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刺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家和常贵妃之间,毕竟是没什么交集。

宫女见她没什么兴趣的样子,遂也就闭口不谈,也没多想。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想,入夜之后,许久不曾过来的皇帝居然破天荒的来了昭阳宫。

其实这件事,其他人也许没太在意,毕竟皇帝有整个后宫的女人需要宠幸,只要常贵妃的名分和地位还在,也只要她和皇帝之间没有明面上的冲突,那么在其他人眼中,她就还是那个深得皇帝宠幸的贵妃娘娘。

而事实上——

自从出了路晓的事情之后,常贵妃却清楚的知道,她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的变了。

“见过皇上!”她带人自门口迎了皇帝进来。

她不多言,其他人居然也都没有想起,皇帝居然是有一个多月没有来过昭阳宫了。

曲嬷嬷本来还有点担心,这时候心里却暗暗的松了口气,赶紧带了宫女去准备茶水点心了。

皇帝径自进了殿中。

常贵妃跟在他身后。

“卫儿呢?”皇帝问道,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最近不是请了新的教习在教他骑射嘛,这阵子都回来的晚些。”常贵妃道,先从桌上的茶壶里倒了杯温水给他。

她递过去。

皇帝却只低头看了眼,没去接。

然后,他环视一眼垂眸站在旁边的四个宫女,挥了挥手。

宫女们本分的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常贵妃手擎着茶杯半天,略有些尴尬,这时候便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皇帝看了眼旁边的凳子。

她走过去坐下,微笑道:“皇上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吧?”

皇帝先是沉默。

常贵妃就低头坐在那里,泰然处之,也不催他。

在这种静谧却又分明压抑的环境中,时间过得尤其缓慢。

过了会儿,终于还是皇帝再次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今天朕刚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镇北将军府的老夫人生了重病。”

说话间,他微微侧目,过来观察常贵妃的表情。

常贵妃面上表情却是极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顿了一顿,又径直问道:“皇上特意过来跟我说这个,是这事儿有什么不对吗?”

皇帝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

这个女人太镇定,镇定的现在每次让他看到她的脸就会莫名觉得心烦。

“你说呢?”她反问。

常贵妃并不回避,抬头对上他的目光,仍是不温不火,唇角甚至带了闲适的一个弧度,慢慢的道:“除夕国宴上见她的时候,还没什么事儿呢。”

她这话,说的带了明显嘲讽的语气,一看就是话里有话。

皇帝没接茬。

果然,下一刻,常贵妃又是话锋一转,接口道:“镇北将军又有几年不曾回朝了吧?那老夫人一把岁数了,都是人的岁数大了,就会格外的念旧情,或者——她这就是想召儿子回来见一面的吧!”

本来沈家的三老爷沈慵虽然外放,却也不是没有机会调回京城的,可是三夫人和沈青音都犯了事儿,成了皇帝和前太子的眼中钉,沈老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小儿子往京城里带的。

只是她要见沈和……

皇帝明显是心里有些想法的,所以就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常贵妃。

常贵妃如今也不在他面前装什么温婉贤淑不谙世事的样子了,反而是大大方方的讽刺道:“不过还是要看镇北将军有没有那个胆子回来了!”

沈和可不是沈竞,一个胆小怕事的庸才。

沈家的老太婆的确是心大,可是她的这个长子——

不提也罢。

常贵妃说话的语气,带着明显的蔑视。

皇帝盯着她,心里却莫名发堵,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和他后宫里的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而她之所以入了他的眼,就是因为她的这种“特别”。

比起那些小肚鸡肠,天天为了争宠和鸡毛蒜皮斗个不休的女人,常贵妃这人的确是让他刮目相看的。

可是,他却又时刻忧心,有朝一日,这女人会脱离他的掌控之外。

这么一想,皇帝的思绪就有点走远了,不由的一时失神。

常贵妃心里冷笑——

这个男人,果然也是老了,已经力不从心到连自己的脾气和思维都控制不了了。

她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没有外露,只是道:“那位镇北将军,皇上就准备一直这么留着他吗?”

皇帝的思绪被打断,不由的沉吟一声。

“你说什么?”她赶紧收摄心神,看向了常贵妃。

常贵妃道:“我知道,镇北将军和沈家老太婆都不是这件事里面最关键的,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嫁到昭王府的那个丫头。说白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个沈和他能有多大的本事和能量?他人在军中,随便一个什么理由,就能让他们沈家万劫不复……”

沈和声称,他留下了当年皇帝做下的那件丑事的把柄,如果在当年,沈竞深得军心民心的节骨眼上捅出来,怕是会山和动荡,引发一场巨大的浩劫。

可是现在,毕竟时过境迁了……

只要皇帝想压,那火苗就算不能全面扑下去,也可以盖个差不多。

可是——

西陵钰刚被从储君的位子上拉下来,剩下的皇子里面,西陵越似乎是成了继承大统的不二人选。

皇帝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为了给西陵越的身上制造瑕疵和把柄而点头答应他娶了沈青桐,现在却成了他自己的障碍。

别的都不怕,就怕沈和真要垂死挣扎,一旦是叫沈青桐知道了那件事——

西陵越据说是十分在意和宠爱她的。

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皇帝自己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他拿不准西陵越的立场和态度,居然就真的对沈青桐束手无策,不敢贸然的下手了。

常贵妃这话,怎么听都有点看热闹的嫌疑。

皇帝只觉得她是在嘲讽自己,目光不由的阴冷三分。

自从前面撕破脸了一次,如今常贵妃在他面前也懒得戴那张贤良淑德的面具,并不惧他的威胁,仍是云淡风轻的说道:“长痛不如短痛,我倒是觉得皇上您这么和昭王僵着,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父子两个敞开了谈一谈,早点把那些有隐患都锄了。不管昭王是怎么样的看中那个丫头,在江山和美人儿之前,您让他选,难道他还会为了个女人而忤逆您,闹到连命都不要?”

女人算什么?男人需要的权利,是江山!

从“念旧情”的感慨,到“江山美人儿”的论调,如果说前面常贵妃含沙射影的刺激,皇帝故意忽略了,那么这一次,却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了。

皇帝的目光一寒,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外面曲嬷嬷本来正带了人要过来送茶点,远远地看见这个场面,连忙无声无息的退了。

皇帝额角的青筋暴起,手也攥成了拳头,以一个居高临下的角度,恶狠狠的盯着常贵妃。

常贵妃吐出一口气,苦涩笑道:“与其让我一次次束手束脚的去对那个丫头下手……”

她说着,站起来,神色认真的和皇帝对视:“皇上你是一国之君,有些事,其实真没必要做得这么迂回,最起码,在臣妾看来,昭王殿下就不是那种会只认儿女情长的人!”

最大不了的结果,也就是父子闹掰,彻底撕破脸呗。

皇帝现在的确是十分为难的。

虽然西陵越做的有些事是让他很不痛快,可是现在他的这七个儿子,病的病,夭折的夭折,平庸的平庸,而且他又渐渐地年纪大了,实在没有耐心,也没有精力再等着去培养小七西陵徽出来了。

至于常贵妃生的儿子西陵卫——

平心而论,他是从没想过,也绝对不会把皇位传给他的。

所以,自从西陵钰栽了之后,西陵越似乎是成了摆在他面前的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他不是觉得自己的儿子会对一个女人有多痴情,只是——

他真的是半点也赌不起了。

可偏偏,常贵妃还幸灾乐祸的在这里激他?

皇帝是真的被刺激到了,忍了又忍。

常贵妃看到了他眼中慢慢浮现的杀机,却是不避不让,最后,皇帝终于忍无可忍的抬手一巴掌扫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