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登徒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影夜皱眉,不用说话,那内侍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威压,连忙道:“好像说是去探文昌郡主的病了!”

裴影夜冷着脸,没说话。

陆贤妃已然是觉得不妥,迟疑道:“魏皇陛下——”

裴影夜一撩袍角,抬脚就走:“朕的这个二弟向来有些顽劣,给贤妃娘娘添麻烦了,娘娘先去忙吧,朕这就去追他回来!”

“魏皇陛下叫人去说一声就是,何必亲自过去?”陆贤妃往前追了两步。

裴影夜没再理会,转瞬已经走出去老远了。

齐崇冷眼旁观,此刻便是款步向前,淡淡的道:“魏皇走得太急,许是没听见娘娘叫他,反正这会儿离着开宴的时辰还早,小王也是闲来无事,就代为走一趟,替娘娘追他回来吧!”

说完,冲着陆贤妃一拱手,就也是大步流星的出了院子。

因为是要给裴影鸿选媳妇,陆贤妃虽然以赏花为名,把所有适龄的闺秀们安排去了单独的一间偏殿,却故意的带着陆嘉儿在身边,把她剔除在外了。

此时看着两人先后里去的背影,陆嘉儿拧眉想了想,回头看向了陆贤妃道:“姑母,魏皇陛下和南齐太子都是今天陛下寿辰的贵客,他们这样贸然离宫,而且还是去的六王爷府上,怕是不妥,万一冲撞了谁呢?”

文昌郡主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崴了脚不肯进宫,明显就是排斥这门婚事的。

这一点,陆贤妃心知肚明。

本来含糊过去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裴影鸿冒冒失失跑过去,万一撞破文昌郡主是装病的,那后面对裴影夜就没办法交代了。

陆贤妃也知道事情棘手,而且这事情她又不好交代给逼人去传话,略一思忖就也快步出门:“走!去见皇上!”

陆嘉儿扶着她急匆匆的从永宁宫出来。

前面皇帝虽然走了,但因为刚饮了些酒,就没有传辇车,正在步行醒酒,人都已经走到花园里了,才听梅正奇低呼道:“哎呀,七殿下,您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西陵徽其实和皇帝不怎么亲近的,却知道这个父皇是所有人眼中的权威,所以在皇帝面前就安安静静,一只听话的小猫儿一样。开始是皇帝发话让他跟着的,后来皇帝从永宁宫出来,他就直接不声不响的跟着了。

梅正奇这倒是为了难。

皇帝止步回头,看到这个眼睛清澈明亮的最小的儿子,禁不住的心情大好。

他招招手:“过来!”

西陵徽就乖乖的走过去,一本正经的拱手道:“父皇!”

“呵——”皇帝愉悦的笑了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怎么跟着也不吱个声?方才在你贤母妃那里,吃饱了吗?”

“吃饱了!”西陵徽规规矩矩的点头,和平时那个调皮的机灵劲儿判若两人。

皇帝也是人,尤其人老了,尤其会对幺儿格外的偏爱些,看他这么乖巧的样子,面上笑容就越发的慈祥和气了。

“梅正奇,淑妃寻他该着急了……”他才要吩咐梅正奇把人送回去,梅正奇已经看到了后面急匆匆追出来的陆贤妃:“皇上,贤妃娘娘过来了!”

裴影夜他们还在永宁宫……

皇帝的心里瞬间警觉,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他抬头看过去。

陆贤妃快走几步迎到了跟前。

“什么事?”皇帝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皇上,是出了点儿事儿!”陆贤妃如实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话音未落,皇帝已经勃然变色:“你说什么?裴影夜他们去了老六府上了?”

“是啊!”陆贤妃手里捏着帕子道:“说是怕旁人劝不住那位二殿下,就亲自去了,臣妾也不好拦着,但又觉得此事不妥,所以赶紧的就来禀报陛下了!”

皇帝当然也不觉得这单纯就只是裴影鸿心血来潮演出的一场闹剧。

他黑了脸,也是抬脚就走:“摆驾六王府!”

“六王妃呢?”陆贤妃略一思忖,扭头问身边的黄嬷嬷。

“应该还在咱们宫里!”黄嬷嬷道。

“走!”陆贤妃也是片刻不敢耽搁的赶紧回去寻人了。

皇帝那边走得急,而且又不知道六王爷现在在哪里,王府那边还是得赶紧通知他们府上的人回去应付一下。

她这边也是走的匆忙,等梅正奇反应过来,抬脚要去追皇帝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衣袖被人攥住了,一低头,就见那个白白胖胖的七皇子殿下正眨巴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的大眼睛盯着他瞧呢。

梅正奇登时有点头大,想了想道:“七殿下,奴才这里还有事儿呢,你先跟小林子去贤妃娘娘宫里好吧?淑妃娘娘应该在等着您了!”

西陵徽还没应呢,太监小林子已经苦着脸道:“公公您可得关照奴才啊,七殿下顽皮得很,奴才可看不住他,回头万一再跑丢了——”

之前因为七殿下险些落水的事,淑妃娘娘可是严惩了一大票人,这小祖宗,现在可是轻易没人敢接手的。

梅正奇也不敢担这个责任。

他这里还急着去追皇帝,又看了眼纯良无害一脸天真的七皇子西陵徽,干脆一咬牙道:“走吧!”

这小祖宗在皇帝的跟前是最温顺守礼的,谁都不敢单独带着他,那就还是让他跟着皇帝吧。

西陵徽本来不太喜欢他的,但看这群人火烧屁股一样急吼吼的模样——

偏偏他又是个爱热闹的孩子,当即就小小的兴奋了,居然是很乖的跟着梅正奇一行就走了。

下头的人很快准备了车驾仪仗,皇帝没有太张扬,带了两队侍卫护卫,直奔六王府。

这几波人里头,裴影鸿是最快的,而他带的人也是最少的,就只有自己今天带进宫去的两个贴身的侍卫。

三个人策马出宫,他年关到时候来大越,就顾着玩了,倒是把这京城里的地形摸得无比熟悉,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王府。

“这就是六王府了,奴才去叫门?”他的一个侍卫试探着问道。

裴影鸿这人虽然没正形,心思却是最激灵活络的一个。

当时陆贤妃一说文昌郡主崴了脚,他就马上明白是这小妮子不愿意嫁。并且在今天之前,大越这边打的可是裴影夜的主意,这位郡主一旦嫁过去,那就是北魏的一国之母啊,虽说远嫁是有点强人所难,但是能将裴影夜的皇后之位视为粪土的奇女子……

裴影鸿是真的很感兴趣的。

这边他一路打马,撒丫子的狂奔,心里也是十分雀跃高兴的。

这时候就笑眯眯的掏出扇子,啪的拍了下那侍卫的后脑勺道:“会不会来事儿啊?青天白日的,人家的父母兄长都不在家,你当本王是什么人了?登徒子吗?这么大摇大摆的登门拜访,岂不是坏人家的名节?”

“是!是奴才唐突了!”你侍卫赶紧告罪,心里却十分清楚自家主子的德行——

他不让光明正大的敲门,那十有八九就是隐晦的翻墙了。

心里觉得这样更混蛋,却又不敢说,正为难呢,裴影鸿照着他后脑勺就又来了一下:“你傻啊,杵这里干嘛?”

那侍卫也不敢扫他的幸,硬着头皮道:“是!奴才去找梯子!”

裴影鸿顺手给了他一巴掌,这回没用扇子,直接一下把他掀下马了,指着自己身上的锦缎袍子道:“本王穿成这样你叫我翻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另一个侍卫就缩着脑袋,一声不吭的躲在后面看他发疯。

站在马下的侍卫一脸懵逼加苦逼,仰头看着他。

裴影鸿雄赳赳气昂昂的道:“前门不好走,不是还有后门吗?敲门去!”

侍卫:……

虽然这个主子习惯性抽风找事儿,两个侍卫却都不敢忤逆他,大家舍命陪君子,陪着他绕到了王府的后巷。

裴影鸿下了马,整了整衣裳,确定仪容无差了,就昂首阔步的往巷子里走,不想才走了没两步,就见前面不远处,墙头里面扔出来不大的一个包袱。

包袱落地,里面哗啦啦的一声,两个银锭子从缝隙里跳了出来。

青天白日里,他们这是撞贼了?

裴影鸿遇到这种事,只觉得千载难逢,兴奋的一瞬间脸都红了。

“殿下!”他的侍卫压低了声音询问,他赶紧示意对方住嘴,三个人闪身躲在了墙根底下。

片刻之后,那墙头上探出来半颗脑袋,左右观望了下,确定巷子里没人,就单手撑着墙头一跃,轻轻松松的翻墙落地。

她拍掉手上的泥土,弯身就去捡地上的包袱和散落的银锭子。

裴影鸿摩拳擦掌,抓住了机会,一下子就蹿了出去,出其不意的从背后将人死死的抱住了,同时兴奋的大喊道:“快!打!拿绳子来,我抓住他了!”

那人刚从墙里翻出来,就被人从后面抱了个满怀,显示吓得好像傻了,愣了片刻,随后怒火中烧。

裴影鸿一个纨绔,她却是练过的,抬脚一踹,裴影鸿就只觉得迎面挨了一闷棍似的,鼻梁都要断了,人也被撞得立刻松了手,捂着鼻子往后踉跄了两步,一边跳脚叫嚣:“还敢打我?来人,给我按住了,往死里揍!”

两个侍卫还没等撸袖子上去走人,之前被他抱的那个没曾想也是个火爆脾气。

她本来偷偷翻墙出来,是避着人的,这时候吃了亏,登时火冒三丈,也当机立断的振臂一呼:“来人!都瞎了吗?还不滚出来,给我把这个登徒子大卸八块?”

话音未落,王府的后门被大开,哗啦啦二十多个提着大棍的大汉蜂拥而上。

裴影夜和皇帝等人赶道的时候,就见这里水泄不通,裴影鸿主仆几个整备堵在暗巷里一顿胖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