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他的,热血和生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他昨天派出云翼尾随的初衷,并非是为了监视,而仅仅——

是为了给她的人身安全提供最稳妥的一重保护,是吗?

沈青桐一向都清醒睿智的判断力,在这一刻突然变得迟钝无比。

她看着对面那男人隐忍愤怒的脸,心中迷茫了好半天才勉强找回了神志……

“我……”她开口,本能的又想避重就轻的敷衍着解释一通,可是迎着对面那男人如有实质的眼神,舌尖却有点不听使唤,将出口的话就变成了不怎么确定的询问:“有那么重要吗?”

她有那么重要吗?

西陵越之前也说过,他其实也不是非她不可的,尽量留着她在身边,不过就是因为她足够聪明,从来不会触犯他的底线,也就是图个省事,不想被自己的女人拖后腿而已。

他其实真的不是个会儿女情长的人,而她,也不需要依附在一个男人的怜惜和感情之下才能生存的。

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日子,虽然一直过得鸡飞狗跳,争执不断,但是因为彼此都理智的只算利益而不走心,故而便会过得相安无事。

而现在,西陵越的这句话,似乎是在无形中隐隐的打破了这种平衡。

沈青桐莫名的就有点心慌和不知所措。

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她就后悔了,紧跟着话锋一转,掩饰住自己的慌乱,语气再次变成了强硬而冷静的道:“你不要又拿这种话来诓我,在南齐的朝局当中,卫涪陵到底有怎样的分量,现在你我都心知肚明了。王爷,我知道我无权干涉您的事,可是有关卫涪陵——我记得之前我们有很认真的谈过一次,当时您跟我说了很多,可到底也是避重就轻,隐瞒了最关键的信息。”

西陵越是真被她气得恨不能掐死了她。

他咬牙切齿的吼:“你既然知道事关朝局,就不该插手进来!”

沈青桐一见他吼,反而负担全无,眼神里都瞬间有了光彩。

“你——”她张嘴就要反驳。

西陵越一看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他心里暗恼,却是肯定不能再让这女人顺坡下驴的把话题又给岔开了。

于是,深吸一口气,他绕过桌案快走几步到她的面前。

沈青桐仰头看着他的脸。

他说:“沈青桐你听好了,今天本王跟你说的不是卫涪陵的事,而是你我之间的事。”

沈青桐蹙眉,神情之间瞬间又有了几分无措和慌张。

西陵越逼视她的眼睛,再不容她回避的说道:“你那么冰雪聪明,本王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相信你都听得明白也看得明白,既然你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装糊涂,那么索性今天本王就当面把话都挑明了说,本王承认,当初决定娶你的时候不过一时意气,但是现在变了。如果在今天以前,你都只把自己当成昭王妃,那么从这一刻起,我们试着换个身份和立场,你——”

太过煽情和露骨的话,其实也不是西陵越的强项。

可是他娶了个铁石心肠的女人,实在等不来她先软化妥协的时机,也就只能自己戳皮这层窗户纸了。

语气顿了一顿,西陵越深吸一口气,重新调整了心态。

他郑重其事的拉过她的一只手,在手里握了握。

沈青桐低头,却是意外的感觉到,他素来温暖干燥的掌心里,居然有点微微寒湿的感觉。

所以——

他这是在紧张吗?

这个发现,让沈青桐大为惊讶,惊讶之余又莫名的心弦紧绷。

她从来没见西陵越有这么犹豫不决的时候,哪怕是再大的事,他都可以临危不乱,应对自如,即使是再紧急的处境之下,他也可以第一时间就有了应对的措施。

可是现在——

他抓着她的一只手,却是紧张又狂躁的连指尖上的力度都把持不好,反复了有两三次,他才一用力,拉着她的那只手,压在了自己胸膛的位置。

衣衫之下,他心跳得快速又稳健。

一下又一下,那节奏,印刻在她的掌心上,然后穿透皮肤,窜入血管,仿佛也跟着跳动在了她的血液里。

那种感觉,奇妙又激昂,新奇之余,就叫人无所适从。

沈青桐木愣愣的站着,本能的感知他一下又一下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然后听他无比诚恳又郑重的声音道:“从今以后,用妻子的身份来面对我!”

西陵越就西陵越,这一句话,即使再如何的难以启齿,他开口的时候,给出的,还是一个绝对命令的语气,带着他一贯强悍的作风——

果断。霸道。不容人反驳和忤逆。

这样的话,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而沈青桐也是从没想过他会说,可是虽然西陵越的这一次行为举止完全不在预料之中,而当他真的这么说了的时候,沈青桐的心里却是没有多少吃惊的。

毕竟——

有一句话西陵越说的没有错,她那么冰雪聪明,有些事,在她刻意回避的时候,能够维持足够的冷静和理性,而一旦抽丝剥茧的追溯到以往发生过的那些事的细节,有些情绪和情愫,其实都是无所遁形。

西陵越是脾气不好,并且擅长操纵大局也操纵他人,可是她在他的执掌之下,他也到底是给过她太多的便利和纵容的。

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要勉强归咎于各取所需无可厚非,但是真要捅破窗户纸的话……

沈青桐又不是傻子,她不是真的完全不懂。

这一刻,这个男人握着她的手,她能听到他因她而起的心跳声。

那是热血和生命的声音。

其实她真的不是个需要男人用甜言蜜语来哄的小姑娘,甚至于她自己也一直以为她自己的热血和生命都跟随着父亲一起葬在了那年北疆凛冽的风雪中了,她以为她留在这残酷世间的就只剩下躯壳了,这却是多少年来的第一次,她再一次感知到了生命的声音和存在。

多少年来不曾柔软过的心房一角,陈年的冰川融化,激起的水汽泛滥,直抵眼眶,突然让她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可是习惯使然,也是因为太倔强了,她还是强行压住了。

她重新抬起头来,迎上他的目光。

其实心里是有疑惑的,为什么西陵越这样的人会对她另眼相看,并且一再的破例,但是她却根本就不想问,也不觉得有刨根问底的必要。

这个男人,给过她承诺。

这个男人,愿意给她一个家,把失去父亲之后她以为会永远缺失掉的东西重新奉上,都送给她……

而她,发自内心的,想要把这些都牢牢的握在掌心里。

毕竟,她沈青桐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敢想敢做,绝不矫情。

西陵越看着她,其实心里是有很多的忐忑和不确定的。

沈青桐与他对视片刻,却只是唇角有点顽皮也有点戏谑的弯起一个弧度,问道:“你确定,这一次,我可以相信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