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你不是说要生儿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款步从外面进来。

“臣妇见过王爷!”沈青羽连忙起身行礼。

沈青桐坐着没动。

沈青羽待要伸手去抱孩子过来的时候,不想,手伸出去,却是晚了一步。

西陵越不知怎么已经到了这暖阁里头,伸手就把孩子给捞了过去。

沈青羽可没有沈青桐那样的胆子,眼前一晕,简直就要死过去,脸都白了。

西陵越单手抱了那孩子,随意的往炕上一坐,道:“是叫祁哥儿是吗?会叫人了吗?”

好在那孩子还不会分好赖人,就见着昭王殿下的样貌看着不似坏人,就只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看,却是没哭没闹的。

沈青桐冷着脸,不吭声。

沈青羽反应了一下才猛地回过神来,诚惶诚恐的道:“是!是叫祁哥儿!”

跟着顾岩泽之后练出来的那点胆子,似乎顷刻之间就被吓回了娘胎里。

她手指动了动,想要去抢回儿子,最后却只能蜷缩起手指,强颜欢笑来应付道:“祁哥儿,这是昭王殿下,叫王爷!”

可是她儿子丝毫没发觉咱家母亲发自内心的恐惧情绪,大约是真觉得昭王殿下的这张面皮不错,正伸着爪子摸呢。

沈青羽简直就想要晕倒,正在浑浑噩噩的时候,就听昭王殿下很好脾气的道:“叫什么王爷啊,叫姨丈!”

沈青桐的嘴角一抽,拿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脸上几乎可以说是破天荒的一点笑容。

沈青羽已经舌头发木,不会说话了。

那边她儿子却觉得昭王殿下这人颜好,脾气也相当不错,正咧着长了两颗米粒牙的嘴,流着口水傻乐呢。

西陵越随手从要带上扯几颗装饰用的夜明珠给他在炕桌上滚着玩儿。

祁哥儿还站不稳,西陵越扶着他,他再撑着桌子,倒是可以勉强移步了,高兴的手舞足蹈。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沈青羽的脑子里已经过了无数条计策,要怎么样才能把儿子要回来,可毕竟胆量不足是她先天性的劣势,所有的话都只在舌尖上回旋,死活没敢吐出来。

那边祁哥儿跟西陵越玩得兴奋,拍着小手啊啊的叫。

沈青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拉了沈青羽的手让她坐:“孩子高兴呢,让他玩吧,咱们姐妹也有日子没见了,说说话!”

沈青羽战战兢兢的坐了,还是心有余悸,不断的侧目去瞄儿子。

西陵越半靠在软枕上,眉目间的笑意温软如花。

他逗孩子的画面,当真是唯美如画,可沈青羽就是觉得他居心不良,而沈青桐却知道他的真实目的很简单,不过又是变着花样求休战,想让她主动开口和他说话,以便化解干戈。

这个人,真是越来越无耻,坏脾气不知道收敛,现在居然连奶娃娃都利用。

沈青桐将他的心思看得透彻,自然不会打理他。

沈青羽如坐针毡。

沈青桐故意的道:“刚才你说顾大人前面有随使团一起出使北魏?那一行可还顺利,我之前你都不知道的。”

顾岩泽是西陵越的人,谁知道他跟着去北魏到底是出于私心还是只为公干?

沈青桐故意在这时候把话挑明了,就是说给西陵越听的。

沈青羽又不是真的傻,她一开始真的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再加上也没想到西陵越会突然过来,这时候察觉自己说错了话,就支支吾吾的敷衍道:“朝廷的事,他不怎么和我多说的,就随口那么一提,说是还蛮顺利的!”

她们姐妹说话,西陵越也不掺合,就在旁边优哉游哉的逗孩子。

沈青羽心不在焉的憋了半天,终于憋足了勇气,一面用力的揪着帕子,一面佯装轻松随意的道:“王爷这么喜欢孩子……王妃这边还没有好消息吗?你们的样貌都好,若若是你们的女儿,一定生得极标致漂亮的。”

她这后面本想贬自己的儿子几句,好趁机把孩子抱回来,可是话到一半才猛地反应过来好像说错了话——

无后为大,她真不该盼着人家生闺女的。

沈青羽心里一慌,就噤了声。

沈青桐看出了她心中的恐慌,递了一杯茶给她,随口接过了话茬道:“女儿养起来费劲,一个不小心,将来还容易吃亏,生什么女儿,我还是觉得男孩儿好些。”

她这话说得随意,并没有指责沈青羽的意思。

沈青羽悬着的心微微往下落了落。

那边西陵越也微微侧目飘过来一眼目光,不过却也没接这话茬。

沈青羽一直战战兢兢的。

沈青桐也觉得这气氛不好,本来是有心和西陵越置气,这时候便忍不住的打圆场道:“你难得过来一趟,木槿你去厨房说一声,让他们今天早点传膳,我要留三妹妹在这里用膳!”

“是!王妃!”木槿应诺去了。

本来下午厨房就一直在准备晚膳的材料,木槿过去一催,也就小半个时辰饭菜就摆好了。

“王爷,王妃,三小姐,晚膳已经传上来了,请移步花厅吧!”木槿走进来道。

沈青羽立刻站起来,目光期期艾艾的盯着围着西陵越爬的儿子。

这一次,西陵越倒是没有为难,片刻之后,懒懒的拍了拍衣裳起身。

看他这个架势,就是要一起陪着用膳了。

沈青桐不想和他说话,直接没理。

沈青羽却是如蒙大赦,赶紧抢回了儿子抱在了手里。

西陵越率先出门,一行人慢悠悠的往花厅的方向走,沈青羽虽是极不想吃这顿饭的,却也没法拒绝。

一行人去了花厅落座。

好在达官贵族之间的传统就是食不言寝不语,席间就算不寒暄也不算失礼。

沈青羽囫囵的吞了几口饭,却总觉得吃下去的东西都卡在了喉咙里,十分的难受,好不容易熬到沈青桐放下了筷子,虽然知道不合规矩,她也是再不能忍,赶紧的起身道:“王爷,王妃,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了!”

沈青桐是真不想吓她,直接点头。

沈青羽这边却还没等松口气呢,就听斜对面坐在主位上的西陵越悠然道:“顾岩泽的这个儿子,本王觉得投缘的很,横竖这小子也不哭不闹的,正好王妃每天都闲着无聊,把他留这住一阵子,陪着王妃解解闷吧!”

他这话说得分外随意,沈青羽闻言,不仅是头一晕,同时更是脚下一软。

“三小姐!”木槿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她,同时又掐了她一把才没叫她直接昏死过去。

沈青桐实在不想看沈青羽被吓晕在自己府上,当即就忍无可忍的起身,一把抱起坐在旁边小椅子上的祁哥儿塞木槿怀里,一面拉了沈青羽的手就往外走:“走吧,我送你们!”

沈青羽自然是一声不吭,逃也似的跟着她就出了门,一直到走出了昭王府的大门,她才觉得能正常的呼吸了,回头想想又觉得自己对不住沈青桐:“二姐姐,对不起,我……”

她是不知道西陵越和沈青桐之间正闹矛盾呢,还当是自己说话不妥当给沈青桐添了麻烦。

沈青桐打断她的话:“不关你的事,你别多想,赶紧回去吧!”

沈青羽心里到底过意不去,想要再说两句话,但是看着门口守门的侍卫,终是没顾得上多说,又再歉疚的屈膝福了一礼就抱着孩子上了车。

沈青桐站在门口的台阶上送她,并没有马上进门。

木槿叹了口气道:“三小姐被吓得不轻,怕是这辈子都不敢再登咱们王府的大门了!”

西陵越就是故意的。

沈青羽以后不敢登门是一定的……

“别要别把她吓出什么毛病来才好!”沈青桐跟了一句。

眼见着那马车出了巷子口,她刚要转身往里走,冷不防对面的街口上几人骑马经过,再加上沈青羽的马车走得有点急,双方差点撞上。

顾岩泽府里的下人还是比较本分老实的,车夫赶紧跳下车来赔不是。

那边过来的是一行五六个人,为首的一人穿了件玄色的长衫,料子的颜色不张扬,衫子的款式也极简答,但是在另外几个随从的拥簇下,这个人,卓尔不群,却是十分显眼的。

沈青桐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那人似是脾气很好的样子,和顾家的人说了句什么,居然还主动退后让了路,待到顾家的人过去之后,他们一行人也就继续打马前行了。

“没什么事,王妃咱们进去吧!”木槿道。

“嗯!”沈青桐点头,转身被她扶着进了门,转身的瞬间,她脑子里那玄衫人的身影依旧清晰,沈青桐想了想,却赫然发现方才那匆忙一瞥,那人给她的印象虽然深刻,但是关于那人的样貌长相——

她居然回忆不出来。

不过横竖就是个路人,她也懒得深究,径自穿过花园回了房。

彼时天色已暮,推开房门,西陵越正脱得光溜溜的刚从浴桶里出来,扯了件袍子,一边披上一边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沈青桐一愣,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扭头赶紧合上了房门,把后面低头跟着的木槿关在了外面。

“王妃!”木槿的额头被房门撞了个包,正一脸茫然的不知所措,佩兰就赶紧冲过来把她扯着拉走了。

西陵越就大大方方的披着件半湿的袍子在房间里慢慢的踱步。

沈青桐微窘,脸上也是微微发烫,咬着牙站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要摔门出去的时候,西陵越见她站着不动,就一挑眉道:“站着干什么?”

沈青桐一个激灵,顿时又是一肚子火。

她冷哼一声,转身要走,显然是已经走不了了。

西陵越顺手把人扯过来,往肩上一扛,再三两步的就把人扔床上了,二话不说的开始剥衣裳。

沈青桐踹了他一脚,当然,没能把人踹下床,就气急败坏的骂:“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西陵越早就习惯了——

这种情况下,要脸干啥?

他把人翻了个面,熟练的直接剥干净了,一面揶揄道:“今天在你的娘家人面前,本王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了,你还不领情?”

领情?我谢谢你帮我把人都得罪光了?

沈青桐使劲挣扎着再翻过身来,就去推他:“你放开我!”

这人这是个什么癖好,回回把你气到半死他还一脸坦然。

当然,她没推动她家夫君,又被顺利又顺理成章的扑倒了。

他开始就没穿衣裳,这会儿她也被剥光了,何况天还没黑透。

纱帐之下,沈青桐脸涨得通红。

西陵越瞅着她气鼓鼓的模样就忍不住的心情大好。

他挑眉笑道:“那会儿不还说要生儿子吗?”

沈青桐瞪他,脱口反诘:“我生不生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西陵越的眸底突然略过一抹幽暗的冷光来,他的脸孔微微凑过来,逼视她的目光道:“沈青桐,别犯蠢,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沈青桐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这个男人,骄傲又霸道,她既然决定跟着他一起过了,就自然会守着那份底线,不会轻易践踏他所在意的那份独属于男人的尊严,他对她和裴影夜的关系不满是一回事,但毕竟要伤人,太容易,而一旦说了过头话,彼此之间的有些裂痕就再也无法弥补了。

可她就是气,再吼他:“你放开我!”

西陵越于是冷嗤一声,就当没听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