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登门造访/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人没到现场,京兆府尹却不敢怠慢,赶紧让人护送,把沈青桐送回了昭王府。

那间屋子里一片火海,只是很庆幸,昭王妃当时窝在一个死角里,除了衣摆有几处焦痕之外,并无严重的外伤,大夫看过了之后,也只说是烟熏火燎之后轻微的窒息,用了点儿提神醒脑的药,她人虽没醒,呼吸已经正常了。

京兆府的吴师爷亲自护送沈青桐回去。

彼时,西陵越却并没有跟着皇帝回宫,而是早个把时辰,早就回了王府。

周管家在书房外面转了一圈又一圈,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敲开了门:“王爷,王妃被追回来了,京兆府的吴师爷把人送回来了,王妃并无大碍,小的已经让大夫过去了!”

按理说,沈青桐被劫持了,西陵越怎么都不该坐视不理的就这么回来了,周管家又不是瞎子,当然感觉到,这俩祖宗之间又出问题了。

居然沈青桐生死攸关的时候,西陵越都弃之不理?

这一次——

事情恐怕要相当的严重了。

西陵越本来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一盆珊瑚盆景的前面,盯着那流光溢彩的宝物想事情。

周管家也没指望他会搭理,说完了,刚要埋头退出去,却意外的听他开口道:“把人叫过来!”

周管家一愣,随后就是赶紧答应:“是!”

他转身出去,不多时就带来了一脸局促不安表情的吴师爷。

“卑职见过昭王殿下!”吴师爷进来就直接跪在了门口。

西陵越背对着门口站着,也没回头,只就语气冷淡的道:“京兆府救回了本王的王妃,明日早朝,本王会上奏本为你们请功!”

吴师爷大为意外,冷了一瞬,赶紧磕头:“都是卑职们的本分,不敢邀功,卑职惶恐!”

西陵越自然不会和他寒暄什么,随后话锋一转,直接道:“现在跟本王说说事发的经过吧!”

吴师爷将现场事情大致的都和他说了。

不过就是一场大火引起了官府注意,冲进去救火的时候才发现那里竟然是卫涪陵窝藏沈青桐的贼窝。

最后,吴师爷道:“听卫太子妃的那个婢女说,当时只有太子妃和王妃在屋子里,好像是两人之间起了冲突,不小心引燃了屋子里的什么东西,这才险些酿成了大祸,也得亏是王妃福大命大,并没有什么损伤!”

西陵越只是听着,没做声。

吴师爷偷偷抬眼看了眼他的背影,犹豫着道:“包括卫太子妃的三名随同谋都已经被制服了,王爷如果想要亲自过问的话……”

本来卫涪陵是东宫的人,这些人还是应该第一时间交给太子西陵钰去处置的,可是太子刚刚被废,又被禁足东宫,自然就管不上这事了,所以如果西陵越想要人,这个顺水人情,京兆府还是愿意送的。

吴师爷多少有点巴结讨好的意思。

不想,西陵越却是直言拒绝:“不必了!卫涪陵到底也是南齐皇室出身,这件事要怎么处置,还是要父皇拿主意,本王还是避嫌吧!”

“是!”吴师爷并不勉强,“王爷还有别的话要问吗?”

西陵越挥挥手。

“卑职告退!”吴师爷爬起来,躬身退了出去。

待到送走了他,周管家回来复命的时候迟疑着开口道:“王爷,乔装成王妃他们出城的两拨人也都被拦截并且送去了衙门,那些人都是不更事的寻常百姓,嘴里不会泄露什么秘密,可是这件事里到底也是有猫腻的,卫太子妃的那两个暗卫应该不会开口的,可是她的那个婢女……要不要我去找云鹏……”

西陵越先是没做声。

周管家站在他身后,冷汗涔涔,只觉得这屋子里的气氛压抑非常。

半晌,西陵越才开口,却是冷声说道:“别让本王再看见云翼!”

云翼是早了一刻钟就回来了,可是他也知道自己闯祸,有史以来第一次,直接躲着不敢来见西陵越。

周管家和他是有交情的,虽然也是胆寒,还是硬着头皮帮他遮掩了,本来还想等着西陵越的脾气好点了再给求求情,没曾想——

他没直接下令把云翼剁成肉酱,真的是积了大德了。

周管家喜得险些直接跳起来,面上却还是竭力维持恭敬的拱手一礼,退了出去。

后院这边,沈青桐被送回来,一直一觉睡到日暮时分这才悠悠转醒。

嗓子里被呛得难受,她忍不住的咳嗽。

“王妃醒了?”正在外屋看着火盆的木槿赶紧放下铁钳跑过来扶她。

沈青桐只觉得头重脚轻,脑子里还有点空荡荡的。

“天都黑了?”她喃喃的道,开口的声音却有点沙哑和低沉。

“是啊,王妃您睡了有好一会儿了!”木槿道:“奴婢去叫大夫来,虽然说是没什么妨碍,也总要再看过了奴婢才放心!”

沈青桐这会儿精神不济,就没说什么。

木槿转身往外走,一边冲外面喊:“蒹葭!蒹葭我去请大夫,你过来先陪着王妃!”

推开门,外面却是佩兰急匆匆的迎了进来。

木槿诧异:“蒹葭呢?”

佩兰把她拽出了门去,面有难色的道:“好像是云翼惹恼了王爷,被王爷赶了,蒹葭正哭呢,刚才还来过,想求王妃去说说,可是王妃没醒,木槿你看这——”

木槿回头看了眼身后紧闭的房门。

沈青桐被送回来了,西陵越这一下午明明人在府里,却连这个院子都没进,不用说也知道,沈青桐也是把他给惹毛了。

这时候的沈青桐就是一泥菩萨,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云翼?

木槿想到蒹葭那两湾眼泪就忍不住的头大,叹了口气道:“只要没死人,那就都还有余地,等回头缓一缓再说吧,我看王妃今天像是受了不小的惊,看着不太对劲,暂时就不要再去烦她了,你进去看着点儿,我先去找大夫过来看看!”

“那好吧!”佩兰点头,推门进了屋子。

她倒了杯温水,去喂沈青桐。

沈青桐的确是嗓子难受,就着她的手喝了大半杯水,只觉得喉咙里面涩涩的疼。

“王妃还是不舒服吗?”佩兰放下杯子转身又去扶她,“您还是躺下再歇会儿吧!”

沈青桐顺势躺下,后颈落到了枕头上,就觉得有些疼。

她皱了眉头,伸手去摸,却摸到一处明显的肿块。

“王妃,怎了了?”佩兰也发现了,帮她侧过去身子,拉开她的衣领查看,就见那里青了一块,有明显的淤血,“大概是撞到哪里了吧,青了一大块!”

沈青桐仔细的回想。

裴影鸿那废物虽然不怎么靠谱,但是庆幸最后还是按照约定,及时赶过去,帮她处理善后,伪造现场了,他的人把卫涪陵秘密带走了之后,她因为要继续完成这场苦肉计,就还是留在了那个屋子里,本以为外面京兆府和昭王府的既然双双赶到了,应该很快就能扑灭了大火进去营救的,却不想那些人的动作没有想象中的快,她被烟熏了半天,后面就没撑到人进来已经失去了神志。

沈青桐回忆了一下,还是觉得脑子里有点空,一边想着她和卫涪陵纠缠拉扯的一幕,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可能是吧!”

因为前面大夫看过,说是没有什么大碍,佩兰就没当回事。

又过了一会儿,木槿就请了大夫过来。

沈青桐也就是手背上有两处很小的烧伤,然后就也没什么别的不妥了,大夫留了药膏下来,又嘱咐了两句就走了。

当天晚上,宫里贤妃就让黄嬷嬷过来了。

第二天就陆续有人送礼问候了,当然,沈青桐在养伤,人不会被带到她这里,直到——

北魏二皇子裴影鸿的帖子递进来。

彼时沈青桐还在屋子里闭目养神。

木槿盯着周管家手里的帖子,十分的意外:“这位二殿下是外男,怎么会递到王妃这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