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你媳妇竟敢先有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道:“过去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的局面你又不是看不到,我烦他们,不喜欢他们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跳来跳去!”

老夫人是不喜欢她,现在却更倾向于将她这个昭王妃作为了沈家的靠山石,并且还倚老卖老的仗着她和沈家的那一层血缘关系,想要操纵和掌控她。

西陵越的眼里,其实也是一开始就没有沈家的那群乌合之众的。

他摸摸她的头发:“你到底也是沈家出来的,不到万不得已,还犯不着走那一步,你不喜欢,以后和他们都少来往就是了。”

沈青桐明白他的意思。

她笑了笑,突然就又起了玩心,在他怀里蹭了蹭,扭头去看他的脸,打趣道:“我的存在对陛下而言,始终是一根心头刺,如若沈家倒霉了,他十有八九也要借题发挥,把我也拉进去的。”

西陵越没等她说完就黑了脸。

他看穿了她的心思,冷笑:“你既然进了昭王府的大门,那就是本王的人了,除非是有人把文章亲自做到了你的头上,否则的话——只要本王不答应,就谁也动不得你!”

说到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其实现在不管沈家卷入了怎样的洪流与风波之中,只要那些活该被抄家杀头的大罪不是沈青桐本人犯的,只要西陵越肯保她,还真就没有谁能动得了她。

沈青桐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想要逗他玩儿的,话被他打断,就兴致缺缺,刚垂了眼睛,却又听头顶西陵越话锋一转,缓和了语气又再说道:“纵然沈家的那些人你都指靠不上,可是留着那座将军府在,对你——总归是有些好处的!”

沈家一没落,沈青桐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了。

虽然说现在沈家的人也不能提供给她任何实质性的助力,可是到底沈家的门第还是拿得出手的,而一旦沈家获罪,那么沈青桐这个昭王妃就要顶着巨大的压力和非议了。

虽然他和她都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可是——

他西陵越的女人也不能总是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沈青桐明白他的意思,不由的弯了弯嘴角。

名声这回事,她一开始就是无所谓的,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被人骂,但是现在居然还有人会在意她是不是会挨骂?

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还真挺不错的。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就又莫名的好起来,甩着腰间丝绦的穗子把玩。

西陵越垂眸看她:“裴影夜和镇北将军的关系,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就算当年沈竞不是因为裴影夜被杀的,可是他和裴影夜之间的师徒关系也是个隐患,一旦这件事被皇帝知道了,那么皇帝就可以旧案重翻,判沈竞一个里通外敌的罪名。

堂堂的镇北将军,当初北疆战场上的主帅叛国,这个罪名——

沈青桐作为沈竞的女儿,必死无疑。

甚至于,如果皇帝有心的话,就连西陵越也可以被牵扯进去。

这就是如今埋在沈青桐身上唯一的隐患了。

沈青桐也不瞒他,回答道:“陈康梁小时候有见过裴师兄一面的,不过那时候他还小,而且又只是一面之缘,现在时过境迁,就算再见面了,他也未必就能认得出来。当初那几年,恰逢北魏朝中内斗,有叛军趁机作乱,两国关系紧张,所以我父亲几乎一直都呆在北疆的,咱们朝中应该是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裴师兄的事了。而至于北魏——别的我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个裴影鸿,我有试探过他,他——确乎是知道一些的!”

语气顿了一下,她又补充:“不过,他的话——就是我师兄的事了,起码就目前看来,应该也构不成威胁!”

虽然知道她是在说正经事,可西陵越这会儿只要听她一口一个师兄的叫,就心里不舒服。

他冷着脸道:“这一次,也是裴影夜让他来找你的吧?”

那个裴影夜,还真是不要脸!怎么难道她沈青桐没人管吗?犯得着他手伸那么长,过来多此一举的献殷勤?

爪子不想要了吧!

西陵越恨恨的想,觉得不解恨,就又暗暗的磨了两下后槽牙。

沈青桐倒是没注意她家夫君的小情绪,只是想到了裴影鸿之前跟她提过的那句话,就起了好奇心,随口问道:“裴影鸿说他的生母曾经有意要将他推上皇位的,所以才查到了一些东西,不过后来因为什么原因又中途放弃了,有关他们母子的事——你知道吗?”

她回头去看西陵越。

西陵越瞪她:“裴影夜的家务事,你也关心?”

沈青桐就是再没心没肺,这会儿也看出来他不乐意了。

其实她也只是随口一问,真的没别的意思,也巧在她这会儿心情不错,便就没和他抬杠,反而谄媚的咧嘴一笑道:“那个卫涪陵,我让裴影鸿先给我藏起来,我告诉你地方,你叫云鹏带人去提回来啊?”

要知道,卫涪陵可是她以身做饵猎到的,以这女人的小气劲儿,现在肯松口交出来,那就是诚心讲和,不把他当外人了。

西陵越端着架子还绷着脸,眼底的眸光却忍不住的放出潋滟的一抹光彩来。

“算了!”他冷哼,往旁边别过脸去:“本王难道还稀罕占他裴影夜的这点便宜吗?省得以后说不清楚!”

沈青桐被他这别扭劲儿激得,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

正要说话,就听外面木槿犹豫着敲了两下门:“王妃?您在里面吗?”

她院子里的人,那简直是就是视西陵越为洪水猛兽的,木槿今天居然有胆子来敲门?

沈青桐诧异万分,不由的打住话茬,扭头看过去。

西陵越就不高兴的,刚要张嘴赶人,沈青桐却知道他那臭脾气,赶紧道:“我在!”

说完,就拉开他的手,整了整裙子起身。

她抬脚往外走,察觉西陵越跟在后面,就又止步回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西陵越道:“书房的床板太硬,本王今天要早睡!”

这才还不到傍晚呢。

沈青桐也不好说他什么,只能当他不存在,径自过去开了门。

“王妃——”木槿有点着急,在外面心神不宁的,听到开门声,急切的刚要说话,一抬头,见西陵越一尊神兽一样杵在沈青桐身后,顿时就舌根僵硬,话又哽在了喉咙里,闭了嘴。

沈青桐看她的神情闪躲,就知道她是有话不方便当着西陵越的面说,刚要去拉她的手往一边去说悄悄话,西陵越就挑眉道:“有什么话就说!本王部能听吗?”

木槿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看着沈青桐为难的都要哭了。

沈青桐是和西陵越刚刚讲和,为了表示诚意,也不想这时候再和他呛起来,想着木槿那里也不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深吸一口气道:“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这——”木槿还是对西陵越有忌讳,不敢正眼看他,就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他一眼,见着实在拗不过了,这才迟疑着开口道:“王妃,奴婢是想来求您件事的,中午那会儿蒹葭不舒服,一直也不见好,刚才奴婢就做主叫了大夫过去给她看了看……”

沈青桐的心头微微一紧:“人怎么样了?”

“人倒是没事——”木槿道,“就是大夫诊脉以后说她是有了。”

沈青桐一愣。

木槿也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昨天不是出了事吗,蒹葭哭了一个晚上,有点动了胎气,大夫说得好好的调养一阵子,奴婢是想——王爷——王爷是不是能开恩,传个信,把云翼——”

蒹葭有了?

沈青桐有点想象无力,很是愣了半天,这会儿才缓过劲来。

她当然也是高兴的,立刻点头:“好——”

回头就想跟西陵越开口,却见西陵越一张脸黑成了锅底灰,恶狠狠的道:“不准找!消息也不准放出去,谁敢出去乱说话,本王打断他的腿!”

说完,大袖一甩就风一眼的卷出了院子。

有了?蒹葭有了!

妈的!云翼是真不想活了!本王的媳妇肚子还没动静呢,你媳妇居然竟敢先有了?

早知道昨天就不该网开一面放云翼那王八蛋走,就该把他剁了喂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