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王爷又不高兴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的眉头紧皱,眼见着下一刻就要掀桌子。

木槿和旁边正在收拾桌子的两个丫头简直就要直接吓哭,动也不敢动了。

沈青桐冷着脸,神情不善的盯着西陵越。

过了片刻,西陵越方才无所谓的笑道:“本王去做什么?找死啊!你才刚得罪了南齐那俩兄弟,这笔账,可都是实打实记在本王头上的,这会儿齐崇的人,保不齐就在哪个犄角旮旯蹲着,随时随地等着窜出来给本王捅刀子呢,本王若要有个闪失,还指望你能替本王守着啊?”

他这话说得随意,虽然有点不中听,但木槿总算是放心了,赶紧招呼两个丫头收拾了最后两副碗筷,退了出去。

沈青桐的脸色却不见缓和。

西陵越低头啜一口茶,抬头见她还盯着自己,就冷嗤了一声道:“怎么,难不成你想去?”

就这道这人不是个东西,三两句话就能气死人。

沈青桐懒得和他置气,就直接转移了话题道:“之前陛下不是还一直打算用联姻来笼络和北魏之间都关系吗?何况出了卫涪陵的事情之后,南齐方面理亏,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彼此之间到底也是起了嫌隙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陛下在对待北魏的问题上就更应该慎重了,你不去,他又打算让谁去?”

其实从常理上讲,皇帝在防着西陵越,的确是不怎么可能派他去北魏的。

但是论及身份,纵观如今的朝局,其他人的分量都总归是差了那么一些,总不能让西陵卫那么个半大的孩子去吧。

西陵越见她居然没有闹脾气,倒是很有些意外的。

沈青桐却是不耐烦了,重重的把茶碗搁在了桌上道:“你卖什么关子?到底说是不说?”

西陵越回过神来,这才略有些神秘的露齿一笑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老二这个嫡子的身份还是很有用的!”

沈青桐一愣,不可思议道:“陛下重新启用废太子了?”

西陵钰?

东宫的那场风波才刚过去了一个月,大家都还没忘了呢,皇帝居然这就自己打脸,又重新对西陵钰委以重任了?

沈青桐是觉得皇帝的i心思狭隘,所以一开始就没往这方面想。

西陵越的唇角却是不轻不重,始终带着一抹似是嘲讽又似是玩笑的弧度,慢慢的道:“这有什么好打脸的?老二纵然再与储君之位无缘,毕竟他还是皇子,他的身份,去走这趟差事,也算合适!”

沈青桐冷笑:“陛下防着你,就不用防着他了?在我看来,西陵钰他才刚被废黜了太子之位,正是心怀怨恨的时候,以咱们皇帝陛下的为人,居然就这么大方的派他出使北魏了?他就不怕西陵钰孤注一掷,联合了北魏人做点什么出来?”

西陵钰是眼见着没有希望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更要防着他走极端才对。

按理说,皇帝是真不该这么做的。

西陵越道:“老二现在是墙倒众人推,虽然之前他太子一党里面,这一次父皇就只严惩了工部一干人等,但是处罚却是极重的,这就是杀鸡儆猴,明显的警告了。现在,若要说到力保太子的人,无非就只有一个定国公了,但偏偏,太子出事之后,定国公一没有上折子替太子求情,二来也一直按兵不动,安分守己。父皇这次这么安排,多少是个试探的意思,坦白点儿说,就算老二和定国公两个真有点儿什么别的心思,局面也不至于弄到父皇控制不了的地步。这次让老二去北魏,虽然有风险,但也刚好可以最后再试探老二一下,看他到底能不能留!”

皇帝一直没有对西陵钰下狠手,却并不意味着前面发生的种种都一起揭过了。

他信不过西陵越,更不可能完全的相信西陵钰。

这一次,虽有点铤而走险的意思,但刚好可以试探西陵钰,如果西陵钰能安分的把这次的差事办好了,又老实的回来,或者皇帝才真的会既往不咎,而如若这中途真有什么意外——

皇帝虽然费点事,也刚好是把这个隐患在这里就给彻底拔除了。

这么一讲,道理好像又说得通了。

可沈青桐就是认定了事情的原委不可能像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她仍是盯着西陵越,“那么在这其中,你又起了怎样的作用?”

西陵越就颇有些得意的一扬眉:“老二的斤两,我最清楚,他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就不太可能逆天而行,我早就说过了,留着他,会有大用处,所以——东宫出事之后,定国公那里就收到了以太子名义送给他的密信!”

沈青桐略一思忖,就大致的心里有数:“劝他不要走极端的?”

西陵越点头:“正是!”

沈青桐就全都明白了:“信是你叫人冒充太子寄的?”

西陵越没有否认,只是眼底笑意更加深刻了几分。

沈青桐却是眸光微冷,又在冷不防的冷笑出声:“定国公身边潜藏有陛下的探子?”

否则东宫寄过去密信的事,皇帝怎么会知道?

西陵越道:“兵权这个玩意儿,着实叫人忌惮,必要的时候,是要多留一手的!”

能窥测到定国公身上这重秘密的人,一定是他身边极亲近的人。

这样的人,平时用来盯梢,关键的时候,要从背后动动刀子也未尝不可。

也难怪,皇帝会这么自信的就这么重新启用了西陵钰。

沈青桐道:“既然定国公身边有这么的人,那么我家大伯——”

话只到一半,沈青桐就兴致缺缺的打住了。

这话其实不需要再问了,一切都是明摆着的。

亏得老夫人还把沈和当盘菜呢,这么一看,这人也是随时有希望成为别人的俎上肉的,想想老夫人这些年的苦心孤诣,就叫人觉得可笑。

西陵钰出使北魏的圣旨,是两天后的早朝上颁下来的。

皇帝重新册封前太子西陵钰为宁王,并且特遣其带了一份厚礼,前去北魏,参加北魏新皇的登基大典。

本来一切都在昭王殿下的谋算当中的,可是宁王临行的前一天,宁王府却传了王妃有孕的喜讯出来,这样一来,宁王妃就不能随行了。

消息一出,昭王府上下就立刻发现前些天还趾高气昂运筹帷幄的他家王爷又不高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