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穷途末路/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奴婢知罪,奴婢知罪了!”黄嬷嬷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皇上开恩,娘娘开恩!”

皇帝的面色冷凝。

宸妃便是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道:“贤妃你与她主仆情深,可以宽容大度的不与她计较,但是她刺伤丰儿的事,本宫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方才也得亏是丰儿命大,偶尔还不得丧命在这恶奴手上吗?俗话说,杀人偿命,你不计较是你的事,本宫却是绝不能容她逍遥法外的!”

“你!”陆贤妃按着腹部的伤口艰难的想要坐起来,可是稍稍一动,便是疼的头脑晕眩。

宫女们连忙过去搀扶,她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撑着身子靠在床柱上半坐了起来,咬着牙对宸妃道:“宸妃,本宫都说了这只是意外,难道你一定要这么得理不饶人,非要赶尽杀绝吗?”

今天她气势汹汹的过来嘉和宫堵人,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赶尽杀绝呢?

宸妃心里冷笑,面上却仍是一副强势冷硬的表情。

她直挺挺的冲着皇帝跪在那里:“皇上,这个奴才在宫中乱动兵刃,意图伤人,这本身就已经是犯了大忌讳了,今天若不严惩,怕是难以服众,以后大家都有样学样,那么咱们宫中又有何规矩可言?”

陆贤妃恼羞成怒的大声道:“黄嬷嬷是本宫的人!”

“那又如何?”宸妃言辞犀利的打断她的话,抢白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她是贤妃你的心腹,难不成脸比皇上都大吗?况且——”

她的语气一顿,随后再开口,就满是嘲讽的道:“如若今天她伤的是昭王,贤妃你难道也会如此这般,不顾规矩法度的为她求情吗?”

陆贤妃自己今天做了什么,心里很清楚,她更清楚宸妃这是在蓄意的打击报复。

不,不仅仅是在打击报复,这女人就是故意针对黄嬷嬷的,有意的将整个局面引向一个无法收拾的地步。

贤妃莫名的有些心慌,咬着牙,艰难的下床,也跪在了地上,满头大汗的抬头看着皇帝哀求道:“皇上,臣妾知道黄嬷嬷今天作所作为欠妥当,可是念在她服侍臣妾多年的份上,还请您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说完,想要扣头,但是伤口在腹部,她却根本就弯不下腰去。

“从轻发落?”宸妃嘲讽的冷嗤一声:“今天她敢在本宫这里拿刀杀人,这样心思大歹毒的恶奴,贤妃你还真敢留她在身边吗?”

陆贤妃并不想和她多费唇舌,咬着牙,没吭声。

那边黄嬷嬷只是惶恐的一个劲儿磕头:“奴婢知错,奴婢再也不敢了!”

两个女人,全都紧盯着皇帝,等着他最后的裁决。

而皇帝,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从一开始其实就是没有悬念的。

只是此刻,他目光深刻的盯着宸妃脸上坚定的表情,看了半晌,方才一挥手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宫里动兵刃,本就是大逆不道,何况她还伤了人。来人,拖下去!”

这一拖下去,黄嬷嬷就是必死无疑了。

黄嬷嬷一惊,浑身的血液都冻僵在了血管里。

“皇上!”她凄声叫嚷,却又立刻明白,求皇帝根本于事无补。

外面梅正奇一招手,马上有两个侍卫冲进来,就要拿人。

黄嬷嬷慌了,屁滚尿流的爬过去,死死的拽住了陆贤妃的袖子,脸上提泪横流的求道:“娘娘!娘娘救命啊娘娘!”

陆贤妃自己本来就痛得快麻木了,根本就不想再管她,但是此情此景之下,她又无计可施。

两个侍卫走古来,要去拽黄嬷嬷,可是因为黄嬷嬷死抓着陆贤妃的衣袖,他们又怕扯到了陆贤妃的伤口,便就束手束脚的不敢妄动了,为难之下,只能扭头去找梅正奇求救。

“皇上——”梅正奇也是为难,试探着开口。

陆贤妃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道:“皇上,臣妾也知道此事黄嬷嬷有过失,可是看在臣妾的面子上,还请皇上网开一面,对她从轻发落吧!”

她是知道她在皇帝面前根本就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资本,所以以死相逼的戏码,根本就试都不试的,只能尽量理智的争取最好的结果。

宸妃却是不依的:“不过就是处置一个犯了错的奴才,有必要这么费劲吗?”

陆贤妃根本就不理她,只是神情恳切的看着皇帝。

她一方面是真的想要请皇帝改变主意,另一方面——

也是在拖延时间,心急如焚的等着西陵越过来救场。

按理说,如果水兰和西陵越的速度都够快的话,他们也差不多是时候赶到了。

“皇上——”陆贤妃看着皇帝,目光恳切。

皇帝与她对望片刻,然后,移开了视线:“宸妃说的对,不过就是个奴才——”

陆贤妃的心里瞬间凉了半截,但是脑子里木木的还没等反应过来,随后就听皇帝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既然贤妃你如此看重她,朕也就网开一面,给她个机会吧!”

转折突然,黄嬷嬷的哭喊声戛然而止。

但是贤妃的心里却是霎时冰凉一片,有一种极度不安的情绪瞬间席卷全身。

她太了解皇帝,已然是察觉了他此话的后续必定不妙。

这边主仆两个还在各自震惊发愣,皇帝已经径自转身走到门口,看着外面和灯火互相辉映的夜色道:“五十个板子,看天意吧!”

五十个板子?

实打实的五十个板子,对黄嬷嬷这样的妇人而言,已经足够要命了。

也许不会在当场被打死,但是事后也只会皮开肉绽的活活熬死。

皇帝这不是网开一面,这是——

蓄意逼供?!

“啊——”黄嬷嬷惊呼一声。

陆贤妃更是脑中轰隆隆的不断有惊雷扫过。

他是不太理解皇帝如此这般作为的原因,但冥冥中又仿佛有所顿悟……

只是,不确定。

陆贤妃浑身僵硬的跪着。

得了皇帝明确的命令,梅正奇就不再迟疑,当即一挥手:“还不拿下!”

两个侍卫上前,强行拉开黄嬷嬷攥着陆贤妃衣袖的手。

黄嬷嬷本来也正有点反应不及,此时手里一空,方才如梦惊醒,大声嚎叫:“救命!娘娘救命啊!”

垂死时刻,她居然奋力挣脱了两个侍卫,又扑上去攥住了陆贤妃的衣袖。

两个侍卫见她脱手,连忙又去把她扯回来。

还没有回神的陆贤妃被拽了一下,带的身子一歪,跌坐在地上。

“娘娘!”旁边两个宫女连忙过去搀扶。

“娘娘救命!救命啊!皇上,奴婢知错了,饶了我,饶了我!”黄嬷嬷很快被拖了出去。

外面的人也见风使舵,动作麻利的把长凳和板子都准备好了。

黄嬷嬷看到这些东西,只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声。

她拼命的针扎,拼命的告饶求救,但是完全于事无补,还是被按在了椅子上。

第一个板子下去,嘉和宫的上空就飘出一声恍若杀猪一般的嚎叫。

皇帝面无表情的负手站在殿外高高的台阶上。

宸妃和西陵丰的脸上也同样没什么表情——

一切都在意料和计划之中,实在是没什么好震惊,也没什么好庆幸的。

只是——

西陵越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出现,这一点有点不太妙。

外面噼里啪啦的板子声,此起彼伏。

贤妃身边的宫女们个个脸色惨白,噤若寒蝉。

黄嬷嬷落得如此下场,让她们有一种物伤其类的危机感。

而此时,陆贤妃心里的感觉更不妙——

皇帝不至于和一个黄嬷嬷如此这般的计较,她知道,她的麻烦要来了,而最恐怖的却莫过于你明知道自己要倒霉了,却偏偏除了逆来顺受的等着接受这结局,再就别无他法了。

她半坐在地上,袖子底下的手指用力的掐进掌心里。

感觉到了疼痛,却又好像整个人都麻木了。

“娘娘!娘娘!”外面黄嬷嬷的求救声不断,而且每一声都不同,缓慢的就变了调。

“娘娘——”身边的宫女也带着哭腔低声的哀求。

但是陆贤妃,完全的无能为力。

等到二十多个板子下去,黄嬷嬷的身后已经一片的血肉模糊,厚重的板子声,渐渐地就和了粘稠的血水的声音。

一开始,黄嬷嬷还是对陆贤妃抱着希望的,但是喊了半天,嗓子也哑了,便是渐渐地明白,再求陆贤妃也于事无补。

她突然有些后悔了,痛苦的近乎癫狂的嚎叫道:“皇上,奴婢知错了,认罪了啊——救命!不,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与其这样的等死,真不如一刀砍了她来得痛快。

而这时候,陆贤妃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想要彻底解决这个局面,除非是冲上去立刻把黄嬷嬷刺死解决掉,否则——

她真的封不住这个奴才的嘴巴了。

可是,又偏偏,她不能这么做。

黄嬷嬷跟了她近三十几年了,为她做了很多事,有目共睹,主仆情深,这是她是心腹,就算她冲上去把黄嬷嬷杀了,并且解释是不想看她受苦,但是这些年来构筑在她身边的堡垒也会跟着一夜间坍塌,她身边任何的一个奴才都有可能出卖她,以求脱离她这个心狠手辣主子。

所以,事到如今,皇帝步步紧逼,她已然是穷途末路了。

外面黄嬷嬷已然是一心只求死了。

可是皇帝置若罔闻,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

直至——

黄嬷嬷的忍耐力到了极限。

“皇上!饶命,奴婢——奴婢有事禀报!”她大声的惨叫,鼻涕眼泪已经流了一脸。

皇帝没理。

她却也顾不上了:“皇上,您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罪该万死,当年大殿下伤寒发烧,换了他汤药的是我,是我啊!”

似乎是大家都心领神会的一件真相,终于到了这一天,有人将它公然抛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