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蒹葭和云翼走后,沈青桐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木槿有些担心,走过来道:“蒹葭是不太懂事,回头我再嘱咐她一下,让她别再为了这种小事来扰您了!”

沈青桐是被吵得这会儿脑子里还嗡嗡的,含糊的应了声:“嗯!”

说完起身往里屋走:“今天不出门了,我进去再眯会儿。”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刚才的事别在王爷面前说了!”

“奴婢知道的!”蒹葭应了,赶紧快走两步去给她铺床。

次日是万寿节,礼部有一堆的事儿需要准备,所以这天西陵越回来已经是半夜了。

沈青桐这一整天都精神不好,晚膳过后已经又睡了一觉,不过因为睡得多了,倒是浅眠,西陵越一推门进来她就醒了,拥着被子爬起来。

西陵越本来还刻意放轻了动作,怕吵到她,抬头见她已经坐起来了,就松了口气,“吵醒你了?”

“白天睡一天了,这会儿其实不太睡得着!”沈青桐道,“王爷晚膳用过了吗?”

西陵越没做声。

沈青桐就明白了,抬头给在门口提着灯笼给西陵越照明的木槿道:“厨房那边应该有备着,让他们传膳,再把洗澡水备好了候着!”

“是,王妃!”木槿恭恭敬敬的低头应了,带上门出了院子。

沈青桐下了床,拿过旁边准备好的袍子递过去。

西陵越换下官服,木槿还没回来,他就拉着沈青桐的手在床沿上坐下了。

沈青桐道:“明天陛下寿宴的准备都做好了吗?”

“嗯!”西陵越点头,脸上表情却不见怎样的轻松,捏着她的手指在掌中摩挲了片刻才道:“下午母妃让人递了信出来,说今天一早父皇找她过去了,跟她询问了几个人选,最后定的是六皇叔家的次女,文昌郡主。”

他这话看似没头没脑,但是刻意跟沈青桐提了,沈青桐也马上就懂了:“他还是打算联姻?”

“卫涪陵的所作所为是彻底恶心到他了,他对南齐那边不知道存着怎样的用心呢,现在争取到了北魏的联盟才能安心!”西陵越对自己的这个父皇还是了解的。

他是个有野心的皇帝,早些年北魏朝中局势动乱的时候,他就时刻准备着趁火打劫,眼见着现在是没戏了,正好赶在这节骨眼上卫涪陵又惹毛了他,他就动了别的心思——

北魏和南齐中间是隔着整个的大越的,只要北魏人不趁火打劫,他从南齐咬下多少肉来就能吞下去多少,一口也不用往外分。

沈青桐却是觉得他这想法不靠谱:“联姻算什么?如果北魏真想坑他,表面上虚以委蛇,事后翻脸的话他也无可奈何!”

西陵越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弯,那一笑,不明显,却是显而易见的不怀好意。

沈青桐的眉心一跳:“他不怀好意?”

西陵越道:“总归这件事发展下来是不会简单的,他到底要走哪一步,后面等着看就是!”

因为事关裴影夜,沈青桐心里就十分的介意——

皇帝不会傻到拿文昌郡主这样养尊处优的一个女子去行刺裴影夜,但是照西陵越说的,他极力主张并且想要促成这一场联姻的目的也绝对不可能单纯了。

沉默了片刻,沈青桐道:“我师兄今天到了?”

“上午刚到!”自从上回当面把话说开了,如今她再提裴影夜的时候……至少表面上西陵越是不那么酸了,“他是有意避着这回事的,可既然他人来了,这事儿就总有机会提的。”

沈青桐是领教过那位皇帝陛下不择手段的昏招的,不免在心里替裴影夜捏了把冷汗,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木槿已经带了人来传膳,她就索性把话茬压了下去,没再提。

西陵越简单的吃了点,又洗了澡,两人就上床歇了。

次日,西陵越要去礼部盯着下面的人做事情,以便处理临时的突发问题,所以天没亮就起床走了。

沈青桐前面睡了一天,精神也养好了,他一走也没了睡意,就也早早的起床提前准备。

要给皇帝送什么礼,她是不管的,这些事,一直都是周管家酌情安排。

这天要药摆的是午宴,时间定在未时中,但是陆贤妃安排了女眷们上午就去她宫里赏花吃寿面,所以沈青桐也没能磨蹭太久,基本上天一亮就出门了。

因为这次邻国和番邦都有使节道贺,所以整个京城都被整饬了一遍,街道打扫的分外干净,最近这段时间,京兆尹巡逻巡逻的衙役也增加了一倍。

一路上肯定是不会出什么事的,沈青桐在宫门口换成了小轿,随着各路花枝招展的女客一路惹人闹闹的直奔永宁宫。

永宁宫里为了这天的盛况,明显也有修整过,不仅重新漆了大门,院子里还特意的从花房那边搬来了许多名贵的花卉。

沈青桐虽然来得不算晚,过去的时候也是被院子里的贵妇小姐们晃花了眼。

木槿扶着她的手,刚进了门,沈青桐一抬头却见多日不见的陈婉菱被婢女扶着从正殿出来。

她的肚子,四个多月,已经显怀了,人也养的比开始的时候圆润了些,只是因为本身体格纤细,这会儿看上去就还是有些娇弱,气色看着也不是太好。

因为怀着身孕,陈婉菱也极小心,下台阶的时候紧攥着灵蕊的手,更是一步一步很缓慢的挪,直到走下来台阶,一抬头,这才发现迎面走进院子的沈青桐。

她扶在肚子上的手一僵,脸上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凝固。

她以前的身份是太子妃,现在却只是宁王妃,虽说还是金尊玉贵,但是谁不知道前太子失势,他们这一门这辈子是再也起不来了,所以即使当面不敢挖苦,陈婉菱这一路走来早就感知到了到处指指点点的目光了。

可是虎落平阳,她现在除了视而不见,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只要那些人别当面来找她的茬儿,那就当没看见没听见吧。

沈青桐看见她,却是主动顿住了脚步,稍稍往旁边让了让,等着她先过。

陈婉菱一看她这举动,顿时就有点头皮发麻,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

沈青桐道:“嫂嫂这是就要走了吗?”

陈婉菱只能在她面前止了步子,同样的伪装的和和气气的道:“我最近的精神不怎么好,这大喜的日子,不想扫了贤妃娘娘他们的兴致,就先请辞,往别处去小憩一会儿!”

事实上,如果不是怕被人戳脊梁骨,今天这样的场合,她和西陵钰都不想露面的。

沈青桐的目光越过她去,看了眼殿内:“母妃这边这会儿有客人吗?”

陈婉菱没太有精神搭理她,还是勉强回道:“淑妃娘娘和另外几位娘娘过来了,正在叙话!”

也就是说,位分更高的两位常贵妃和宸妃都还没到。

沈青桐对那些后宫女人之间假惺惺的互相吹捧没什么兴趣,就主动道:“既然是长辈们在叙话,我就等会儿再进去吧,嫂嫂去哪里?我送你,顺便走一走吧!”

要是换做别人,陈婉菱铁定直接拒绝,可是沈青桐……

她只能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还能理解为和气的笑。

废太子倒台了,眼见着昭王就要踩着他爬上去了,可是现在前太子妃和昭王妃还都亲热的跟亲姐妹似的,这也太神奇了!

本来她俩站在这说话,院子里赏花的众人就都偷眼往这里瞄,这时候见两人携手走了,一个个更是激动的扯着脖子张望,还好强忍着没在她们出院子之前就嚷嚷起来。

陈婉菱被这些人盯着,如芒在背,满心的火气。

沈青桐倒是无所谓。

两人从永宁宫出来,陈婉菱领着往右边走了两步,却没有像是之前说的那样去找间宫殿休息,而是提议道:“咱们两个私底下走动怕是不太好,就去那边的亭子里坐坐吧!”

沈青桐没反对,两人进了亭子。

陈婉菱走路仍然很小心,上台阶的时候尤其小心,而她身边灵蕊在偷偷看沈青桐的时候眼神明显就带着防备。

沈青桐只当没看见。

两人在亭子里坐下,又叫了个路过的宫女去拿茶水来。

沈青桐这才看向了陈婉菱微微隆起的肚子,问道:“你还能出门应酬,这一胎怀的应该还算顺利吧?”

陈婉菱可不觉得自己和她有交情,就敷衍着和她说了两句话。

两人在这里,就能要去永宁宫的人都看在眼里,坐了没一会儿,陆陆续续的就有几家王府的家眷到了。

沈青桐看了半天,还是有点懵,扭头问道:“这些人里头,有刘皇叔家的吗?他们家的文昌郡主是哪个?”

陈婉菱对她天然带着防备:“你问她做什么?”

却也还是顺口答道:“我进宫的时候听说她染病了,临时来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