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云翼的裤子和二殿下的屁股/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着云翼一起追出来的暗卫一共有三个。

其中两个,分别追踪一辆马车去了,最后一个则是尾随最后从那宅子后门出来的几个人,不多时就去而复返,窝在云翼身边道:“那几个人就是街口那边普通买劳力的,出去就各自散了,我问过,他们就说是个不认识的汉子用一吊钱雇佣了他们,再问别的,就一问三不知了!”

“哦!”云翼胡乱的应了声,就只还是专心致志的盯着那宅子的后巷。

那暗卫扯着脖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半天,不禁担心:“翼哥,我们一直窝在这里有意思吗?如果老六他们拦不住人,王妃很有可能都坐马车混出城去了!”

云翼就是死盯着那巷子里面不撒眼,不耐烦的挥挥手,咕哝道:“你懂什么!这是王爷亲口对我下的命令,他说卫太子妃中途一定会找地方换装改扮的但是只要没亲眼见到王妃的人,就让我一定要蹲点儿守!”

既然说是西陵越的命令,那么即便是心里再怎么怀疑,那暗卫也只能是三缄其口了。

云翼道:“要不你去前门吧,这里我一个人可以了!”

“好!”那暗卫答应了一声,转身匆匆的去了。

云翼继续趴在那里不动。

而这边的裴影鸿,则的急的团团转。

眼见着他原地转圈,一直没能找到自己的尾巴来踩,陪着他的那个小侍卫也急得不行,挠挠头道:“王爷,昭王的这个侍卫很能打,虽然这回咱们也是人多势众,可一旦交手起来,怕是会惊动了院子里的人!”

“还用你说!”另一个侍卫拽了他一把,忍不住上前提醒裴影鸿,“王爷,这和昭王妃提前和我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如果再不进去,恐怕也是出乱子的。”

“那怎么办啊……”

一群人,面面相觑,一筹莫展。

裴影鸿的后槽牙磨了又磨,最后便是把手里折扇往小侍卫的怀里一塞,自己垂头丧气,却又是一脸悲壮的开始撸袖子:“了不起……就本王挨顿揍吧!”

一群侍卫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裴影鸿发自内心的,还不太想挨这顿打。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回头严肃的点了两个功夫最好的侍卫道:“一会儿你们两个跟着我,都护着我点儿,如果实在护不住……那也不能打伤我的脸,我丢不起这个人,知道吗?”

“王爷您这是——”侍卫们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裴影鸿怒道:“本王亲自去会会他!就你们两个跟我走,其他人还是守在这里,一会儿等本王把那王八蛋引来了,你们就火速冲进去,明白吗?”

以身试法?这可真不是他们这位老吃懒做,猴精一样的二殿下的作风。

侍卫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还是顺从的答应了声:“是!”

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委而而打退堂鼓,裴影鸿一把又抢过来小侍卫手里的折扇,寒冬腊月里,大摇大摆的扇着扇子就晃上了街,一面昂首阔步的招摇,一边大声的吆喝道:“几天没去天桥底下遛鸟斗鸡凑热闹了,你们眼睛都给我放亮一点,如果遇到上回拿箭射小爷的那个王八蛋,就给我当场剁成肉酱!”

这条街上,本来平时会过的人就不多,尤其这么高谈阔论又张扬跋扈的。

云翼一开始只执着于西陵越交代给他的任务,就随意的听了两句,后来就觉得这人的声音有点耳熟不对劲,正琢磨呢,就听见嘎嘣一声,站在巷子口的裴影鸿一蹦三尺高,顺手撸下拇指上的扳指,已经甩过去,砸云翼后脑勺上了。

他拿扇子指着这边,跳脚打骂:“好啊!说曹操曹操到!这王八蛋在这里呢!打!给小爷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那扳指的质地上乘,十分坚硬,砸了云翼的后脑勺就弹开了。

然后,裴影鸿的那俩侍卫就开始不要脸的朝他扔飞刀。

四手齐发,云翼暗骂一声娘,同时一把扯下身上外袍,往外抡出一道劲风,趁机越下了墙头。

可裴影鸿是个不要脸的啊,一见他飞身下来,虽然心里有一万个声音都在叫嚣着赶紧开溜,但是为了不耽误沈青桐的事儿,他还是壮着胆子,一手撸下左手腕上的一串紫檀木佛珠往云翼脚底下一洒。

云翼一开始就没把他一个满嘴喷粪的纨绔看在眼里,一个大意,脚刚落地就又摔了个四仰八叉。

“哈!”裴影鸿有点小骄傲,得意的大笑出声,可他的反应也算机灵,只笑了一声,立刻打住,提了袍子扭头就跑。

云翼也是几辈子没吃过这样的暗亏,何况屁股摔成了八瓣,脑袋后面也起了好大一个包,他索性也不要脸了,顺手抽开自己的腰带,运力一甩。

裴影鸿才刚奔出去两步,脚踝就被缠住。

他一急,就要蹲下去解。

云翼的动作可比他迅捷有力多了,直接用力一扯,往后面一带。

“啊——”裴影鸿惨叫一声,直接趴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裴影鸿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哪里受得住这个,当时就觉得胸口被摔得,一口气上不来,趴地上正喘气呢,云翼已经拍拍手爬起来,一大步跨出来,大脚板子就要往他后背上踏去:“王八蛋?你骂谁王八蛋呢?看我不踩裂你这只粉头乌龟的壳!”

他这一脚下去,可没容情,何况裴影鸿手下的侍卫有和他交过手,知道他这一脚下去非把裴影鸿踩吐血不可。

“主子!”两个人慌忙就扑过去抢人,一人扯了裴影鸿的一只胳膊把人拽起来。

裴影鸿一练一身的泥,狼狈无比。

一回头……

云翼这边一大步迈出去……

没迈动,只挪了半步,然后啪的一声,裤子掉地上了,腰带解下来做武器,忘了系了……

裴影鸿本来是又惊又怒的,回头一瞧见这一幕,顿时就破涕为笑,一瞬间就笑得泪花四溅,前仰后合。

“哈哈……裤子!哈哈哈!裤……裤子……”他这笑得不能自已,还得俩侍卫一左一右扶着他。

这边云翼的脸色爆红,弯腰捡起裤子,再拿腰带胡乱的一捆,眼神却始终落在裴影鸿身上,一副随时随地要吃人的架势。

裴影鸿笑得不能自理,他的两个侍卫见势不妙,两个人把他往肩上一抗,扭头就跑。

云翼的裤子虽然捡回来了,却捡不回来失去的尊严,情急之下脱了一只靴子就去追。

他的轻功好,动作也快,裴影鸿被那侍卫倒挂在肩上,他追上去就一大鞋底子狠狠的抽对方撅朝天的屁股。

裴影鸿本来正笑得要断气,这时候就哎呦惨叫一声,痛骂道:“你是哪里来的瘪三,孙子!你知道本王是谁吗?本王是北魏的二皇子,你敢打我?我……我要你好看!”

“哼!”云翼也是气疯了,追着他就一路啪啪啪的抽。

两拨人你追我赶的从人迹罕至处一路追上了闹市,然后那一天,西大街上的百姓就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戏——

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壮汉,吃着一只脚追着一个同样被壮汉扛肩上的美貌小公子猛抽屁股,小公子一路哭喊,最后屁股都打肿了,而至于这两拨人打架的原因……

众说纷纭。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且说后巷这边,眼见着他们家二殿下鬼哭狼嚎的被扛走了,剩下的六七个侍卫都是一头的冷汗——

丢人!太丢人了!跟了这样的主子,实在是太丢人了!主子的屁股肿了,他们都觉得自己的脸也肿了。

可是就算捂着脸,也还是得完成任务的,否则一旦大越的这位昭王妃有什么闪失的话,他们都不用活着回去了,他们的太子殿下可没有这位二殿下这么好说话。

“走!”一行人赶紧振奋了精神,翻墙潜入了宅子里。

彼时那里面,沈青桐一个花架砸下去,陈年的老花架了,不怎么解释,直接四分五裂,当然,卫涪陵一介弱女子,把她打趴下了,不在话下。

花架碎裂,卫涪陵又短暂的惨叫了一声,外面的人必然听得见。

沈青桐因为没听到外面有格外的动静,一把卫涪陵放倒了,就马上抢上去一步,反锁住了房门。

“娘娘!”青青扑到门口来,拍着门板惊叫。

这宅子年久失修,房门并不结实,外面有两个暗卫在,要冲进来完全不在话下。

卫涪陵被砸了一下,还没有完全晕过去,只是一时头脑晕眩,昏昏沉沉的扶着脑袋艰难的做起来。

沈青桐弯身把她拉起来,强行半拽半扶着她就往后面的屋子里退,同时心里暗骂裴影鸿的不靠谱。

不过,她向来就不是个会坐以待毙的人,虽然在裴影鸿的身上押了宝,可一旦情况有变,应对的措施她也有。

把卫涪陵扶着正往内室走呢,身后就是砰的一声,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沈青桐的目光微微一动,当机立断的从怀里掏出火折子,顺手往那些已经破败陈旧如枯草一样的帷幔上划过。

火苗瞬间窜起,强烈的光线刺激之下,卫涪陵瞬间清醒了不少。

“你……你想干什么?”她强撑着力气,推开了沈青桐,神情恐惧的看着对方。

这个沈青桐疯了吗?居然想放火自焚?她才不想和这个疯子一起死。

沈青桐冷笑了一声,又迎上去,再次扣住了她的手腕:“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今天如果我活不了,你就必须跟我一起死!”

这一次的交锋之后,卫涪陵是真的承认,她就是这样的一个言出必果的疯子。

可是她真的不想死。

“我才不要!”她刚被砸了头,到底还是有点晕乎,体力不济,省心虚弱的斥责,同时竭尽全力的挣扎。

这房子里的家具都是多年的老木头了,风干了多少年,噼里啪啦的火星迸射,不过片刻,这大半间屋子就都要被烧着了。

“娘娘!娘娘!”青青冲进们来,大声的尖叫,却只看到屋子里两个女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不断的扭打。

烟雾呛眼,她甚至不太分得清楚哪个是卫涪陵,于是就扭头冲暗卫喊:“还不去救娘娘出来?娘娘若有什么闪失,咱们谁都别想活命!”

两个暗卫也知道只有卫涪陵活着他们才能回南齐,咬牙就往里冲。

这时候,里面的两个女人互相推攮拉扯,许是正在搏命的时候,卫涪陵用力过猛,突然狠狠的推了沈青桐一下。

沈青桐倒退两步,背后撞到了身后正在燃烧的一根柱子,那柱子不是很粗,再加上被火焚烧,咔的一声,断成两截。

“呀!”沈青桐闷哼一声,摔在了地上。

上半段的柱子失去支撑,带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往下砸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