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现世/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着宸妃母子两人以往的作风,沈青桐以为他们是准备一直隐在背后搅弄风云的,不曾想,西陵丰居然会以这样一种万众瞩目的方式,宣布了他的回归。

沈青桐的神色微微一变,正端着酒杯的手,手指不由的用力。

酒水从杯中晃出来一点。

西陵越扭头看她:“怎么?”

沈青桐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在万众瞩目之下自殿外款步从容而来,方才轻声的吐出三个字:“西陵丰!”

西陵越也是始料未及,不由的眉心一跳。

他循着沈青桐的视线也朝大门口的方向看去。

外面阳光明媚,那人就踩着满地金黄的光芒入殿。

他只穿了一身再普通不过的青色长衫,发间也只是毫不张扬的一个素玉簪子,五官眉目生得不差,却也不到扎眼的程度,反而是恰到好处的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能记住他,却又不至于深究什么。

自从得知西陵丰是装傻之后,西陵越就紧急叫人去查过自己这位大哥,只是因为时间紧迫,再加上宸妃和西陵丰有意防范,所得的信息就是少之又少的。

如今这人公然露面,西陵越就飞快的上下打量他——

举止从容,处变不惊,他方才确信,近期和他有关的那些事,真的是他的手笔,而非是宸妃那个女人在背后操纵一切的。

这会儿万众瞩目,所有人都盯着的是西陵丰身后那个由八个人还要费力才能平稳抬进来的东西,他们夫妻间的这点小动作自然不足以引人注意。

“宸妃姐姐也是的,这是什么礼物?怎么还弄得这么神秘?还不赶紧让咱们姐妹都跟着开开眼界?”后妃们,大都和宸妃不熟,不想贸然开口,也有人是暗中嫉恨的,而不屑开头,所以季淑妃就出面打破了沉默。

这时候,八个人已经走进大殿正中,将那个巨大的红木托盘底座平稳的放下了。

宸妃微笑转头道:“把红布掀开吧!”

“是!”西陵丰亲自上前,扬手将蒙在上面的红布掀开。

那下面,却是一块巨大的玉雕,玉质绝佳,堪称极品,只高度就有大半个人高,宽度一个人环抱不过。

原石已经被处理过,正面雕刻出一个巨大的寿字,一笔一划的走势都穷经飘逸,足见得雕玉人的书法功底也是不俗。而这么巨大的一块玉石,自然也不能浪费,主图的一个寿字,细微处更是处理的无比繁复,雕的是一副一零八童子贺寿图。上面一零八个童子,神态动作都各不相同,有人作揖,有人捧桃,有人跪拜,也有人手持贺寿对联……将整块玉石填满。

八个仆从又将托盘抬起,缓慢的原地转过一圈,这时候殿内已经是一片啧啧的称赞之声。

诚然,其实没几个人在意这位宸妃娘娘大手笔送出来的礼物取悦了圣心,这些见惯了好东西的达官显贵们赞不绝口的是这玉石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工夫。

这么大块极品的玉石难寻,而要在这石头上面一丝不苟的完成这么一副作品,更是难得。

“这么大幅的贺寿图,要雕刻出来定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和精力的吧?宸妃真是有心了!”这次开口说话的人,是常贵妃。

本来宫里没了皇后,今天她其实是有资格陪着皇帝一起坐的,但大概是为了不叫宸妃吃味儿,皇帝却并没有邀她同坐,而是让她和宸妃,一左一右在自己下首设了席。

常贵妃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语气也很平静,听不出任何的喜恶情绪。

沈青桐能一眼认出西陵丰来,是因为她之前有见过西陵丰其人,而在这整个大殿里,常贵妃是唯一一个仅凭着揣测和观察就判定了西陵丰身份的人。

虽说是母子,但毕竟男女有别,一眼看过去,西陵丰的样貌上也唯有那个鼻梁是和宸妃如出一辙的,其他人没往这方面想,自然就会一眼掠过

而常贵妃——

她却是深谙宸妃的为人的,她现在回宫,有自己在上面压着,根本占不到优势,为了迅速的重塑根基,当然是越快越好,一定要把西陵丰也一起迎回来。

而她——

其实是不介意顺水推舟,帮这女人一把的。

常贵妃此言一出,宸妃便是心头一凛——

这女人看穿了?

她的心中就更是多了几分紧迫感。

常贵妃不会让她称心如意的,一定会使绊子。

她心中警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仍是得体的微笑道:“臣妾不敢居功,不过借花献佛罢了。前些年,有采玉人在深山中挖出了这块原石,因为这么大块的精品极为罕见,臣妾就高价叫人收了回去,刚好有认识的雕玉人主动请缨,臣妾也就让他雕了,本来臣妾是想着等陛下六十整寿的时候再叫人进献进京的,却是陛下对臣妾母子关爱有加,还特意叫人去接了臣妾回来,时间仓促,也不及准备旁的礼物,臣妾就只能是择日不如撞日,直接将这份礼物带来了!”

皇帝和宸妃之间,其实是有心结的,并且宸妃回宫之后,一直也只是循规蹈矩,他便总觉得是有隔阂。

此时听宸妃这么说,却是心弦微微一动,蓦然就有些感动了。

“爱妃有心了!”他抬了抬手。

宸妃本来就是站着回话的,见状就主动走过去,把手递过去。

皇帝握住她的手,顿觉得这些天梗在喉咙里的那些话全都烟消云散了。

他递了自己的酒杯过去。

宸妃接过去,抬袖一遮,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时候,皇帝顺势揽过她,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

这一瞬,一干的后妃们几乎顷刻间就都红了眼,有的人几乎都坐不住了。

陆贤妃心里也是膈应的慌,但她从来在乎的就是不是皇帝的宠爱,所以面上还能保持端庄大度的笑容。

常贵妃为吹了眼睛,端起就被掩饰——

其他人觉得她是掩饰狼狈,她不动声色遮掩下去的却是唇边忍不住泛起的一丝冷笑。

王座之上,宸妃重新给皇帝的杯中斟满酒。

皇帝接过酒杯,冲着满殿的人朗声笑道:“宸妃准备的礼物甚得朕心,今日朕做寿,更有诸位贵客远道而来为朕贺寿,朕今日在此,就以薄酒一杯谢过!”

正在欣赏玉雕的众人赶紧收回视线,纷纷举杯。

“陛下圣明,万寿无疆,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殿之内,山呼万岁,河川震荡。

待到放下酒杯,常贵妃就又不冷不热的开口道:“宸妃不远万里带了这么一份大礼回宫,皇上理应论功行赏才对!”

语气微凉,任谁听了都是她在现实存在,顺便找宸妃的麻烦的。

皇帝是知道她和宸妃的过节的,却没想到她会当众发难,脸色微微一变,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宸妃虽然看出来了她的不怀好意,但她现在需要争分夺秒,也顾不上去揣摩常贵妃的心思,只是顺口推诿道:“臣妾说过了,不过借花献佛,若要论功行赏,皇上确实应该重赏替臣妾雕玉的人,不瞒陛下说,这份礼物因为臣妾开始没打算这就献上的,所以换上接我回来的时候还缺一角不曾完工,不得已就只能带着雕玉的师傅一起上路,紧赶慢赶的才终于在前两天完成了这副贺寿图。”

“是吗?”皇帝勉强一笑,“那是该赏!”

朝臣和皇亲中也有好此道的,立刻有人道:“这位师傅的手艺确实了得,既然人在京城,微臣倒是也想见见!”

席间几声议论。

皇帝沉吟,思忖片刻道:“那宸妃就叫人去请这位师傅过来领赏,稍后让朕见见吧!”

宸妃还没说话,一直垂眸敛目站在殿中的西陵丰便是上前一步,一撩袍角跪下去道:“草民只是对皇上尽了一份心意而已,陛下能看得上此物就已经是草民的造化了,草民不求赏赐!”

此言一出,更是满殿哗然。

本来看这雕工,任凭谁都会觉得雕玉的师傅怎么也是个手艺纯熟的老者,谁曾想竟是个看着还不满而立之年的年轻人。

皇帝也是微微震动,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

自此,这满殿的人,就都这么不经意的记住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雕玉师傅。

有人难以置信的询问的,有人夸赞恭维的,更有人当场要求西陵丰替他雕玉的,西陵丰不卑不亢,又礼貌周到的一一回了问话,又以时间紧迫需要立刻离京返乡为由拒绝了邀请。

他说不要赏,皇帝终是赐了千两黄金,他也就退下了。

只一个小插曲而已,随后就没人记得了。

但是这个人,确实已经浮出水面,站在了世人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