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他不该是杀手锏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高烧昏迷的两天,梅正奇一直提心吊胆,虽然太医没诊出什么别的症状来,他难免时时的不踏实。

两天之后,皇帝总算退了烧,只是这病了一场之后,一时半刻的恢复不了,身体却是大不如前了。

下午皇帝精神稍微好点的时候,西陵越和西陵钰这些个儿子们过来见了一面,见他是真的清醒好转了,也就各自放心的离去了。

梅正奇犹豫再三,傍晚时分,趁着皇帝又睡着了的空当还是去了昭阳宫。

这几天,皇帝昏迷,整个后宫人心惶惶,一群女人你闹腾的不像样子,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过去探望。

常贵妃只是随大流,每天往那边跑个两三趟。

别的嫔妃,她和陆贤妃不约而同的一起挡着,也就他们妃位以上的三个人能见着皇帝的面。

诚然,皇帝昏昏沉沉的一直在睡,见与不见的其实没多大差别。

这会儿皇帝醒了,中午她过去侍疾,亲自伺候皇帝喝了药,又适当的表示了一下关心就回来了。

相对而言,比起现在事事小心,尽量躲着皇帝的陆贤妃,以及从来就没想着更进一步,只每天围着宝贝儿子团团转的季淑妃,她也已经算是对皇帝格外的上心了。

梅正奇其实知道不该来找她,但终究是心里不踏实,所以虽然人来了,要进殿的时候还在踟蹰。

常贵妃却是早就料到了他会来一样,遥遥的冲他一点头:“进来吧!”

梅正奇这才赶紧收摄心神走了进去。

“见过贵妃娘娘!”

常贵妃正坐在那里喝茶。

梅正奇以为他这个时候来,对方一定会以为是皇帝又出什么事了,但是出乎意料,常贵妃根本就没问。

偌大的宫殿里,熏香的味道缭绕。

常贵妃不主动开口说话,梅正奇就分外的局促紧张,犹豫了好半天,终于一咬牙道:“娘娘,皇上那里——”

虽然几个太医轮番诊脉,都没说什么,可他就是知道,皇帝这一次的病,一定是和常贵妃有关的。

不,绝对是他下在皇帝安神茶里的药所致的。

常贵妃自己喝够了茶,这时候唇角才微微的勾起一抹笑道:“怎么?还是害怕?”

梅正奇毕竟年纪不大,因为家里穷,五岁就被烂赌鬼的亲爹买了,辗转送进宫里做太监。

可是宫里最不乏的就是狗仗人势的奴才,他人长得又瘦又小,就经常的被人打骂,甚至经常吃不上饭,苦熬了两年,就以为自己会在这人间仙境的皇宫里活活饿死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在逛园子的常贵妃遇见了。

当时他是又被管事的太监罚了不准吃饭,正一边抹泪一边趴在湖边捞落在里面的树叶。

那时候他人小,一个不小心就大头朝下差点栽进去,好在是被常贵妃身边的大太监给拽了回来。

那时候常贵妃只是刚入宫,风头正盛大,也正是需要培养自己势力的时候,本来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是最好笼络拿捏的,可她拉了梅正奇一把之后,连饭都没赏赐一口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梅正奇擦干眼泪,继续捞树叶子,一直忙活到半夜才扶着跪的青紫发麻的膝盖爬起来,正一瘸一拐的往回走,不想——

却又遇见了正得帝宠的常贵妃。

这第二次遇见,她显然是乔装之后一个人出来的。

这一次,她仍是半口吃的也没赏,但是言简意赅的和他说了几句话。

梅正奇那时候还懵懂,没太理解她说得那些话的意思,只是后来一边琢磨着一边长大,突然有一次蓦然发现,自己照着她说的话去做,慢慢地居然就不用再饿肚子,也渐渐地不再受欺负了,因为他懂得了在这捧高踩低的宫廷之内的生存之法,先是木讷老实多做事,后面就慢慢变得圆滑也会说话了,再到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巴结上了路晓,直接平步青云,被挪到了皇帝的御书房外当差。

这近十年时间里,他遇见过常贵妃无数次,但是每一次,常贵妃都对她视而不见,就像是根本不记得他这个人一样。

而在梅正奇的内心深处——

他其实是真的感激常贵妃的。

直到——

那一天,常贵妃再次找到他。

她说皇上容不了路晓太久了,问他能不能见机行事,当机立断的应变,拿下路晓的位子。

其实他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太监,能混到当时那么个衣食无忧的差事,已经是没了别的野心了,何况据说路晓是在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已经跟着皇帝的了,说皇帝会杀路晓?怎么想都觉得玄乎。

那时候,她对常贵妃的判断其实是不信的,但只因为她是常贵妃,是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常贵妃,所以他几乎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再后来……

现在想来都觉得不真实,居然真就稀里糊涂的,路晓被皇帝赐死,而他趁机踩着路晓更进一步。

虽然以他的资历,不可能像路晓那样做内侍大总管,但是一个御前的管事太监做下来,依旧是飞来之喜。

这一刻,站在常贵妃面前,再回想起这些年里发生的事,梅正奇还觉得恍然如梦一般的不真实。

常贵妃的话,问得他哑口无言。

梅正奇张了张嘴——

他是真的怕,所以就没能违心的谄媚,随后,又紧紧的闭了嘴。

常贵妃对他的这个反应倒是很满意的。

她笑了笑,看着无比的和气:“知道怕就好,这样本宫还比较放心些!”

梅正奇一愣,愣是没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他眨眨眼,一脸茫然的盯着常贵妃。

常贵妃却已经错开了话题道:“放心,本宫对你说的都是实话,那瓶子里的,不是毒药。”

梅正奇还是怀疑:“那皇上他——”

常贵妃道:“早些年本宫在宫外的时候偶然见过一种叫做死腾的植物,那东西没毒,但却有让人心智错乱的功效,后来本宫又叫人加了其他几样东西,一起配了那么一副药出来。那不是毒,而且你那种做法的用量甚微,等药劲儿过了,太医再诊脉也查不出来。”

所以,她都没需要叮嘱梅正奇,而是十分确定,为了保险起见,只要皇帝出事了,梅正奇就会自行停药。

她说的东西,梅正奇听都没听过,只听她说是因为药劲过了太医才没查出来,瞬间就后怕的出了浑身的冷汗。

常贵妃看在眼里,面上却仍笑得云淡风轻:“现在本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未免节外生枝,那东西你回去就处理掉吧!”

“是——”梅正奇本能的回,这时候已经不怎么会思考了。

常贵妃道:“你不用怕,本宫需要你做的事情,全部到此为止,从今以后,你就只当不认识本宫这个人,也不用再往这昭阳宫里跑了!”

梅正奇这一次却意外的直接脱口道:“什么?”

他一直以为,他是常贵妃十年磨一剑,培养出来的至关重要的一道杀手锏的。

可是他刚刚听到了什么?这女人说——

说他以后都不用来了?说他做的事情到此为止?

梅正奇瞪大了眼睛,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常贵妃道:“之前本宫让你做的事,谁都不要告诉,本宫以后要做的事情也都和你无关,听不懂吗?”

就着梅正奇前面做的事,除了这次不关痛痒的下药之外,其他的,无非就是偶尔给常贵妃送点无关痛痒的小道消息。

如果这次下药的证据的证据也全部抹掉的话,当然是以后常贵妃做什么都连累不到他。

梅正奇当然知道这是他最好的出路,可是常贵妃给他安排了这样完美的退路,反而叫他一时接受不了。

常贵妃却知道他十分乐意接受这样的退路的,所以也不废话,直接道:“现在你可以走了,顺路——再去帮本宫做最后一件事!”

梅正奇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后反而坦然,不那么七上八下的了。

“什么?”他问。

常贵妃勾唇笑道:“皇上病了,精神不好,你顺路去花房一趟,告诉花匠,以后每天早晚给皇上那里送一束鲜花,他看着,许是精神会好些!”

“送花?”这算个什么事儿?

但是肯定的是,常贵妃又没说是送什么话,就算他传了这个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梅正奇还愣着,常贵妃又强调:“这件事,不是本宫吩咐的,知道吗?”

梅正奇正一头的雾水的,木然的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