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闹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婉菱的心里一阵紧张。

她抬头,去看西陵钰。

西陵钰的眼神透着几分厌恶,几分阴冷。

说到底,这一次西陵钰栽了这么大的跟头,都是因为卫涪陵。

虽然明知道宁舒郡主和卫涪陵之间没有关系,但是可想而知,西陵钰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也是没有好感的。

陈婉菱唯恐他走极端,紧张的道:“殿下!”

西陵钰沉默了片刻,这时候便是冷笑一声,别开了眼:“本宫还没蠢到给自己火上浇油的份上,你还不去让那些女人都消停下来?”

陈婉菱是唯恐他想不开。

毕竟前面他和陈皇后联手起来欺上瞒下,已经触怒了皇帝,皇帝恨得就是他的和背信弃义,欺君欺父……

而现在——

稚子无辜,就算宁舒郡主的存在对皇室而言是个污点,可如果西陵钰这就迫不及待的对这么个孩子下毒手,皇帝又会怎么想?

在欺君欺父的基础上,再让皇帝见识一下他的冷血无情和丧心病狂吗?

也许皇帝现在就是生他的气,可一旦让皇帝觉得他是个丧心病狂,心狠手辣的人——

在他现在明显会对皇帝心存怨恨的情况下,皇帝怎么放心继续留着他?肯定害怕养虎为患的。

外面的丫头急得很,又在催促:“娘娘?您在里面吗?那边苏良娣她们已经闹开了,您快去看看吧!”

陈婉菱不敢再耽搁,赶紧松了西陵钰的手,起身推门走了出去:“怎么回事?”

“就在刚刚,苏良娣和许承徽他们闯到了前卫太子妃的住处,他们说宁舒郡主来历不明,是个祸害,要将小郡主给处死了!”那丫头道,急得就要哭出来了,“灵蕊姑娘已经过去了,可是拦不住,您快去看看吧!”

陈婉菱心里清楚,这些女人不过是因为太子被废,她们的荣华富贵梦也跟着泡汤了,这就找人出气来了。

现在卫涪陵死了,他们自然就要把这笔账记在宁舒郡主的头上。

“走!去看看!”陈婉菱咬咬牙,提了裙子快步下台阶走出了院子。

寿宴那天,乳母被沈青音绊倒,宁舒郡主磕破了头,当时流了不少血,但是好在没磕到要害,事后陈婉菱赶紧叫了大夫给止血诊治。

不过卫涪陵做出了那样的事,整个东宫都乱,陈婉菱一则顾不上,二则也是看着那孩子就心烦,所以就让乳母把人带着暂时安置在了卫涪陵的院子里养伤。

这两天她忙得团团转,没想到居然还出事了。

陈婉菱马不停蹄的赶着去了后院,人还没进院子呢,就先听到里面鬼哭狼嚎的吵开了锅。

“娘娘,你们不能这么做,再怎么说宁舒郡主也是皇上钦赐的郡主,现在又没有皇上的口谕,你们——你们随便动小郡主,这——这是大逆不道!”灵蕊大声的道。

可她毕竟胆子小,说这些话的时候就显得底气不足。

院子里苏良娣和许承徽两个女儿则是趾高气昂,嚣张得不得了。

许承徽的丫头要去抢夺小郡主。

乳母已经抱着孩子缩到角落里去了。

灵蕊张开双臂,冲上去挡在前面。

苏良娣便是杏眼圆瞪,两步冲上前去,扯着灵蕊的衣领就给了她两巴掌,同时怒骂道:“你算哪根葱?也敢在我的面前多管闲事吗?一个贱胚子,你以为你进了东宫,又能在太子殿下跟前谄媚,讨得殿下的几分欢心,你就真的飞上枝头,成了主子了?我呸!”

说着,就啐了一口。

她这指桑骂槐,明显就是骂得陈婉菱的,而且下手又重,灵蕊被她打得脑子里嗡嗡的。

苏良娣还不解恨,眼神一厉,涂着丹蔻的尖锐指甲就往灵蕊脸上狠狠的划去。

陈婉菱从院子外面进来,就刚好是看到这一幕。

眼见着灵蕊的容貌不保,陈婉菱便是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苏良娣的手腕。

苏良娣正顾着泄愤,根本没主意到她进来,此时更是没想到有人敢拦她,气恼得只是用力还想打下去,却是手腕被牢牢地抓住了,她根本就动不了。

“哪儿来得贱人,竟敢放肆!”她破口大骂,一抬头,看到陈婉菱,吃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做出来,陈婉菱也是一抬手,连着给了她两个耳光。

陈婉菱也是有脾气的,打完了就顺手把她甩开了一边。

苏良娣踉跄了两步出去,捂着脸,猛然回头。

以前因为陈婉菱是太子妃,她虽然看不起这个庶女出身的太子妃,却也不敢造次,但是这一次挨了打,又眼见着太子的前程没有了,她也瞬间没了顾忌,盯着陈婉菱怒骂道:“你敢打我?陈婉菱,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仗着国公府给你撑腰,乞讨来了这么个太子妃之位,你还真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吗?我告诉你,现在太子的储君之位都没有了,你还摆什么谱儿?”

说着,她抬手一指,命令自己的丫头道:“你们都瞎了吗?就由着她欺负你们的主子?”

她的丫头敢跟着她出来肆意妄为,那是因为宁舒郡主只是个奶娃娃,大家也不觉得怎样。

可是陈婉菱,她毕竟是一家的主母。

几个丫头婆子都神情畏惧,犹豫不前。

陈婉菱是真没心思跟这女人吵架,当即冷喝一声:“来人,把苏氏给我拖到柴房关起来!宁舒郡主是皇上亲封的郡主,苏氏以下犯上,如此的亵渎,根本就是死罪!现在咱们殿下的处境不好,如果谁还不知道收敛的给他惹事,下一次就不用叫我过来了,钱管家,你直接给我打杀了就是!”

钱管家也是怕出事,直接带了家丁侍卫来的,立刻就叫人上前去把苏良娣按住了。

“你们敢!我是太子殿下的人,你们敢动我!”苏良娣挣扎着大叫,眼睛充血的盯着陈婉菱。

陈婉菱毫不回避的冷冷道:“你不是说了吗,咱们殿下失势,今时不同往日,谁还知道有没有明天了,谁再给我胡闹,我就是打杀了你们也是白杀的!”

钱管家是被这群女人吵得头疼,赶紧叫人把苏良娣拖出去了。

这边许承徽也鹌鹑似的缩了缩脖子。

陈婉菱看过去,她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娘娘!”

陈婉菱没理她,扶了灵蕊起来,就转身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