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简直就是找死/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嬷嬷赶紧去了。

陆贤妃想了一想,她这一去必定需要一点时间,开带了那宫女绕过回廊,去大殿正门外寻了个管事太监,交代了他几句话,让他代为去御书房传话。

办完了这边的事,陆贤妃就又折了回去。

黄嬷嬷去打探消息,自然不用亲自找到地方,沿路揪住几个侍卫问了就知道了大概,急匆匆的回来给陆贤妃禀报。

“娘娘,奴婢问清楚了,曲嬷嬷的确的有追去宫门附近截人,但据说她晚了一步,过去的时候宸妃娘娘带进宫里来的人已经先一步出宫去了!”黄嬷嬷道。

“消息准确吗?”陆贤妃确认。

“奴婢虽没有走到地方亲自询问,但如果真叫她截住了人,肯定早闹开了,宫里不会这么安静的!”黄嬷嬷忖道:“而且有人看到曲嬷嬷和宸妃的一个宫女先后回了这边,后来宸妃就回寝宫更衣去了,可见常贵妃的确是没有截住人的!”

她将事情禀报完,略一犹豫,然后四顾无人,还是忍不住往贤妃跟前凑了凑,小声的道:“娘娘您觉得那是真的吗?大皇子他——”

这都二十几年了,现在突然说那个公认的废人大皇子又好好的回来了?

任凭是谁也都会觉得难以接受的。

陆贤妃此时的心情也大抵如此:“宸妃今天的作为,的确是过于刻意了!”

按理说,如果真的只是个普通的雕玉人,宸妃实在没有必要特意的把他带进宫,又当众引荐给皇帝认识的。

虽然她心里对常贵妃和宸妃这两人的戒心都很重,但无论这两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有关西陵丰的那部分消息却极有可能都是真的。

如果真的是西陵丰回来了,那么这么多年来那双母子处心积虑,隐藏至深,就足以叫人万分的警惕和忌惮了。

“常贵妃呢?”脑中飞快的思虑片刻,陆贤妃重新收摄心神问道。

“曲嬷嬷无功而返之后,她就直接回了昭阳宫了!”黄嬷嬷道。

正在说话间,站在旁边的那个宫女不经意的一抬头,又见宸妃主仆正从远处过来。

“娘娘!”她连忙提醒:“宸妃娘娘回来了!”

陆贤妃抬头看了眼。

黄嬷嬷就自觉的退到了她身后,垂首站着。

又过了不多一会儿,宸妃就绕过回廊走了过来。

见到陆贤妃,她先是露出一个笑容:“贤妃妹妹怎么也出来了?”

贤妃屈膝福了一礼,也是和气的笑道:“御膳房那边上菜慢了些,我出来看看,正打算叫个人去催一催呢!”

“哦!”她们两个也不算有什么交情,宸妃略一颔首,就没再多说。

陆贤妃侧身让了一让。

她就先进殿,回了宴会上。

“娘娘!”待她走后,黄嬷嬷见着陆贤妃一直心不在焉的,就试着叫她:“咱们现在也回去吗?”

陆贤妃咬着牙又再认真的权衡了一下,目色深沉道:“这个女人当年就非常了得,要不是因为出身不好,绝对不会等到生了儿子之后再封妃,不管常氏的话是真是假,本宫都不放心!”

“那——”黄嬷嬷为难:“那人已经出宫了,娘娘要派人去——”

“这个时候从宫里派人出去做事,太扎眼了,后面万一闹大了,不好推脱,何况——”陆贤妃拧眉,顿了一下,又道:“此事又非同小可,让谁去本宫都不放心!”

黄嬷嬷就更为难了,困惑不解的看着她。

陆贤妃面色凝重的又再斟酌了片刻,刚好回廊那边有一队宫女端着酒水往这边走来。

陆贤妃略一沉吟,心里就有了主意。

她静立不动。

不多时,那队宫女就行至了眼前:“见过贤妃娘娘!”

陆贤妃淡淡扫了眼她们手里的东西,“拿得什么?”

宫女道:“淑妃娘娘怕女眷们不胜酒力,就让奴婢们拿了些果酒从这里送进暖阁里去!”

陆贤妃却没放行,走过去随意打量她们托盘上端着的东西,并且随手拿掉两个酒壶的盖子吻了吻,这才说道:“还是淑妃想得周到,却是本宫疏忽了!”

宫女们只是微笑,不敢随便说话。

陆贤妃挥挥手:“拿进去吧!”

“是!娘娘!”宫女们应了,又再施了一礼,就鱼贯从她面前行过。

这时候,陆贤妃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拦住了正从她面前走过的一个宫女道:“上午那会儿本宫瞧着桐桐那孩子的精神好像不是太好,一会儿进去送酒的时候你替本宫提醒越儿一声,让他也少贪杯,宴会散了就早些带他媳妇回去。”

“是!”那宫女顺从的应了。

陆贤妃于是就没再多说,放了人进去。

待到人都走了,黄嬷嬷就灵机一动,突然明白了什么:“娘娘您是想……”

陆贤妃面上表情越发的凝重,看了她一眼道:“如果那双母子真的存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么本宫和越儿就首当其冲会是他们的眼中钉,这时候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必须先下手为强!”

还是那句话,皇位只有一个,谁来抢,谁就是他们的敌人,而对待敌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手软的。

何况——

她对宸妃还有其他的不放心,所以这一次,哪怕是证据不明,也必须要紧急处置了。

黄嬷嬷心头一凛。

陆贤妃道:“越儿应该听得明白本宫的暗示,本宫先进去,省得皇上起疑,你在这里守着,回头他出来了,你把事情跟他交代一下,不管怎样都一定要让他务必确认好那个人的身份,如果——”

她说着一顿,眼神就跟着一厉:“如果真的安王的话,他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这件事上,她和常贵妃的想法是一致的——

如果这些年西陵丰真的是装疯卖傻,扮猪吃虎的,那么就事不宜迟,一定要赶在皇帝正式承认他之前先下手把他锄掉。现在动手,他们只是“不明真相”的动了一个平头百姓,而一旦等到宸妃设计让皇帝给他正了名之后,那就没办法直接正面对他下手了。

“是!奴婢明白!”黄嬷嬷也知道其中利害,立刻就郑重其事的点头。

陆贤妃抬手拍了下她的肩膀,就带着那宫女回了殿里。

回去的时候,宸妃已经重新落座,并且这个女人又很聪明,知道一众的后妃对她心存不满,这次从外面回来之后就直接没往皇帝身边凑,又坐会了她自己本来的位子上。

“姐姐回来了?”季淑妃第一个看到陆贤妃回来,笑着打招呼。

陆贤妃笑了笑,也是没事人似的坐下来,和她一起谈笑风生。

片刻之后,那几个宫女在后殿重新分好了果酒端上来。

皇帝狐疑的看了眼。

“臣妾的酒量浅,就自作主张,让准备了些果酒给女眷们!”季淑妃解释道。

“嗯!还是你想得周到!”皇帝赞许的略一点头就又移开了目光。

宫女们将用精致的小银壶装的果酒往这暖阁里每个有女眷的桌子上都送了一壶。

季淑妃想了想,又扭头吩咐向嬷嬷:“去跟丫头们说,让她们看看下面的夫人和小姐们有谁需要的,要送一些过去!”

“是!”向嬷嬷含笑应了,暂且推下去安排。

这边四个宫女分两组,从左右两边一桌一桌的把果酒摆上桌,在往沈青桐面前搁酒壶的时候,那宫女就低眉顺眼规规矩矩的转述了陆贤妃的话:“昭王殿下,方才贤妃娘娘让奴婢带句话,娘娘说王妃的身子弱,请她少饮些酒,还说宴后请您早些送王妃回去歇着,别伤了身子!”

西陵越不近人情的臭脾气,尽人皆知,那宫女声音轻柔软弱的把话说完,根本也没敢等他答应,甚至于从头到尾连眼睛都没敢抬,放好了酒壶就爬起来,移去了下面一桌。

彼时西陵越正端着酒杯和对面桌上的齐崇眉来眼去,以眼神示意互相劝酒呢,闻言,他从远处收回了目光去看身边的沈青桐。

沈青桐刚听了那宫女的话,正好也在看他。

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

西陵越道:“你头晕不晕?”

沈青桐的嘴角一抽。

这时候刚好木槿已经跪在旁边倒了一杯梅子酒递过来。

宫宴上饮用的酒水,自然都是个中级品,一杯清酒,看着不起眼,荡在杯中,清甜的果香味和浓烈的酒香味混在一起,颇为醉人。

沈青桐斜睨了一眼。

西陵越还在看她。

她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香醇且烈,口感中有带了点儿香柔的甜味儿,那味道实在是不错的。

木槿偷看了西陵越一眼,见他没说话,就又给沈青桐把酒杯斟满了,沈青桐端起杯子又灌下去,木槿正犹豫还要不要倒第三杯的时候,却见她家王妃捂着嘴,猛地从座位上窜起来,然后埋头就从后殿冲了出去。

沈青桐这一跑,自是惊动了不少人。

“这是怎么了?”有人不解的左看右看。

就是皇帝也拧眉看过来。

西陵越弹了弹袍子站起来,摆摆手道:“她是不胜酒力,偏又贪杯,没事,我去看看!”

说完,看了皇帝一眼。

皇帝明显是对沈青桐这一惊一乍的脾气相当的不满,脸色不怎么好,也没说话。

西陵越是无所谓的,仍是神态自若,步履从容的跟了出来。

木槿也跟着赶紧跑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沈青桐就在门口等着。

西陵越走过去,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突然叹道:“要是真的便好了!”

其实沈青桐是可以假装头痛的,但是这一头痛又一走,后面再巧合的出点什么事,任凭谁都会觉得她有伪装的嫌疑,毕竟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病根在的。

西陵越只说了那么一句,落在她脑后的手就顺势滑到肩头,揽她在侧。

黄嬷嬷正严阵以待的等着,这时候已经疾步行来:“殿下!”

西陵越敛了唇角那一点微弱的笑意,又变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昭王殿下,连正眼都没看她,只是问:“何事?”

“殿下!”黄嬷嬷急欲说什么,看到他身边的沈青桐,却是欲言又止。

沈青桐识趣的就想让一让,可是西陵越握着她的肩膀没让。

他说:“有话直说!”

黄嬷嬷对他是有一种天然的敬畏的,闻言,就再不敢遮遮掩掩,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过了,末了道:“此事事关重大,娘娘说不好经别人的手,但如果贵妃娘娘所言属实的话,那么这个祸患就要今早锄掉才好,所以娘娘才让殿下您赶紧出宫截杀此人!”

让堂堂昭王殿下亲自出面劫道杀人?不管对方是谁,总归对昭王殿下而言都是有点掉分子的。

西陵越先是没说话。

黄嬷嬷忐忑的偷偷抬眸,拿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

西陵越这才仰天眠浅而缓慢的吐出一口气,点头道:“木槿,进去跟母皇母妃说桐桐不舒服,本王先送她回府了!”

“是!”木槿恭敬的点头应了。

西陵越伸手将沈青桐一抄,抱着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他走得很快,甚至可以说是横冲直撞,沈青桐手搂着他的脖子,安静的窝在让她怀里,称职的做了一回道具。

沿路遇到的无论的宫女太监还是巡逻的侍卫都纷纷退散。

西陵越抱着沈青桐直接出宫,上了等在那里的马车。

蹲在车辕上看星星的云翼一脸茫然:“王爷——”

西陵越先把沈青桐塞马车里,然后自己也一撩袍角跟着跳上车,随后吩咐道:“三处宫门都安排人盯着,看看西陵丰从哪边出出来!”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沈青桐被她塞进了马车里,就靠在那车厢上没动,此时就把玩着一缕发丝,笑问道:“你就那么确定此时他人还在宫里?”

西陵越顺手又把她捞过去,抱到里面,挑眉道:“是与不是,等着看就知道了!”

说完就吩咐车夫先驾车回府。

宫里的这一场宴会,宾主尽欢,等到散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期间陆贤妃面上伪装的平静,心里却十分的忐忑,可是左等右等都没等到西陵越那边的任何消息。

此时宴会散了,刚好可以接着夜色在御花园里赏花灯和放烟火,这宫里就更加的热闹了。

陆贤妃心不在焉的从大殿里出来,黄嬷嬷就匆忙凑上来,小声的道:“娘娘,殿下让人送了消息,他说他追上了宫里出去的那个人,但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主儿!”

“不是?怎么会?”陆贤妃并没沉思:“难道半路被掉包了?”

想想,人都出宫了,又怎么会多此一举的半路再掉包一次呢?

正在狐疑不解的时候,四处一看,却是没看见宸妃,她不禁奇怪:“宸妃呢?”

跟着她的宫女道:“宴会一散,奴婢就看到宸妃娘娘出来了,好像——是回寝宫去了!”

“回去了?”陆贤妃想想更觉得奇怪,却在同时脑中灵光一闪——

他人还在宫里?这简直就是找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