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她输得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藏在柱子后面的宫女本就紧张,听了两句,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这边常贵妃和宸妃针锋相对。

宸妃冷冷的道:“你胡说什么?”

神情语气都很镇定。

常贵妃反唇相讥:“那你又紧张的什么?这么急着让你的丫头去追?”

语气一顿,唇角讥诮的弧度就更加明显了。

她上前一步,近距离的逼视宸妃的眼睛:“有时候,血缘这种关系真是玄妙的很,这一点不得不承认,说实话,细看之下,安王的长相还是有几分像你的!”

宸妃冷着一张脸,目光含恨的盯着她。

这恨意,如假包换,却是无需伪装和掩饰的。

过了一会儿,她很平静的说:“你想替你的儿子争皇位吗?”

常贵妃一笑,未置可否。

宸妃显然是怒气更盛,又道:“那你迫在眉睫,应该去出手对付的是昭王,我们母子远离朝局多年——”

话到一半,她又像是有些迟疑,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一次皇上做寿,是他主动要求接我们母子回朝,若是我真的存了别的心思的话,丰儿也大可以名正言顺的跟着我一起回来,这么多年了,我们母子都习惯了封地那里的生活,轻易也不想改变。他之所以会过来,也只是尽一点身为人子的本分,来见他父皇一面,我们根本就碍不到你的什么事,你当真要赶尽杀绝,把事情闹大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吗?”

常贵妃根本就当没听见她的话,反诘道:“鬼才知道你们母子安的什么心。你让我去对付昭王?然后再和陆贤妃他们弄到两败俱伤,直接给你儿子腾地方吗?我没那么蠢!何况昭王是说你想让他栽跟头他就会栽跟头的吗?他可是如今朝中风头最盛的皇子,我去对他出手?搞不好没把他怎样先惹上一身腥,反倒是你那个宝贝儿子——他偷偷的跑来就是找死,我就算杀了他,事后也大可以推脱说是不知情的,皇上还能为了个死人把我怎么样吗?”

常贵妃这话也说得着实恶毒。

躲在柱子后面的宫女被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脑子不够使,一时间还转不过弯来——

她们在说什么呀?宸妃的儿子?是指的安王吗?安王怎么了?谁进宫了?常贵妃又要杀谁?那个传说中的傻子在哪里啊?

她太紧张,又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塞了一脑袋,诚然根本也就注意不到常贵妃和宸妃两人说话的时候就只是表面耍狠,谁跟谁也没激烈的较真。

话到了这个份上,也不差多了。

宸妃“怒然”的一咬牙,提了裙角就也急匆匆的往那回廊的方向走去,同时撂下了狠话:“你可别逼我,今天我儿子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也休想全身而退!”

这话,就刻意的更直白的突出了重点信息了。

她人一走。

常贵妃就也“不依不饶”的快步去追了。

那宫女扒在柱子后面半天,这时候看到两人走了才有些恍惚的转身回了身后的大殿。

这边宸妃和常贵妃也没走几步,只等拐过了前面的拐角,走在后面的常贵妃就已经刹住了脚步,嘲讽道:“行了,人已经回去了,戏演到这里就够了,回头再叫别人看到你跟我纠缠在一块儿,你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宸妃本来也没准备真的去追谁。

她也顿住了脚步转身。

这个拐角处,只有檐角上挂了一盏灯笼,灯光却也被粗粗大的回廊柱子挡住了大半,光线不明,再加上两人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就确实是叫人不怎么愉悦的了。

宸妃回转身来的表情倨傲,抬高了下巴睨着常贵妃道:“云绮楠,你这么偷偷摸摸的,连真实姓名都不敢公之于世的——此时此刻,在这宫里,难道不该是你比我更加谨小慎微吗?”

面对她的挑衅,常贵妃唇角讥诮的笑容仿佛千年不变,语气冷淡的道:“我的这个新身份是咱们的陛下给的,有关我的身世和过去也都是他出面抹掉的,梅雨秋,你要是想说就尽管去说!”

“你!”宸妃一怒,抬手指着她,却是瞬间词穷。

她记忆里的那个云绮楠从来就不是这个样子的,那只是胆子略有点大,又颇有些主意和固执的小丫头而已,即使后来云家出事,云老夫人带着云绮楠进宫求救,她是避而不见,却悄悄带人往宫门外看了一眼,那时候那个养尊处优的霸道老太婆早就没了往日里的威风,憔悴的跪在地上,顶着炎炎烈日哭喊求救,云绮楠就站在她身后,不仅没有陪着她哭,甚至连膝盖也没有弯一下,就那么面无表情,冷冰冰的站着。

当时宸妃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但是看过了之后转眼就忘了。

那时候皇帝已经登基,她也平步青云,因为生了儿子,已然成为宫中最显赫的女人之一,别说一个名不见经传云绮楠,就是真个云家在她眼里也不过蝼蚁粪土一般,完全不值得回头一顾了。

回想起来,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乃至于到了今天,她甚至都早就将和云家有关的一切抛诸脑后,多年不曾想起来。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和云绮楠还会重逢,而且还是在宫里,以这样的身份。

这么多年以来,她早就不把云家的人当回事了,甚至于在见了这个是敌非友的表妹之后连仇视的情绪都提不起来。

但偏偏——

这个女人累不风行,上来就是狠又准的一个巴掌,又拉起了她心中新的仇恨。

如今再看见,那就是分外眼红了。

宸妃心里十分确定云绮楠是为了报复她而来的,就因为她当年对云家的见死不救。

而这个女人用来报复的手段,却是入宫,得宠,甚至是要夺取皇位,那个她苦心筹谋多年,要替她儿子谋夺的皇位。

宸妃心中恨意暴增,眼底杀机就越发的凛冽了。

常贵妃事不关己的坦然与她对视道:“我知道你卧薪尝胆几十年,此次回宫更是步步为营,我要是现在就和你呛起来,最后还是只会让别人白捡了便宜,横竖大家都是打得渔人得利的主意,咱们彼此私底下知道就好,不妨就先拼一拼运气,实在没必要现在就把事情都闹到明面上来不是?”

宸妃听她这么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品出了点儿别的意思来。

她心里略一放松,冷嗤一声道:“你不会真的自不量力,想要推你的那个儿子上位吧?”

“大家生的都是儿子,凭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了吗?”常贵妃并不否认。

宸妃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当即目色一寒:“你凭什么?云绮楠,你手里有多少底牌我一清二楚,我劝你最好不要自不量力,凡事都先替你儿子想想!”

她是卧薪尝胆二十多年,手里有人也有钱。

可是常贵妃被锁在宫里十几年,却是被皇帝限制得死死的,她要杀西陵丰不容易,而自己要动西陵卫,那就再容易不过了。

宸妃这话就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本以为足矣吓退了常贵妃,不想常贵妃仍是无动于衷,神色冷淡的看着她,看看的道:“你要真有本事,那就试试看,是,我也有儿子,我的弱点就是摆在那里的,都不用你去找,可是你动手之前最好想清楚了,你要真的断了我的后路——我这个人,是不在乎鱼死网破的!”

宸妃谋划多年,要的是钱权富贵。

而她,虽然也想要这些,却比对方更多了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

她输得起,而宸妃——

她输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