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老太婆病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鹏看了一眼,略有些意外,不过却没有质疑。

倒是西陵越又嘱咐了一遍:“做得隐秘些,不要漏了风声出去。”

“是!”云鹏谨慎的点头,转身揣了那信函出门,迎面却迎着沈青桐过来。

“王妃!”他赶紧行礼。

沈青桐只看了他一眼,也没多问。

云鹏侧身让了路,快步出了院子。

沈青桐举步跨进门去。

西陵越听见她来,正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就那么好整以暇的等着呢。

沈青桐一抬头看见他,又左右看了眼道:“你今天没事做吗?”

西陵越只挑了下眉毛。

沈青桐道:“东宫的麻烦,我摆平了,不过这事情既然是做在公里的,就不可能毫无痕迹,以我对你那位父皇的了解,这一次,多少是有点惹祸上身了。”

她走过去,浏览着右边的一大排书架。

西陵越面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没什么情绪波动:“没关系,也不差这一次两次的!”

沈青桐想了想,终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向了他道:“那接下来,你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西陵越道:“尽快的——把昭阳宫里的那双母子处理掉吧。”

常贵妃既然已经开始运作着要帮西陵卫争位了,西陵越会铲除他们母子,只是迟早的事。

沈青桐对这并不意外,只是道:“这次的事情,我有试探过那位贵妃娘娘,不过暂时也没看出来到底是不是她的手笔。”

西陵越这才听了笑话一样的轻轻一哂:“这一次是不是她下的手,有关系吗?”

不管这次要对西陵钰落井下石的人是不是常贵妃,但是之前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情——

另有一些别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做的。

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是谁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断定,在这汹涌的朝局阴谋背后,还有另外一只黑手。

沈青桐沉默片刻,沉吟:“我原以为你会想要留着他们母子作为挡在前面的屏障的!”

“呵——”西陵越又是嘲讽一笑。

他挑眉:“那就看父皇想要留下他们母子的决心了!”

至少从表面上和沈青桐的立场看,皇帝算是极为看中和宠爱常贵妃母子的。

可是和大位之争有关的事,沈青桐知道自己做不了主,就也没再坚持什么。

西陵越见她面有忧色,就冲她招招手。

沈青桐顺从的走过去。

他伸手一捞,把她捞过去在腿上坐着。

这画风转化的太快,沈青桐一时没适应过来,刚想拍开他扣在她腰间的手,就听他埋首在她耳边道:“常氏母子,能锄就锄,就算没有了他们,我还安排了另一道屏障!”

沈青桐不解,扭头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她坐在他怀里,一回头,两个人的呼吸就纠缠在了一起。

西陵越的唇角,扬着一抹揶揄的笑,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的。

沈青桐看着他。

片刻之后,他道:“刚才,我以废太子的名义让云鹏往定国公处送了一封信!”

沈青桐脑中思绪转得飞快,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她面上表情一凛:“你是想——”

“废太子再不成气候,他也是父皇唯一的嫡子,只要不牵扯到弑君逼宫这样的事情,他都不致死。”西陵越道,他的唇边明明是带着明显顽劣的一个弧度,眼底的眸光却有惊雷万钧的锋利气势,语气散漫的道:“他的分量,远不是西陵卫能比的。”

所以,今天就算不是陈婉菱来威胁沈青桐,他都不会叫西陵钰有事的。

而至于他叫云鹏送给定国公府的那封信——

那就看那老头子有没有好大喜功和老糊涂了。

东宫里的那一场风波,虽然在当时是闹得惊天动地,可是因为牵扯其中的就只是个丫头,事后并没有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很快就平息了。

日子依旧有条不紊的过,待到正月十六,准时开朝。

宁舒郡主周岁宴当日的风波闹剧,虽然有很多人当场见证,但是在那件事里,皇帝实在是被戏耍的厉害,以皇帝的为人,他是绝对不会公开丢这个人的,所以那一天轰动全城的暴动,最后就以刺客事件模糊的盖过了。

只是,皇帝当朝搬出了大理寺上表的奏章,罗列了西陵钰玩忽职守,贪墨工部银两等数项罪名,皇帝以“太子无德,胜任不了储君之位”为由,正式颁旨,废黜西陵钰太子之位,责令其迁出东宫,另赐了一座宅子,令其闭门思过。

圣旨一出,东宫后院的女人们无不后怕——

还好陈婉菱出手及时,阻止了许承徽二人的愚蠢举动,否则有关宁舒郡主身世的风声,生日宴那天早就透出去了,现在皇帝没提这茬儿,他们府里要真把孩子弄死了,那不等于明着打皇帝的脸,在拆台吗?

东宫众人从东宫迁出之后,虽然依旧是禁足,皇帝却撤回了封锁东宫的禁卫军。

警戒一松,沈青桐就找机会把灵蕊给送回去了。

西陵钰这个太子下台得有些突然,知道内情的一些朝臣倒是还好,至于其他人,则很是懵了一阵子,而随后,大家就开始眼睛反光的盯着空置出来的东宫府邸了。

可是——

据说因为废太子的事,皇帝的心情一直不好,就暂时没提这事儿。

沈青桐和西陵越都很淡然,毕竟是从一开始就没指望皇帝会立刻推西陵越上位。

这一晃,又是小半个月,快到月底的时候,沈青桐这里却意外得到一个消息。

“什么?”最近为了不惹事,她一直闭门不出的,所以是真有些意外,“你说祖母病了?很严重?”

必然是很严重的,否则,如果只是咳嗽两声,木槿不会特意过来告诉她。

“是的!据说是三夫人出事之后,受了刺激,又加上感染了风寒,这一病,就越来越严重了!”木槿道。

沈青桐却对那老太婆没什么信心,仍是狐疑:“她这到底是病了还是又在打算着作妖呢?”

木槿没说话。

而这件事,不知怎的就透到了宫里,常贵妃那里。

“沈家老夫人病了?”常贵妃正在描眉的手一顿。

那老太婆哪里是这么不经折腾的。

随后,她便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忽而,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