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当面质问/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使团的行期是不能耽搁的,陈婉菱因为有孕未能成行,西陵钰还是如期出发了。

这几天西陵越都阴着个脸,冲着沈青桐倒是不敢随便找茬,但是他对下人却是不客气的,整个昭王府风声鹤唳,下头的人简直就如同惊弓之鸟。

周管家硬着头皮,苦撑了两天半,终于——

心满意足的挨了二十个板子之后就光明正大的告假回家养屁股去了。

沈青桐是挺烦她家夫君这阴一阵阳一阵的臭脾气的,可他就是生闷气,屁都不放一个,还指望她刨根问底的凑上去闻啊?索性就不管。

可是西陵越这么折腾,王府里丫头小厮没事的时候全部窝起来了,逛半天花园都不见一个人影,实在是闷得慌。

于是这天西陵越去早朝了之后,沈青桐就让木槿去收拾了点儿礼物,打断回将军府去给老夫人再添添堵。

因为是临时决定的,她也没太当回事,带着木槿,又要了八个侍卫护送,也没坐西陵越的马车,换了辆普通的马车就出了门。

光天化日,如今西陵越在京城里又是风头无两,她却也不担心哪个没眼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找她的麻烦。

而这走了一路,也的确是相安无事的。

可是行到了一半,前面却有人拦车。

木槿不由的紧张起来,勃然变色道:“王妃!”

“没事!”沈青桐道。

要真有人要把她怎么着,直接就动手了,还会这么客气?

她递给木槿一个安抚的眼神:“你去问问怎么回事!”

“好!”木槿答应了,谨慎的推开车门,探头出去问了两句,不多时,侍卫就带着个穿着布衣的丫头过来,皱着眉头侧身看会了车里:“王妃!”

沈青桐抬头,来人却是卫涪陵的那个丫头灵蕊。

灵蕊还是跟之前一样,胆子小,这会儿拦了沈青桐的车,却是紧张的神情有些慌张。

“是你啊?拦我的车做什么?”沈青桐心里多少有数,笑问道。

灵蕊对她的印象其实不错,尤其这昭王妃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就更放低了戒心道:“王妃,我家夫人今儿个要回娘家,正在那边的茶庄里采买茶叶,看到您的马车经过,说是让奴婢过来替她请个安,上回您帮了忙,也不好意思登门去打扰您道谢。”

这话肯定是陈婉菱交代的,她没说什么事,也点名了是她家“夫人”和沈青桐相熟。

本来昭王府的马车上,王府的徽记就很醒目,两人这么含糊着一对话,路人就直觉的以为是和沈青桐有交情的哪家达官贵人的家眷了,毕竟——

听丫头说的话,两家人门第相差悬殊。

沈青桐顺着灵蕊手指的方向往她身后看了眼。

那茶庄是和茶楼一起的。

灵蕊看着她,心里却不确定自己按照陈婉菱交代的说了,这昭王妃能不能心领神会。

而事实证明,这位昭王妃还是很上道的。

沈青桐眯着眼睛一笑,就欠身下车:“是吗?我想起来了,这家茶庄的毛尖似是不错的,我也下去包一点!”

咦!这还真是心有灵犀了?

灵蕊意外的,本来是如释重负的送了口气,但是这一口气松得太舒坦了,便就直接吐出声音来了,顿时又尴尬的面色一红。

沈青桐倒是没在意,直接下车,被木槿扶着进了茶庄。

灵蕊赶紧小跑着跟上。

那茶庄里,一大早的,人并不是很多。

沈青桐一脚跨进门去,环顾四周,陈婉菱当然不可能在这大堂里杵着等她来的。

“哟!有贵客到了,这位夫人——”店里伙计马上就迎上来。

木槿板着脸道:“我家主子是昭王妃,路过这里,想挑两样好茶叶!”

堂堂昭王妃,当然不可能在这大堂里逛着买东西了,木槿说完,态度就颇有些趾高气昂的直接扶着沈青桐的手上二楼。

这一来,就把掌柜的也惊动了,赶紧从后面出来,小跑着亲自引路送沈青桐上楼:“伙计眼拙,不知道是王妃的凤驾,王妃莫怪,您楼上雅间请,小的这就叫人把本店最好的茶叶都给您送上来!”

说着,又扭头冲楼下喊:“小五,拿月初刚到的铁观音,上茶!”

“好嘞!”下面的伙计答应了一声,匆忙去后面泡茶。

掌柜满面喜色的引着沈青桐上楼,把她让进了一间雅间,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沈青桐这个大名鼎鼎的昭王妃身上,却是没人注意,之前那个不起眼的丫头灵蕊也跟着进了雅间。

很快的,叫做小五的伙计就沏了茶进来。

再过片刻,另有两个伙计捧着托盘,上面摆着七八样茶叶的样品上来。

掌柜的没让他们进门,直接拦在门口把托盘接了,亲自送进去,然后就也退了出来。

那屋子里,陈婉菱早在等着了。

沈青桐进门之后就没做声,等着掌柜的一番忙碌,一直到他退出去了——

“昭——”陈婉菱深吸一口气,就要开口。

沈青桐却没叫她说,直接脱了身上的大氅递给木槿道:“你穿上,今天不回将军府了,你代我去看看周管家,车上的东西送给他补身子吧!”

西陵钰被废了太子之位,所有人都认定了他和西陵越苦大仇深,这时候要是叫人发现两家的主母这么偷偷摸摸的私下会面,皇帝会怎么想?

陈婉菱本来就是忐忑不安的来的,却没想到沈青桐这么配合,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有些发愣。

“是!”木槿是一点就通的,接了沈青桐的大氅,又顺手脱下自己披着的皮毛褙子,回头见灵蕊还在傻愣着,就塞给她道:“赶紧的,你跟着我走一趟吧,方才我们进来的是两个人,总不能我一个人去!”

“我——”灵蕊有点反应不过来,不安的扭头去看陈婉菱,见陈婉菱点头,这才接了木槿的衣裳换上。

木槿手脚麻利的挽了头发,沈青桐顺手拔下发间两根银簪扔给她。

木槿飞快的整理好,把大氅一披。

旁边的灵蕊已经完全傻眼了。

木槿从桌上随便拿了两样茶叶,放在一个托盘上递给灵蕊,道:“出了门就低头,别乱瞄!”

说完,又掏出帕子,半掩住口鼻,推门出去。

木槿跟着沈青桐一起长大,真要模仿她的仪容举止时,虽不能十成十的像,但是起码也能达到七八分的效果。

她这边推开门,施施然的跨过门槛。

“王妃!”掌柜的赶紧站直了身子。

木槿道:“就这两样吧,每样两斤,给我包起来,晚些时候我回府的时候顺路再来取!”

“好!”掌柜的赶紧从灵蕊手里把托盘接过去,一边殷勤的跟着她们两人下楼,一边屁颠屁颠反对从后面讨好道:“小的打包好,回头叫人送去府上就是,哪劳王妃再来一趟!”

木槿没做声。

掌柜的就知道她是不答应,却也不觉得碰壁,仍是恭恭敬敬的把人送出了门。

这边楼上,沈青桐是半点不担心木槿应付不来的,只房门一关上,她就往凳子上一坐,抬头看向了卫涪陵道:“怎么,你找人盯我的梢?”

要不是叫人去昭王府附近蹲守,陈婉菱绝对不可能这么精准的趁着她出门等在这里。

陈婉菱本来还有点担心木槿和灵蕊那边会出岔子,正在走神,听她这么一说,就赶紧收摄心神。

她坐在沈青桐对面,眉头深锁,而又眼神防备,也是开门见山的道:“这次我家殿下去北魏的事,又是昭王一手促成的吧?”

虽然从头到尾,所有的决定都是皇帝做的,但是就陈婉菱暗中一路的观察下来,却深知这些都和西陵越沈青桐脱不了干系。

她是不怀疑这两人的能力的,毕竟当初芸儿的那件事都进了宫了,其实她开始找沈青桐,也是抱着死马也当活马医的念头,可就是在重重宫闱之中,沈青桐居然真就把这事儿摆平了?

事后怎么想,陈婉菱都会后怕的毛骨悚然。

沈青桐对她的质问,充耳不闻,倒是慢条斯理的尝了口茶,这才含笑的抬眸看向了她道:“你怕宁王殿下此行会有什么闪失啊?”

当然!

陈婉菱有点控制不住脾气,一口火气冲上来,刚要说话,不想下一刻,沈青桐却是突然话锋一转,凛冽了神色道:“你担心也是正常的,毕竟北魏朝中一直挺乱的,正统的太子都被一直拖着不能登基,不过么——就算出什么事,要死也有北魏的太子殿下陪着,还算亏了宁王殿下不成?”

她在西陵越面前一直没提,却并不意味着北魏那边就会一切一帆风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