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求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做什么?”许承徽急步往前一拦。

那人道:“封禁东宫,是陛下的命令,他们竟敢抗旨不遵,我等哪敢擅自做主?当然是要将他们二人押解入宫,交予陛下发落了!”

许承徽虽然心术不正,但是心思还是颇为活络的。

一开始她就只是直觉的觉得这事儿不对,这时候更是凭空生出了很大的不安感。

“不过就是两个奴才,而且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怎敢送到皇上面前去污了皇上的眼?”许承徽道,挡在他们面前没动,一边试图敷衍拖延,一边已经扭头吩咐她的丫头道:“还去跟咱们娘娘禀了此事,请娘娘过来处置这个贱婢?”

不管她怎么样的看不起陈婉菱,但是大家既然是进了一道门了,有些利益得失就都是绑在一起的。

察觉到这伙禁卫军的态度反常,许承徽马上就谨慎起来,这时候甚至都刻意的隐藏,绝口不提芸儿就是陈婉菱身边的人。

毕竟——

一个普通的奴婢犯错,和当家主母的心腹犯错,这两者是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的。

“是!”她的丫头还正发愣呢,闻言却是不多想的,直接拔腿就往花园里跑。

可是那一队御林军却分明就是有备而来,即使许承徽搬出了陈婉菱来,他们也完全的不为所动。

“这两个奴才这是抗旨,这般罪名,可是除了皇上,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定的。”那领头的禁军道,举止虽然还算客气,可是言语之间的气势却已然是十分强硬了,“这位娘娘,抱歉了,请你让一让,卑职等人都是粗人,万一冲撞到您,那就不好了!”

说完,他也是回头一招手:“带走!马上进宫!”

那个犯了事的侍卫和芸儿两个都因为衣不蔽体而紧张羞愧,到了这个时候脑子里都是浑浑噩噩的。

几个禁军侍卫架着人就往外走。

而因为对方抛出了“圣旨”这个罪名出来,直接导致许承徽都不敢强行阻拦了。

她可不想给自己也惹一个违旨不遵的罪名。

可是这一旦叫人把芸儿带走了,后面的会发生什么事就谁也控制不住了。

许承徽咬着牙,还是站在那里,有些犹豫。

那些禁军却不迟疑,见她挡着路不让,就毫不客气的将她拨开了一边。

一队人,驾着芸儿两人出了门,脚步声匆匆的往巷子外面走去。

“娘娘!”许承徽身边的一个婆子过来扶她。

许承徽回过神来,猛地打了个哆嗦,焦急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告诉殿下?”

人是被带着进宫去的,恐怕就算陈婉菱来也拦不住。

“好!”那婆子答应了一声,也是扭头就跑,却是才跑了两步,就迎着陈婉菱神色匆忙的自花园里过来。

“娘娘!”那婆子赶紧闪身让路。

许承徽且心虚呢,一见陈婉菱,眼神就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

陈婉菱虽然看在眼里,却是顾不上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了,左右环视一眼,没见到人,心里就先凉了一截。

“人呢?”她问。

有人指了指后门的方向:“已经被禁军带走了,说是——要进宫面圣,请皇上顶罪!”

就算是哪个衙门的九品芝麻官都不会处理两个奴才的苟且之事,皇帝难道还是吃饱了撑的吗?

这样的解释,根本就说不过去。

陈婉菱暗暗的咬牙,心里飞快的权衡利弊,进而果断的继续抬脚往外走:“咱们府邸里的人,岂是由着他们随便说带走就带走的?钱管家,带上人,去给本宫把人抢回来!”

说完,已经当先推门出去了。

跟禁卫军冲突?

钱管家本能的就不赞同,但是眼见着她已经夺门而出,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带人追了出去。

陈婉菱之所以来得这么快,也是有原因的。

她本来是让灵蕊去盯芸儿的,后来宁舒郡主那里出了事,灵蕊就仓促的赶了过去,暂时就忘了这回事了。陈婉菱也忙昏了头,一直等到回了院子才想起来芸儿的事,结果灵蕊到下人房里已经找不到芸儿了。

陈婉菱心里不安,就直接又转身出来了。

结果,就刚好迎着许承徽的那个丫头去报信。

她从巷子里追出来,外面禁军已经把芸儿两人绑好了,正要离开。

“站住!”陈婉菱大声道。

为首的那个侍卫皱眉,回头一看钱管家居然带着二三十个护院杀出来了,登时就沉了脸:“陛下有旨,东宫一干人等自即日起禁足,任何人不得跨出东宫大门一步的。”

陈婉菱也不废话,直接一抬下巴,看着芸儿道:“既然是皇上的命令,不准东宫的任何人出府,又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居然敢把我府里人随便的往外绑?”

“娘娘!”芸儿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也才开始知道害怕,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声的求救道:“娘娘救命!”

陈婉菱没理她。

那为首的侍卫道:“这两个奴才忤逆圣旨,犯了重罪,卑职等必须要将他们带进宫去,交给陛下发落。”

陈婉菱知道对方不会妥协,更不会给她面子。

而她本来也没指望自己能从禁军手里把人抢回来。

所以这时候,她也不客气,直接就语气强势的顶回去:“你们的人,你尽管带走,但是我府里的人,你无权处置。别的我不管,把这个丫头给我留下来!”

“娘娘——”那侍卫不想授人以柄,有所顾虑之下说话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耐着性子还要跟她讲道理。

但是陈婉菱止步在此,当机立断的已经一挥手:“即使咱们殿下 被禁足了,可是咱们东宫也不是可以任人这般随便欺负吧,还不去把芸儿给我抢回来!”

钱管家原是不想动手的,但是又不你能不给她这个主母的面子,满面难色的看了陈婉菱一眼,见她意志坚决,便就只能心一横,挥了挥手。

身后二十多个侍卫蜂拥而上。

那些禁卫军也没想到东宫的人竟然真敢跟他们明着抢人,全都懵了,而等到反应过来,那为首的侍卫就也跟着怒了。

“你们竟敢忤逆皇上的命令,这是要反了吗?”

然后,随着他一声令下,禁军也崛起反抗。

陈婉菱大声的道:“陛下的口谕,是让你们来这里设卡守卫的,可没叫你们杀人!”

那些禁军也不想惹麻烦,听了这话,多少有点束手束脚。

“别伤人,不许伤人!把他们都逼回去!”为首的那人大声命令。

殊不知,他这一声令下,本来还心中忐忑的东宫侍卫却都振奋了起来。

整座东宫都活络平阳,这几天每个人都过得提心吊胆且憋屈,这时候找到出气筒了,便是士气大振。

他们也保持着分寸,不闹出人命,却是撸袖子抡拳头,一个不要命了似的打。

场面一瞬间失控,混乱无比。

灵蕊脸色惨白的抓着陈婉菱的袖子,都要哭出来了:“娘娘,这样是要出事的啊!”

陈婉菱却是表情严肃,一脸的神情凝重。

她趁乱扯着灵蕊往后退了两步,压低了声音飞快的嘱咐道:“这些人居心不良,肯定会不惜一切把芸儿带进宫去的,我拦不住他们,现在趁乱,你混出去——”

搬救兵?

灵蕊立刻就明白过来,可是随后又迷惑:“找国公夫人吗?”

陈婉菱看着她,眼底却突然多了几分不耐烦的情绪,道:“现在还不到四更,最近不用早朝,皇上肯定没这么早起,他们也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去把皇上从被窝里挖出来,所以现在还有时间和机会,你混出去,去昭王府,找昭王妃!”

找昭王妃?

灵蕊只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聋了一下子,给听错了。

陈婉菱却没工夫等她反应,直接又附在她耳边嘱咐了两句话。

“赶紧走!”眼见着东宫的侍卫慢慢的失去主导权,赶在他们被重新逼入巷子里之前,陈婉菱推了灵蕊一把。

灵蕊这时候已经没有思想了,只是本能的反应,拔腿就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