别否认!就你,也就只够个被人当枪使的分量,现在咱们做个交换,你告诉我怂恿你和黄侧妃联手的是什么人,我帮你撬开卫太子妃的嘴巴,如何?”

她这语气笃定的近乎狂妄了。

卫涪陵满心恼火,咬牙道:“沈青桐,你以为这样拖延时间有用吗?但凡昭王敢于轻易出手救你,刚才就怎么都不会放任你跟我走了!”

卫涪陵却是根本不理她,仍是势在必得的盯着沈青音道:“你怎么说?你看,卫太子妃如此强势,就凭你,你是绝对搞不定她的!”

卫涪陵在旁边,又急又气的,几乎头顶冒青烟,又完全的无计可施。

沈青音本来就觉得沈青桐好命,对她记恨的很,这时候被当面挖苦了,就更是怒不可遏。

她大声道:“我不用你来假好心!”

沈青桐也不生,眸子一转,仍是和气如三月春风般的笑道:“你真的确定,当初你真的生了个儿子吗?”

沈青音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青青却是脸色惨变。

“娘娘!”她低唤了卫涪陵一声,情急之下立刻就想冲上去把沈青桐按倒。

沈青桐哪能让她近身。

她警觉的当先后退一步,冲着青青一扬眉道:“你真是没有你家主子识时务,她都不敢对我动强,你倒是胆子大?”

青青只想赶紧脱困,怒道:“你现在不过就是个阶下囚……”

沈青桐道:“你再敢对我动手试试?我死给你看!”

青青目瞪口呆。

沈青桐瞪着眼睛冷笑:“我活着,你们才有可能留着命在,所以,跟你家主子学着聪明点!”

青青哪里见过这样的无赖,瞬间也发了狠,撸袖子就还是要上前,“你少要死要活的吓唬我,我就不信你真的连命都不要!”

沈青桐没动。

却是卫涪陵咬着牙拽了她一把。

沈青桐于是就笑了。

卫涪陵怕死!不,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她不想死,这就是她现在最大的弱点和败相。

沈青桐于是就越发的有恃无恐,挑衅的冲她又一扬眉。

这时候,沈青音终于慢慢的反应了过来。

她撑着力气站直了身子,咬着牙,忐忑的一步步朝着沈青桐挪过来,颤巍巍的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沈青桐听她这么问,就知道自己之前猜的全中。

她回头又看向了沈青音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前面的问题?”

“是吴良媛的乳母,是她找的我,让我借黄氏的手报仇的!”心里疑团重重,沈青音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匆忙的交代了两句,就扑过去抓着沈青桐两边的肩膀,神情恐惧,语气却是歇斯底里的大声道:“你倒是说啊,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是有点失去了理智,手劲很大。

沈青桐也不试着去甩她的手,仍是从容的微笑道:“这么说来,当初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并没有第一眼看到了?”

沈青音胡乱的点了下头。

沈青桐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她可怜又可悲:“我听说你生产那天夜里,祖母半夜就赶着去了庄子上?”

沈青音一愣:“什么?”

显然,她对这事是全不知情的。

沈青桐道:“你不知道,但是三婶儿是指定知道的,或者——你应该去找她具体的问一问,比如,祖母为什么要掩人耳目的过去,又比如——她偷偷摸摸在那里留了那么久,甚至冒着风险,一直藏到皇后娘娘把孩子抱走了这才离开,她又到底是在不放心什么!”

这些事情,串联起来实在太复杂了,诚如沈青桐所言,就沈青音的那个脑子,哪怕她都把事情说到这个份上了,沈青音也依旧是拒绝思考的。

也许不是真的迟钝,而只是——

下意识的不愿意去相信,故而就刻意的回避不想。

沈青桐肩膀一抖,拨开她的手。

沈青音的身子一张纸一样,轻飘飘的后退两步,看样子,跟一只游魂没什么两样。

卫涪陵的耐性早就耗尽了,冷冷道:“想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想说的你也都说完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沈青桐扭头看她,眨着眼睛,笑得一脸的人畜无害的道:“我是都说完了,不过还差你卫涪陵最关键的一段供词!”

卫涪陵的脸色一沉。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在那件事上沈青桐会拿了她的把柄这么久却能一直忍着没有对她发难,但是照对方的神情语气,她又分明是对一切都了若指掌的。

沈青桐是蛮喜欢看卫涪陵这样运筹帷幄的人吃瘪的,继续笑问道:“据说所知,我五妹妹生产的那个晚上,不仅仅是我祖母和皇后娘娘先后过去了庄子上,就连卫太子妃你也有差人去过的。”

青青已经心虚的心里在一个劲的发抖。

卫涪陵知道瞒不过了,索性咬着牙,不吭声。

沈青音本来黯淡无光的眸子里,瞬间回光返照一样的点燃,仓促的抬头看过来。

沈青桐继续道:“而且你的人不仅去过,还在庄子外面和沈家的人动了手,当时听命出去办事的是我家祖母身边的方妈妈,好像是……”

她说着,就好像的记忆不佳的又点着脑袋想了想,最后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惊讶道:“你的人是有从方妈妈手里抢走了什么东西的吧?好像——是个包裹的挺严实的篮子?”

当初老夫人一直盯着沈青音那里,指望着她一举得男,好在东宫站稳了脚跟,西陵越既然已经知道沈青音是在那里养胎的,自然也会派人盯梢,后来在沈青音生产的那天,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老夫人会带着男婴过去替换,以及陈皇后会去抱走了孩子,这些都在意料之中,最意外的,在方妈妈奉命要将沈青音生下来的那个女婴带走处理掉的时候,会被两个蒙面的高手出面夺走了。

方妈妈害怕老夫人追究,压根就没敢把这件事告诉给老夫人知道。

而三夫人林氏,一开始没想到要准备婴孩备用,在老夫人高瞻远瞩去给她们母女出谋划策的时候,自然也是感激,只是又恐怕沈青音年轻,性子不稳,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孩子而露出什么破绽来,所以就干脆听老夫人的安排,直接就对沈青音隐瞒了此事。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半路截胡,抱走了沈青音孩子的人会是卫涪陵。

沈青音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愕然的看着卫涪陵。

她虽然已经信了沈青桐的话,但是打从心底里却不敢相信,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儿,她却强忍着,红着眼睛盯着卫涪陵,想好好说话,声音一出口就变成了崩溃了一样的哭叫:“是你抢走了我孩子?是你抢走了我的孩子是吗?”

说着,就要扑上来。

卫涪陵身边的暗卫对她可没有顾忌的,当即就要出手,却是沈青桐突然横身往前面一挡,挑眉道:“好歹她也是王妃我的亲堂妹,你们动不得!”

卫涪陵却不勉强,冷笑道:“我明白!”

说完,一挥手。

那暗卫身形一飘,到了沈青桐身后,随后抬手在沈青音颈后一点。

张牙舞爪的沈青音瞬间就没了骨头似的,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卫涪陵上前一步,站在沈青桐面前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沈青桐回头看了眼沈青音,确定她只是晕倒,倒是痛快的点头:“走吧!”

卫涪陵是真被她气的要炸了,见她观光旅游一样的抬脚就走,忍不住追上去两步道:“沈家老夫人到底是你祖母,沈家和你同气连枝,你就那么恨她吗?”

沈青桐不让动沈青音,她才不信是为了什么姐妹情深。

沈家老夫人偷龙转凤,犯下的也是混淆皇室血统的重罪,足够沈家一门担待的了。

只要沈青音回去质问,闹起来,整个沈家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就说沈青桐为什么这么久了没揭发此事来对付她,却原来,她是早就算计好了,要把这个机会留给沈老夫人和沈家的。

沈青桐并不否认她的“用心良苦”,只是也没接茬,而是转移了话题,又侧目去看了眼卫涪陵道:“据我所知,当初沈青音之所以会赶在那个时间生产,好像还是因为她身边的丫头照顾不周,大冬天里她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有点巧合也有点早啊?”

卫涪陵是真的有点应接不暇了。

不过好在她的心智也坚强非比常人,闻言便是冷声一笑:“倒是什么也瞒不过你!”

沈青桐不理她言辞间的讽刺,咧嘴一笑道:“我也就是闲着没事揣测一点别人的小心思,不及你的动手能力强!就是前皇后和废太子,实在蠢的厉害,自以为运筹帷幄,殊不知一早就是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卫涪陵冷笑:“那是她们自作自受!”

马车就在前面,沈青桐却突然止步,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反问道:“是吗?”

卫涪陵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已经再度微笑,先上了车。

------题外话------

嗯,桐妹儿的王八之气,无敌…

ps:这章是补昨天的,现在赶着出门去喝个喜酒,回来码今天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