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提醒/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婉菱的脸色微微一白,放在桌上的一只手,手指用力的捏紧。

她眼神怨恨的盯着沈青桐。

沈青桐又喝一口。

她是在笑容,可是眼睛里却是毫无笑意,上下打量了陈婉菱一遍,然后目光定格在她的肚子上,那眼神——

明显就有点居心不良了。

陈婉菱生性敏感,被她这么盯着,当即就是心底一寒。

她坐着,如果直接跳起来,未免太过失态了,但还是本能的伸手护住了腹部,往后缩了下身子。

沈青桐瞧见她的动作,这才打趣道:“你是真的有了身孕了吗?可别是为了阻止宁王成行而使了什么昏招。”

陈婉菱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

其实沈青桐看到她伸手护肚子的动作,就知道她应该是真的有了,不过可能是为了防范西陵钰后院的那些女人,所以一开始没说。

就因为她传出有孕的那个时间太凑巧了,这才又勾起了沈青桐的小人之心。

陈婉菱赶在西陵钰要出行的当口公布怀孕的消息,本来也是纠结了好几天之后才下得决心,本来她说是胎像不稳,想借此把西陵钰远行的事情给搅黄的。

没想到——

还是白忙活一场。

沈青桐这话虽然不中听,但陈婉菱在她面前却是本能的心虚,用力的咬着最初,没说话。

沈青桐盯着她的肚子却是瞧了半晌,中间还有点失神,过了有一会儿才又敛了神色,开口道:“你今天在这里等我,除了兴师问罪,还有别的事吗?”

自从西陵钰走了,这几天陈婉菱都是心乱如麻。

其实她也知道,就算她找到了沈青桐质问,事情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可是现在,她不仅每天要提心吊胆西陵钰在外的安危,自己在宁王府里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后院的那些女人,省得他们打她这个肚子的主意,可以说是焦头烂额,苦不堪言的。

陈婉菱苦苦笑了一声道:“什么兴师问罪?你不用这么抬举我,我自己有多大的分量,自己心里有数。说起来,我还该当面跟你道声谢,之前芸儿的事,要不是你出面,现在我还不定会怎么样呢。”

沈青桐可不觉得自己有和她闲话家常的交情,只听着她说,也不搭话。

陈婉菱却也不介意,她的手,始终没从腹部移开,自己低着头,面上表情颇多自嘲:“前两天,殿下一走,国公府我祖母就叫人过去送信,说我这头一胎,殿下又不在,怕我照顾不好自己,想接我回去住一阵。”

沈青桐对她的家务事没兴趣,不过她想知道西陵越的那一封密信之后,定国公是怎么个立场态度。

于是勉为其难的,沈青桐道:“国公爷今年六十有二了吧?南疆那边的环境虽不及北边恶劣,但据说冬日里阴雨连绵,又寒又潮的,尤其不高过。国公爷守着那里二十多年,又和梅岭里的山匪们刀来剑往的,身上旧伤不少,是时候回来颐养天年了吧?”

陈婉菱的唇角,露出一个讽刺的弧度,这才从自己的愁思中解脱出来,重新抬头看向了沈青桐:“他不回来的原因,昭王妃你冰雪聪明,难道料不中?”

本来陈皇后获罪,西陵钰倒台,作为陈皇后娘家人的定国公府就应该知难而退。

反正定国公已经一把年纪了,趁机告老还乡,名正言顺,又体面又安全。

可是——

老爷子却只对京城里的事情装聋作哑,死死的把持着南疆的十万大军不肯松手。

陈婉菱承认自己只是个没出息的闺阁女子,荣华富贵和母仪天下的美梦她也不是没做过,可是别的都暂且不提,只冲着站在对面的西陵越和沈青桐这两口子,她就知道,梦该醒来的时候就得适可而止。

可偏偏——

陈家的人,还不死心。

陈婉菱说这话的时候,就明显是带了很深的怨念情绪。

沈青桐心里想着西陵越说给定国公去过密信的事,再看着陈婉菱,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跳出来一个念头。

不过她却没跟陈婉菱说,只是敷衍道:“国公爷的年纪大了,有时候是比孩子还孩子气的,难免固执!”

陈婉菱是知道她在定国公府里完全没地位,也说不上话的,横竖管不了,她索性也不提了,只是想想西陵钰山高水远的带队去了北魏,心里就还是一阵的不安生。

她拧眉看着沈青桐道:“昭王妃,我知道咱们之间没这样的交情,可是这些话,我也实在找不到第三个人去说了,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我家殿下此行——”

她始终是认为这一切都在西陵越的掌握之中的。

木槿一时半刻的回不来,沈青桐横竖只是个无聊,一边喝着茶,一边道:“宁王是废太子,除了私底下混淆皇室血统的欺君之罪,还有天下皆知的贪墨工部银两,祸害黎明苍生的案底,身上带着这些污点,除非是他逼宫自立,否则的话,这储君之位是怎么轮也不可能第二次轮到他的身上去的。你若是担心他在路上会遭遇什么人顺水推舟的毒手暗害,那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把心放在肚子里,现在的他,威胁不到任何人将来的地位,自然也没有人会吃力不讨好的去暗算他,再怎么说他也是皇子,不看增面看佛面,有陛下的面子罩着他呢!”

她这么说,是很有道理的,陈婉菱稍稍安心,即便常贵妃那里会不会趁火打劫她不敢确定,但至少沈青桐这么说了,那就是西陵越没做这方面的打算。

她的心下稍稍安定了那么一瞬,又马上反应过来沈青桐这是话里有话,就又莫名的紧张起来:“还有呢?”

“还有——”沈青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放下了茶碗,扭头看向了窗户的方向。

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好朝着西北方,但是为了不叫人看到她二人在这里见面,窗户没开。

沈青桐却盯着那个方向,脸上神情极认真的凝望半晌。

陈婉菱是没见过她这样郑重其事的表情的,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循着她的目光也跟着看过去,心里更忍不住被搅和的七上八下的。

沈青桐一直没说话。

两个人都各自怀揣着心事,也就不觉得天光漫长,一晃就这么彼此沉默着过了一个多时辰,楼梯上又传来脚步声和茶庄掌柜殷勤的招呼声:“王妃您当心脚下,这楼梯有点陡!”

两个人齐齐的回过神来。

沈青桐舒活着筋骨站起来,侧目一看,见着陈婉菱还满面忧愁的坐在那里,她便恍然想起之前说道一半的话题。

沈青桐叹了口气道:“宁王远行在外,我是不能给你保证什么的,只但愿是裴太子的登基大典上别出什么乱子,那样的话——宁王应该是起码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平安归来了。”

说话间,外面木槿和灵蕊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几个人默契的换了衣裳,沈青桐裹着大氅,拢了拢衣襟,把领口包严实了,就要出门。

陈婉菱一直沉默的坐在桌旁看着她。

沈青桐略一思忖,临出门前又忍不住的止步回头冲她笑了笑道:“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现在宁王不在京城,你的情况特殊,我倒也觉得你拒绝了国公夫人的好意,这一点做的是对的!”

这个昭王妃,嘴里说出来的话,可没有完全随意的时候。

陈婉菱不知道她怎么又突然提了这么一茬,愣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沈青桐已经推门出去。

楼下掌柜的早叫人包好了茶叶在楼梯口等着,木槿接了茶叶,一行人打道回府。

沈青桐一直有些不安的等着北魏方面的消息,但是出乎意料,裴影夜的登基大典居然异常顺利的完成了。

西陵钰平安归来,已经是两月之后。

彼时,已经是四月下旬。

然后紧跟着,就是万寿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