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反客为主,这才叫坑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重复:“真的不是他告诉我的!”

卫涪陵暗暗的咬牙,随后却竟然直接绕过了这个话题,冷冷的道:“我看你现在并不紧张,你是确信你今天一定有本事能够全身而退的是吗?”

沈青桐但笑不语。

卫涪陵一直把自己当成今天这一局的下棋者,这时候是真的被她这样运筹帷幄的态度惹恼了。

她眼底的眸光越收越冷,忽而讽刺的冷哼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今天把你从东宫里带出来,因为按照原来的计划,其实是有人要借我的手来要你的命的,你知道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无得意,死死的盯着沈青桐,在等她的慌乱和惊恐。

可是沈青桐还是态度闲散的靠坐在椅背上。

卫涪陵看着她的反应,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脱口道:“你知道?”

沈青桐没事人似的微笑。

卫涪陵就真的有点把持不住了。

她急切的又再上前一步,鄙视沈青桐的眼睛道:“你就不好奇是什么人不惜冒风险在大越皇帝的面前动手脚也一定要你的命吗?”

沈青桐见到终于是把她逼急了,这才满意。

她的手指轻叩着座椅的扶手,扭头看着朝向后院的那扇窗纸破败的窗户,语气淡淡的开口道:“有什么好好奇的?先皇后身边的那位古嬷嬷,一直在宫里,你卫涪陵到底只是个外来人,当初费尽心机安排在宫里的暗桩,已经折在了行次先皇后一事上头,宫里的事,你凭什么了若指掌的把控?这样一想,一切不就一目了然吗?”

她说着,一顿,也没等卫涪陵的回答,就又继续接口道:“你有什么本事能未卜先知,那么巧能赶在太子之前控制住古嬷嬷?没有人通风报信是不肯能的,更有甚者——或者我们可以更大胆的揣测,那个老奴才也可能是在完全不自知的情况下,直接被人从宫里尾随,然后冒充你的人控制住了,再送给你的吧?”

这些细节,一般人都不会在意,可是当被人缜密的剖析出来的时候,起身是叫当事人最无言以对的。

卫涪陵的脸色忍不住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看你的反应,我还是全料中了的!”沈青桐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来:“如果照着这个思路来判断,那么现在宫里会这么大费周章帮你做这么多的人又是谁呢?无非就是你那个所谓的盟友常贵妃了!”

有些事,本来是可以作为炫耀和挟制对方的资本的,卫涪陵是真的从没想过沈青桐料事如神,居然早就将一切都看透并且掌握在手了。

她紧咬着牙关,越是挫败愤恨,越是对沈青桐无计可施。

沈青桐等了她半天,见她居然这样就泄气了,不免觉得扫兴,于是又起了玩心,再次主动的开口道:“那么你想知道常贵妃为什么要杀我吗?”

为什么?

总不至于是觉得杀了沈青桐之后,西陵越就会崩溃掉,从此以后西陵卫的面前就是一片坦途了吧?

这个问题,卫涪陵之前在得到常贵妃的吩咐时候很是思索了一番,但是没想通,后面渐渐地也就懒得多费心思了。

沈青桐等了她一会儿,见她不语,就又是好心的替她解惑道:“其实这也许可能就是她的本意,但是她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的原因——这却绝对是因为大越的皇帝陛下对她下了死命令,一定不能让我活了!”

这个消息,当真是如同晴天霹雳。

卫涪陵的面皮僵硬,虽然心里疑窦丛生,却忍住了,只字不提。

横竖这会儿无事可做,沈青桐反而一反常态,变成了话痨,自问自答的又再继续替她解惑道:“不好奇大越的堂堂天子为什么非要我这区区一个小女子的性命吗?”

卫涪陵终于绷不住了,讽刺的冷笑道:“看来你对昭王的影响力真的非同一般!”

除了不想儿子被这个疯丫头左右之外,卫涪陵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会让皇帝非要亲自下令暗杀沈青桐不可的了。

不想,沈青桐却是断然摇头。

她说:“你猜错了!”

面上笑容灿烂,相形之下,外面过午的日光反而变得惨淡了许多。

沈青桐的扭头盯着窗口的方向,从破败窗纸的缝隙里看着外面枯萎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梧桐枝丫,语气淡淡的道:“其实他要杀我,无可厚非,毕竟——基本上,我也没打算等着他寿终正寝!”

这话她说的有点含蓄。

可是卫涪陵不傻,言下之意一目了然。

她不禁打了个寒战,脸色又在变了变,甚至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看着沈青桐的眼神像是在看鬼。

她想问为什么,却又碍于对自己的智慧和骄傲的维护,强行忍住了,没有开口。

沈青桐倒是好脾气,又从远处收回了目光,迎着她的视线笑道:“想知道我为什么也不想让他活?”

卫涪陵这次是真的憋不住了,满目厌恶之色的冷声道:“你和他之间有仇?”

沈青桐爽快的点头承认:“对!”

卫涪陵心头一凛。

却又听她语气一顿,继续道:“因为当年是他亲往北疆,又亲手设计,谋杀了我的父亲!”

“你说什么?”这一点,却是大大出乎卫涪陵的意料之外的,她倒抽一口凉气:“你是说当年威名赫赫的镇北将军沈竞他是被大越皇帝——”

“所以,他容不下我,我也不会放过他!”沈青桐打断她的话。

卫涪陵这一次是真的凑手不及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使。

大越朝中君臣之间的事情她不太感兴趣,只是有些思路捋不顺,她却总是有种鲜明的感觉——

自己,好像被绕进沟里了。

思绪混乱的挣扎了许久,她才勉强的镇定了些许,问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都告诉我?”

这些秘密,多一个知道,沈青桐在大越皇帝的面前就更多了一份必须去死的理由。

可是她却把这么隐晦又阴暗的秘密的告诉了她卫涪陵,这个是敌非友的人?这也就无怪乎卫涪陵无从应对了。

沈青桐看着她,面上表情始终闲适而冷静。

她微微的叹了口气:“有些陈年的旧事,捂地太久,总要拿出来透透气的,让大家都闻一闻这股子酸腐的霉烂气息的。”

可是这样的话,总要选择个倾诉的对象吧?

卫涪陵又不蠢,当然不会信。

她死死的盯着沈青桐,眼神防备又恶毒,“这些事,昭王并不知情?”

“我当然不可能让他知道!”沈青桐闻言,就像是听了笑话一样噗嗤一声给笑了出来:“没了这个昭王妃的身份做庇荫,那位皇帝陛下想要我的命又何须绕这么大的弯子借你的手?我早死了!”

“你——”卫涪陵顿时气结,完全的无言以对:“你利用他?那位昭王殿下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等到这个秘密公开了……”

沈青桐眼底的笑意瞬间全部敛去。

她站起来,打断了卫涪陵的话:“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我和那个昏君同归于尽!卫涪陵,我和你不一样,你是金尊玉贵被人捧着长大的皇家郡主,所以你有眼光有抱负,并且还有那么点儿娇生惯养成的弱点,你想要向上爬的时候自然最怕死,可是我——一开始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你懂吗?”

不是卫涪陵的心思不够玲珑,也不是她的手段不够精明强悍,只是——

她太在乎自己的性命了,从而牵制住了她的格局。

毕竟,这江山天下不比别的,要走到那个最高的位置上,中间须要拿生命做赌局的机会会有很多,卫涪陵她豁不出去,就注定了她要处处受制。

卫涪陵是自诩高高在上,听不惯她这样鄙夷的语气,刚要再开口说话,沈青桐已经盯着门外的方向,喃喃的道:“这个时候,云翼应该已经被引开了吧!”

卫涪陵的思绪突然被拉回,想起来她们这时候的处境,又是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质问道:“既然你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行刺大越皇帝,那就说明你之前说要逃离昭王身边的话都是假的了?沈青桐,如果不是为了脱身离开,你今天这么大费周章在这里安排替身的目的究竟何在?”

这样一来,事情就严重了。

她也突然明白过来,沈青桐会和她说了这么多话的原因——

不过,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而现在,卫涪陵突然感受到了很浓厚的危机感。

可是,她的暗卫提前搜查过,这院子里没有埋伏。

沈青桐一个人,是没能力把她怎么样的,如果她真要做什么的话,就只能说明,时间到了就会有人来这里接应。

而这个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多了,后院里滞留的那些人肯定也已经早就离开了。

也就是说,她要动手了?

卫涪陵眼神凌厉,戒备至深的盯着沈青桐。

两个人,四目相对。

沈青桐也不靠近她,仍是心情很好的坦诚说道:“我的目的,就是留下你啊!”

“什么?”卫涪陵听了笑话一样,猝不及防的就笑了出来。

沈青桐道:“留下你,劫持你,控制你,然后在适当的时机就可以拿你和齐太子,南齐太后,甚至是肃王殿下做交易了,卫涪陵,你这么有用,你放心,这时候我还真舍不得你死!”

卫涪陵还是想笑,可是沈青桐这语气太过轻狂,反而让她只觉得危险,转身就想逃。

沈青桐顺手抄起旁边一个旧花架,朝着她背后就砸。

从时间上算,云翼应该已经被支开了,那么裴影鸿那废物就能冲进来给她善后了。

可是这时候的巷子外面,裴影鸿躲在暗处,盯着斜对面墙头上一动不动盯着那宅子的云翼正牙疼呢。

沈青桐那女人简直坑人嘛,她说她的计策足够糊弄住云翼,把人引走的,事实上——

吹牛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