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你不滚那我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木槿被吓得,虽然西陵越走了,也还是哭了出来。

沈青桐却是没多想,只从她袖子里抽出帕子给她擦了擦泪道:“好了别哭了,他就这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蒹葭那里要怎么办?”木槿洗了洗鼻子,自己拿过帕子把眼泪擦干了:“王爷生了这么大的气,万一要一直不准云翼回来,那蒹葭母子可要怎么办?”

“不会的!”沈青桐道:“如果他要真恼了云翼了,那可就不是只把人赶出去那么简单了,或者——”

后面的话,沈青桐没说,只是顿了顿又道:“蒹葭那边你先照顾着吧,回头等王爷消气了再说。”

“那好吧!”方才西陵越的那个眼神木槿想起来还是浑身冷汗,再也不想去多碰一次壁了。

“回去吧!”沈青桐伸手拍拍她的肩,带着她往回走。

刚出了院子,木槿才想起来,“对了王妃,那会儿您让奴婢打听的事儿我……”

“你不用管了,云鹏已经叫人去问详细的情况了!”沈青桐道。

两个人回了院子,西陵越早一步已经先到了。

木槿看到敞开的房门,脑袋一缩,赶紧打住了步子:“王妃,蒹葭那里我不放心……”

“去吧!”沈青桐也不为难她。

木槿如蒙大赦,扭头就走了。

沈青桐无奈的叹了口气,进了屋子。

彼时西陵越还是冷面神一样阴着脸坐在桌子旁边。

沈青桐进了门,也是摸不清他到底哪根弦突然搭错了,不过她也不会火上浇油,直接就岔开了话题道:“云鹏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西陵越哼了一声,往旁边别过脸去。

沈青桐死皮赖脸的在他旁边坐下,又问:“晚膳吃什么?”

西陵越见她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瞬间就又怒火中烧,顺手抓起一个被子就想扔,但是转念一想,书房里摔了满地的东西还没收拾呢,忍了忍,就又砰地一声放了回去,暴怒道:“吃!你还有脸吃!”

沈青桐被他突如其来的臭脾气骂懵了,瞪着眼睛,拧了眉头看他。

西陵越也是气鼓鼓的盯着她。

俩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最后西陵越思想斗争过后还是觉得自己听没脸的,毕竟——

当初沈青桐虽然是居心不良,但是把柳雪意引进王府来的罪魁祸首却是他本人。

纸老虎瞬间就垮了下来,昭王殿下就缓了缓脾气,道:“明天没什么事,带你去永宁宫走一趟,回来顺便请个太医过来瞧瞧。”

沈青桐本来是没往那方面想,正要说自己已经没事了,但是转念想到陆贤妃那边,也就后知后觉的有点明白了。

就说人家蒹葭有喜了,他发的什么脾气,原来这是迁怒,开始怪她不能生呢?

于是沈青桐瞬间也怒了。

她冷着脸就顶回去:“要去你去,我不是去!”

要知道,西陵越那口火气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压下去的,她这一嚷嚷,昭王殿下也立刻就变脸了。

他噌的站起来,质问道:“你说什么?”

沈青桐见他还敢吼,混账脾气就又上来了,上前一步,抓起桌上西陵越才放下的那个杯子,啪的一声就砸在他脚下,指着门口道:“你滚!”

两人吵架归吵架,但是敢指着他鼻尖让他滚的——

沈青桐还是第一个!

西陵越怒极反笑:“你说什么?”

沈青桐这会儿是真的恼了,毫不示弱的梗着脖子道:“叫你从我屋子里滚出去,我是忘吃药了才才会相信你说的鬼话,你想要儿子不是吗?爱找谁生找谁生去!”

西陵越被她骂得脸都绿了,也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的吼:“你叫本王滚?这里是昭王府……”

话没说完,沈青桐更怒了,简直就是头顶冒烟的提了裙子扭头就往外跑:“你不滚那我滚好了!”

西陵越气疯了也气懵了——

他这娶什么媳妇?好歹也是个大家闺秀好么?动辄就跳脚大骂,又摔又砸的不说,现在还养成了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臭毛病,哦,她能指着他堂堂一国亲王的鼻子让他滚,他回一句嘴就得散伙?

沈青桐是真的说滚就滚,怒气冲冲的就奔到了门口。

西陵越却知道,人如果真的放走了,回头他可舔不下着脸来再低声下去的出去找,于是果断的一个箭步冲出去,直接拦腰一挡,就把人半抱半拎的拖回来了。

“你放开我!”沈青桐这会儿是真的仪态风度全无,尖着嗓子嚷。

西陵越顺手砰的一脚踢上了房门,随后里面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

彼时,周管家正一脸正气凛然的垂手站在院子里,脸上是一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处变不惊的淡定表情,而他旁边跟着他一起过来的方妈妈,先是被沈青桐有一个指头点在鼻尖上骂了一声“滚”,后面又被西陵越那临门一脚差点把下巴撞掉,这时候整个儿一神游九虚的状态,张着嘴,瞪着眼,被雷劈了一样,好半天的没反应。

屋子里沈青桐的叫骂声渐渐地没那么凶猛了,周管家才干咳一声,唤回了方妈妈的神志。

方妈妈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的:“这……周……周管家……王妃……我……”

老天爷啊!老夫人是眼瞎还是老糊涂了?还是胆子肥得身子装不了了,居然把二小姐这种货色送到昭王府来了?

她浑身冷汗直冒,借着擦汗的机会顺便抹了把自己的脖子——

他们这一大家子的脑袋都还在,这昭王殿下简直就是活菩萨转世了,随便换个人,不是早把这种泼妇休回家了,就是上奏朝廷,给他们沈家定一个大不敬之罪了。

方妈妈整个人都凌乱不已。

周管家却是岿然不动的道:“方妈妈你也看见了,今儿个王妃怕是不方便见你了,要不你就先回吧,等回头我帮你转告一声?”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昭王府,方妈妈早就脚底抹油了,这时候哪有不应的道理?

“好好好!”她连忙答应着。

周管家引她往外走,她又心不在焉的连声道谢。

待到把方妈妈送出了门,周管家这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

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能在昭王府做管家这么多年,骄傲啊!自豪啊!主要是就冲着西陵越那臭脾气,他实在也没那个胆子另谋高就啊……

不行!不能再继续自我欣赏下去了,要不然就是一把辛酸泪了……

周管家当机立断的收拾了散乱的思绪,一脸正义正经又正常的继续做事情去了。

这边方妈妈几乎是逃也似的飞奔回了将军府。

彼时的红梅堂里,老夫人心情不好,早就把人都打发了。

日暮时分,她也没掌灯,就那么阴沉着一张脸坐在暖阁的炕上,幽暗的光线之下,看着十分的瘆人。

“老夫人——”方妈妈从外面急匆匆的打开帘子走进去,刚想说昭王府里的事,老夫人见她回来,已经抬起眼皮,问道:“见到那个丫头了?”

“没!”方妈妈脱口解释:“昭王爷和王妃吵了架,两位主子的心情都不好,奴婢就没敢叨扰,不过老夫人让奴婢带过去的话儿,奴婢都让王府的管家帮忙转告了!”

她有意想要说说沈青桐的“大逆”之举,老夫人的心思却全不在此,猛地一拍桌子道:“倪氏那个贱人,当真是有恃无恐,都到了今时今日了,居然还一再的对咱们沈家出手,以前也也就罢了,这一次居然接着冲着桐丫头就去了,简直就是可恶!”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咬牙切齿,额角青筋抖动,一张脸上的表情都因为愤怒而狰狞,加上光线不好,看起来就十分的骇人。

方妈妈道:“就向嬷嬷的供词,直接找她的人又不是……”

老夫人怒不可遏的打断她的话:“这还用说吗?而且如果不是她,桐丫头犯得着把向嬷嬷给我送回来?那个丫头也不傻,她这是故意试探着等着看我的态度呢!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倪氏那个贱人!最近为了她生的那个贱种,她动的手脚还少吗?别的也就算了,现在把手脚做到桐丫头身上去了,她真当我是老不中用,拿着她没奈何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