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一时没控制住情绪,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

常贵妃瞧见她的表情,突然就福至心灵的笑了。

她走过去,在皇帝旁边隔了一张椅子的地方坐下,一边慢条斯理的把裙裾上的没一点褶皱都捋平了,一边又已经兀自说道:“不对,是我相差了,她还真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即使是真的小气了,也不会做这么直接的事!”

她对宸妃的不满,压根就没打算着对皇帝隐瞒。

梅正奇以为皇帝是来兴师问罪的,事实上,皇帝并没有打算这样做。

他只是眉头深锁,看着常贵妃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就不能不这么耿耿于怀吗?”

相较于这短时间里他对常贵妃态度——

这一次,居然是难得的心平气和。

常贵妃心里觉得讽刺,面上却并无显露,只仍是油盐不进的勾唇一笑道:“陛下觉得我和她之间能不能和睦相处,这其中的责任是在臣妾我的身上的吗?”

皇帝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常贵妃冷嗤一声道:“陛下既然知道我和她之间的心结所在,您知道我为什么不待见她,可偏偏现在您又纳了我?她的心没这么大,这会儿且在心里不痛快着呢,也不就是我非要去找她的茬,而是这个梁子本身就横在这里。皇上,不是臣妾要给您添堵,让您这后宫里头不安生,而是我了解她。既然已经指定了彼此之间不能善了了……臣妾何不先出了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这口恶气?省得到死都要遗憾!”

本来她前面说的话不中听,皇帝也没说什么,可是听到这最后一句,便是忽的变了脸色。

“说什么死不死的?你们把朕的后宫当成什么地方了?”他怒声呵斥。

常贵妃只是无关痛痒的微笑了一下,没说话。

平心而论,哪怕是在当成正值青春年少的时候,常贵妃的美貌也不及一向都以美艳靓丽著称的宸妃的,那些年里,在皇帝的眼睛里,这个小丫头也是不太扎眼的,可偏偏,他就是疯魔了一样的想要得到她。

哪怕是最近这一年里头,常贵妃已经多次触了他的逆鳞和底线,他有时候忍不住的愤恨交加,却仍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舍不得这个女人。

哪怕——

他明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有些不择手段的要靠上自己。

其实前面宸妃说让他当心常贵妃对他心存不满的话,这话他信,却也压根不当回事,毕竟常贵妃的手里没有任何势力,这么多年以来,他都将她掌握得牢牢地。

如果真说这女人好赖不分的,以为当年云家的事情连他都恨上了,那么她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想报复也早就得手了,万万都不会等到今天。

别的都姑且不论,当初她了无牵挂的时候都没有破釜沉舟,何况现如今她还有了西陵卫这个儿子。

皇帝坚信,哪怕是为了儿子,常贵妃也不可能对他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

并且最主要的是,在云家的事情上,他并不理亏!

常贵妃是他所见的少有的几个聪慧又精明的女人之一,云家的下场是咎由自取,她真没有理由恨他。

所以,宸妃并不知道自己的挑拨离间其实就是一场笑话。

常贵妃的这个态度,就表明了她不会在和宸妃有关的事情上让步。

皇帝知道她的性子,也知道多说无益。

可他也不能就这么样的看着两个女人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最近有工夫,多督促一下卫儿,让他把学问和功夫都学学好,下个月朕的寿辰,各国来使不少,少不得有需要他露脸的地方,到时候别出了什么差错,贻笑大方!”

他以前从不提携西陵卫的,这时候却是抛出了会让他露脸的筹码来,颇有点割地赔款的嫌疑。

常贵妃心里其实毫无波澜,面上却很有些吃惊和诧异的抬头看向了他。

皇帝见状,终于松了口气——

就知道她是在乎儿子的。

皇帝说着,已经站起来,往外走,一边叹息着道:“朕知道你的性子,朕说什么你也不会听,如今朕都这把年纪了,你们这一个个的该都是不省心,唉!”

这话里面可是能解读出无数条信息和含义的。

皇帝叹着气,就径自出门离开了。

常贵妃“震惊”的坐在椅子上“失神”,刚好也可以趁机不用出去送了。

待到皇帝起驾之后,曲嬷嬷才颇有些紧张和担心的摸进来。

常贵妃抬起头,问:“他走了?”

“是的!”曲嬷嬷点头。

她其实一开始也以为皇帝是来兴师问罪的,可是后来这殿里却连一点儿争吵声都没有,是以一直到了这会儿曲嬷嬷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他……没生气吧?”最后,她试着问。

“他生不生气的,还不都一样?”常贵妃模棱两可的道,说着就从门口的方向收回了目光,正色看向了曲嬷嬷道:“晚上等卫儿回来了,你先叫他过来见我!”

“是……出什么事了吗?”既然如今选择了同坐一条船,曲嬷嬷有时候就会多问两句。

常贵妃道:“那女人不是个善茬,不嘱咐卫儿两句,我怕他吃亏!”

曲嬷嬷心里一冷,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娘娘您是说宸妃她有可能会拿咱们殿下开刀?”

西陵卫是皇子,是皇帝的亲儿子!

常贵妃冷冷的道:“保不齐!那女人的决心和手段,远不是你能想得到的,你千万可别小瞧了她!”

宸妃是个什么货色,在这世上,除了皇帝,也就只有她清楚那女人底细了。

宸妃这一次回宫,来者不善,就她前面积极运作的对西陵钰下手这件事来看,恐怕西陵丰所谓的那个病里头就是大有玄机的。

这女人就是冲着谋夺皇位来的,那肯定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

真好,这帝京皇城里的戏码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是夜,皇帝并没有因为宸妃刚回宫就格外宠幸,仍是回了自己的寝宫休息。

而宸妃那边好像也根本就没打算等他,入夜就早早的吩咐宫女们铺床给她睡了。

虽然宫里所有女人的面前都杀回来一个重量级的敌人,但是皇宫里的这一夜,却是出奇的平静,反而相对而言,昭王府里沈青桐却辗转无眠。

宸妃和常贵妃之间的“交情”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下午西陵越吃了饭就又去了衙门,她一人待在府里就因为这件事心烦意乱了整个下午。

她是没想到常贵妃前面居然还有一堆的麻烦事,本来他们三方争夺皇位的明争暗斗就有够错综复杂的了,偏偏现在还横生枝节,出了隐患。

以前的时候,她说是极力隐瞒,竭尽全力的不想有人来揭破常贵妃和沈竞的那段过去,但其实也有想过,如果真有哪一天那些事情给翻出来了,了不起就鱼死网破。

但是今天下午,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却清楚的知道,她特别介意,不想叫人把这段往事翻出来,以前是为了沈竞的面子,而现在——

却又隐隐的有了别的担忧。

这一晚上的心烦意乱,西陵越睡在旁边,她也尽量不动。

西陵越的起床气,自从上回大吵一架险些烧了房子之后,他是克制了不少,可是人睡着的时候毕竟不如清醒到时候理智,也是难免有失控的时候。

而且他是习武之人,本来就分外的警觉,即使现在他不太可能把她扔出去了,沈青桐也尽量的不动,怕把他给弄醒了。

她自己被他揽在臂弯里,瞪着眼睛看头顶的青纱帐,一直到三更。

听着外面的更鼓响过,终于才像是下了某种决心,稍稍侧身推了西陵越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