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不太想让人知道她来过这边,所以步履匆匆的就往后宫的方向走,却不想刚拐过一个弯,那个白白胖胖的锦绣团子就从旁边的树丛里蹦了出来。

沈青桐警觉的微微后退一步,待到看清他笑得深深地两个酒窝,就也跟着笑了。

“小嫂嫂!”西陵徽嘴巴很甜,这一喊,直接就叫人甜腻到心里去了。

这半年里,这小子个还没长高太多,看着倒是越发圆润了。

沈青桐的心情莫名的好,弯身下去捏了捏他又滑又软的脸蛋儿:“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奶娘呢?”

毕竟现在季淑妃对他看管的很小心,还有了被沈青桐坑蒙拐骗的前车之鉴,虽然她又冲这小胖子伸出魔爪了,也只想他淘气的闹一闹,找个引子,倒是没曾想他居然真的甩掉乳母给跑了。

“嘿嘿!”西陵徽咧嘴一笑,“小嫂嫂,你刚才在跟那人吵架啊?”

“嘘!”沈青桐赶紧做个噤声的手势,蹲下去在他面前,严肃的警告道:“刚才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过几天我让你三哥带你出城打猎去!”

这件事的诱惑力度还是相当大的。

“真的?”西陵徽一蹦三尺高,眼睛里都闪着兴奋的光芒。

“你替我守住了秘密,连你母妃也不能告诉,能做到吗?”沈青桐道。

“能!”西陵徽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那走吧,我们先去贤母妃那里,等到下午你父皇的寿宴上见到你三哥了,我代你跟他说!”沈青桐笑道,起身拉着她的手往回走。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对面就见一行人款步朝这边走来,为首的——

赫然就是陆贤妃。

双方走了个卖你对面,俱都一愣。

“母妃!”沈青桐止了步子行礼。

“贤母妃!”西陵徽虽然淘气了些,年纪又小,但是从小生活在宫里,季淑妃又是耳提面命的教导,礼仪也是相当不错的,当即也是也是一本正经的拱手行礼。

“你怎么在这儿?你母妃可急疯了,正到处找你呢”贤妃不悦的皱眉,走过来顺手摸了摸西陵徽的发顶,这话却是冲着沈青桐问的。

沈青桐道:“本来想带他去母妃那里找淑妃娘娘的,可是我不常进宫,不知怎的就走到这里来了。”说着,四下里看了眼:“淑妃娘娘这会儿还在永宁宫吗?母妃是过来寻七殿下的?”

“季淑妃知道他又跑没了,正带人在御花园里找呢!”陆贤妃道,明显是对这事儿不太在意。

沈青桐拿眼角的余光偷瞄那个低眉顺眼顺在她旁边的陆嘉儿。

陆贤妃又不怎么高兴的教训道:“前面是天寿阁,皇上正在招待北魏新君和南齐太子等几位贵客,你们别在这里乱跑,省得失礼冲撞!”

“哦!”沈青桐点点头,迟疑道:“那——我先送他过去!”

沈青桐和陆嘉儿虽然没正面打过交道,却知道这姑娘很有慧根,以前就一直刻意的跟陆贤妃保持距离,可是今天却主动跟着陆贤妃出来抛头露面了?

事有反常必为妖。

她心里琢磨着,就仍是和颜悦色的低头摸了摸西陵徽的发顶道:“我不太记得路了,去贤母妃寝宫的路七殿下认得吗?我们先过去?”

西陵徽本来也不喜欢跟陆贤妃这些人待在一处,就有点珍重吓坏的意思。

“认识!”他声音嘹亮的立刻点头。

陆贤妃本来在想着别的事,被他这一喊就吓了一跳,再低头一看这孩子异常机灵狡黠的眸子,眉头就皱得更紧的道:“算了!这个皮猴儿,你哪儿看得住他啊,回头再跑没了,本宫还得去给淑妃解释,都被乱走了,本宫先去给皇上回个话儿,一会儿带你们一起回去!”

她是心不在焉,根本就没品出沈青桐的小心计,陆嘉儿从旁边却是看得清楚明白的。

因为一直对西陵越没什么非分之想,所以她对沈青桐的感觉也挺淡的,谈不上喜欢,却也不至于厌恶,但沈青桐这次这么多管闲事,她心里就有点膈应了。

陆贤妃抬脚继续往前走。

陆嘉儿扶着她的手,和沈青桐错身而过的时候悄然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的目光极隐秘,可沈青桐本来就暗中盯着她呢,当场就将她这小动作收入眼底了——

这姑娘,今天这是做贼心虚啊!

她是想不到陆嘉儿能有什么亏心事的,索性就懒得想,又摸了摸西陵徽的小脑袋,然后牵着他的手跟在陆贤妃后面一起进了天寿阁。

天寿阁是一座两层的小楼,皇帝招待客人在二楼。

“见过贤妃娘娘!”看见她们过来,守在一口大门口的内侍连忙迎下台阶行礼:“昭王妃万安,七殿下好!”

沈青桐和西陵徽都是附带着的,所以都很自觉的没迎茬儿。

“免了吧!”陆贤妃道,说着就看了眼他身后的小楼:“皇上还在这里吗?”

“在呢!北魏的皇帝陛下,南齐的太子殿下,还有几位王爷皇子和大人们都在,娘娘有事儿?”那人道,也是奇怪陆贤妃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陆贤妃道:“那正好,本宫那边中午的寿面准备好了,想着是皇上的寿辰,总该请他过去吃一碗才对,你去通传一声问问皇上,是他移驾过去,还是本宫叫人把寿面送到这里来!”

“是!娘娘稍等,奴才这就替您传话!”那内侍答应了一声,行了礼就转身往里走。

沈青桐就有点明白了——

吃寿面这事儿不应该是陆贤妃突发奇想,这种事,她早该设想周到,而不是到了现在事到临头才临时起意,所以十有八九是她和皇帝之间提前就说好了的。

把皇帝请去她的永宁宫?他们又是意欲何为?

沈青桐对老皇帝是存有偏见的,当即就觉得这老皇帝是又起了什么歪念。

这边他们等了也没一会儿那内侍就出来了:“娘娘!”

“皇上怎么说?”陆贤妃问道。

“皇上说刚好早膳就用了没多少,这会儿就有点饿,既然娘娘来了,他就过去坐一坐!”内侍道。

沈青桐心里忽的就绷紧了一根线——

果然,他们是商量好的。

她没露声色,又等了不多一会儿,楼里就传出一片脚步声,抬头看去,包括皇帝在内一共有二十余人相继款步走出。

“皇上!”陆贤妃含笑迎上去,眉目含笑。

皇帝道:“刚好饿了,你既然来了,朕就去你那里招待两位原客吃碗面,坐一坐吧!”

这一说,他的目光掠过,沈青桐才注意到他说是招待客人,今天这里能称之为客人的却只有裴影夜和齐崇,而其他的则都是陪衬,他的兄弟、儿子,以及几位重臣。

西陵越跟着一起出来,人没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沈青桐拉着西陵徽站在陆贤妃身后。

他的视线往西陵徽粉嘟嘟的小手上掠过一眼,顿了顿,又一声不响的挪开了。

“是吗?那臣妾那里没有额外的准备,魏皇陛下,齐太子,如有怠慢之处,还请二位莫要见怪!”陆贤妃含笑说道。

“娘娘客气了!”两人也礼貌的回。

皇帝回头打发了今天前来作陪的皇族和朝臣,就携了裴影夜二人下台阶。

西陵越没有避嫌的直接走过来,在沈青桐面前站定。

沈青桐就把西陵徽往他面前一送,道:“七殿下缠着说要找你,想让你带他打猎来着!”

西陵徽是挨过西陵越的大脚丫子的,不过到底是个孩子,也不记仇,见沈青桐这么守信,马上就冲着西陵越讨好的咧嘴一乐:“三哥!”

西陵越对谁都没什么好脸,但见西陵徽已经松开沈青桐的手来拉他衣角了,倒是没再给这小子一脚。

“好啊!”他说:“回头看看哪天有空我带你出去转转,猎几头狼回来给你做夹袄!”

做夹袄?你别把这小胖子扔狼窝里就算你积德了。

沈青桐复议,却没有说出口。

这里往永宁宫去的路程不算太远,皇帝一行就直接徒步过去。

待他走了,其他人就也相继离去。

西陵越是陆贤妃的儿子,如果想跟,原也是可以厚着脸皮跟的,不过他今天似乎并没什么好奇心。

那边陆贤妃叫沈青桐:“你们两个别再乱跑了!”

沈青桐就带着西陵徽跟着她走了。

西陵越目送她走远了,就也转身离开了。

一行人去到永宁宫,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就见裴影鸿带着两个亲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从另一边走过来。

看到裴影夜,他就很不情愿的叹了口气迎上来,有些夸张的躬身行礼:“皇兄!”

齐崇见他这个样子,不禁失笑道:“二殿下,这可是要说亲娶媳妇呢,这么喜庆的事儿……”

沈青桐恍然大悟——

合着他们过来这里,是为了相看的。

可是——

文昌郡主今天没来啊。

她不由的侧目,看向了陆贤妃,随后目光又瞥见了扶着她手的陆嘉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