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赴汤蹈火,母妃在你前面!/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卫紧抿着唇,冻得发青的唇,即使再怎么样的隐忍控制,也在微微的颤抖。

母子两个,四目相对。

常贵妃在殿内。

西陵卫在门外。

常贵妃看着儿子,眼底有一抹隐晦的情绪,一闪即逝。

然后,她招招手,“回来了?”

西陵卫犹豫了一下,迈步进来。

他在常贵妃的面前站定,眼睛里有很多悲戚的情绪浮动。

“父皇——”他哽咽了一下:“他不喜欢我!”

这其实,真的不是个胆大的孩子,生在皇家,偶尔是有些小心思和算计的,但是打从骨子里,他就不是那种特别强悍有主见的人。

常贵妃,看着他,没动。

她说:“他只是不喜欢我!”

“可是——可是这怎么会?”西陵卫一下子激动起来,他上前了一步,又突然顿住。

方才他一直躲在门外,将皇帝和常贵妃之间的争执听得一清二楚。

的确,从他们谈话的内容和语气里看,皇帝的确是对常贵妃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而确乎——

他的父皇不喜欢他,也正是因为他受了母妃的连累。

要知道,生在尔虞我诈的皇家,无论后宫嫔妃还是皇子公主,在皇帝面前“争宠”已经成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西陵卫为了讨皇帝的欢心,当然也不例外。

但是——

这时候蓦然发现,是他的母妃拖了他的后腿?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西陵卫的心里就对常贵妃产生了排斥。

他这一步停顿,常贵妃自然心领神会。

她却也不在意。

西陵卫的目光凌乱的四下里乱飘,有些语无伦次:“母妃你不是……父皇他……”

众所周知,十多年如一日的,他的母妃是这后宫里人人艳羡的宠妃啊。

这个事实的颠覆,一时之间让他完全的接受无能。

“表象而已!”常贵妃道,她也没管西陵卫,而是冷漠的往旁边别过头去,淡淡的开口道:“卫儿,我原也是不想这样的打击你的,可是——你太天真了。这宫闱之中不比别处,世态炎凉,人心本就是最薄凉不过的东西。他是你的父皇,你身为人子,能给予他应该有的尊重就是了,至于其他——真的不该奢望的太多!”

西陵卫还出在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上徘徊摇摆,心乱如麻。

常贵妃沉默片刻,于是又从远处收回了目光。

她起身,站在儿子面前,垂眸看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过这样也好,这些道理,这些事情,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就省得再走弯路了。”

西陵卫抬起眼睛看她,眼底的神色还是迷茫又纠结。

他的声音有些弱,不知道在常贵妃面前说这话合不合适,但就是心中郁结,莫名的赌了一口气:“可是我们都是父皇的儿子啊!”

常贵妃闻言,便像是听了笑话一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眼中慈母的神采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弄弄当嘲讽:“在皇家,哪有什么亲父子?”

西陵卫脑中轰然一声,如是被人打了一闷棍,震动不小。

常贵妃道:“你大哥,因为后宫这些个女人的勾心斗角,暗害,发烧烧成了个废物,他也只是赐了一块封底荣养起来,那是他的长子;你二哥,是皇后所出,更是从小就被册封为太子,养尊处优到今天,还不是说废就废了,那是他唯一的嫡子;还有老三,这些年来倚仗隆恩,所有人都当他是皇上的心头肉,可是内里实情到底如何?也不见得如此吧,他照样花样百出的防着,算计着……卫儿,你还没看明白吗?他们几个如今下来也不过尔尔,你还在天真的指望什么?”

纵然是皇家的孩子懂事早,可西陵卫到底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而已。

常贵妃的这些话,可谓字字珠心,居然硬是将他满心的渴望和希望都打散成了天空中乌云的暗影。

那种心清,如是冷风过境,将他重头到脚吹了个透心凉。

西陵卫白着一张脸,仍是神情有些恍惚。

常贵妃的手,顺势垂到他的肩上,拍了拍道:“方才我跟你父皇争执的那番话,其实有一大半是气话,毕竟他对那几个也都是如此,你放宽了心,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言罢,她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道:“很晚了,你先回去沐浴收拾一下,母妃叫人给你传膳!”

可是,西陵卫站着没动。

他垂着手,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手指紧紧的攥成拳头。

“卫儿?”常贵妃见他不动,就又叫他。

西陵卫缓慢的再次抬起眼睛看她,咬牙问道:“母妃是说,让我以后都不要再指望父皇了,是吗?”

常贵妃看似一愣。

西陵卫道:“你到底是都做了什么,才惹得父皇对我们如此厌恶?”

这个孩子,真的是性子不够沉稳,有什么都写在脸上。

常贵妃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如实的道:“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你不是也知道,母妃在入宫之前,嫁过一次人,他一开始说是不介意,但是这件事,终究是他心里横着的一根刺,想起来就不痛快。既然你要问,那我就告诉你,这就是症结所在,铁打的事实,改变不了!”

所以,无论再怎么去讨好皇帝,也没用。

改不过来!

西陵卫本来心里还揣着一线希望,闻言,又如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彻底的愣住了。

常贵妃见他这个样子,就弯身下来,半蹲在他面前。

西陵卫的脑子里乱糟糟的,目光却本能的下移,落在她脸上。

常贵妃伸手摸摸他的脸颊,神色歉疚的道:“卫儿,是母妃对不起你,你要是能放平了心态,此后安安稳稳过日子,那么这件事,就此揭过,以后都不用多想了……”

西陵卫皱眉,已然听出了她的话里有话:“否则——”

果然,下一刻就见常贵妃的眸光一凛,迸射出惊人的寒意来。

她微微勾唇,红唇如血,笑得叫人触目惊心,甚至是有些恶劣的道:“本宫说过,那几个在他的眼里也一样不是什么稀世珍宝!”

西陵卫的心头震了震。

以前他到底是个半大的孩子心思,没敢想过什么江山皇位,就只单纯的是想在众兄弟中脱颖而出,好在自己的父皇面前讨个好。

但是这一刻,他却依稀听出了常贵妃的言下之意。

心中突然莫名的雀跃,仿佛罩在头顶的那片阴云正在翻卷涌动,云雾之后的天光叫人无比的向往起来。

西陵卫的目光,突然就明亮了起来,灼灼的盯着半跪在他面前的常贵妃。

多少年来的第一次,常贵妃的心底,突然莫名的涌出鲜明的苦味儿来。

她看着儿子的脸,第一次,觉得愧疚和不舍,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

暗暗提了口气,她说:“卫儿,今天母妃就跟你透个底,把话都说明白了,老二被废,已经没有可能东山再起,老三那里,皇上对他也有忌讳,这个皇位,也并非板上钉钉,就该是被他拿了去。你自己想清楚了,如果维持现状,母妃百分百可以保你周全无虞,但是那个位子,你若是想要,也并非全无可能,只是——需要赌上咱们母子的身家性命。我不为难你,你也已经长大了,这个主意,你自己拿!”

果然,自己的母妃是这个意思。

不知不觉间,西陵卫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却不知道是因为恐惧、紧张还是激动!

常贵妃面上神情冷肃,就那么郑重其事的与他对视。

西陵卫嗫嚅了一下:“母妃——”

常贵妃道:“是稳妥的求个一生康泰,还是搏一把君临天下的荣光显耀?”

这个选择,是有生以来,西陵卫面对的最大的一场抉择,这对于一个刚满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有些过于激进和急切了。

西陵卫脑中思绪混乱,一方面都是隐忧,一方面又忍不住的浮想联翩。

最后,他问:“我不比三哥差,是吗?”

说来也是可笑,这一生,他最羡慕嫉妒的,并不是生来就坐上储君之位的太子西陵钰,反而是那个最被他父皇“宠爱”的三哥西陵越。

荣光显耀,前拥后簇,朝堂上下,俯首称臣,后宫众人,避之不及。

就是这样一个人,身上的光环,落在西陵卫的眼里,全是阴影。

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有机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这一句话出口,之前心里的由于不安居然就瞬间烟消云散,全部都被激荡兴奋的情绪所取代。

常贵妃冷冷一笑:“母妃还是那句话,选择你来做,但只要是你做了决定了,那么日后就算赴汤蹈火,母妃都顶在你前面。现在我不能对你保证什么,但至少,我能倾尽全力。”

倾尽全力!不是有多少膨胀的野心和泛滥的母爱,只因为这是在一场母子缘分里,她能给这个孩子的极限了。

常贵妃这话,落在西陵卫的耳朵里,就是鼓励。

他用力的抿抿唇角,点头。

而此事之后,朝阳宫一时还是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动静,却是皇帝左等右等都没等来沈和请求回京探母的折子。

老夫人转眼已经关在房里装了大半个月的病,最后拿到沈和千里迢迢送来的“军务繁忙,无暇回京”的家书,便是意外的整个人都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