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饿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妈妈的心里莫名发冷,掐着掌心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的唇角冷冷的勾起了一个弧度,却是假装成震惊过度的样子,有一会儿没了声息。

那婆子等到后来,就忍不住的又再催促:“老夫人?京兆府的人现在就在前厅候着呢……”

沈家的三夫人没了,不管怎么样老夫人都应该出面去处理一下的。

“好!你先去让丫头们奉茶,我换了衣裳就来!”老夫人道。

“是!”那婆子答应了,就先退了。

老夫人道:“叫丫头们进来给我更衣吧!”

“是!”方妈妈连忙收摄心神,去把丫头们叫来。

老夫人换了身暗色的衣裳,也没佩首饰,被众人拥簇着,急匆匆的就去了前厅。

彼时虽然丫头们已经上了茶,但是吴师爷是来办正经事的,也没心思喝茶,正焦躁不安的在那厅中踱步。

“沈老夫人!”见到老夫人过来,他连忙迎上去两步,拱手行礼。

老夫人面上神情焦灼的道:“听说我家儿媳她……”

“老夫人节哀!”吴师爷忐忑的叹一口气。

“这么说,是真的了?”老夫人怔住。

三夫人虽然犯了欺君大罪,又是被皇帝亲自下令捉拿的,可是法不责众,又因为一起被牵连的还有前太子侧妃皇室,这都是朝中显赫的朝臣之家,何况众人又是在陈皇后的威逼之下才缄默不言的,所以皇帝当时虽然震怒,实际上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还是留有了一线余地的,并没有连涉案者的家族,这也就等于是把沈家和皇家都摘出去了。

现在三夫人还没过堂就这么死了,京兆府方面也是怕极了沈家会借题发挥的追究他们的。

老夫人有些神思不属,看上去是震惊又悲痛。

方妈妈察言观色,代为问道:“吴师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三夫人怎么会……”

吴师爷的态度是十分恭敬和客气的,拱手道:“沈老夫人,卑职奉府尹大人的指派而来,就是为了说明此事的,因为贵府的三夫人是陛下下令捉拿的,她人跑了,咱们自然不敢枉纵,带人搜索追捕的,后来听说今天一大早有个很像贵府三夫人的妇人行迹鬼祟的从南城门出城了,衙门就派了一队人出城去沿路搜索,是一直到了今天下午才在离城门五里外的一个山沟里找到了人,只是当时,沈三夫人已经没了气息了。”

“怎么会这样?”方妈妈惊道。

吴师爷尽量让自己的态度看上去诚恳:“事实的确如此,沈三夫人的遗体已经被带回了京兆府衙门,仵作也初步的验过了,推断她是失足落入山沟的时候出了意外。”

老夫人的面色寡白,怔愣在那里半天没有言语。

吴师爷又再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沈老夫人,我们府尹大人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来从情理上讲,是该把沈三夫人的遗体送还贵府,交由你们收殓安葬的,可是您也知道,沈三夫人是皇上亲口下令要捉拿的人犯,这件事我们府尹大人也不好擅自做主,只能等明日一早进宫奏请了皇上之后……如果陛下同意你们讲沈三夫人的遗体接回来,才好把人给送回来。这也实在是情非得已,有些不近人情之处,还请您见谅海涵!”

老夫人看似艰难的集中了精神,无精打采的看向了他,拿帕子按了按眼角道:“是你们府尹大人客气了,本就是林氏糊涂,做了大逆不道的事,她是我沈家的人,我没有管教好她,已经是愧对皇上和沈家的列祖列宗了,虽说……唉,都是命!”

她说着,就有点颤巍巍的。

方妈妈赶紧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老夫人缓过一口劲来,才又继续说道:“多谢你跑这一趟,是我的疏忽,给衙门添麻烦了。虽说林氏犯了事,可是……明儿个等有了陛下的旨意,还要烦您差个人来说一声。”

她这样说,算是恩义两全了。

而吴师爷见她如此明白事理的没有大吵大闹,心里始终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于是,几乎是有些感激的,吴师爷又深深一揖:“一定一定!衙门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老夫人作者没动,无力的抬起眼皮对方妈妈道:“方妈妈,你替我送他们出去吧!”

“不用不用!”吴师爷连忙推辞。

方妈妈也没勉强。

吴师爷举步往外走,刚跨出了门槛,正在院子里等他的两个衙役之一就凑上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

吴师爷这才一拍脑门,想了想,还是又折了回来。

老夫人皱眉,心里的预感不是很好。

吴师爷面色尴尬,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道:“老夫人,真是对不住您,本不该在这个时候给您再添堵的,可是敢问一句,您知道贵府五小姐的下落吗?”

沈青音?

老夫人这回是真的愣住了。

“五小姐怎么了?”方妈妈看了老夫人一眼,见她没反应过来,就代为说道:“我们五小姐自从进了东宫之后,就再不曾回府了,吴师爷怎了来这里找人?”

吴师爷道:“贵府的五小姐也因为宁舒郡主一事被陛下勒令下狱了,本来昨儿个小郡主的周岁生日,她是在场的,可是后来出了点乱子,等咱们奉命拿人的时候,她就不见了。衙差们原还以为她会和沈三夫人在一起,可是发现沈三夫人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所以卑职才斗胆问一句,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回来?”

方妈妈看向了老夫人。

老夫人抓着手里的佛珠,脸上的表情又气又恨。

吴师爷看她这表情就知道,她应该是也不知道沈青音的下落,所以也不等她说话,就再次拱手告辞:“抱歉,叨扰了,卑职告退!”

吴师爷转身,带着两个衙役离开了。

方妈妈走不开,就喊了铃兰去送客。

待到这一行人出了院子,老夫人便是砰地一声把手里佛珠拍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道:“这一个个的,都是冤家,还真是不省心!”

方妈妈却只觉得奇怪,忖道:“按理说五小姐怎么可能从京兆府衙役的眼皮子底下给躲开了呢?”

老夫人使劲的咬着牙,阴沉着一张脸,脸上表情实在不怎么友善。

方妈妈揣摩着她的心思,道:“要不——奴婢吩咐人也背地里去找一找吧,五小姐也是个没轻没重的,省得她乱说话!”

老夫人斜睨她一眼,却是断然否决了她的提议:“这个节骨眼上,添什么乱?万一叫衙门的人发现我们在找人,这不是授人以柄吗?没事也要变成有事了。”

“可是五小姐她——”方妈妈终究是不怎么放心的。

老夫人道:“算了,横竖那件事的实情她又不知道,就算被衙门的人找到了也没多大的关系!”

她是不知道沈青桐已经在沈青音的面前抖了她的底,否则现在的心情一定不会是这般轻松的。

而这边的昭王府里,沈青桐生了一肚子气,最后的结果也是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以睡一觉的方氏给和平的解决了。

她是真的郁闷,睡醒了也没有气消,就是死活想不明白西陵越那脑子里是怎么个构造——

他看不出她在生气吗?他不知道他们那是在吵架吗?明明是多么严肃又事关原则底线的关键时刻,他居然就是有那个雅兴回回都惊天动地的跟她打上床?

偏偏打上了床,她就稳输,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

这一晚上折腾的骨头散架,第二天沈青桐就睡到了日上三竿,憋了一肚子气睁开眼想要喊饿的时候,本以为西陵越这时辰早该走了,却是一翻身就见他靠着软枕坐在大床的外沿,身上还穿着中衣,胸膛微露,横着一双长腿坐在那里,神情严肃认真的翻阅一些信函。

阳光透过窗纸照进来,有些许落入床帏,点缀在他的眉宇间,那暖暖的光晕渲染开,那种感觉,绒绒的就软到了心坎里。

沈青桐觉得自己是魔障了,居然拿这么好的形容词在这混蛋身上来糟蹋,可是时空宁静,她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打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居然盯着西陵越的看了好一会儿。

她一醒西陵越就发现了,不过本来没打算理她,这会儿被盯得久了,终于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看什么?”

沈青桐正饿得前胸贴后背,闻言,就不经大脑的诚实的脱口道:“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