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寒夜/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巴掌的力气有点儿大。

常贵妃一下子扑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茶具被撞落了一地,到处都是水渍和碎瓷片。

脸上被打过的地方有点麻。

常贵妃暗暗冷笑了一声,便是深吸一口气,扶着桌子又站起来。

皇帝的目光幽暗,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从牙缝里挤出字来:“非要朕当面把话说明白了吗?朕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会懂得进退的,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给我收拾了!”

常贵妃也不惧他,明知道他正在气头上,也还是不避不让的直视他的目光道:“什么叫不该有的心思?不该有的那些心思,我从来就没有过。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要怎么待我都无所谓,只是——”

她说着,一顿,眼中嘲讽的意味就越发的明显了几分道:“也要一并这么防着卫儿?皇上,到底他也是您的亲儿子!”

皇帝对西陵卫的态度,才是最奇怪的。

按理说,既然常贵妃得宠,她又生的是儿子,就算是爱屋及乌,皇帝对西陵卫这个儿子也不该会差到哪儿去。

而且在外人看来,也的确是这样。

却只有常贵妃一个人最清楚,打从心底里,皇帝对西陵卫这个儿子就心里存着隔阂。

而原因,又正好是出在她这个做娘的身上。

常贵妃的质问,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嘲讽的成分居多。

她冷冷的看着皇帝,那眼神面目,都很有些咄咄逼人。

两个人,四目相对。

整个大殿中,寂静无声,偶一声烛火爆裂声传来,都十分的刺耳。

皇帝这一刻的心情,却是极为暴躁的。

虽然西陵卫毫无疑问的是他的儿子,可是打从心底里,他就是十分不喜,甚至是排斥这个儿子的存在的。

即使常贵妃母子这些年里一直循规蹈矩,尤其是常贵妃的所作所为都让他很满意,可是这个女人嫁过人的身份,就是插在心头的一根刺,怎么都不能拔除。

以前的时候,常贵妃窝在昭阳宫里,安分守己,他还能够假装若无其事。

可是最近这半年里,常贵妃却不再安分了。

于是,心里挤压了许多年的不满就一股脑儿的全面爆发了。

常贵妃这时候却还不服软,这一声质问,就更是火上浇油。

皇帝盯着她,咬牙切齿的道:“有一点你最好清楚,你们母子今天的一切都是朕给你们的,不管是其他的任何东西,甚至是这座江山,都是朕的,只要朕不给,你们就谁也不能从朕的手里抢了去。今天朕就当面跟你说明白了,你只须要好好的养育瑞王就行,至于其他的妄念和心思,都马上给朕歇了。”

他咬牙切齿的说完,便是要甩袖离去。

晚归的西陵卫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适逢院子里的宫人们退散,空荡荡的。

他本来也没当回事,见到正殿这边有灯光就直接走了过来,刚要进门请安,就迎着皇帝的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甩在了常贵妃脸上。

西陵卫之前挨过他盛怒下的一脚,还有点心有余悸,当时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反应,便是脸色一白,没敢进门,直接闪身躲到了门边。

而这殿内,皇帝和常贵妃之间争执的正激烈,竟也没发现他。

西陵卫白着脸,半依在门外。

眼见着皇帝要出来,他心里一慌,这才发现方才紧张,有一角袖口竟然落在了门槛上。

也好在是光线昏暗,不太容易被发现,他匆忙的手一抽。

皇帝的确是在盛怒之下,并没有发现,却是被霍的转身的常贵妃看了个正好。

常贵妃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诡异的幽光。

眼见着皇帝就要一脚跨出门去,她便是脖子一梗,扬声道:“皇上你不过就是觉得我的身份不光彩,难等大雅之堂,你看不上的,不过就是我罢了!”

皇帝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常贵妃又道:“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母仪天下的命,我也不是奢求,但只盼着皇上你莫要因为我的关系,再冷落了卫儿,您要真是觉得臣妾碍事,到时候,一杯毒酒,一条白绫,赐死了也就干净了。”

她这话,说的着实有些发狠。

皇帝终于忍无可忍的顿住了脚步。

他捏着拳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转身。

常贵妃面上此刻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悲壮,道:“废太子不成气候,昭王又和你不是一条心,你是真的宁可冒险养虎为患,也不肯多给卫儿一丝怜惜和机会吗?那孩子,他有什么错?”

皇帝冷冷的盯着她。

两个人,再度四目相对。

常贵妃原还以为他要说“他从你的肚子里生出来就是错”,却不想,皇帝盯了她半晌,最后仍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道:“朕重新再告诉你一遍,不要痴心妄想,守着瑞王,安安分分的过你们的日子,没有人要你们的命,也没有人说要你们死,只是朕的皇位,你们也不要妄想!”

言罢,又恶狠狠的瞪了常贵妃一眼,再就是转身,大步流星的冲出去了门去。

外面天寒地冻的,正殿的大门敞开着,冷风灌进来,旁边火盆里的火苗似乎都染了些寒气。

常贵妃目送他的背影头也不回的离开,脸上的表情冷漠,缓慢又无力的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曲嬷嬷还是识趣的,而且她也算聪明的,看出来苗头不对,甚至连好奇心都不敢有,直接就把宫人都赶到了偏殿里。

这会儿虽然皇帝走了,大家也都不往枪口上撞,全部还都是窝在后面。

偌大的昭阳宫,气氛冷寂的近乎刺骨。

寒风灌进来,常贵妃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

她身上没穿大氅,差不多整个人都冻僵了的时候,突然缓缓地一抬头,就看见西陵卫死死的捏着拳头,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

他就一声不吭的站着,嘴唇懂得青紫,眼底的神色无比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常贵妃微微诧异,随后,眉头一点一点,慢慢地皱了起来。

风掠过。

这夜色,越发的森寒刺骨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