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无利不早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抬手轻轻的一个动作,不由分说,云翼已经带人冲上去围杀。

既然是半路公然截杀,自然要确保万无一失,西陵越点名带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纵然宫里出来的禁军也都训练有素,但是在云翼这种级别的高手面前,他们绝对走不过三招。

所以,西陵越亲力亲为,又亲自到现场监督实施的这一次暗杀,可以说是势在必得。

可是——

云翼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上去抢人头,一剑刺出去,却是意外的被护卫在西陵丰身前的一个侍卫给封了回来。

云翼有点懵。

而同时,跟着他一起冲上去的另外七个死士也都不同程度的碰了硬钉子。

传说中的一击必杀,并没有当场实现,双方旗鼓相当的纠缠在一起厮杀起来。

坐在马背上的西陵越微微皱眉,此时已然明白,跟着护送西陵丰的这八个人绝对不可能是禁军,而应该是他自己的人。

从宫里出来的这一条路都是直行,他选择动手的这个地方是第一更拐角,而这里距离宫门大约是四里地左右,西陵越每天往来上朝的必经之路,他只在脑中略一回想,就猜出了个大概——

他走前让云翼在各处宫门都安排了眼线盯着,后来梅正奇亲自送西陵丰出宫,并且安排了侍卫护送,他的人是在暗处确定了护送的人数之后才紧急传信的,当时西陵丰已经带着那八名禁军启程了。

西陵丰这个人,西陵越对他还是不敢小觑的,为免他沿路发现什么而转身回去,所以西陵越没安排人寸步不离的尾随,而从宫门走到这里的这一路,虽然都是直行的大道,但是就在离宫二里地左右的地方,那里沿路两侧种植了大片的合欢树,树龄普遍在十多年以上,树冠很大,此时夏季,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几乎能将整条道路掩住大半。

毫无疑问,西陵丰是借住天黑的这个盲点,提前把护送他的人给掉了包了。

西陵越的眸光沉了沉,却也称不上是有多恼怒,只是面容冷酷的越过激战中的人群看着对面同样是坐在马背上的西陵丰。

西陵丰的容色淡淡,同样也是目不转睛的回望他道:“如你所见,宫里出来的人已经被我换掉了,你的算盘落空了,咱们还有必要在这里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呵——”西陵越轻笑一声,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马鞭,片刻之还又抬头,重新看向了他,却是不答反问道:“你不觉得如果我能在这里杀了你,其实是比顾布疑瘴更有收获的事吗?”

即便宸妃母子罪犯欺君,但是皇帝的反应,西陵越是早有准备的。

西陵钰不成器,他又是皇帝心头的一根刺,常贵妃和西陵卫那边皇帝对他们的态度有点奇怪,似乎是有些忌讳,并且有意的大力压制,最后剩下个西陵徽,就是个不懂事的熊孩子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有西陵丰这么个看着还算顺眼的儿子突然出现在面前,老头子没点什么想法才是完全不正常的呢。

但是这个人的归来,对西陵越等人而言,就不是那么一件叫人愉悦的事情了。

西陵越的语气有些揶揄,但是那句话却不全是假的。

西陵丰也不管眼前正拼命厮杀的两拨人,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道:“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不设防的,一开始你觉得我的人只会在暗中尾随,但你过来的时候都不敢指望着能直接取了我的性命,而现在,我的人不仅暗处有,明处也是——宫里那边的事情差不多结束了,再这么纠缠下去,恐怕就要引起围观了!”

西陵越一开始就不是想杀他的,埋伏在这里,其实是为了截杀那几个护送他的禁军。

本来觉得西陵丰的人纵然会暗中尾随,但是他们也是为了保护西陵丰的。

而对那队禁军下手——

只是为了给皇帝和西陵丰双方一个下马威。

西陵丰才回来,马上就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能顺手把他给解决了,固然是好,就算万一不成,让他侥幸躲了过去,禁军被杀,皇帝不可能不问,到时候他怎么解释?

不解释,说不过去!

解释说是他西陵越干的?皇帝却是未必会信的,还得怀疑他是不是急功近利,刚一回来就处心积虑的设局要铲除异己的。

要知道,皇帝的疑心病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对象,绝对不只是在面对他西陵越才会发作的。

当然——

相对而言,他确实是比较没有人缘的那一个。

西陵越抬眸越过他去,往他身后的皇宫方向看了眼。

那边的确是宫里的灯会也散了,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出来了。

西陵越却是个满不在乎的模样道:“本王无所谓啊,横竖我本来也不是什么贤德大度的人,刚刚你们母子不是才联手费了本王的养,断了本王的一条臂膀吗?说是本王恼羞成怒,在这里和你狭路相逢,我就是要杀你泄愤怎么了?”

西陵钰当太子的时候,还会尽力的伪装出一副爱民如子的贤德模样,但是这位昭王殿下却是我行我素惯了的,他是不会自己玩火,蠢到去糟蹋平头百姓,但是朝中文武,被他蹂躏过的可不少。

这个人,说好听了是强势,再直白点儿说,就是个唯我独尊的混蛋了。

西陵丰是没想到他会当面耍无赖,但偏偏他还是一副一本正经的神气,顿时就被他堵的有点儿尴尬了。

回头看一眼,眼见着那边已经陆续有车马往这边来了,西陵丰就不禁有些恼火,冷冷的开口道:“你和贤妃,几时有这么深的情分了?你是不是该谢谢大哥我替你解决了这么个拖后腿的盟友,甚至还为你报了杀母之仇?”

西陵越一笑:“我看宸妃娘娘远没有你能沉得住气,我提醒你一句,你可千万要看好了她,可别是到了哪一天,需要我再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

两人这一来一去说话的空当,远处一队车驾仪仗已经慢慢逼近,走在最前面的人,面目已经依稀可辨。

“云翼,够了!”西陵越于是扬声一招手:“回来吧!”

彼时云翼正和西陵丰身边的那个侍卫杀得兴起,也算是气氛对手,正在热血沸腾呢,闻言,只得不怎么情愿的撤手退了回来。

他这边一停手,西陵丰的人自然也火速退回他身边。

那边走过来的,是裴影夜的仪仗。

西陵越看到他,也没有任何的掩饰。

因为实在夜里,裴影夜出行为了方便快捷,就是直接骑马的,他的御用马车只是跟在后面。

他是看到了方才这边打斗的场面了的,只是面上处变不惊,也没有丝毫的意外。

他先是看了西陵越一眼:“昭王这是要进宫?”

西陵越对他天然没好感,但是为了沈青桐,还是要勉强说服自己拿他当老丈人来看的,便就勉为其难的回了一句道:“本宫还要赶着去收拾烂摊子,少陪了!”

说完,一招手,然后策马扬鞭,带着人直奔皇宫。

这边西陵丰回转头来,也不好视而不见,便就温和一笑,冲着裴影夜一拱手道:“魏皇陛下,让您见笑了!”

裴影夜依旧没有好奇的追问什么,而是自动忽略了这个话题,面无表情的道:“安王是要回驿馆吗?咱们顺路!”

他主动相邀,西陵丰自然不能拒绝,两人干脆就结伴而行了。

裴影夜这个人,也不平易近人,只是和西陵越那种通身的王八之气不同,他是浑然天成的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所以两人虽然一路同行,但是走了一路下来却只是彼此沉默,一句话也没有。

他们两个当事人彼此倒是还好,赵凛也对自家主子的这种习性习以为常,只有西陵丰的那个亲随抓肝挠肺的不自在,一路上尴尬的要死,走了有半个时辰,好不容易熬到了驿馆。

双方都下了马,赵凛吩咐人收拾整理车马仪仗。

两个人站在大门前,西陵丰拱手道:“多谢魏皇陛下一路相送,今天太晚了,改天小王再登门正式道谢!”

本来倒是没指望裴影夜回答,却听裴影夜淡淡的开口:“道谢就不必了,朕这也是无利不早起的!”

“哦?”西陵丰唇角温文尔雅的笑纹略一僵硬。

裴影夜看着他道:“朕想跟安王讨要一个人!”

他的语气不咸不淡,眼神也很平淡,但分明就给人一种能看透到你心里的深远之感。

西陵丰微微沉吟,看着他,心里已经有数,面上却仍是假装不懂:“魏皇陛下的意思……”

裴影夜开门见山:“陈康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