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解围,来者不善/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换了男装的文昌郡主双手叉腰,带着趾高气昂的一脸冷笑。

她这里人多势众,墙根底下裴影主仆三个的脸都被打成了猪头,就是裴影鸿,这时候特顾不上端他皇族的架子,只顾拼命的抱住了脑袋——

一会儿还要参加寿宴,他还要去选媳妇呢,话说……这群人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那边皇帝陪着裴影夜一行先后赶来,一张脸已经黑成了锅底灰。

倒是齐崇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这算怎么回事?”

“文昌!”皇帝沉声怒喝,“还不给朕住手!”

那边的文昌郡主闻言抬头,这才看见巷子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车架马匹更是堵得整个巷子口水泄不通,而众人之中,她倒是没太注意仪容风度都很出众的裴影夜和齐崇,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异常显眼的明黄仪仗,登时就知道事情不妙。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窜回府去换身衣裳,可明显的皇帝已经看见她了。

小丫头眼珠子咕噜噜一转,脸上笑容凝结,无比的尴尬。

王府那些正在施暴的侍卫也瞧见了皇帝,不由的纷纷住了手,推到文昌郡主身后。

“伯父!”文昌不敢往前凑,嗫嚅着叫了一声,然后就揪着衣角,低下了头。

皇帝正待要发怒,后面又是一阵凌乱慌张的车马声。

“宁儿!”文昌郡主的闺名叫做西陵云宁,得了陆贤妃传信的六王妃急匆匆的飞奔回府,与她同来的还有拉着沈青桐一起来寻儿子的季淑妃,只是六皇妃爱女心切,远远的就跳下马车,挤进了人群。

“母妃!”文昌郡主倒是找到了点儿主心骨,赶紧迎上来,身子却是不动声色的往自己的母妃身后藏了一半。

这时候裴影夜身边的人已经冲过去几个,把个裴影鸿扶了起来。

裴影鸿眼圈乌了一只,左半边脸上一大片淤青,两管鼻血流得分外醒目,那本来俊俏漂亮的一张脸,此刻当真是万紫千红,全是狼狈了。

两个侍卫是左右架着才把他扶起来。

他还在眼冒金星呢,只觉得鼻子底下黏黏糊糊的,就拿袖子混乱的抹了一把,脸上颜色登时就更好看了。

“皇兄!”他吸了吸鼻子,远远的冲马背上的裴影夜打了个招呼。

这边六王妃已经狠狠的瞪了女儿一眼,赶紧的已经跪下去请罪道:“是臣妇疏于管教,小女顽劣,闯下了大祸,臣妇愿代小女领罚!”

六皇妃就是之前在陈婉菱大婚那天和沈青桐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纪王妃,她的年纪不小了,当你哦按嫁入王府之后,早早的生了两个儿子,却是在三十五岁上又生了这么个小女儿,从此以后就宝贝金疙瘩似的的宠着护着,不管是六王爷还是上面的两个嫡子,谁都不准说女儿半个字的不是,要不然这位纪王妃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直接绝食甩脸子,弄得父子三个全部缴械投降,也就是这样,文昌郡主明明是金枝玉叶的皇室郡主,却被宠得颇有些无法无天,用这时候人们的普遍标准来说,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女纨绔。

沈青桐是知道纪王妃有这么个宝贝的幺女的,却从不知道这位郡主会是这么个无法无天的人物,这会儿见着了,倒是颇惊奇意外的。

那边纪王妃跪下替女儿领罪了,文昌郡主就也跟着跪了下去,不过却只是低着头,并没有抢白。

皇帝要罚她,肯定是不顾头脸的重罚的,但是她娘是是王妃,多少也算年高德勋,皇帝恐怕连骂都不好意思太劈头盖脸。

这个丫头,却是极精明又识时务的。

沈青桐料中了她心里的那点小算盘,不由的弯了弯唇。

那边纪王妃的态度诚恳,又一脸的痛心和谦卑的模样。

皇帝心里虽然怒火中烧,果然冲着她这张温良淑德的脸,所有的脾气就都团在了胸口,不好意思直接抛出来。

那边裴影鸿被人扶着,慢慢的头不晕了才扭头看了眼跪在纪王妃身后的那个让他吃了大亏的黄毛丫头——

他又不傻,挨打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按理说,他挨了揍,又当众丢了脸,是该不依不饶的讨个公道的,可是一回头看见那么个小丫头灰溜溜低着头的一张侧脸,就也发不出脾气了——

心里气归气,可是跟个小丫头不依不饶的非要分个输赢出来,岂不是比被人揍一顿更没脸?

那边皇帝的脸色阴沉的极为难看。

裴影鸿咧了咧嘴,觉得腮帮子发疼,却还是龇牙咧嘴忍着疼道:“误会误会,只是个误会而已,文昌郡主又不认得小王,大概是将小王误以为是什么坏人了吧!”

文昌郡主还等着这人给她穿小鞋呢,闻言,不禁偷偷的抬眸,拿眼角的余光看了眼那个“登徒子”。

彼时那人一脸的万紫千红,再加上说话的语气太没正形,怎么看都不顺眼。

这样人,若在平时她看见了,指定是叫侍卫直接用铲子铲走,看见就觉得碍眼,这时候却忍不住眨巴着眼睛又偷看了他两眼。

那边马车上的皇帝看见裴影鸿这副德行,自然也是打从心底里看不上。

只是他还不想和北魏结仇,既然裴影鸿递了台阶,他就准备下。

诚然——

齐崇却不是单纯为了白跑一趟看热闹的,此时便就揶揄笑道:“误会吗?就不知道二殿下你突然跑到这里来做什么的?”

大越的皇帝要拿联姻北魏一事给他施压,本身就是居心不良,如今他逮着机会了,不挑拨一下两者的关系,实在对不起他千里迢迢跑这一趟浪费的时间和精力。

裴影鸿当场就怒了,梗着脖子大声道:“小王闲着无聊,四处走走不行?这里是大越,又不是南齐,难道我这还犯了齐太子的忌讳不成?要兴师问罪也轮不着你来!”

他就是个不知轻重的纨绔,所以丝毫也不忌讳彼此的身份,说炸毛就炸毛的。

齐崇却是也不温不火,唇角带着淡淡的笑纹道:“本宫哪有兴师问罪,就是想着初来乍到,对着大越的皇都不慎熟悉,二殿下你随便走走就这么巧走到六王爷府上来了,想必是对这京城里的环境极熟悉的,改日相约同游一番可好?”

他这么一示好,裴影鸿反而不好再挑毛病了。

他冷哼:“齐太子要闲逛,越皇陛下自会安排官员陪同,小王可不敢抢功!”

齐崇笑了笑,就也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转而把视线又移到了文昌郡主身上,道:“这位就是文昌郡主?小王怎么听说郡主伤着了?您的这身打扮,看着也是标新立异啊!莫不是和二殿下一样,只是随便穿穿?”

文昌郡主的身份尊贵,一言一行都代表皇室颜面,无论如何也不该穿成这样到处招摇的。

此时齐崇的矛头指向了她,她立刻便有些心虚,暗暗捏住了衣角。

纪王妃更是急出了一身的冷汗,仍是赔罪道:“这丫头是被臣妇宠坏了,没个正形!”

说着,她回头瞪了文昌郡主一眼:“还不赶紧回去把衣裳给换了!”

文昌郡主是很机灵的,马上答应了一声,爬起来就要往里走。

齐崇唇角隐晦的牵起一个弧度。

沈青桐从旁瞧见了,顿觉不妙。

之前在东宫那次,她让纪王妃受了惊,总觉得欠着这位慈祥的王妃一个人情,此刻便是扬声道:“听说郡主崴了脚?还不赶紧去个人,扶着点儿?”

纪王妃的心头一动,后怕的又是一头冷汗。

她赶紧使了个眼色:“来人,还不扶着郡主点儿?”

跟着她回来的心腹嬷嬷连忙跑过来,弯身去扶文昌郡主。

文昌郡主此时也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刻意的缓了起身的动作,等那嬷嬷过来扶着,这才动作有些夸张的瘸着一条腿,一步一步往王府的后门蹦去。

她人虽然激灵,但这演戏的功夫实在不到位。

沈青桐看在眼里,尴尬的只想扶额。

那小郡主听了她前面的提醒,倒也好奇,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巷子内外的光线都不甚明,她只看到季淑妃身侧一个窈窕的影子,回忆了一下,又觉得她声音蛮好听的。

这边文昌郡主装模作样的被人扶进府去了。

齐崇被沈青桐搅了局,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冷了脸,暂时没做声。

因为沈青桐突然发声,皇帝也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眼神晦暗又复杂。

眼前的场面瞬间寂静。

这一次,却是一直沉默不语的裴影夜突然开口问纪王妃道:“王妃,影鸿误打误撞到了府上,也算是缘分,他伤势不轻,府上应该有大夫吧,麻烦王妃腾个房间出来,叫人给他先处理一下吧!”

文昌郡主撒谎拒婚的事,裴影鸿没计较,但看他的样子却是不准备就此揭过的。

皇帝的目光一沉,终于觉出了他的来者不善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