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太猖狂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影鸿只是个养尊处优的纨绔,被吓得脸色刷得一白。

“这……这……”他抖着声音,连带着浑身都在发抖。

那个进来送茶的向嬷嬷也是惊呼一声,然后腿一软就趴地上了。

沈青桐抖了抖裙子上的折皱站起来。

方才她是支开了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可是裴影鸿的那个小侍卫却是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裴影鸿的。

“有刺客,快来人!”那侍卫进门前把兵刃交给了门房的小厮,这时候冲上去一步,一脚踩在了向嬷嬷的胸口。

他这一喊,院子外面的侍卫就一股脑儿冲进来七八个,剑拔弩张的就把向嬷嬷围起来了。

“王妃!”带头的侍卫简直面无血色。

裴影鸿这时候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

他指着那向嬷嬷,满脸通红的骂:“猖狂!太猖狂了!你们居然明目张胆的就想要本王的命啊!”

昭王府的侍卫也都后怕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却不是因为他,大家这会儿都在偷偷的想——

还好咱们王妃福大命大的没事啊,要不然,今天这昭王府里就要尸横遍野了。

领头的侍卫偷偷擦了把汗,义正辞严的跪地请罪:“是属下失职,让王妃受惊,属下罪该万死,属下这就去请王爷过来!”

说完,爬起来就要往外走。

裴影鸿见他始终都没看自己一眼,这才有点明白了过来……

合着在昭王府的这群奴才眼里,他堂堂一国亲王的小命就是分文不值的,怪不得云翼那孙子打他的时候下手那么狠。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袍子后面的某个部位,一瞬间心里就无限的委屈:现在还疼呢!

裴影鸿是个很容易就被引发情绪的小王子,这会儿脸上表情就木然的一阵尴尬,刚要开口说话,却是沈青桐先开口道:“一点小事,就不必惊动王爷了,我自己处理行了!”

“可是——”那侍卫止步,他当然也想直接把这事儿瞒过去,可是这么大的事,又铁定是瞒不过去的,难得的王妃这么善解人意又好说话,他却一脸苦逼:“属下还是去把周管家请来吧!”

沈青桐知道他担不起责任,就也没拦着。

待那人走后,裴影鸿才一脸义愤填膺的道:“昭王妃,这就是你昭王府的待客之道吗?本王今天可是一番好意,带了重礼登门看望你的,你……你们却险些就让小王横尸当场?”

他这是真的怒了。

妈的!就差那么一丢丢啊,他就得横着被抬出去了。

沈青桐面上表情却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她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当着下人的面,对裴影鸿却是难得的礼貌又客气的道:“真是抱歉,让殿下跟着受惊了,虽然我的人缘是不怎么好,却也真的没有想到,就连这昭王府都不是铁板一块,居然让居心叵测之人的黑手都伸到我的府邸里来了。实在情非得已,看在有惊无险的份上,还请殿下莫要见怪才好!”

生死边缘走了一趟,方才裴影鸿就只顾着自己委屈了,这时候回头想想——

的确,他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这里又是在大越的帝京,真的没有人有理由这样无所不用其极,上天入地的追杀他的。

既然对方真正要杀的人不是他,他就不那么气了,脸上表情缓了缓。

沈青桐是挺少见到这样没心没肺的主儿的,看他瞬间气消的表情,反而一时有点应接不暇。

裴影鸿又拍了拍袍子上的茶汤,还是粗声粗气的看一眼被踩在地上的向嬷嬷,俾睨道:“这老女人哪儿来的?”

俨然,已经是一副局外人的语气和架势了。

沈青桐也无所谓。

那向嬷嬷却是提泪横流的已经喊上冤了:“王妃,奴婢冤枉,奴婢冤枉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沈青桐面上微笑的表情不变,看着她,却是先回答裴影鸿的问题道:“是当初我出嫁的时候我家祖母给的一个陪嫁。”

裴影鸿不是个爱动脑子的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向嬷嬷却在不断的喊冤:“王妃,奴婢冤枉,冤枉啊!”

沈青桐语散漫,却又心平气和的说道:“行了吧,你要喊冤也得叫我能相信啊,你自己扪心自问,这两年我养着你,有让你忙来忙去做过什么事儿吗?今天你偏跑过来给我送茶?你可别告诉我你是闲得慌!”

这位嬷嬷,是沈家老夫人的人,一开始仗着资格老,送过来,本来是想用来控制沈青桐的,可是遇到这么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她是真的无从下手,后面就改成监视了,可是沈青桐仗着王妃的身份,一点也不亲近她,她这监视来监视去,天天在沈青桐的院子里晃荡,除了十分确定的告诉过沈老夫人西陵越在昭王府里就只有沈青桐这一个女人之外……

就再没有抓住过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而沈青桐,虽然不搭理她,对她却不眼生的。

那向嬷嬷被她说得直接噎住了,愣了愣,赶紧道:“王妃,奴婢真的冤枉啊,奴婢只是想帮忙,头前儿木槿姑娘回去,在库房里整理呢,蒹葭冲了茶,又突然不舒服,是因为听说这里有贵客在,不能怠慢,奴婢这才帮着把茶水送过来的,至于别的,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她这哭得惊天动地,看着真像是受了莫大惊吓和委屈的样子。

裴影鸿眨巴着眼睛看了半天,道:“那就叫那两个丫头过来问问,不就知道她有没有撒谎了?”

沈青桐很是鄙夷的上下打量他一眼。

裴影鸿被她盯得莫名心虚,声音就弱了几分:“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沈青桐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道:“她既然敢这么说,就自然都是确有其事的,还问什么?”

裴影鸿皱眉:那这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多——”那向嬷嬷却是松了口气,刚要爬起来磕头谢恩,不曾想,沈青桐却是话锋一转,忽而凛冽了气势道:“我只问你一次,是谁指使你下毒的?”

这个转折,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庄嬷嬷整张面皮僵硬,随后,又打了个哆嗦:“王妃,奴婢没有,我……”

沈青桐却根本就不听她的废话,直接挥挥手道:“把人绑起来,送回镇北将军府去!”

西陵越御下的手段极严,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有人能把魔爪伸到昭王府里来的,而沈青桐对自己的几个贴身丫头又有自信,偏偏就有人不信邪,居然真能从这快铁板上抠出了向嬷嬷这么一个蚂蚁洞来。

就只有这个人,对西陵越和她而言,都是外人。

向嬷嬷不知道,只凭这一条,在沈青桐的面前,她就是百口莫辩的。

侍卫拿了绳子来绑人。

向嬷嬷却是汗毛倒竖的不断挣扎:“王妃不要,不要啊,我什么都没做,我是冤枉的!”

印象里,她总还觉得沈青桐还是那个有点任性和不太懂得人情世故的小姑娘,而沈家的老夫人——

那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毒妇的。

如今她一心扒着昭王府的这重关系,肯定会不惜一切的给沈青桐出气的,一旦自己被送回去,不死也要扒层皮。

沈青桐才不听她的废话,冷着脸,一语不发。

侍卫麻利的将她捆好了,又堵住了嘴巴。

“王妃!”这时候,木槿和周管家等人才急匆匆的从外面赶来。

木槿冲进来,一把抓住沈青桐,上下打量她,“奴婢听说出事了?”

“一点小意外,有惊无险!”沈青桐道。

木槿见她没事,这才顾得上扭头去看刚被拖出了院子的向嬷嬷。

周管家疾步进来:“王妃——”

沈青桐也没听他请罪的话,直接道:“这个人当初是祖母给我的,既然出了事……那你就替我走一趟,当面把人交给她,我只要个说法就行!”

“好!”有险些让她出事,周管家也是想骂娘,自然是对她言听计从,吩咐了人收拾这里,就匆忙的追着向嬷嬷那一行人先出去了。

这件事,这样就算结束了。

裴影鸿还有点不太适应的在发愣。

沈青桐走到他面前,打断他的思路:“殿下,让您受惊了,实在抱歉,不过这会儿我也实在没心情再款待您了,跟您陪个不是,亲自送您出去吧!”

“哦!好!”裴影鸿回过神来,勉强答应了。

沈青桐留了人打扫大厅,自己亲自送裴影鸿出去。

出了院子,见着身边没外人,裴影鸿才忍不住好奇的道:“你放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以至于让他们这么金罗密布的安排,一次次的痛下杀手?”

木槿也是胆战心惊的,这时候也是紧张的盯着沈青桐。

沈青桐却是目不斜视的笑笑:“我心里有数就好,殿下就不要操心了,知道的多了,我怕您在帝京余下的日子会过得不开心!”

这是个玩笑,要是个不折不扣的警告。

裴影鸿不由的一阵紧张,张了张嘴,最终就真的识趣的什么也没问。

沈青桐送他上车,又目送他离开。

一直到他的马车出了巷子,木槿就迫不及待的道:“王妃……”

沈青桐知道她要问这屡次设计她的幕后凶手,但她此时更关心的是别的事,缓缓地沉吟道:“沈青音呢?”

沈家没出事啊!如果真的出了事,消息应该早报她这里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