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心结/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娘!娘娘您还好吗?”宸妃一动不动的呆坐在地面上,几个宫女嬷嬷全都慌了神,围拢过来,七手八脚的把她扶起来。

这些人,个个都是她的心腹,又是跟了她多年的,在西陵丰的封地那边,一切都是以他们母子为尊的,现在这骤一回宫就让主子受辱,和宸妃感情最深的唐嬷嬷和宫女迎萱直接就流下了眼泪。

宸妃咬着牙,面上的表情始终冷静,眼底却无法掩饰的浮现出一抹厉色来。

“娘娘!”迎萱低头给她把裙子上的泥土擦干净,抬起头来还是忿忿不平的道:“这位贵妃娘娘实在是欺人太甚,咱们去找皇上,请皇上做主主持公道吧!”

宸妃咬着牙,因为用力过猛,太阳穴那里都隐隐的凸起。

“娘娘!”唐嬷嬷担忧的又在叫了声。

宸妃终于还是没说话,反而是缓慢而用力的推开了搀扶她的几只手,冷着脸,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一群下人面面相觑,互相对望了一眼。

宸妃要强,她们都知道,这时候她要是冲到皇帝那里去闹一闹,反而没事,相反的,她现在的这个模样,实在是叫人担心。

几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小跑着赶紧跟上了。

后宫出了事,虽然当事人都没有跑到皇帝面前去闹,却自有人会把这一应的消息报过去。

彼时皇帝还在御书房里忙着,一个小太监就偷溜过来和梅正奇咬耳朵。

梅正奇听着,眉头越皱越紧:“你是说……贵妃娘娘?”

涉及常贵妃的事,他就相对的要敏感些。

“是啊!”小太监道:“奴才也吓了一跳的,咱们贵妃娘娘以前就算遇到主动找茬的,也必定只是绕道而已,哪有和谁红过脸的?可这一次奴才可是看的真真的……”

说着,他又左右观望一眼,确定没人盯着,才又继续道:“好像是贵妃娘娘故意在找新回来的这位的茬儿!”

宸妃是常贵妃弄回来的,别人不知道,梅正奇却是一清二楚的。

说是常贵妃在找茬,梅正奇是第一个就相信的。

看来——

这位贵妃娘娘还真是为了针对宸妃的。

他拧眉沉吟。

小太监道:“奴才又跟着观察了一路,那位宸妃娘娘直接回了玉寰宫了,看样子是不想节外生枝,既然这样,是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就不要……”

他说着,挤眉弄眼的冲里面撇撇嘴。

“糊涂!”梅正奇抬手拍了下头他的后脑勺:“这种事,又不是你一个人看见了,瞒着就能瞒住了?这欺君的罪名,你也敢往自己的头上揽?”

他手高高举起,却是很轻的方向。

“嘿嘿!”那小太监脖子一缩,笑嘻嘻道:“奴才这不是自己糊涂吗,这才来请梅公公提醒拿主意的!”

梅正奇嗔他一眼。

那小太监就又嘿嘿一笑,扭头就溜了。

梅正奇转身又回道门边,脊背笔直的站好。

又过了有小半个时辰,皇帝才从里面出来。

“皇上忙完了?奴才这就吩咐传膳到偏殿?”梅正奇赶紧去扶他。

皇帝举步跨出门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今天去玉寰宫吧,宸妃才回来,朕去看看她!”

“是!”梅正奇应了,然后清了清嗓子,高声道:“摆驾玉寰宫!”

下头的人急吼吼的去准备仪仗。

梅正奇扶着皇帝下了台阶。

步辇暂时没来,主仆一行就站在台阶下面等。

梅正奇抽空吩咐身边的人道:“吩咐御膳房,皇上的午膳摆到宸妃娘娘处!”

“是!”那小太监赶紧领旨去了。

梅正奇扶着皇帝的手,从侧面偷偷地观察了下他的脸色,见他只是稍微有些疲惫,并没有被什么事情影响了心情的样子,就试探着小心的开口道:“陛下,有件事……”

皇帝见他吞吞吐吐的,就扭头看了他一眼:“有话就说,做什么吞吞吐吐的!”

梅正奇面有难色,还是如实的道:“奴才听说,贤妃娘娘送宸妃娘娘回寝宫的路上偶遇了贵妃娘娘!”

皇帝微微一怔,显然是猜到了这两个女人撞上必定没什么好事。

梅正奇瞧见他的反应,心中略感奇怪,却也还是继续说道:“宸妃娘娘推脱膝盖不好,没给贵妃娘娘行礼,两人起了冲突,好像是贵妃娘娘把宸妃娘娘和身边的人都罚了!”

虽然常贵妃已经把他踢出局了,但是打从心底里,梅正奇说话的时候也还是本能的向着常贵妃一些的。

皇帝的目光沉了沉,却没再深问。

梅正奇自然也不会再多言。

又等了片刻,步辇就来了。

皇帝上了步辇,也没说别的,梅正奇就吩咐起驾玉寰宫。

御驾驾临玉寰宫时,那宫里正忙得热火朝天的在整理。

虽然陆贤妃提前有叫人打扫布置,但这宫殿毕竟是宸妃住的,有些东西的布置不很合心意,彼时她正站在殿中,看着下头的人收拾。

外面太监唱到,她便带了人匆忙往外迎:“臣妾恭迎皇上!”

皇帝却没太讲究排场,说话间已经大步走了进来,顺势虚扶了一把道:“免了吧!”

他进了殿。

宸妃就扭头吩咐丫头们下去备茶。

皇帝走进去,并没有落座,而是四下里扫视一圈。

玉寰宫的地方很大,而且偏殿暂时又没有别的嫔妃住进来,地方倒是合适宸妃的身份。

“还需要添置什么的,就让人去找贤妃,朕吩咐过她!”皇帝道。

“是!”宸妃也没推脱矫情,“这不正收拾着呢么,后面有缺的,臣妾会叫人去找贤妃的!”

皇帝点点头。

他不说话,宸妃已经会意,“皇上还没用午膳吧?”

梅正奇立刻道:“皇上说今儿个陪着宸妃娘娘一起用膳,已经吩咐御膳房准备传膳了!”

宸妃于是扭头吩咐殿中侍立的宫女道:“你们都赶紧去偏殿准备吧!”

“是!”宫女们答应着,就是梅正奇也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并且极有眼色带上了门。

殿门合上,皇帝却一时踟蹰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倒是宸妃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自嘲的轻笑了一声道:“我见过她了,皇上到底还是把她纳了!”

这一声,只是叹息,没有责怪,也没有嫉妒。

皇帝的脸上反而有些讪讪的。

他贵为一国之君,在女色上,实在没必要看谁的脸色,或者是跟谁解释些什么,只是在常贵妃的事情上,他面对宸妃的时候,多少尴尬,即便——

宸妃并不知道常贵妃和沈竞中间的那一段。

为了缓解尴尬,他转身找了把椅子坐下,也没解释自己纳了常贵妃的始末原因,只道:“当年云家的事,她对你多少有点心结,不过毕竟已经时过境迁,她是有分寸的,回头,朕会和她说的!”

宸妃笑了笑,也跟着过去找了张椅子坐下。

她说:“她是贵妃,要怎么着都随她吧,不过皇上,她既然耿耿于怀的对臣妾一直都有心结,皇上难道不怕她对您也有心结吗?”

皇帝闻言,脸色不受控制的微微一变。

宸妃微笑的看着他道:“臣妾的这个表妹,从来都心里有主意,臣妾倒不是挑拨离间——当年云家的事,皇上自己想想吧,也许臣妾真的多心了呢!”

有些往事,大家都不想再提了。

皇帝的心里猛地打了个突儿,脸色就又是控制不住的微微一变。

宸妃瞧见了,点到为止,后面就没再继续说什么。

午膳皇帝是和宸妃一起用的,但是席间两人几乎都没说什么话,颇有些食之无味的意思,饭后皇帝就从玉寰宫出来了。

梅正奇瞧见了他的情绪不太对,就尽量的不吭声,低头扶着他上了辇车。

宸妃亲自送他到门口,一直目送他的辇车走得远了,方才又转身进了院子里。

皇帝眉头深锁的坐在辇车上,唇角抿了又抿,最后还是开口道:“去昭阳宫吧!”

梅正奇的第一反应是宸妃关起门来给皇帝陛下上了眼药,当场就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他的反应也算快,根本就没露迹象,立刻已经命人摆驾昭阳宫了。

彼时常贵妃也才刚用完了午膳,正准备歇午觉,听说他来了,正在铺床的曲嬷嬷也是心口一凉:“娘娘,奴婢听说皇上是去玉寰宫用的午膳,会不会——”

常贵妃却是分毫也不在意,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接驾吧!”

言罢,就带人一路迎了出去。

礼部衙门这边,西陵越忙过了一阵,刚从屋子里出来,准备去用午膳,就有人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说的自然就是宫里常贵妃和宸妃的冲突。

常贵妃以往的作风,还真不是个会为了拈酸吃醋就主动寻衅的人。

西陵越听完,微微的皱了眉头:“当时都有谁在场?除了说礼数的问题,他们还有说别的吗?”

那人道:“当时贵妃娘娘叫了侍卫,刚好巡逻经过的那队侍卫里有咱们的人,他在当场,听得仔细!”

接着,就把常贵妃挑衅宸妃时候的原话说了一边。

西陵越失笑:“这样说来,这两个人还是旧相识了?”

“好像应该是这样的!”那人道。

西陵越负手而立,仰头朝天,微微的闭目忖度了片刻,然后道:“常氏的底细,早些年本王就叫人查过,据说因为她是以寡妇的身份入宫的,父皇觉得颜面有伤,就亲自出手把她的背景资料全都抹干净了,从她这里,估计是查不出什么线索的……”

正说这话,就见一个眼熟的小厮从院子外面飞奔而来:“王爷!”

“你怎么来这儿了?”西陵越不由的心头一紧,皱眉问道。

那小厮行了礼,道:“是周管家差小的来的,王爷,府里王妃亲自下厨准备了午膳,说是如果您不忙的话,是不是回去用膳?”

沈青桐会下厨?

她如果拿了菜刀应该也只会用来砍人的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沈青桐轻易不会主动找他的,西陵越的心里没底,抬脚就走。

之前报信的那人愣了下,回过神来赶紧追了一步:“王爷!”

西陵越这才想起来,这还有事呢。

他匆忙的止步,略想了下道:“宸妃身份来历都是清晰明了的,从她那边着手查查看!”

撂下话,就又一阵风似的卷出了门去。

那人站在原地不断的咂舌,挠挠头去问王府的小厮:“话说……咱家王妃的厨艺真就如此了得?怎么把王妃馋成这样?”

周管家的人,个个都有分寸。

那小厮虽然心中尴尬腹议了许多,面上却是敷衍着笑道:“那是!那是!”

说完,也一溜小跑的追着西陵越去了。

那人站在原地盯着空荡荡的大门口,突然悟了——

以前大家都奇怪,昭王妃并非绝色,怎么就把个出了名口味刁钻的王爷拴得服服帖帖的,感情诀窍在这儿呢,这是拴住了王爷的胃啊。

于是,自那以后,昭王妃厨艺高超,甚至出神入化的传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胫而走了。

这边西陵越火急火燎的赶着回了王府。

午膳是准备了,当然是厨房准备的,但是沈青桐却实实在在的在等他,而且看上去,神色颇为凝重。

西陵越知道她今天出门去了,再一联想,也是不由的心头一紧,径自走进门去道:“出事了?”

沈青桐本来也正心急如焚的等他,顺带着在想事情,他这么风风火火的进来,她却居然没听见脚步声,一直听了他的声音才如梦初醒的回转身来。

她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临川公主的下落你知道吧?最好马上想办法处理一下!”

西陵越眉头深锁的不说话。

沈青桐道:“安王!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沈青音已经落在他手上了,那么十有八九,临川的事也是他手里的把柄,沈青音暂时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但是麻烦还是能少一个就是一个,临川那里——”

话音未落,西陵越却是半真半假的勾唇一笑,反问道:“怎么处理?杀了她,毁尸灭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