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要对他好一点!/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追问的紧,西陵越道:“当年的宛妃谋逆案中,似乎的确是有些内情的,裴影鸿和裴影夜同都是北魏先帝的儿子,摄政王既然想要掌权,这两个人的存在都是他的眼中钉。”

沈青桐脑中灵光一闪,便是心里有数:“宛妃的那件事——”

“确乎应该是摄政王的背后推手促成的!”西陵越道:“不过北魏的先帝不仅没有大肆追究,还直接将那件丑事给捂住了。照着摄政王原来的设想,宛妃既然是为了裴影鸿而对皇帝起了杀心,这是弑君谋逆的大罪,这种情况下,裴影鸿也应该绝无生机的。可是北魏的北魏的那位先帝,却偏偏爱子心切,又有容忍雅量,不仅没有连坐到裴影鸿身上,甚至还花了大力气把宛妃的罪责都捂住了,没有公开追究。”

说到“爱子心切”四个字的时候,他便是不经意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像是嘲讽,也像是自嘲。

沈青桐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一点异样,却没有刻意点破。

她想了想,道:“也许真的是虎毒不食子,不过那位先帝就那么留下了裴影鸿,也等同于是替裴师兄送了裴影鸿一个人情,那裴影鸿但凡是稍微有点良心,都该顾念着先帝对他的维护,不该再算计我师兄,进而做出手足相残的的事情了。何况——宛妃的死里面还有摄政王的手笔,这样以来,他似乎是真没有什么理由和动机作妖了。好像——真的是我小人之心了!”

难不成那天常贵妃真的有趁火打劫,派了人过去想要趁机对她下黑手?

为了谨慎起见,沈青桐又将整件事都连贯起来又想了一遍,又道:“你说,当年的宛妃谋逆案里,会不会有北魏先帝顺水推舟的手笔?”

西陵越是挺烦躁她提起裴影夜的,不耐烦的动了动身子方才答道:“不太可能,那位陛下自幼软弱,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才被摄政王钻了空子,把持住了朝政,而他本身大抵还算是个任君,倒是不至于主动出手算计自己的女人和儿子。”

如果北魏的先帝和裴影夜都没有什么对不起裴影鸿的,而摄政王和他有过节的话——

沈青桐本来还担心是不是摄政王的余党控制和利用了裴影鸿,和他之间达成了合作,现在看来也几乎是不可能了。

“这样看来,可能真的是宫里的动作了。”沉默半晌,沈青桐微微叹了口气。

西陵越没说话,闭目养神。

横竖这会儿沈青桐也是闲来无事,就也依偎在他身边,闭眼想事情。

头天晚上没睡好,她这会儿的精神就不好,没一会儿困意袭来,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头顶西陵越道:“这几天闲来无事,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咱们出去走走?太子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京城里乌烟瘴气的,得要闹上几天。”

沈青桐的反应慢了一拍,后面就睡意全无了。

忙里偷闲,出去散心啊?

这怎么都不像是她家夫君会做的事情。

她于是睁开眼,仰着脖子去看他的脸。

西陵越倒是安详的闭着眼,她仰起头也只能看到他线条流畅完美的半边脸的轮廓。

“因为废太子的事,陛下不是昨天就已经上朝理政了吗?”她问。

西陵越有点不耐烦听她喋喋不休,想了想,伸手把她揽过来,枕在他的臂弯里,却还是难得有问必答的道:“本来正月来都是要到十五以后才开朝的,昨天那是特殊情况,而且该说都说了,该交代下去的也都交代下去了,京兆府尹不是傻子,一般不会在这期间着急定案去打扰他的。一则事关储君之位,他还怕是陛下一时冲动,太早定了东宫诸人的罪,有可能引火烧身,二来一年里头陛下也男的清静几日,不出所料的话,对东宫那一众涉案人员的审问,他会拖上几天,等到十五以后再上报的。”

只要这件事的结果不出,最近也没有别的什么事非要逼着皇帝这就提早开朝的。

沈青桐想了想:“眼下这天寒地冻的,何况外面又不太平,还要去哪儿?”

她真不是个好奇心泛滥的人,向来随遇而安,不会奢求的太多。

西陵越就觉得自己真是对牛弹琴了。

不过他也确实不是个愿意陪着女人看星星看月亮风花雪月的人,沈青桐既然说想法,他也不强求,把人往身边一搂——

睡觉。

沈青桐的确是想补觉的,可是却没有想过要和他一起补。

她问:“王爷你今天不用处理公务吗?”

西陵越实在受够了这女人的聒噪,冷冷的道:“闭嘴!”

于是,沈青桐就理所当然的闭了嘴。

西陵越这天大约是真的困了,没一会儿呼吸就匀称平稳了起来,沈青桐被他揽在臂弯里,却是半天的睡意全无,睁着眼睛,看窗纸上阳光落下的斑驳的树影。

红眉的笼子,也在窗纸的格子上倒出影像,那鸟儿都这羽毛在笼子上跳来跳去。

这气氛,惬意又暖意融融的。

沈青桐突然就想,或者这就是别人口中所谓的岁月静好吧。

可是这个时间,其他人又在做什么呢?皇帝和常贵妃,还有西陵钰和陈婉菱他们……

只怕是个个都不得安宁吧。

这么一想,她就又有点不怀好意的勾了勾唇,只是笑过了之后又突然觉得心虚,偷偷的仰头又看了西陵越一眼。

这要是让他知道她此时的想法这么煞风景,怕是又要给她甩脸子了吧。

西陵越对她迁就和讨好的时候,其实她一直都会有种隐晦的心虚的感觉,虽然知道这男人在她身上无利可图,他会对她好,就是单纯的真的只是想要对她好,可是她这样的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总会觉得捉襟见肘,她试着有很认真的想过,最后却发现在任何的时候她的理智和清醒的算计都无法摒弃。

她承认,她不讨厌西陵越,而且跟他待在一起的感觉也确实不坏,可是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人说,生死相许,非他不可,她也有很认真的问过自己,如果可以,她是愿意和他一直的这样走下去,携手白头的,而如若会有什么差池和意外——

她还是不惧死亡,也不会为了这个仓促到到来的结局有太多的不舍和依恋的。

每逢触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她都会觉得有些愧对西陵越,可是理智这回事,是她克服不了,也攻克不掉的。

就因为这样,她便只能一次次的告诫自己:对他好一点,要对他再好一点,至少,可以算是弥补了她无法强迫自己交付出去的感情。

外面红眉自己玩了一会,似乎是厌烦了,就上来脾气了,有点阴阳怪气的发出了奇怪的哼哼声。

不多时木槿就过来,把它的鸟笼提走了。

外面重新安静了下来,静到甚至听不见一丝的风声。

沈青桐往西陵越怀里靠了靠,手臂搭在他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也闭上了眼。

西陵越没醒,人在睡梦中也有所察觉,伸手把她搂得更紧了些。

而这两天两夜之间,东宫之内却是鸡飞狗跳,一地狼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