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正面交锋/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使劲的挣脱。

无果。

刚要破口大骂,西陵越已经沉声喝道:“不许闹了!”

说完,又朝站在旁边发愣的木槿横过去一眼,道:“还不赶紧扑灭了!”

沈青桐最让他郁闷纠结的一件事,并不是这混账女人的混账脾气,而是在于她这随时随地,不管场合地点的翻脸。

沈青桐被他吼得,更是怒上加怒。

西陵越已经满面杀气的冲着杵在院子里目瞪口呆的灵蕊道:“来人!给本王拖出去,砍了!”

灵蕊腿一软,扑通一声当场就跪下了。

守在院子外面的周管家硬着头皮又走进来,却是一脸为难的去看沈青桐。

沈青桐这才下意识的扭头,见到一个眼生的丫头,也是奇怪,挑眉道:“你谁啊?”

灵蕊正发抖呢——

昭王殿下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真要把她叉出去砍了可怎么办。

周管家赶紧道:“是东宫,陈——陈娘娘的贴身丫头,说是有急事要求见王妃的!”

“陈婉菱?”沈青桐却是有些意外,就没心思再和西陵越置气了。

她抬脚想要往外走,不想西陵越的手还卡在她腰后,她迈了一步没绕开,就低头去拉开他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完事就睡书房了,你先睡吧!”

说完就往外走。

“王妃!”木槿见状,赶紧抓了旁边美人榻上的大氅给她披上:“当心着凉!”

沈青桐拢了拢衣领,头也不回的跨出了门去,转身进了隔壁的书房,一边冲外面跪着的灵蕊道:“进来吧!”

却是丝毫也没注意到,身后她家夫君的脸色又再黑如锅底灰。

灵蕊仓皇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跟着她奔进了隔壁书房。

木槿赶紧跟进去掌灯。

沈青桐裹着大氅直接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又觉得困,就大大咧咧的打了个呵欠。

灵蕊跑进来,看她这懒洋洋又娇弱弱的模样,心里只觉得不靠谱,纵然陈婉菱有提前交代好她要说的话,这时候她却是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沈青桐斜睨过去一眼,“什么事?说吧!”

灵蕊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想着只能是死马也当活马医了,这才一咬牙跪下去,恭敬道:“回王妃的话,是——”

才开了个头,身后的房门就被人从后面一脚踢开。

冷风一扫。

灵蕊就又是一抖。

沈青桐不悦的抬头。

西陵越也随便披了件袍子,冷着脸大步走了进来,然后一尊大佛一样的一屁股坐在了沈青桐旁边的凳子上。

这人天生自带煞气,哪怕只是往这屋子里一摆,都无须多言,也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沈青桐一看见他就想到刚刚屋子里发生的事,登时就又是一口火直接顶在了胸口。

她看了西陵越一眼,但又担心陈婉菱那边的事……

毕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陈婉菱不可能冒险向她来求救。

于是,深吸一口气,强行转移了注意力,沈青桐再次看向了灵蕊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灵蕊几乎是趴在地上的,偷偷拿眼角的余光瞄了西陵越一眼,然后才抖着声音道:“是有人设了套,以淫乱之罪带走了我家娘娘身边的大丫头芸儿,说是要送进宫去面圣。我家娘娘说他们应该是要针对定国公府和东宫方面下黑手的,所以——请王妃您无论如何,一定想办法化解此事。”

西陵钰被废之后,西陵越就懒得在他身上再费心思了。

毕竟在他心里,从来就没把西陵钰当成是对手,所以对于这么一个庸才,他只想取而代之,却未必就一定要他的命的。

可是——

现在显然其他人的想法并不是这样的。

西陵钰身上还有别的问题吗?当然有,比如前世的时候,西陵越抛出来的工部贪墨案。那时候,西陵钰和弟媳通奸,虽然是德行有失,但那毕竟没有直接威胁到皇帝的尊严和利益,所以为了一举成事,西陵越就双管齐下,又捅出了他联合工部,贪墨银两的其他罪名来加码。

而这一次,偷龙转凤,混淆皇室血统,这直接就是欺君之罪,明着打得皇帝的脸,所以皇帝盛怒之下,直接就把西陵越给废了。

现在,有人还要棒打落水狗的话,八成也是会翻太子在工部的那些旧账的,而至于定国公府——

应该就是个引子吧。

沈青桐略一思忖,问道:“事情具体的经过是怎样的,你详细的告诉我!”

“是!”灵蕊回忆着,把事发的经过都说了,最后道:“我们娘娘本来是让我盯着芸儿的,可是没想到临时出了别的事,我一分神就出了这样的事。芸儿的所作所为,真的不是我家娘娘授意的……”

她的话到一半,无意间瞥见西陵越似笑非笑的神情,便是声音一哽,就闭了嘴。

沈青桐本来也正想这事儿呢,思绪突然断了,她抬头,看向了西陵越。

西陵越靠坐在椅背上,语气颇为幸灾乐祸的道:“那个丫头倒是忠心,一心想着替主子出头呢,可就是不知道在宫里的私刑面前,她这忠心还能坚持多久!”

芸儿一开始是没有死心的,甚至可以说是为了帮东宫和定国公府挽回败局,牺牲很大。

可这到底也只是个否体凡胎的普通丫头,一旦进了宫,动了刑——

那十有八九她做的那些事就都成了陈婉菱甚至是西陵钰指使的了。

偏偏又是发生在这么个关键时期,皇帝必定怀疑是西陵钰狗急跳墙,要联络掌握兵权的定国公府图谋不轨。

灵蕊想不了那么深远,只是面色焦虑,紧张的看着沈青桐道:“王妃,您帮忙想想办法吧!”

她也是知道沈青桐没这个义务,虽然心里十分的挣扎纠结,最后也还是心一横,道出了陈婉菱的原话道:“我家娘娘说了,今天的这把火若是烧到她的身上,她要躲不过去了,回头横竖都是要死的,那么她死前必定是不会藏着掖着,当着陛下的面,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个痛快的!”

沈青桐听了这话,倒是心不在焉,一边想着事情,一边一脸的肃穆。

却是旁边的西陵越噗嗤冷笑了一声。

灵蕊又是一个哆嗦。

就听他阴气沉沉的道:“本王看她陈婉菱的舌头是不想要了!”

这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一场笑话,居然有人蹬鼻子上脸,跑到他的王府里来当面的示威威胁了?

灵蕊一听他这语气,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他都说的啥,已经是脑袋里轰轰轰的,直想晕倒。

西陵越已经不耐烦了,冲着在院子里迎风张望的周管家嚷:“你聋了还是瞎了,扔出去!”

周管家为难啊,但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所以就使劲慢吞吞的往这边挪,一边在盯着看沈青桐的反应。

“王——王爷——”灵蕊是带着使命来的,本想来尽忠职守,再争取一下的,可是虽然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是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也是舌头不听使唤,颤巍巍的半天没能挤出一句求情的话。

就在周管家终于挪到门口的时候,沈青桐才从入定了的状态中觉醒。

她站起来,很自觉的直接对西陵越道:“我进宫去一趟吧!”

西陵越皱眉。

说实话,他其实真不在乎东宫里的那群废物,陈婉菱倒是想去皇帝面前胡说八道,那也得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完好无损的走到皇帝面前去。

现在,沈青桐却要管这闲事?

西陵越不悦的皱眉。

沈青桐也不等他开口,就主动说道:“这事儿有一半的几率是和昭阳宫有关的吧?而且即便不是……”

她说着一顿,随后,眼底就染上微凉的一抹笑意,凛冽至极的道:“明里暗里的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了,也是时候正面交锋,会一会她了。东宫的存亡不是我们的责任,但是唇亡齿寒,省得别人得寸进尺,紧跟着就要算计到咱们头上了。”

西陵越抿了抿唇,没说话。

沈青桐道:“那我去了?”

诚然就是她这个好商量的语气让找昭王殿下觉得受用了,西陵越看着她笑意清澈的眸子,沉默了片刻,点头。

他抬眸冲站在门口的周管家道:“去准备礼物和车马,送王妃进宫去给母妃请安!”

“是!”周管家这才算彻底松了口气,转身去办了。

彼时,禁卫军的确是已经摆脱了陈婉菱的纠缠,强行把芸儿等二人带进了宫,并且因为不敢因为这点小事去打扰皇帝,便就直接将此事报给了常贵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