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心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被他问住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

良久,她只是苦笑了一声。

西陵越道:“在这件事上,他已经占据了太多的先机,就算我要现在着手去补窟窿,也于事无补!”

沈青桐耸耸肩:“也是!”

言罢,转身找了张椅子桌下。

西陵越也跟过去,在她旁边坐下,盯着她道:“出什么事了?”

沈青桐道:“上午在玉佛寺,他亲自来找过我!”

这一点,绝对是完全出乎西陵越的意料之外的。

西陵丰母子隐藏在暗处,绝对是蓄谋已久,甚至极有可能,沈青桐今天就回不了了。

即便只是虚惊一场,此时闻言,西陵越的心脏也是瞬间悬空。

他的脸色,顷刻间就变得难看,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指悄悄用力捏紧。

沈青桐倒是没注意这些细节,只就如实说道:“他们母子的确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看情况是把京城里的情况都摸得很清楚,首要对付的对象就是咱们和昭阳宫里的那对母子,今天宸妃就已经回宫了吧?安王不同于废太子西陵钰,后面——咱们的日子怕是就要难过了!”

西陵越还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西陵丰找上沈青桐的目的,他不问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而沈青桐说了这么多的话,他才发现自己的呼吸稍微平顺了些。

“你——没什么事吧?”憋了半天,他也只是憋出了这一句。

沈青桐倒是没看出他的异样,却知道他实际上问的是什么。

她咧嘴一笑,那一抹笑容里面颇多狡黠:“他是想掳我来着,但是又怕我想不开,到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最后就放弃了……”

其中曲折,她虽没细说,西陵越也知道她肯定又是撒泼耍狠的吓唬人了,这是这女人惯用的忽悠人的手段,虽然可以说是屡试不爽,但是——

他知道,危急关头每回她这么做的时候,其实从来就没有带着侥幸,而是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去的。

每一次所承担的风险,事后想想都叫人觉得后怕和心惊。

“最近——都别出门了!”沉默了片刻,西陵越道。

他的目光沉静,并没有渲染太多明显的感情,但是那一字一句出口,却又分明带了某种浑厚的,不容忽视的情感。

沈青桐一眼望进他的眼睛里,未见端倪,心里却总觉得怪怪的。

她点头:“我知道了!”

想了想,却还是不放心:“对方是有备而来,而我们又落了把柄,失了先机,这事儿可并不是只一味地避让就能彻底解决的,后面你怎么应对?你说——安王其实没病的这件事,你那父皇他到底是知情还是也蒙在鼓里?”

西陵越的心思全不在此,半晌没吭声。

沈青桐一直盯着他,等他的答案,他被盯得不耐烦了,方才敷衍道:“八成他是不知道,否则对我早就不必这么纠结了!不过这件事的文章你可以不用做了,他知不知道的其实也没多少差别,就算宸妃瞒着他,这种欺君之罪也算不得什么,又多了一个可用的儿子罢了,于他而言,是收获而不是损失!”

沈青桐想想要是,难免失望。

西陵越又道:“对了,宸妃和常贵妃之间,好像很有些过往的!”

沈青桐一愣。

她对常贵妃嫁给沈竞之后的事情虽然一清二楚,但是对那女人再前面的出身和过往却是所知不多的,只知道她是小户人家出身,又父母双亡,是个孤女,背景十分的孱弱,也正是因为这个,沈家老夫人总觉得自己最出色的儿子娶了一只草鸡回来,偏偏生出来的还是她这个赔钱货的孙女儿,所以当初在沈家的时候,沈老夫人对这个儿媳妇就是颇为不满的,一直的看不顺眼。不过好在沈竞不糊涂,他驻守北疆,就一直带着妻女在身边,直到后面那两年边境两国的关系紧张,局面混乱,他怕妻女成为有心人士趁火打劫的肉靶子,这才暂时把她们安排送回了京城,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京城里才有了一座名副其实的镇北将军府。

在那之前,沈家老夫人和老大老三一家子都是住在沈家的老宅里的。

本来沈竞人在外面,京城里没人打点,他把妻女送回去之后,沈老夫人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跟着搬了进去。

其实平心而论,那时候沈竞强势,又凡事都拎得清,他提携兄弟就是提携,但那时候大家的日子却都是单过的,有他在上面压着,另外两家也全都不敢逾矩,他的妻女和大夫人三夫人她们,无非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见一面聚一聚,根本就不熟,这就是为什么那次在昭阳宫里偶遇了,大夫人却没有第一眼就认出她来的原因。

回忆往昔,沈青桐可以很骄傲的说,父亲一直都将她们母女保护的很好。

而那时候的母亲,为人随和又低调,相夫教女……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是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一场美梦。

再到后来,暂居在京城的母亲不知怎么就和当今的皇帝勾搭成奸了。

北疆那边局势紧张了两年,等到局面逐渐稳定了,父亲又马上要接她们母女过去团聚,再然后——

在北疆等着他们一家的,就是那一场叫人毛骨悚然的屠杀。

宸妃是二十四年前就带着大皇子西陵丰去了封地的,而常贵妃嫁给沈竞是二十年前,那一年她十八。

之后,除了追随沈竞南征北战之外,她就是呆在京城的那两年,再后面,跟了皇帝,就更是困锁深宫,不可能有机会离京了。

如果她和宸妃之间真有交集,那就应该是二十四年前,宸妃还在京城的时候吧?

毕竟沈青桐十分确定,常贵妃不可能有机会去过大皇子西陵丰的封地,并且还和宸妃搭上了线。

“常贵妃和宸妃吗?”沈青桐脑中思绪飞转,口中喃喃的道:“她们怎么了?有过节?”

要是有交情,也不会宸妃才刚回宫,两人就得意忘形,迫不及待的暴露出姐妹情深来了。

除非是有仇!

只有仇恨才能叫人迫不及待的私下伪装,直接怼起来。

“像是有仇!”西陵越道,他的心思一直也没全在这些正事上,随口道:“宸妃才刚回宫,常贵妃就找上她了,两人起了冲突,却不知道父皇最后会怎么处理!”

“这事儿倒是有意思了!”沈青桐道,脱口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强行的咽了下去。

她本来有意提醒西陵越,如果要查常贵妃和宸妃的过节关系,大约应该从二十四年前宸妃还在京城的时候查起,可是再转念一想,如果西陵越真的查到了常贵妃的来历……

万一后面再顺藤摸瓜,揪出后来的事……

虽说是秘密,本来也都是摆在那里等着人去发现的,沈青桐虽然自己有意隐瞒,却并不觉得这真就会成为永久的秘密,只是到了今时今日,她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畏惧,十分的不想让西陵越去挖掘出那一段是真相来。

突然就想,哪怕是能一直自欺欺人的掩饰着眼下的太平日子也是好的。

从什么时候起,她居然没了以往破釜沉舟的气势,也变得这样患得患失起来了?

沈青桐莫名的心虚,为了掩饰这种可怕的情绪,她就立刻强迫自己转移了话题道:“如果她们真有过节,那不是最好不过的吗?一旦那两个女人先狗咬狗的斗起来,这对我们而言,反而是好事!”

“可是老大却找上你了!”西陵越冷声陈述了一个事实。

就算宸妃和常贵妃会因为妇人之仁而互相攻击,但只就目前西陵丰的所作所为,他却不见得会跟着宸妃一起意气用事。

他说的这是事实,沈青桐无法反驳,就也跟着沉默了。

此时的昭阳宫里,常贵妃迎了皇帝进门,也是极有眼色的屏退了左右。

待到皇帝在主位上落座了,她就直言不讳的开口:“怎么,她这就已经跑去找皇上告状了?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嘲讽和冷蔑。

------题外话------

这里解释前面的一个bug,常贵妃是跟了皇帝之后改姓常的,她跟沈竞的时候姓倪,当然,这也是化名,她家实际上应该是姓云的。我记得前面有妹子指出来过,好像沈家的人教过“云氏”那里是bug了,沈家人不知道的,他们一直叫倪氏~酱紫╮(╯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