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打晕了扛走还要我教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涪陵本来正想要趁机逃脱,见状,只能仓惶的后退两步。

衣袖扫过帷幔上垂下来的火苗,燃了一片,她又慌张的低头去抖。

这边沈青桐眼见着柱子砸下,脑中飞快的略一权衡,便是就势一滚。

青青和两个暗卫就堵在门口,她也是谨慎的又退回了里屋暂。

那条横柱砸下去,上面的雕花木门就正个都塌了,随木片和着火苗速速的落,直接逼退了青青等人的脚步。

火海隔断了出路,青青就焦急的在外面喊:“娘娘——”

卫涪陵知道不能坐以待毙,心里虽然恨不能见沈青桐撕成碎片,却更知道这时候不是寻仇的时候,眼见着大门这边出不去了,她一转身就往屋子里跑。

这是个二进的院子,再从屋子里落下的这些旧家具来判断,最起码以前要是个殷实人家的居所,这样的屋子,必定还会有其他的窗户。

她转身,顶着烈火炙烤,冲进了屋子里。

彼时那火苗虽还没窜到里屋,可是空气里已经是一片烟熏火燎,令人窒息的沉闷气。

沈青桐身上也被溅了火苗,她起身的时候也顺势拍掉,然后一转身,也跟着闪进了里屋。

卫涪陵的目光飞快的环视一眼屋子里的环境,这屋子里果然还有两扇窗户,她先是冲向了右侧的大窗,使劲推了一下,那窗页竟是严丝合缝的分毫未动。

卫涪陵也没多想,又使劲推了两下,窗户还是没开。

诚然,她也没多想,转身又奔到只有一片窗页的后窗那里,同样也是试了几次无果,这时候,就是再迟钝也知道不对劲了。

她脑中灵光一闪,霍的扭头去寻沈青桐。

这个时候,沈青桐已经提着裙子,慢条斯理的找了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抱着膝盖坐下了。

卫涪陵冲她怒目而视:“难道你想烧死在这里吗?还不过来帮忙?”

沈青桐抿抿唇,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反问道:“火是我放的,窗户也是我封的,本来都是为了你才做的,现在又凭什么帮你?”

卫涪陵险些被一口心头老血噎死。

她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沈青桐,“我才不信你不怕死,这里肯定留有出路的,你快说,再哪里?”

说话间,就听屋子外面已经传来鼎沸的人声。

“快帮忙救火,火源在这里!”

“咦……这里还有几个人?说,是不是你们放的火?”

先说话的,疑似是在附近巡街经过的京兆府的衙役,然后紧跟着又一片更大的动静冲进来。

“在这里!这些刺客在这里,快报昭王殿下,挟持王妃的刺客找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也不知道这一群人都是谁的人马,总之随后兵器碰撞,外面已经大打出手。

卫涪陵怔愣片刻,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她再次看向了沈青桐,软硬兼施的刺激她道:“这些人明知道你在我的手里还敢这么大张旗鼓的追?你说他们这是安的什么心?”

这些人,肯定不是西陵越派来的。

并且——

他们也不在乎沈青桐的死活。

沈青桐闻言,就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反问道:“你确定,如今的现状是‘我在你’手里?”

卫涪陵从没想到自己会被她反将一军,想想自己此时狼狈的处境,便是一阵的懊恼尴尬。

她咬咬牙,见沈青桐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等死的那副表情,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憋屈。

最后,咬咬牙,她再次迎难而上的质问:“出口到底在哪里?这屋子闲置多年,所有的东西都干燥易燃,你难道真想死在这里吗?”

沈青桐不冷不热又看了她一眼,却还是纹丝未动。

最后,她挑眉:“现在的情况比起我的预期好像是出现了一点偏差,也许真的是你的运气好,命不该绝,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她说着,一顿,眉目间就染上绚烂的笑意,只是掺杂了更多戏谑的味道,让人很难消受:“这屋子里的确是留了别的出路,你自己找吧!”

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卫涪陵虽然想让她帮忙,可是看她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也实在不敢和她浪费时间,紧张的开始在这屋子里搜罗。

沈青桐就坐在角落里,好整以暇的盯着她看。

卫涪陵一路翻过去,最后叩击衣柜背板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于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居然真的将立在那里的背板给搬开了。

厚重的板子移开,后面一股凉风袭来,显然是真的有出路的。

卫涪陵瞬间松了口气,刚刚心头一喜,可是才把那门板挪开了放在一边,一转身再看那密道入口的时候,就是跳脚大叫了起来:“啊——”

这一声惨叫冲破天际,同时,她浑身的每一根毛发都竖了起来。

黑洞洞的出口就在眼前,这一瞬间她却只想抱着脑袋满屋子乱窜,真的是,这一辈都没有见过比这更恐怖的一幕了。

因为——

那密道的入口处,正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和卫涪陵身段如出一辙,又和她穿着同样衣裳,又梳着同样发髻的女人。

更有甚者,这女人双目微阖,连在容貌上都和她有起码七分相似。

卫涪陵的样貌本来就生得不错,算是个美人儿,本来两个容貌相似的美人站在一起,会是一副十分动人的画面,叫人赏心悦目……

可如果,其中一个是身上正散发着诡异香味的尸体呢?

这一幕,落在别人的眼睛里是什么感觉,卫涪陵不好判断,可是这一刻,她盯着那女尸青白又毫无血色的一张脸,就只觉得毛骨悚然,就好像是看到了某种境遇之下的自己。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卫涪陵站在那里,指甲死掐着掌心,浑身都在忍不住的发抖。

而就在卫涪陵脸色惨白,内心近乎抓狂的时候,就听身后的角落里,沈青桐居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卫涪陵一个哆嗦,踉跄着连退了好几步,转身就冲着沈青桐尖叫:“你简直就是个疯子,神经病!这么戏弄我,有意思吗?”

沈青桐眨巴着眼睛,还是盯着她瞧,然后咧嘴一笑,反问道:“你觉得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彼时,火势已经蔓延到了这个屋子里,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层黑烟,呛人的很,她就很老实的窝在那个角落里不动。

卫涪陵心中警铃大作——

的确,以沈青桐的为人,费这么大力气弄了这么一具尸体在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只为了吓唬她的。

可是,这也不是深究的时候。

卫涪陵被烟熏的咳嗽了两声,她看看沈青桐,又去看堵在黑洞洞的入口处那里的女尸,几次想要鼓足勇气去把尸体移开,都是胃里翻腾,浑身发抖。

可是,如果就等在这里,那么她今天就必死无疑了。

说到底,还是求生的欲望战胜了一切,心里挣扎了几次之后,卫涪陵就心一横,闭眼就要去把那是尸体拨开。

然后——

就又听沈青桐扯着嗓子在她身后喊:“卫太子妃,你下手可千万小心着点儿,你是不知道,有位贵人扒拉了多少个坟头才寻到一具这么像你的尸首,然后又为了等今天……你没闻见那股子香料都盖不住的尸臭味吗?这你要是给我弄坏了,我怕随便找不到那么合适的代替品了。”

卫涪陵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直闻着诡异的那股味道就是厚重的香料味和一种腐臭的味道冲撞出来的。

彼时她那手才刚要触到尸体,手一抖,就又迟疑了。

而只在这一瞬间的工夫里,却有人从密道里面将女尸小心的移开了。

卫涪陵警觉的立刻后退两步,那黑洞洞的洞口里已经相继钻出来四个蓝袍的汉子。

几个人,看见她,又寻见坐在角落里的沈青桐,个个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恭敬道:“昭王妃!”

卫涪陵已经明白他们的意图了,就听沈青桐嚷:“打晕了扛走啊,这还要我教你们啊?”

……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昭王府和京兆府的人相继赶到,大火被扑灭,昭王府的人冲进去,抱出了昏迷不醒的他们家王妃,顺便拣出来已经烧成焦炭的太子妃卫涪陵的尸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