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意外身亡/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妈妈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舌头都不好使了:“老夫人您是不是多想了?二小姐能警告您?她能警告您什么呢?当初二老爷出事的时候她才多大?而且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的……”

“可是现在明显就是出事了!”老夫人怒然拍桌:“太子垮了,小纵观整个京城,现如今也就剩下那个贱人有利可图了,我怕就怕是这一次她不仅仅是冲着二丫头,而根本就是冲着昭王,冲着将来的皇位的!”

“这——这不能吧,六皇子才多大……”方妈妈实在是不敢朝着那个方面想。

老夫人道:“人不大却也架不住他们的野心大,而且直视人公然跑到昭王府里去下毒毒害赵王妃?这样的有恃无恐,你又觉得正常吗?”

“老夫人您是说……”方妈妈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哼!”老夫人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龙座上的那个人,本来就和她是一丘之貉,当年要不是为了她,老二也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如今,若说是为了推那个孽种上位,那两个贱人又再联手做出什么事来,也不足为奇了!”

皇帝要不是爱惨了倪氏,当初怎么会不仁不义的设计谋害了为他立下赫赫战功的沈竞?他要不是被倪氏迷得五迷三道的,又怎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强夺了臣子妻之后,居然还让她改名换姓,公然的做了十多年一人之下的贵妃?

就冲着这些年皇帝为常贵妃做的这些事,现在如果说他爱屋及乌,想要推西陵卫上位了,实在也不算什么太叫人意外的事情了。

方妈妈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这一两年内发生的事,再联系到老夫人的这番话,就只觉得有一股凉意从脚底板往上冒。

“这……这部能吧!”她还是想要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二夫人可是不比当年了,何况宫里又没了皇后压着她,如果今天毒害二小姐的事真是她做的话……她今天都敢这么做了,那么将来,若是真让她的儿子做了皇帝,她能放过咱们沈家吗?”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吗?”老夫人冷冷的道:“他们两个贱人自己做下的亏心事,可是心虚着,否则当年也不会急着杀了桐丫头灭口了,只怕是咱们沈家存在一日,就要做一日别人的心头刺,是一定要彻底拔除了他们才能心安的。”

所以,绝对不能坐以待毙,看着常贵妃母子做大。

方妈妈这一天之内受到了太多的惊吓,这会简直就是魂不附体:“那现在能怎么办?她是皇上宠爱的贵妃,而且又常年住在宫里,就算老夫人您想要采取措施,咱们这也插不上手啊。”

“就凭着那贱人现在的身份,公然对付她?那不是自寻死路吗?”老夫人白她一眼。

方妈妈只觉得岌岌可危,更害怕了。

老夫人却是唇角勾起一个古怪的笑意,冷冷的道:“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咱们所有的指望都在昭王身上了!”

这一次,方妈妈的反应还不算慢,“老夫人您是说——”

“那贱人既然自不量力要替那个孽种谋皇位,既然她要搅进来了,就该知道昭王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我们只能是希望最后昭王能如愿拔得头筹,摘下这皇帝桂冠,届时成王败寇,他也就会顺手帮着咱们锄掉那些隐患了!”老夫人说道。

“可老夫人您刚才不是说皇上会偏袒六皇子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昭王殿下的胜算又能有多少呢?”方妈妈一个后宅妇人,有些事,她想不到,也不敢想。

“昭王和太子斗了这么多年,眼见着这才把扳倒了,又怎么可能容许其他人再来横插一杠子?”老夫人道。

但是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一家子有资格影响和议论的,话虽然这么说,她也是满心的烦躁和不安,叹了口气道:“桐丫头就是个没轻没重又不想事情的孩子脾气,要不然,有她在昭王身边,总归是能使上点儿力气的。说起来也都怪我,她小的时候没有多教她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

“可不是么……”方妈妈想到傍晚在昭王府看到的掐架事件就又觉得脑子发痒:“老夫人,您可真得好好说说二小姐了,奴婢今儿个过去求见,居然就撞见她……”

方妈妈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有忌讳的,就没敢直白的明说,只隐晦的道:“她又公然顶撞昭王殿下了。那位王爷的脾气,又那里是个会随便受气的,再这么下去,迟早出事的!”

横竖沈青桐一直也没被休回来,而且西陵越甚至都没有让人过来告状过,老夫人自然想象不到沈青桐会指着西陵越的鼻子让他滚,就只当方妈妈说的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就也没太往心里去。

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她这样没轻没重的,的确不行,我已经仔细的想过了,最近想办法让老大回来一趟吧!”

方妈妈一愣,一时没太反应过来:“大老爷?”

“嗯!”老夫人道。

她挪到炕沿上,穿了鞋子下地,走过去墙角点了一盏灯,站在闪烁的烛火前,做出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决定:“既然那个贱人已经跳到台面上来了,我们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趁着昭王要争夺储君之位的这把火,让老大回来,当面把当年的那件事都告诉桐丫头,她也是时候懂点儿事,替沈家,替她父亲做点什么了。”

方妈妈这才听明白了,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可是到老爷这么多年一直奉命在外戍边,如果皇上不开口,他要随便回来,这要是被人发现了,也是要出大事情的,不如您还是让大老爷写封信吧!”

“不行!”老夫人却是一口否决了:“老大这些年为什么一直被他留在北疆的原因你也知道,他就是怕当年的事情会从老大的嘴里外泄,当年要不是我多想了一步,让老大当面去跟他透底表忠心,以至于让他相信老大有留下那件事的把柄在外面,让他投鼠忌器这才留了老大的性命,否则的话,这京城里只怕早就没有咱们姓沈的这一家子了!”

说起来也许根本就没人相信,沈和之所以能官运亨通的活到今天,并非是皇帝自己心虚想要掩人耳目才补偿沈家的,而在于当年沈竞的事情发生之后,老夫人出主意让沈和装傻充愣的找了皇帝,明示暗示的让皇帝相信他藏了皇帝和常贵妃行凶杀人的证据,皇帝留着他,只是为了保守这个秘密。

而这一晃十多年,就到了今天。

老夫人考虑再三,还是道:“必须让他亲自回来,那些事,写在纸上的话,很容易就会成为催命符。”

“那奴婢给您准备纸笔!”方妈妈见她心意坚决,就挽袖子去外件的书桌上磨墨,老夫人正待要往外走的时候,就听门房的婆子在院子里试探着叫:“老夫人,您还没歇呢吧?京兆府的吴师爷来了。”

方妈妈的心里咯噔一下,显然已经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了,手下动作顿住,扭头去看老夫人。

老夫人眼底的神色晦暗,在夜色中看着有点瘆人。

她问:“什么事?”

那婆子道:“是三夫人!官府的人说,他们追到城外找到三夫人的踪迹了,只是——”

东宫卫涪陵小产的事,三夫人林氏也知情,所以皇帝当时给京兆府的命令里面,要连坐的人就有三夫人,不过也是不凑巧,那天东宫小郡主的周岁宴,三夫人没去,而京兆府的人上门拿人的时候,她居然提前听到风声给跑了。

老夫人沉默了一阵,问:“那他们找我做什么?不是陛下下令要收押处置的吗?他们官府照着律法去办了就是!”

“可是官府的人说,他们找到三夫人的时候,三夫人已经意外身亡了!”那婆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