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风雨将至/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刺杀?”沈青桐其实不太主动过问他朝中有关的事的,西陵越很是意外。

“是!”沈青桐坦白承认,“宸妃和安王的情况我们目前掌握的实在有限,虽说坐山观虎斗对我们来说是损耗最少的制敌良方,但是这里头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实在是太被动了。与其就这么不确定的一直等下去,还是主动出手比较好吧!”

只要常贵妃一死,那件事的真相就等于埋了一半进土里。

西陵越没做声。

他倒也不就是怀疑沈青桐什么,而且沈青桐这女人他太了解了,但凡是从她嘴里出来的道理,逻辑全都无懈可击。

沈青桐道:“而且现在瑞王尚且年幼,羽翼未丰,这个时候,只要没了常贵妃在他背后出谋划策,这个所谓的敌人也就等于彻底铲除了。而且宸妃那边的具体情况不清楚,现在我们先对常贵妃出手话,也相当于是抛砖引玉,先试探一下她的虚实和态度。”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位贵妃娘娘久居深宫,要安排行刺不是不能,成算本王却没有太多。”西陵越道。

沈青桐也知道要在宫里安排行刺,不仅胜算上面的把握不大,就算真的成功了,后面要完全的掩盖痕迹也是有难度的。

她想了想道:“不能嫁祸给宸妃吗?”

西陵越忖度片刻,手掌揉了揉他的发顶道:“你容本王先想想!”

“好!”沈青桐答应了。

此时已经四更,想着西陵越还要早起上朝,她就没再说什么。

沈青桐上半夜没睡,这一觉睡醒已经接近中午,爬起来刚刚洗漱完毕,西陵越倒是回来了。

“王爷!”木槿见他进来,赶紧屈膝行礼。

西陵越大步从外面进来。

木槿看了沈青桐一眼,试探道:“奴婢去吩咐传膳?”

“嗯!”沈青桐点头,她就起身抱了沈青桐换下来的衣裳低头出去了。

西陵越走进门来。

沈青桐迎出去,接过他解下来的披风:“衙门不忙了吗?王爷下午还要过去吗?”

“下午要进宫一趟,母妃那边拟定了寿宴当天女宾的名单,叫我过去一趟!”

“哦!”沈青桐应了声。

西陵越找了张椅子坐下,又顺手拉她坐在了旁边道:“昨天你说的事本王仔细考虑了,还是觉得贸然安排行刺的话,不仅风险大,而且成算也不大,如果你就是要坚持的话,本王可以安排出手试一试,要不然——再等个把月齐崇进京了,到时候的场合和机会都多得是!”

沈青桐其实也知道贸然行刺常贵妃是非常之举……

“齐崇……”她抿抿唇,“会是冲着我来的吗?”

西陵越攥着她的手,调侃笑道:“你还有卫涪陵这张王牌呢,他其实不足为惧!”

沈青桐面上的表情却并不见放松:“他这一趟来者不善是一定的,如果只是他自己,其实也都还好,但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宸妃和安王他们又掺合进来,我怕一个处理不当,到时候事情就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总归会有那一天,走到那一步的!”西陵越道:“迟早而已!”

沈青桐道:“其实不管齐崇现在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思来的,我都不在乎,毕竟他那些问题的症结全不在我们身上,了不起就把问题都丢回给他们自己去解决,现在就是常贵妃和安王母子,他们这两方敌……陛下对你又是那样的态度,其实我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先缓缓!安王那里,我们的确是不能轻举妄动,但是他们既然回来了,那么下个月的万寿节上绝对可见真章!”西陵越安抚。

用了午膳之后,西陵越就进宫去了。

沈青桐因为是差不多中午才睡醒的,这会儿并无倦意,躺在榻上辗转多时,还是爬了起来。

“王妃睡不着吗?”正在旁边做针线的木槿听了动静,赶紧放下了针线筐。

沈青桐坐在榻上没动,只是抬起眼睛问她道:“咱们王府附近,确定没有外人窥伺是吗?”

木槿不知道她何出此言,只如实回道:“我听周管家说过,王府扶进有一道暗网,除非是王爷让放水,否则不相干的闲杂人等绝对无法接近!”

沈青桐道:“那你替我去一趟顾府,我闲着有点无聊,你替我去把三妹妹接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三小姐?”木槿还以为是听错了。

虽然沈青桐特意约沈青羽在玉佛寺见面,并且解释了王府里那件事的误会,但就沈青羽的那个胆——

起码最近这一年半载她是不敢再登门了。

沈青桐见她神情困惑,就是神秘的厚唇一笑,冲她勾了勾手指头。

木槿狐疑凑过去。

沈青桐在她耳边吩咐了两句话。

木槿听后,却是勃然变色:“那里——”

沈青桐道:“去吧,快去快回,那个安王不是个善茬,我怕他安排了人盯我的梢,我要是现在出府的话,没准人就被他给截胡了,你替我跑一趟,去跟周管家要一辆好点的马车!”

“是!”这样的事对木槿来说不是小事,答应的时候还是微微紧张,手心里忍不住的冒汗。

待到她走后,沈青桐就又躺回了榻上。

木槿先去找周管家,请他帮忙备车,然后转身回房换了身衣裳就出了门,直本顾府所在的那条街,进了胡同,在顾府门前停下来,不多时从里面扶着个贵妇装扮的年轻女子上了车。

马车没停,直接原路返回了昭王府。

木槿先下了车,站在下面等了一会儿车上的那个女人才也跟着下了车。

周管家早在门口接应了,连忙带了两个人出来,“拥簇”她们进去。

昭王府的占地很大,这整条巷子里就这一户人家,即便有人从巷子外面张望,看到的也是挺普通的一副贵客登门的画面,但是这边进了王府之后,木槿才拉下那女人斗篷上的帽子。

宽大的帽檐下,他披头散发,脸色蜡黄,被布条堵了嘴,双手也被反缚在身后,彼时正怒目圆瞪,死死的盯着木槿和周管家等人。

“唉!”木槿叹了口气,又推了她一把:“走吧,我家王妃要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