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真爱?!/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此时的表现,几乎可以说是气急败坏,风度全无的,细看之下,那面目是丑陋又狰狞。

宸妃磕了个头,随后却没有表现的诚惶诚恐。

她缓缓地抬头,跪直了身子道:“臣妾承认,当年我对皇上的确是有所欺瞒,那时候发现丰儿被人暗害之后,其实他的情况远没有最后报给陛下的那么严重,可是皇上,我们母子那时候的处境您也知道,先是皇后用苦肉计,甚至不惜利用她腹中您的嫡子做武器来构陷臣妾,后面紧跟着就又有人把毒手伸到了丰儿身上,您能庇护臣妾一次,臣妾感激,丰儿能侥幸脱险,更是消耗了莫大的运气。我知道我欺君罔上,本不应该,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别无选择!那时候您也才刚登基,臣妾知道不该对您心存疑虑,但是您又能分出几成的精力还时时的看护我们母子?能绕过去一次两次是运气,再多的——臣妾实在不敢轻易尝试了,所以才索性假戏真做,带着丰儿躲了出去。”

她说些话的时候,甚至并不觉得自己理亏,面对皇帝,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惶恐。

而当年在西陵丰出事之前,陈皇后也有过一次险些小产的经历,当时也曾一度引起轰动,但是最后却因为下药的宫女寻死自戕,没有拿到确凿的口供而不了了之。

当时因为宫中瑨妃风头无两,又和皇后同时有孕,甚至有传言认为皇帝对瑨妃肚子里的皇子更为属意一些,于是理所应当,她和皇后就成了死对头,皇后那边一出事,首当其冲,她就是被怀疑的第一个人。

好在皇后的手段有限,当时及时的就被皇帝发现,并且暗中操作给含糊了过去,遂成悬案,以至于根本没人知道当时皇后想要趁机铲除的人并非瑨妃,而是当时还只是个小小贵人的宸妃。

瑨妃冲冠六宫,的确是皇后最大的忌讳,但是她肚子里的是皇子和公主都不知道——

对那时候的皇后而言,自然锄掉大皇子西陵丰的需求会更迫切一些。

其实当当时皇后算是走了大运,因为当时是赶上皇帝刚刚登基,朝局不是太稳,皇帝为了避免有人借他后宫的乱子造谣生事,便没有追究,而是把事情捂住了,最后那件事的真正知情人,除了陈皇后自己,也就只有皇帝和宸妃了。

好早宸妃识大体,他言明利害之后,就委曲求全的答应不追究了。

也是因此,在这件事上,皇帝对她就始终抱着一份愧疚。

此时宸妃抛出这样的理由来,他竟也无力反驳,却也终究是心里有一股子火气泄不出去,咬咬牙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那事儿是贤妃做的了?”

宸妃今天是在刻意报复,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么他这个皇帝就算白做了。

宸妃却也坦然,直言道:“大概是跟皇上差不多的时间悟到的吧,毕竟瑨妃的孩子最后被那个女人抱了去,这也太巧合了!”

突然之间,皇帝竟然好像无话可说了似的。

他盯着眼前跪着的这个女人,眼中的神色却是瞬息万变的——

他们之间,一直都有这样的默契,这是一种曾经无比熟悉的感觉。

他这一生,坐拥天下,有过太多的女人,但是真正能契合他的脚步,甚至交心的,却好像是只有这么一个。

那个女人,通透、精明,能迎合他,却又她自己独立的想法和个性。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女人。

当然,要论聪慧,瑨妃不会输她,甚至于样貌和才华也都远超了宸妃,可是那个女人,就是太温婉顺从了,给人的感觉永远都只像是一件精美无瑕的瓷器,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要说到特立独行——

常贵妃是比宸妃更叫人上瘾的,可是那个女人又偏激的时时叫人畏惧,你也不能放心的将自己同她捆绑在一起。

这么多年了,这一刻,恍如隔世。

虽然宸妃给出的解释并不能算是完美,但皇帝却是真的发不出脾气来了。

“唉!”半晌,他缓缓地叹了口气,伸出手。

宸妃把手递过去,借着他的力道起身。

但是,随后,气氛就又慢慢的尴尬了起来——

毕竟这么多年没见,而且两人之间本来就存有一道跨越不去的隔阂。

各自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宸妃先开口:“皇上,臣妾知道我不该在您的面前耍手段,可是现在您朝中的这个状况又确实让我害怕,以前太子在位的时候还好,毕竟臣妾母子和他,和先皇后之间没有起过什么冲突,也不算有过节,可是如今,东宫之位空悬,纵观朝野,最终的上位者无非就在昭王也瑞王两人之间了,一个云绮楠,自然不必说,还有那个陆贤妃——本身就是有着狼子野心的毒妇,其实一开始,丰儿只说是到底父子一场,他想要跟着回朝来见您一面,并没有作他想,回来之后,臣妾才临时改变了主意!”

皇帝皱眉:“那你的意思是?”

宸妃也不妆模作样的隐藏,仍是直来直往的道:“丰儿是个好孩子,但是最后,一切自然还得看陛下的意思!”

今天贤妃这么一闹,旧事被揭穿,虽然可以说当初是贤妃设计,可瑨妃还是被皇帝幽禁致死的,换而言之,他算是西陵越的半个杀母仇人了。

皇帝个性,宸妃了若指掌。

这根刺横在这里,她的儿子在对决西陵越上面,就占了决定性的优势。

当然,这话,她不会明着和皇帝说。

皇帝此时的确是为此而心烦,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就会会手道:“算了,这些事等明天再说吧。你们母子既然回来了,那便留下吧,明天朕会下旨赐给安王一座府邸,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宸妃却是站着没动。

皇帝等了片刻,又转身看她,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宸妃苦笑了下,突然问道:“那云绮楠呢?臣妾与她不能相容,这件事,皇上打算怎么处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