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风寒/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从i梦中惊醒,忽的弹坐起来。

外殿守夜的宫女匆忙冲进来查看:“陛下醒了?”

帐子里,皇帝一动不动的坐着,浑浊又沉重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听起来分外的清晰。

宫女也不敢贸然掀开帐子去看,两个人,等了半天,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年纪稍微大些的大着胆子道:“陛下要喝水吗?”

皇帝这才隐约听到了声音,含糊着应了:“嗯!”

一个宫女转身快跑出去倒水,片刻之后回来,另一个已经点燃了龙床旁边的那盏琉璃灯,并且把床帐挂起来一边。

偌大的龙床上,皇帝披头散发,低头坐在那里,光线昏暗,看不到表情。

“皇上,水!”宫女递了温水过去。

皇帝浑身无力,直接就没伸手,就着宫女的手喝了半杯温水,这次把心里那种莫名惊悸又烦躁的情绪压下去不少。

可他仍是精神不怎么好,又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

“才刚四更不到!”宫女回宫看一眼墙角的水漏。

皇帝方才在梦里梦见许多不好的事情,又是兀自挣扎了半天才醒,这时候就只觉得浑身疲乏。

听说时间还早,他有意再睡会儿,手按着床榻刚要往下躺,这才察觉不仅是手心里,就是身上都水洗一样,一身寝衣全被冷汗濡湿了。

四月底,早就撤了火盆了,并且寝殿空旷,那怕关了门窗,也是冷飕飕的。

丝滑的寝衣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浑身都不自在。

皇帝本来就心情不好,这时候就越发烦躁起来。

他想了想,就掀开被子下床:“不睡了,备水沐浴,让梅正奇去御书房把朕案头上那半打折子拿过来!”

宫女们自然不会劝他什么,一个跪下去伺候他穿鞋,另一个已经转身出去,吩咐了人准备洗澡水,又去找梅正奇。

梅正奇一直都是等皇帝睡了才自己回去睡的,这也才刚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听说皇帝找,也是睡意全无,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三更半夜,皇帝寝宫的灯火于无声中点点明亮起来。

先是如偶尔的点点星光,再然后蔓延开来,在一片黑压压的宫殿群里,成了金碧辉煌,鹤立鸡群的殿堂。

案头的灯火无声的燃。

梅正奇抱着拂尘,强打精神侍立在侧,却忍不住的偷偷侧目去观察。

自从拿了常贵妃给他的那瓶药,他就总是做贼心虚,唯恐皇帝别是真要出什么事。

可是皇帝的神色如常,完全不像有事的样子。

时间在烛芯上一点一点的燃过,眼见着外面的天色渐渐地转明,梅正奇悄然退出去,查看御膳房备膳的情况,又掐着时间回来。

彼时皇帝还是眉头深锁,正在案后聚精会神的看一封折子。

“陛下,先用膳吧,过会儿就该上朝去了!”梅正奇试着小声的叫他。

皇帝明显是在走神,闻言抬头,好像这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显得分外疲惫,同时口中也没什么滋味,这一看外面,就又失神了。

“陛下?该用膳了!”梅正奇又叫了一声。

皇帝再次收摄心神,却是摇了摇头道:“回来再说吧!”

言罢,方才搁了笔,扶着桌子起身。

梅正奇本来是要过去收拾桌上的折子,这一看才发现其实他案上放着的一直就只有那一封折子,其他的都还摆在旁边,动也没动。

梅正奇能认得几个字,虽不懂政务,但是一眼看过去却知道那也不是要紧的奏章。

也就是说,不是折子难以处理,而根本就是皇帝没看进去。

这边他正诧异呢,冷不防刚起身的皇帝脚下一个不稳。

“陛下小心!”他赶紧伸手去扶。

皇帝却先一步又按住了桌角,挥挥手,示意他不要碰自己。

梅正奇的一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

他想起了常贵妃给他的药。

皇帝自己站在那里缓了会儿,就又缓慢的直起腰来,进了内殿。

马上有宫女进来伺候他换上龙袍。

梅正奇吩咐人备好了辇车等着。

皇帝今天没吃东西,出来的时间稍微早了些,站在寝宫门口看了眼天色,随后下了台阶却是直接绕开了辇车徒步往前走:“时间还早,走一走吧!”

梅正奇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吩咐辇车和随从都一并跟着。

这皇宫很大,说是前朝和后宫,也是隔着相当的距离的,所以皇帝也只是溜达了一会儿就又上了辇车。

上朝,下朝,这天没什么大事,一切如常。

从早朝上下来,皇帝就去了御书房。

早膳还是没用。

梅正奇就更是心里不踏实,抽了个空溜去了常贵妃处。

“你说皇上今儿个没用早膳?”常贵妃平时其实没什么消遣的,以前偶尔还做点儿女红,但是自从路晓出事之后,她也不碰针线了,这会儿正坐在廊下的美人榻上看宫女煮茶。

“是啊,早上起来到现在,粒米未进。”梅正奇道,神色忧虑:“奴才人微言轻,又不敢说什么,要不娘娘过去看看吧?”

常贵妃以前还有一个爱好,后宫皆知,那就是总爱下厨做点什么东西,然后跑去御书房给皇帝献殷勤。

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就见惯不怪,也懒得过多关心了,所以倒是没人注意到,不知不觉间她的这个“爱好”也戒了有段日子了。

常贵妃的精神倒是很好,看着外面满地的阳光很是惬意,却根本就没有挪动的意思:“皇上不吃,那大概就是不饿,一顿两顿的,你们也别逼他太紧张!”

“可是——”梅正奇还是不放心。

“你说——”常贵妃却是突然话锋一转,打断了他话:“昨儿夜里皇上做噩梦了?”

梅正奇的思绪被拉过来,道:“应该是吧,出了挺多汗的,下半夜再就没没睡了,不过皇上自己倒是没说什么。”

顿了顿,他又看了眼正在埋头烧炉火的宫女,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开口道:“娘娘,皇上最近的精神似乎都不是太好!”

想也知道,是常贵妃那瓶药起的作用了。

他其实还是想问那瓶子里到底是什么,可是当着外人又不敢问。

常贵妃却是一直的神色平静道:“本宫知道了,你还是先回御书房伺候吧,若是到了晚上皇上还不肯用膳,你再叫人来知会本宫一声。”

“那好吧!”梅正奇也不能勉强她,得了她的吩咐,就只能是先退了。

他心里忐忑,想了想就没有直接回御书房,而是先回了一趟自己的住处,把藏在床边脚踏底下的那个瓷瓶拿出来,又趁着白天这院子里没人,找到墙根的一棵大树,在下面挖了个洞把瓶子暂时藏了进去,然后回到屋子里,又打水把手腕上沾了药的那颗主子洗了又洗,确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和痕迹了,这才有急匆匆的回了御书房。

彼时差不多要到了皇帝用午膳的时间,梅正奇刚要打发小太监去御膳房传膳,小太监却说皇帝发了话,说是精神不好,已经在歇午觉了。

梅正奇还是不敢怠慢,仍是叫人去御膳房传话,把午膳随时的备着。

御膳房那边严阵以待的等着皇帝醒来好传膳,却不曾想,皇帝这一觉睡着就直接再没起来,最后是过了两个时辰,梅正奇打着胆子进去叫他起身,叫了两声没醒,再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却是已经迷迷糊糊的发起了高烧。

梅正奇吓坏了,一方面怕这事情查到自己头上来,一方面却又片刻不敢耽搁的叫人去给常贵妃和陆贤妃都打了招呼,另一方面又赶紧宣了太医。

太医诊脉的时候,他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一直提心吊胆,可是最后有惊无险,太医直说皇帝最近优思过重,再加上劳累,今天一早又吹风受了凉,这才感染了风寒。

只是这一次皇帝相对的病得要重些,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光是神志不清的发高烧就发了两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