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你是将本王置于何地?/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槿愣了一瞬:“五小姐?”

沈青桐侧目,朝她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木槿回头想了想,见她的神色不太对,就要跪下去:“王妃恕罪,这个……奴婢真的没太在意,昨天在东宫,王妃您突然出事,奴婢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在等消息,后来……就没有关注东宫方面的任何人了。”

“不要动辄就跪!”沈青桐顺势扶了她一把。

她闭上眼,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仔细的串联了一遍,还是觉得事情不怎么对劲,于是道:“去查一下她人在哪里!”

“现在?”

“对!现在!马上!”

“好!”木槿见她的神色认真,心里也就跟着多了几分紧迫感,答应了一声,赶紧跑进了门去。

沈青桐没有管她,款步往回走,本来是要直接回后院的,但是半路却突然改了主意。

“王妃!”迎面过来两个捧着衣物的婢女。

沈青桐本来正心不在焉的在想事情,下意识的就旁边让了让,待到两个丫头有些惶恐的埋头赶紧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她又叫住了对方:“王爷呢?是在书房吗?”

按照惯例,每年的年关,皇帝都是要罢朝到十五的,只在后宫处理政务,和参加各种祭祀礼仪,而这一次,因为牵连出废太子的大事了,从今天开始也就开始上朝理政了。

西陵越一早肯定是上朝去了,但是各府的衙门都还没开,白天他却一般都在家。

“好像……是吧!”两个丫头互相看了看,显然是对这位主子的行踪没太关心。

“去吧!”沈青桐挥挥手,又想了下,脚下就转了个方向,往前院西陵越的书房去。

云鹏因为有官司在身,现在都不跟着西陵越公开露面了,但是平时没事的时候,一般都是他在西陵越的跟前听命。

沈青桐去的时候,果然就见他正低头站在院子里。

“王妃!”云鹏显然也没想到沈青桐会突然过来,意外之余,居然还有些不知所措。

沈青桐的目光越过他去,看了眼他身后的书房:“王爷在呢?”

“是!”云鹏点头,心里却纠结的厉害——

西陵越心情不好,他是真的不想进去通传。

而显然,他家王妃还是很体谅他的,问完了话就径自往里走,而且单刀直入的直接推开了门。

彼时西陵越正坐在案后翻看一叠信函,听了动静抬头,就见他家王妃俏生生的站在大门口的阳光下。

因为是在家,沈青桐就随意的穿了身素色的衣裙,再加上出来的匆忙,挽了头发之后,发间一点配饰都没有。

她这么往门口一站,身形纤细,却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云鹏硬着头皮站在院子里不敢动。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西陵越居然没有发作。

他先是盯着沈青桐看了两眼,然后就扔掉了手里的公文,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问道:“有事儿?”

“嗯!”沈青桐不是看不出他的情绪,却干脆的视而不见。

她转身合上了门,往里走,“过来跟你说件事,不会耽误你太久!”

西陵越看着她镇定自若,没事人一样的表情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面无表情的一语不发。

沈青桐也不管他,只言简意赅的陈述事实道:“昨天事发突然,有些仓促,我当时没来得及跟你说,沈青音那里我问过了,据她说是太子有一位吴良媛的乳母从中撺掇,不断挑拨太子和卫涪陵之间的关系,进而引发了东宫内部的混乱。这会儿过了一夜了,那人应该是够呛能找到了,但是这件事,你应该心里有数,背后的人是大手笔,绝不只止于掺合太子的家务事那么简单,甚至应该可以说——此次太子被废,他们都鞠躬甚伟。事情既然都闹到这个程度了,就再不能小觑了,我过来提醒你一声,你是时候应该趁机好好清点一下朝中势力,把这个藏在暗处的隐患给揪出来了!”

西陵越一声不吭的听着她说。

沈青桐是感觉到了,这屋子里的气氛隐隐的有点压抑的不太对。

她却故意的让自己去忽略,说完就转身往外走:“那我走了!”

西陵越还是默不作声,视线胶着在她的身上。

沈青桐的心里不自在,如芒在背,本来是不想理会的,只是走了两步,又迟疑着回头,犹豫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西陵越终于开了口,语气却很冷。

沈青桐硬着头皮直视他的目光,扯出了一个笑容道:“是……关于云翼的,昨天的事,其实不怪他,是我……”

沈青桐是挺不待见云翼的,可终究,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可以心安理得的坑了这个缺根筋的侍卫。

她一边说,一边忖度着用词。

不想,话到一半,半天没什么动静的西陵越突然一抬手,把整个桌子上的东西都掀了。

笔墨纸砚,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他这怒气,讯若惊雷般,叫人猝不及防。

沈青桐的后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西陵越自案后站起来。

他的脸色铁青,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死死的盯着她的脸,阴阳怪气的冷冷道:“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要罚他?”

为什么要罚?

不就是因为云翼没能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又险些捅了篓子吗?

沈青桐微微皱眉,知道他在生气,就果断的不往枪口上撞,抿着唇,不说话。

西陵越是真气的狠了,明明一肚子的火,偏又要遇到这么个煮不烂的沈青桐,他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他盯着他的脸色,进一步的追问:“你当昨天本王派他过去是做什么的?”

做什么?

云翼既然没出手掺合阻止她做的事,那就说明西陵越是默许了的,沈青桐从来就不觉得她暗中联络裴影鸿的事情能瞒过西陵越,她只是自诩了解他,故而在赌他那一点高高在上的傲气。

他一直都想征服她,让她懂得在他面前顺从和服软。

他在等她凡事都能主动的敞开心扉,对他知无不言……

所以,发生了裴影鸿的这件事,以西陵越的作风,他就势必要憋着,骄傲的等着她什么时候想开了,主动来向他坦诚,所以,他不会出手干涉。

而充其量,就是运筹帷幄的让云翼监视她的一举一动罢了。

沈青桐其实知道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势必又要激怒他,可是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她也是无所谓的。

她深吸一口,练了笑容,同是严肃认真的面对他道:“昨天的事,真的不怪云翼,我……”

“沈青桐!”她强势的想要辩解,可是西陵越越是看她这样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就越是觉得无力。

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再看她那冷静自持的一张脸,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是这种心情之下,他其实又是笑不出来的,毕竟——

他还是不想自己嘲笑自己。

最后,他就只是一字一顿的强调:“本王罚他,是因为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主子,本王的身边,不会养这样的废物!”

沈青桐怔住。

西陵越看着她的这个表情,又再怒从中来。

他盯着她的脸,语气森凉的质问:“裴影鸿是裴影夜派来的,所以你理所应当的信任他,宁肯和他联手,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也不屑于来和本王商量此事?沈青桐,这一次,你到底是将本王置于何地了?”

他是个自制力很强大的人,虽然心中愤怒非常,可是不想失控的时候,所有的情绪挥发出来的就只剩冷硬。

怎样的质问,强硬到已经几乎的审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