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倒了八辈子血霉!/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宫的后巷里乱成一片,只是谁也没想到有人会趁乱溜出来,灵蕊却是头头也不敢回,一路上,总觉得一颗心随时可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只这么埋头狂奔。

昭王府离着东宫不算近,但也毕竟是京城里风头最为鼎盛的一座王府,所以地处繁华,两座府邸离着的倒也不算太远。

灵蕊抹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临近五更天。

只是严冬之下,天色仍旧漆黑一片,不见天日。

她也不敢走正门,直接绕进了后巷里。

要知道,西陵越的这座府邸的守卫可是非同一般。

这大晚上的,一个眼生的丫头摸进了他们后巷里,所以根本就不等灵蕊找过去敲门,已经被藏在暗处的侍卫跳出来一把拽住。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往这里摸?”那人沉着脸恐吓。

灵蕊本来就害怕,再被人一拽,险些就当场晕过去。

她腿一软。

那人就也有点,下意识的只能扯着她的胳膊把她拉起来了——

就这胆儿,说是她要图谋不轨也没人信啊。

“这里不是你能随便晃悠的地方,赶紧走!”确定她不具威胁,那人的语气就缓和了些许。

灵蕊这会儿已经勉强提起了一丝力气,却是反手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大着胆子问道;“你是昭王府的人吗?我——我有要紧的事情,必须要马上求见王妃娘娘!”

那人本来还当她是走错了路,这时候就又马上警惕起来,打量她。

灵蕊也没那个心机撒谎周旋,只就实话实说道:“我是陈太——”话到一半,想到西陵钰已经不是太子了,就马上改了口道:“我家主子是定国公府的二小姐,之前和王妃娘娘有过几面之缘,是我家主子派我来的,有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必须要马上求见王妃娘娘!”

陈家就两个女儿,嫡长女早嫁了,所以作为唯一的庶女的陈婉菱才能得了草鸡变凤凰的机会,所以——

这位定国公府的二小姐还是很好认的。

“前太子妃?”那侍卫明显是十分意外的。

灵蕊却是着急,死死的抓着他的袖子不放:“这位大哥,生死攸关,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马上见到王妃娘娘,求您了,给通传一声吧!”

她说着,也怕是众人不信她是陈婉菱的人,赶紧从怀里掏出她在东宫的腰牌。

那人确认了腰牌是真,却也根本就不想给她引荐,迟疑道:“皇上不是下令禁足了东宫上下吗?你是怎么出来的?”

灵蕊不会撒谎,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撒谎,她也是病急乱投医,道:“有人要算计我们东宫,是我家主子使计帮我混出来的,我要见王妃娘娘,我家主子说了,她手上可是抓着王妃娘娘的把柄的,这一次她要是避而不见的话,后果自负!”

前太子妃的手里抓着自家王妃的把柄?

不管这个丫头的话是真是假,这都非同小可。

那侍卫还在犹豫。

灵蕊就急的哭出来了:“帮我通传一声,再晚,就来不及了!”

那侍卫四下里看了眼,确定周围没人监视他们,终于一咬牙道:“你等等,我去问问我们头儿!”

灵蕊虽然着急,也只能是松了手。

那侍卫一闪身,飞快的消失不见,进府直接就去找了云鹏。

云鹏听了他的转述,立刻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王府里的其他人都只当这个王妃的脾气不好,又孩子的不怎么懂规矩,所以才整天鸡飞狗跳的惹得他们家王爷发火,可是云鹏却是心知肚明的——

他家王妃不太爱干什么正经事,所以如果来人真的是陈婉菱的丫头,那么她说手里握着沈青桐的把柄,那就应该是真的有迹可循的。

“东宫刚惹上了大麻烦,他们这会不会是狗急跳墙,想通过王妃来坑咱们昭王府的?”那个侍卫兀自思忖,“咱们王妃能落什么把柄在他们手里?”

云鹏却是一脸肃然,盯着他看了两眼道:“你去跟她说,让她敲门找周管家!”

“干嘛找周管家啊?”那侍卫就纳闷了。

这种事,不是越少人知道越少吗?

“叫你去你就去,费什么话!”云鹏横过去一眼,下一刻,已经砰地一声合上房门。

他不是云翼,今天来叫门的更不是沈青桐……

这个时间去敲西陵越的房门?

这种下地狱的事,还是让周管家去吧!

云鹏一声不响的倒回床上,拉被子盖住了脸。

隔壁的院里,睡梦正酣的周管家,突然觉得夜风入袭,身上一寒,裹着被子抗衡了好一会儿还是着凉打了个喷嚏,被惊醒了一半,正犯迷糊呢,外面就听见门房的小厮来敲门。

诚然,东宫的人偷摸的来找沈青桐,周管家立刻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倒是没想着这会是云鹏在坑他,只是想着得去沈青桐的院子里敲门,身上的鸡皮疙瘩就一层一层的冒。

门房的小厮早就假装不解风情的又缩回了耳房里。

周管家牙疼似的咂了半天嘴,最后还是不怎么愿意的又确认了一遍:“这天都还没亮呢,不能等等吗?”

灵蕊急得又要哭了:“那两个人这时候应该都已经被押解进宫了,我们娘娘说十万火急,周管家,您行行好!”

周管家其实知道,陈婉菱所谓的把柄,也就是沈青桐当着她的面做的一些事,以沈青桐的精明,她不可能落下铁证如山的把柄在陈婉菱手上,陈婉菱要被逼急了,最多就是红口白牙的把事情抖出来。

这样,并不足以定沈青桐什么罪名,可是皇帝那人多疑,一旦让他惦记防范上了,这对昭王府而言,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那——好吧!”周管家并没有纠结的太久:“你跟我来!”

说完,就领着人往后院走。

不过他的脖子也不发痒,过去沈青桐那边,直接就找的木槿。

木槿匆忙的披了衣裳出来。

周管家也是汗颜,便就一脸为难惭愧的把事情都说了。

他倒是坦白,也不指望忽悠木槿这么聪明伶俐的丫头,最后就搓着手道:“咱们王爷的脾气你知道,这起床气——你帮我个忙吧,如果是你去,好歹还有王妃能护着说两句话!”

西陵越那臭脾气谁也治不了,尤其是他那起床气。

周管家觉得,如果他去敲门,有九成的可能是要脑袋搬家的,但是木槿去的话——

王妃的脾气也不好,护短起来……

只要他俩吵起来,王爷反正不会把王妃叉出去砍了。

周管家其实也是觉得自己堂堂男子汉来找木槿求救实在太没脸,所以羞愤的脸都红到耳根子了。

木槿却显然习以为常,倒是一脸认真的听他说完,点头道:“那你等等,我就来!”

说完进屋,片刻之还就穿了外衫出来。

事关沈青桐,木槿根本就没多想,只在门口深吸一口气就敲了门。

她那动静还没弄得太大,敲到第三下的时候,就听里面砰地一声。

木槿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克制,才没叫自己拔腿跑掉的,大着胆子道:“王妃,您能出来一下吗?奴婢有事——”

话音未落,却见隔着窗纸,里面屋子的一角突然火光大盛。

却是西陵越听到敲门声,一个枕头砸过来,结果就把这外屋门边的一盏宫灯给砸翻了。

“呀!走水了!”灵蕊是没想到敲个门会惹出这么大动静,当场惊呼。

木槿的反应还算镇定,赶紧扭头吩咐周管家:“别让侍卫进来,我叫其他人来救火!”

这是沈青桐的闺房,又是大晚上的。

“好!”周管家赶紧出去挡人。

木槿透过窗纸往屋子里看了眼,大概是宫灯里的灯油烧的差不多了,火势倒是不大,她于是飞快的转身去后院,从水房里提了半桶水回来。

刚冲到沈青桐那屋子门口,里面沈青桐却猛然一把拉开了房门,一边飞快的系着外衫的带子,一边黑着脸就往外“冲”。

“王妃!”木槿被她这脸色吓了一跳,却是本能的提着水桶侧身避让。

下一刻,里面西陵越只穿中衣就追了出来,横臂一揽,勾出她的腰,又把人拖回去,抱个满怀,暴跳如雷的怒骂道:“房子你都烧了,还想干嘛?”

啥?这火还是王妃放的了?木槿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沈青桐就想一巴掌拍死他了——

妈的,跟他同床共枕,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真是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鬼知道刚才他一被惊醒,顺手就想捞身边的东西往外砸。

而她,就那么倒霉凑巧,刚好睡他身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