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你到底为什么回来?/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宸妃根本没想通她在说什么,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常贵妃口中的“她”指的谁。

常贵妃唇角一直带着讥诮的笑容:“这些年你为什么要借口躲避出去?难道单单就只是为了韬光养晦,以便于暗中培植势力吗?据我所知,事情的真相远不止这样。”

宸妃终于从她的言语间听出了点儿门道,脸色微微一白,但是第一个反应却是赶紧四下里看了眼,唯恐会有人路过。

常贵妃看她这个样子,就越是笑得满怀恶意。

她转身,踱步到旁边的栏杆前,看着花圃对面幽幽的一片暗黑水光,却是没打算有半分遮掩的继续道:“他是怎么坐上这个皇位的?其中缘由,没人比你更清楚了。哦,当然,路晓是他的心腹,路晓也知道,还有一个你的贴身丫鬟……叫什么来着?我记得是叫小月吧?她无意中也听到了,心里一怕,就告诉了祖母。现在路晓被他给杀了,祖母也被你给灭了口,那个丫头也早几辈子就不知所踪了,所以你才敢回来,你以为这件事再没有后顾之忧了是吗?”

宸妃已然是被她惹毛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拉了她一把,盯着她的脸恶狠狠的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

是当初云家那个老太婆告诉她的?

这么看来,她当初还是大意了,她原以为云家那么一家子眼皮子浅的东西,个个都胆小如鼠,那老太婆知道了这么要命的事,断然要闭紧了嘴巴,一个字也不敢往外透露的,却没曾想那个无知的蠢货,居然大嘴巴的把事情告诉了眼前的这个贱人!

“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没影儿的混账话?”宸妃越想越气,这时候心底里对云家的恨意突然就被激了起来。

“没影儿吗?”常贵妃冷冷的说道:“如果是祖母一个人说的,你大可以说她是信口雌黄,可是她趁着那天进宫的时候来劝你的时候,我一直偷偷的跟在她后面,你和她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那是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并且以此恐吓,封住了她的嘴巴的。怎么,你有胆子做,现在却不敢承认了?我依稀记得,当年的你,胆量和气魄都十分惊人的,现在怎么反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当年的那件旧事,虽然已经在心中尘封,但若要仔细回想的话,其中细节还都是历历在目的。

宸妃确定常贵妃这不是在诈她。

本来也的确的因为路晓已死,这一次她才会没有犹豫的回来。

当初她和皇帝做的事,太惊人,若只是彼此间的秘密,那么她确信,两个人都有默契,会只当是没有那回事,谁都不会翻出来旧事重提。

可只要这世上还有第三个知情人,她就会心里不安生,仿佛随时随地事情被揭发出来——

皇帝不会担这个干系,到时候虽有的后果肯定都要推到她的身上,让她去承担。

当年,知道自己身边的那个丫头偷听又多事,她立刻就将人给处理掉了,然后云家老夫人来找她的时候,她又刻意的吓唬了一下,那老太婆只知道那是件掉脑袋的事,所以即便后来被流放,都也没敢抖出这件事来威胁她,毕竟——

流放出去,还有一条命在,可那件事抖出去,她的九族之内,包括云家的人,都要人头落地的。

但是宸妃又是个很谨慎的人,她虽然肯定老太婆活着的时候不敢乱说,却又担心她临死前会不甘心的留下什么话来报复自己的见死不救,所以就买通了人,在云家人流放之前被监禁的那段时间里给老太婆的饮食里投了毒。那老太婆本来就年纪大了,再加上云家出事,她身心受创,流放的路上没熬过几天就一命呜呼了。

至于路晓——

她倒是想要一并灭口,可那人从五六岁的时候起就跟着皇帝了,是皇帝的人,她实在是没办法。于是后面一思索,干脆就借着西陵丰出事的引子,躲了出去。

如今路晓死了,她才彻底放下心来,仿佛战战兢兢悬在头顶的一把钢刀终于被卸下来了。

可是——

她千算万算,躲了这么多年,偏就是没绕过这个阴魂不散的云绮楠。

宸妃死死的咬着牙,太阳穴因为紧绷而一突一突的跳。

两个人,四目相对。

一个人笑意吟吟,目光中满是嘲弄和挑衅;

另一个,眼睛猩红,眼底杀机外露。

彼此对峙了片刻,宸妃就一甩袖,咬牙切齿的道:“我去告诉皇上!”

言罢,转身就要往回走。

“哈!”常贵妃没动,反而无所谓的大笑出声:“你去啊,你想去就尽管去,可就算是你说了,你觉得他会信?”

完全就是有恃无恐。

宸妃的脚步一顿。

常贵妃又款步过去,绕到了她面前,故意近距离的看着她的眼睛,然后红唇微启,一个字一个字的道:“咱们两个是有宿怨的,你忘了?你无凭无据的去找他,他只会当你是在污蔑我,公报私仇!”

“你——”宸妃突然明白了她回宫那天这女人就刻意找茬的原因了,这个伏笔埋得,实在是让她始料未及。

常贵妃仍是笑:“而且我想那件事他跟你一样都在刻意的遗忘,完全不想再被任何人提起了,你真的确定你要去找他?”

这些年,路晓这个知情人让宸妃提心吊胆,想也知道——

其实,她的存在,也会是皇帝面前的一根刺。

如果不提起,或许他还念及旧情,刻意的视而不见,但如果她不分轻重的拿那件事做筹码去给皇帝施压,让他处置常贵妃的话,以那人敏感多疑的性格,必定会理解成她是在拿那件事威胁他。

那样一来,最后的结果就很有可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宸妃是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恶狠狠的瞪着常贵妃半天,最后道:“你既然这么清楚他不想让那件旧事重见天日,那就更应该明白,就算你知道了,这也不能作为你威胁我的把柄。你要是有胆子,就把这件事抖出去啊,看看咱们到时候,谁能逃得了!”

“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就专门找死的!”常贵妃只是无视她的微微笑。

“哼!”终于扳回一局,宸妃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往旁边一扬头。

常贵妃则是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天色,道:“曲嬷嬷她们差不多该回来了,你也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再不然就难以自圆其说了。”

曲嬷嬷拦不住西陵丰,这一点她一早就确定。

宸妃不可能不做准备,防着这种意外的发生的,更何况——

这女人设计的这场戏,到这里也才刚开场而已。

宸妃紧皱着眉头从旁边收回目光,盯着她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为什么回来?”

常贵妃笑了笑,不语,直接绕开她身边就要离开。

宸妃被她逼出了一肚子的火气,霍的转身,不死心的冲着她的背影道:“这宫里尔虞我诈的日子就那么好过吗?他就那么值得你迷恋吗?你到底为什么要回京城,又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来到他的身边?你真就那么喜欢他?还是——你做这些就只是为了给我找麻烦和报复我?”

为什么回来?又为什么进宫?

呵——

常贵妃没有回头,唇角牵起一抹讥诮的笑容,微叹了一声道:“不过都是命里注定了的!”

她不解释,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既然宸妃觉得她是为了替云家的报复才回来的,那么就让她那么以为吧。

夜色悄然,整个皇宫建筑群却都掩映在一片辉煌的灯火中,光影迷离又绚丽。

常贵妃走过长长的回廊,刚从另一个可以通往昭阳宫的拐角的出口处下来,迎面就见曲嬷嬷和迎萱两个一前一后行色匆匆的迎了过来。

“娘娘!”曲嬷嬷走在前面两步,气喘吁吁的出了不少的汗,面上表情愧疚,眼神却有些闪躲:“奴婢无能,没能追上!”

后面迎萱也走了过来,因为心存芥蒂,看着常贵妃的眼神就很防备,只是也不敢冒犯,赶紧冲着她屈膝行礼,却是没开口,随后就直接侧身从这主仆身边绕了过去,寻自己的主子去了。

常贵妃也没为难她,却也没说话。

曲嬷嬷半弯着膝盖,还有些忐忑的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她。

常贵妃这才道:“意料之中,起来吧,我们回宫了!”

说完,率先举步,继续前行。

曲嬷嬷察言观色,确定她是真的没发怒,心里就更奇怪了。

她其实还纳闷,那个雕玉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常贵妃想要杀死他,但是又拼命的咬紧了牙关,不敢多嘴。

常贵妃回了昭阳宫,又吩咐曲嬷嬷一会儿看着宴会差不多结束了就去接西陵卫早点回来,然后自己就先回房睡了。

这边的宫宴上,贤妃的那个宫女听了很可怕的墙角,回来之后心里还是波涛汹涌,精神恍惚。

因为听到的消息太惊人,并且事情又复杂,黄嬷嬷给她递眼色询问,她张了张嘴,又看这满殿的人,终是欲言又止的没敢开口。

陆贤妃自然是注意到了。

她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仍是不动声色的含笑和旁边的季淑妃说话,一直等皇帝那边又喝了两杯酒,她方才含笑起身道:“皇上,后面差不多要上主菜了,臣妾不太放心,过去跟御膳房的人确认一下,今天客人多,别出什么岔子!”

“嗯!”皇帝当然不会管她,略点了头,就继续和裴影夜等人寒暄。

陆贤妃转身,依然是从后殿退了出来。

黄嬷嬷扶着她的手,那宫女低眉顺眼的跟在后面。

等出了大殿,走到无人处,陆贤妃就停了下来道:“说吧,什么事?”

那宫女彼时还在琢磨自己听到的事,心不在焉的。

黄嬷嬷拉了她一把,瞪了一眼过去。

“啊!”她这才赶紧收拾了散乱的思绪,还是有点犹豫的道:“娘娘,那会儿奴才奉命跟着贵妃娘娘和宸妃娘娘出来,见到她二人在殿外的无人处说话,感觉……很奇怪!”

陆贤妃皱眉:“那两个女人在一起说话?都说了什么?”

“是——”宫女张了张嘴,总觉得匪夷所思,又由于当时两人的对话有点长,她记不住全部的原话,就尽量会回忆着把听到的都转述了,最后还是一脸茫然的道:“贵妃娘娘一直说什么宸妃娘娘母子,又说什么……说什么一定不会让安王殿下活着出宫,要……要锄掉后患什么的,奴婢……奴婢不太听得明白!”

大皇子西陵丰明明人在封地,而且二十多年前就得了重病,高烧烧成了傻子了。

黄嬷嬷听完,就是脸色惨个变:“娘娘!”

陆贤妃倒是还算冷静,她联系这宫女的话,再一回想之前大殿之上的情形,西陵丰出现的时候,她有多看了两眼的,当时没觉得怎样,现在一想,就是心头一凛:“你说常贵妃让人去截人了?黄嬷嬷,赶紧去探听一下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