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简单粗暴的你还是去死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彼时天才有有些蒙蒙亮。

大门口的灯笼落下飘摇不定的光,将那一剪纤细的的背影拉出来。

尤其还是在这个时辰,常贵妃着实始料未及,以至于意外之余,不由的恍惚了一下。

“这是——”梅正奇却是一下子就慌了神,“昭王妃?”

他是完全顾不得为什么沈青桐会在这个时候进宫来了,而是惊恐万状,生怕是被沈青桐瞧见了他在这里。

他仓惶的就四下里乱瞄,想找地方藏身。

常贵妃回过神来,已然是十分冷静了。

她瞥一眼身后的帷幔,道:“你先去后面避一避吧!”

“好!”梅正奇刻不容缓的就闪到了后面。

“曲嬷嬷!”常贵妃唤了一声。

正在旁边小厨房里看着厨娘给西陵卫做早膳的曲嬷嬷其实也听到了大门口的动静,此时听到常贵妃叫,就赶紧迎了过来。

常贵妃知道沈青桐来者不善,也不废话,道:“陪本宫出去看看!”

“是!”曲嬷嬷转身去屋子里拿狐裘。“这是出什么事了?”沈青桐道,“一大清早的,这么大的阵仗?”

言罢,这才轻描淡写的扫了神色惊慌的芸儿一眼,道:“咦?我记得这好像是二皇嫂身边的那个丫头吗?怎么被绑到这儿来了?”

押解芸儿两人过来的几个侍卫是没有私心的,既然她问,也不能不说,就大致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

被人赤条条的堵在了床上,芸儿到底一个姑娘家,脸上早就臊得通红,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常贵妃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沈青桐会在这个时间,“恰巧”出现在这里,就真的是巧合。

这边侍卫正陈述事实的空当,她已经披了件狐裘,抱着手炉走了出来,走在院子里的时候,顺便也将那侍卫的话给听了个大概。

侍卫一五一十的说完,瞧见她出来,赶紧跪地请安:“见过贵妃娘娘!”

沈青桐也屈膝福了福:“见过贵妃娘娘!”

常贵妃看向了她:“昭王妃?怎么这么早就进宫了?”

沈青桐长的一点也不像沈竞,偏偏很像她年轻的时候,这一点,让她十分的难以忍受。

这是多少年来,第一次,两个人这么近距离,也的第一次直接接触。

常贵妃面上的表情很平静。

两个人,都像是各自的局外人一样,演技绝佳。

“我进宫来看望母妃的,可是来得早了点儿,就想着现在附近转转,别扰了母妃休息!”沈青桐道,说着,就把目光转向了芸儿两人:“居然还遇上这种事了。”

“娘娘!”那领头的侍卫道,才要解释,常贵妃已经道:“事情的经过,梅公公都已经和本宫说了。”

“那这两个人要如何处置?还请娘娘明示!”那人道。

常贵妃抿唇想了想:“不是前太子妃的丫头吗?怎么做出这种事来?你们确定没有搞错?”

“绝对没有搞错!”那人肯定的道。

常贵妃沉吟:“本宫怎么觉得这事情蹊跷呢?”

沈青桐一直注意着常贵妃的一举一动,她原来有些怀疑这件事是 常贵妃做的,这么看,却更像了。

常贵妃果然道:“这样吧,还是让本宫问一问吧!”

曲嬷嬷立刻会意:“去拿刑具来!”

“是!”侍卫们领命,就去了。

沈青桐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在旁边笑道:“说起来这也真是给贵妃娘娘添麻烦,怎么就遇上这么两个蠢货了?”

她说着,幽幽一叹,扭头看着天空中零星飘落的雪片子:“在陛下亲口下了封禁东宫的命令之后,还私相授受,在东宫里行那苟且之事,这件事既然是板上钉钉,无从抵赖的,那他们也就唯有以死谢罪的下场了不是?还非要嘴硬,挨一顿打?倒是被打个皮开肉绽,再去死?我就说,这些奴才啊,蠢起来是真要命。”

她这话说得云淡风轻,完全就是个局外人的感慨。

说完,重又把目光移回常贵妃脸上道:“娘娘您说是吗?”

可是她这话,明显就不是为了说给常贵妃听的。

常贵妃面无表情的与她对视,没接茬。

这么多年在宫里,她就是这样的人,仗着皇帝的宠爱,我行我素,但是,话不多。

沈青桐也不介意,仍是笑得怡然自得,丝毫也不觉得尴尬。

木槿盯着那边神色惶惶的芸儿打量了许久,这时候便是很配她家主子,只当自己是个不懂规矩,喜欢嚼舌头的丫头,讽刺的小声开口道:“许是他们当众咬出几个同谋来,就能将功折罪了呢?”

“噗!”沈青桐就听了笑话似的,掩着帕子笑得花枝乱颤:“捉奸在床这种事……这么咬同谋?除非啊,这淫乱就是个幌子,背地里另有阴谋。”

芸儿就是别有目的,闻言,便是心虚的目光一闪。

常贵妃这时候算是彻底明白了——

这丫头这次出面,居然是来为着东宫解围的,她这一番话,看似不经意,却分明就是步步紧逼的恐吓,在吓唬陈婉菱的那个丫头呢。

按理说,沈青桐出面搅局,她是该想办法阻止的。

但是出乎意料,她却居然就由着沈青桐这么天马行空的发挥了,站在旁边冷眼旁观,一语不发。

木槿和沈青桐一唱一和,又上下打量了芸儿一眼:“二皇子妃的那个丫头我以前见过的,心气儿还是蛮高的,她做这种事——没准背后真有事呢!”

“有什么事?”沈青桐始终笑嘻嘻的看笑话,紧跟着话锋一转,笑得就更加欢畅了:“反正只就目前这一条就已经是死罪了,后面再供出点儿别的,也不可能再多死一回了,最多——换个婉转点儿的司死法而已。”

最起码目前,芸儿对国公府和陈婉菱都是忠心的。

本来她还一直在做心理建设,想咬牙扛过常贵妃别有居心的审讯。

可是这个昭王妃,字字珠心,每说一句话,就是往她心上泼了一盆冷水,这么一会儿下来,她已经是冷汗涔涔,透心凉了。

芸儿到底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从最初被抓的羞愧也紧张中走出来之后她也隐隐的反应过来,这一次的事,怕是有人设了局,然后守株待兔的在等着拿她的。

否则,不过就是两个奴才之间苟且的一件小事,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早就相安无事了,何至于要惊天动地的把她拖到宫里来拷问?

西陵钰把储君之位让出来了,所以有些人的心思就跟着活络起来了是吗?

本来她还不确定是谁在背后做推手,可是沈青桐出现之后这个两面三刀的立场态度却让她慢慢的反应过来了——

常贵妃要动刑,是要撬开她的嘴巴!

常贵妃为什么要这么做?常贵妃也有儿子的!

一遍遍的扪心自问之后,她的脑子里就只剩这一句话在不断的重复盘旋“常贵妃也有儿子!常贵妃也有儿子!常贵妃也有儿子!”

既然认定了这个女人居心不良,芸儿就越发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

如果常贵妃一定要撬开她的嘴,进而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到东宫乃至于定国公府身上,那么就一定会变着花样折磨她……

芸儿到底只是个有点小聪明和盲目的小女子,她虽然怕死,可是沈青桐已经在明确的诱导提醒她了——

在干脆利落的去死和被人折磨之后再死之间——

这一瞬间,关乎生死的抉择折磨得她头痛欲裂。

而就在这一来一去的工夫,侍卫已经扛了板子长凳回来,另外几个人又顺手把一大堆夹棍之类的老旧刑具丢在了地上。

常贵妃看着沈青桐道:“你要进来坐会儿,一起做个见证吗?”

“不了!”沈青桐道:“既然娘娘这里要动宫规了……这瞅着,天也亮了,我就不留下来参观了。”

她说着,突然抬脚要走。

有侍卫解开绑着芸儿的绳子,就要拖她过去跪下,不想,芸儿却是一下子挣脱,“啊”的大叫一声,猛然朝着旁边的石狮子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