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意外突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和北魏联姻的这件事,皇帝是当着齐崇的面和裴影夜提的,这事情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齐崇其实心里有数——

他这是有点当面警告的意思了。

当然,依着皇帝的意思,他是想把文昌郡主嫁给裴影夜的,可是裴影夜根本就没等他开口就先发制人了,毕竟过年的时候裴影鸿过来就已经提过求亲的事儿,他直接就以裴影鸿的名义又问了一遍皇帝的意思。

北魏的皇帝陛下代替自己唯一弟弟两度殷切的请求联姻,这样示好的请求,如果皇帝还是没个态度或是驳回的话,那就真是要和北魏结仇了,所以今天他一提,皇帝就先答应了,也算个缓兵之计的意思。

方才陆贤妃过去天寿阁请他们的时候,裴影夜就让人去找了裴影鸿。

裴影鸿到底是不敢忤逆他的,虽然心里不情愿,也还是赶着过来了。

齐崇的话略带了几分揶揄的嘲讽。

皇帝心中略有不悦,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他转头看向了陆贤妃道:“偏厅准备好了吗?今儿个你这里都是女客,朕就不入席了,也省的你们拘束!”

陆贤妃笑道:“已经准备好了,臣妾引陛下和几位贵客过去!”

皇帝点头,一行人进了院子。

彼时入宫的女客们都已经被请去了另外一座偏殿吃寿面,院子里只有宫人端茶递水来来回回的忙活。

陆贤妃引着皇帝一行进了预留出来的偏殿,那里宴席也已经排开了。

裴影鸿一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不高兴就清楚明白的写在脸上。

皇帝侧目过去瞧见了,就慈祥的笑道:“这小子无精打采的,莫不是对朕和你皇兄给你挑的人不满意?”

裴影鸿讪笑道:“小王岂敢,是陛下和我皇兄抬爱,小王受宠若惊!”

这话说出来,敷衍的意思那就是相当明显的了。

裴影夜冷眼旁观,明显也没准备因为这种小事情而训斥他。

皇帝倒是很和气又很豪爽的道:“这嫁娶一事不比别的,两个人是要过一辈子的,你对朕挑给你的人选若着实是不满意的话,朕也不能明着给自己的侄女儿抢女婿不是?”

文昌郡主临时拒绝进宫,这虽然不在皇帝的预料之中,但今天他本来就有有关文昌郡主的安排,所以文昌郡主缺席一事陆贤妃早就暗中叫人传递了消息给他知道了。

既然不是裴影夜娶,那么对方到底是不是文昌郡主皇帝就也不是太在意了。

“陛下说哪里的话——”裴影鸿慢悠悠的说道。

皇帝已经转头对陆贤妃道:“嫁娶一事,总要是你情我愿的,横竖今日机会得当,京城里能排的上名的贵女和才女们这会儿都在你这儿吧?你去寻个由头安排一下,把她们单独聚在一处,一会儿过来带这个小子过去,让他自己挑吧,总能找出一两个合心意的!”

他这样安排,已经是相当的大方抬举了。

裴影鸿虽然心里排斥,面上也不得不做出感激的样子,赶紧道:“岂敢岂敢!小王何德何能,怎好如此唐突诸位皇亲贵女,还是不要了吧!”

皇帝本来就是在给自己安排台阶,避开文昌郡主那里的突发状况。

横竖就是选个人去联姻,而且对象又是个闲散王爷裴影鸿,所以具体会选到谁,他根本就不在意。不管最后定的是谁,都是赐个封号,赏一份嫁妆送出去门去就好。

所以,即便裴影鸿是真心的推辞,他却没有为了这事儿太不高兴:“哎,这事儿是当真马虎不得的,贤妃!”

“是!”陆贤妃含笑应了:“臣妾这就去安排一下!”

陆嘉儿还是安静本分的扶着她的手,转身跟着出了门。

她们一走,沈青桐就更不好赖在这里了。

不过她清楚裴影夜的为人,想也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顺利达成,心思微微一转,就面有难色的冲皇帝道:“父皇,儿媳也先行告退了,七殿下——”

西陵徽虽然年纪小,可到底也是个男孩子,有且皇帝对她不喜,又对西陵越存有戒心,当然不会把西陵徽交给她带着。

皇帝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就移到西陵徽的脸上道:“跟在朕的身边,不许乱跑!梅正奇,叫个人去请淑妃过来!”

“是!”梅正奇领命,点了个小太监去寻季淑妃。

沈青桐就也转身,事不关己的离开了。

站在旁边的女官道:“皇上,您和几位贵客现在先入席吗?”

殿内桌子都已经摆好了。

“好!”皇帝点点头,抬脚先往里走,在主位上坐下了。

裴影夜等人也以此列席。

有宫女上来斟酒。

裴影夜就淡淡的开口道:“越皇陛下,朕的这个弟弟虽然有些顽劣,但人品样貌却都是不差的,方才在天寿阁您是当着六王爷的面提的文昌郡主的事,现在总不好因为我们出尔反尔,横竖越皇陛下您也是有意结下这门亲的,既然咱们双方都是带着诚意的,朕私以为还是不要亵渎了诸位贵女的好,不若您还是请贤妃娘娘安排一下,先让舍弟和文昌郡主见上一面吧?万一就合了彼此的眼缘呢?”

娶谁裴影鸿其实真的是无所谓的,反正就是按部就班的娶个媳妇嘛。

他始终无精打采的,不吭气儿。

皇帝略一思忖,笑道:“也是!前面朕都当面跟六弟提了,再出尔反尔,确实有些欠厚道。”

言罢,他抬头冲门外道:“梅正奇,你去和贤妃说一声吧!”

“是!”梅正奇应诺,转身快步的去了,不多时回转,却是陆贤妃亲自来了,面有难色的道:“皇上,梅公公方才去跟臣妾说了,臣妾马上就去找六王妃问了这才知道文昌公主今早出门的时候不慎崴了脚,就没能过来。也是今天宫里的客人多,臣妾有所疏忽,居然就没有提前确认这件事!”

一直低着头的裴影鸿,眼睛突然一亮——

这么这么巧就崴了脚啊?故意的吧!

难不成——

还是六王府的那位郡主不想嫁?

他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登时就有了精神,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

那边皇帝还在跟陆贤妃说话:“伤着了?严重吗?”

“六王妃急着进宫,说是已经让请大夫看了,具体的详情还不知道呢!”陆贤妃道,转而又冲着裴影鸿和裴影鸿歉疚的笑:“瞧这事儿闹的,也实在是意外突发,还请魏皇陛下和二殿下莫要见怪!”

“贤妃娘娘客气了!”裴影夜淡淡的道,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酒。

陆贤妃道:“那边我暂时不好请姑娘们出来,再有半个时辰吃完了寿面,我安排个偏厅,再来请二殿下过去!”

“有劳娘娘了!”裴影夜到了谢。

陆贤妃转身再度离去,文昌郡主的事也就没人再提了。

皇帝带着几个人也简单的用了寿面垫底,其间季淑妃赶到,远远地见西陵徽坐在皇帝身边很安分的吃面,而且里面又有贵客和皇帝一起谈笑风生,想了想就暂时没进去。

等估摸着这边几个人差不多该吃好了,陆贤妃就过来请人了。

皇帝起身道:“朕还要去御书房处理点儿事情,你们初次进宫,一会儿随意逛逛御花园吧!”

“陛下随意!”裴影夜和齐崇道。

这边裴影鸿刚去小解,裴影夜就让人去催。

他在这里等这,齐崇乐得看热闹,干脆也没有急着走。

那边内侍去了好一会儿才满头大汗的回来,也只是一个人,并不见裴影鸿的影子。

“人呢?”裴影夜道。

那内侍满头冷汗,赶紧跪了下去:“奴才没找见二殿下,后来找人问了,据说——据说二殿下出宫去了。”

“出宫了?”

“是!”那内侍偷偷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擦了把汗道:“好像是去了六王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