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作死的宸妃/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眼底有种微妙的光芒一闪而逝。

“什么?”他问。

宸妃道:“她对臣妾的态度皇上您也看见了,况且她也明着对臣妾说了,云家的事,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现在也并非就单单是臣妾容不下她的事儿,恐怕就算臣妾愿意与她和平相处,她也是不会答应的,这样一来,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就实在是不妥当了!”

皇帝盯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

这说明,他已经动怒了。

“那么依着你的意思,你想如何?”皇帝问。

“臣妾想要如何?”宸妃苦笑,直视皇帝的目光道:“臣妾不能如何,也不敢如何,所以现在才只能询问陛下!”

皇帝紧咬着牙关,腮边的肌肉已经因为强行压抑愤怒都抽搐抖动。

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宸妃面前,近距离的逼视她的面孔道:“难不成你还想要朕在你和她之间而这选其一吗?难道你这是在威胁朕吗?”

前面的声音还压抑平稳,到了最后几个字,声音虽然一样压抑的很低,却已然是面目狰狞的低吼了。

她一把拽住了宸妃的手腕。

他这样暴怒的模样,宸妃也只是第二次见到,上一回已经是在二十多年前了,那一天,他在书房里,狂躁的把所有东西都砸了个粉碎,而她跪在地面正中央,看着那些扔了满地的书卷案宗和碎的到处都是的瓷片,炒风之余,心里却意外又不合时宜的觉得畅快淋漓。

那时候,她自己都不明白她到底会什么会是那种心情,本该是觉得凄凉和悲苦的才对……

后来,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想通,其实不为别的,只因为在她内心深处对这个男人其实是连一丝半点的感情也没有的,别说什么爱或是喜欢的,就凭着他以往对她的宠爱,凭着她依附在他身上才能得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最起码,她对那男人是该有几分情分在的吧?而事实上——

没有!一星半点也没有。

所以,在他觉得做了莫大的牺牲也受到了莫大侮辱的时候,他完全的无法感同身受,反而是置身事外看着他的笑话。

自从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每再回想起当初的那一幕情形,宸妃便会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气魄惊人,远非池中物。

而如今,再次面对眼前这个暴怒的男人的时候,被他盯着,她却不受控制的头发发麻,心里发抖,只能伪装的镇定。

她的嘴唇动了动,原是想豪气冲天的说一句“如果我一定要你选呢?”可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嘴唇的颤抖了——

她根本就不敢这么放肆,这么问!二选其一?这么多年扔他们母子在蕲州封地上,他可能有过一丝的不舍和想念?扔了也就扔了,自不量力的结果只能是自毁长城。

宸妃的心里突然觉得恐慌,咬着牙,强行往旁别过头去,回避了皇帝的目光。

“你听好了,即使是皇后,也管不着朕要纳谁的事儿!”皇帝怒喝,这才松手,推开了她。

宸妃踉跄着后退两步,终还是不甘心。

“可为什么是她?”她非但没有适可而止,反而像是被人踩到了痛处一样的激烈的质问:“您明知道我和他们云家之间的恩怨,却还要把她弄进了宫,并且还将她的位分摆在我上头?皇上,臣妾不禁想问,您这又究竟是将臣妾置于何地了?”

说话间,她哀凉一笑,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脸庞。

皇帝被她吼得颜面全无,脸色铁青。

他看着满脸狼狈,站在自己面的这个女人。

过去二十多年了,这女人的眼角眉梢已经不复当年的那份明艳,甚至于连气质都改变了很多,但是无可否认,这是他生命里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个女人。

那时候她初入东宫时,风华正茂,才艺双绝,又最懂他的心思。

曾经以为会娇宠一生的女人,怎么一个恍惚,他和她,竟已经走到了如今的这般境地。

往事如梦,但往事又偏偏不是梦。

回想起曾经的那一段,皇帝突然就心烦意乱了起来。

“别说了!”他不耐烦的呵斥:“她影响不到你什么,回头朕会去嘱咐她,不让她再为难你了!”

宸妃不走,说完他就自己转身往内殿走去。

“仅此而已吗?”宸妃听了笑话一样的苦笑着后退一步,然后又如梦初醒一样的提了裙子冲上去,挡在皇帝面前,抓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质问:“皇上,即使我们分开这么多年了,其实臣妾也一直都愿意相信,您待我——是和其他的女人不同的,现在您告诉我,难道这一切,竟只是我的假想和一厢情愿吗?您说让她别再为难我?您是说这后半生都要我在那个贱人面前低声下气的仰她的鼻息讨生活吗?”

皇帝被她这声声泣血的质问和控诉噎了一下,竟是心虚一般,瞬间泯灭了声势。

他的嘴唇在不断的蠕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的,可最终还是几次的欲言又止。

宸妃一直仰头看着他的表情,看着来自他内心的挣扎,脸上的表情便由气愤慢慢的转变为凄苦。

半晌,她泄了气似的自嘲冷笑:“原来,一直以来,真的是臣妾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咱们之间所谓的情意。其实我就不该再这么想的,那件事情之后,皇上还肯赐我宸妃的名分,留着我在宫中,这本身就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实在是我太贪心,又奢望的太多了。”

她缓缓地松开了抓着皇帝肩膀的手,神情落魄,仿佛幽魂一般晃晃荡荡的绕开皇帝,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皇帝转身,看着她的那个背影,也是心里堵得慌,只是眸光沉了沉,却没有开口叫住她。

宸妃一步一步的挪到大门口,明明没有几步路,她却走了很长的时间。

可到底还是觉得不甘心,最后伸手触上门板的时候,她又猛地顿住,回转身来。

见皇帝也已经转身在看着她,宸妃怔了怔,心里就更升出几分的希望来。

她说:“皇上,您就真的不能体谅一次臣妾吗?臣妾不求别的,就只是将云氏遣出宫去,安顿在行宫别馆不行吗?至少——别让她和臣妾同在一个屋檐下!”

她的语气缓和了,皇帝也没有那么愤怒了。

他长出一口气,缓和了语气道:“不妥!她怎么都是瑞王生母,平白无故的将她遣出宫去,要将瑞王置于何地?岂不是惹人胡乱猜疑?朕知道你和她之间有心结……”

宸妃要强,常贵妃在和她之间的旧事上又十分的固执,不听劝,既然是这样——

在贵妃之上,不是还有一个皇贵妃吗?

本来为了朝局稳定,他并不想这么抬举宸妃母子的,但是今夜的一场争执却是难免唤起了他对宸妃的旧情,何况既然西陵丰人才出众,在几个儿子里他也的确是更属意西陵丰一些。

皇帝迟疑了一下,轻叹了一声——

罢了罢了!

刚要开口说话,却不想宸妃已经被他的前半句话再次激怒。

她的眸光瞬间收冷,挑眉看着皇帝,倒是刻意把嘲讽的语气掩住了,却仍是咄咄逼人的道:“皇上,抛开我与云家的旧怨不提,臣妾听闻云绮楠进宫之前原是嫁过一次人的?她的夫家出身清白吗?死因正常吗?”

这两句话,才是真的踩在了皇帝的神经上。

沈竞的事,本来就是他的心结。

“你说什么?”一瞬间,他的眼底风云突至。

宸妃也正在气头上,只为了泄愤,只想着这话确实有点敏感,但不至于要命,就没当回事,脖子一梗继续道:“当年云家女眷被贬谪流放梅岭,徒步过去要走两个月,而且梅岭的气候恶劣多变,云绮楠她能蛰伏十多年之后又不死心的跑回京城来,就足见她不简单了。她若单单只是痛恨臣妾,冲着臣妾来的也就罢了,臣妾就怕她想歪了……故而提醒皇上一……声!”

最后一个字没说完,已经被皇帝一巴掌扫到了墙根底下。

------题外话------

宸妃才是作死小能手,捂脸~摸摸替安王大大捏把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