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偏心/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已深,即便西陵越是皇子亲王也是不方便出入后宫的。

皇帝从自己的寝宫一路出来,彼时他人正跪在前后两宫之间的广场上。

这里的夜色荒凉冷清,远不及后宫那般灯火辉煌的热闹。

皇帝本来就因为宸妃而憋了一口气,一路疾行过来,远远的看见他跪在那里的身影方才放慢了脚步一直走过来。

西陵越倒是没有情绪激动,只是那神情之间颇有几分不善,也不是那么平静就是了。

眼见着皇帝过来,他就只是直挺挺的跪着,连主动开口请安的话都没有。

皇帝走到他面前止步站定,居高临下的俯视。

西陵越仰头迎着他的视线,不避不让。

父子两个,四目相对。

良久,还是皇帝叹了口气,打破了沉默:“起来吧,跟朕去御书房!”

他抬脚欲走。

西陵越却是跪着没动,冷不丁的突然开口问道:“父皇,儿臣深夜前来,只是为了求证一件事,请您亲口告诉儿臣,儿臣的生母究竟何人?”

他的语气铿然,甚至能听出几分怒意,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两宫之间的通道这里一直都是有重兵把守的,尤其到了夜里,守卫会比白天还增加一倍。

虽然他们不敢当着皇帝的面围观,但是此处空旷,西陵越又带着怒意没有避讳……

皇帝的脚步顿住,一时间却没有马上回头。

梅正奇吓了一跳,赶紧回头挥手使眼色。

侍卫和随行而来的宫女太监都很识趣,连忙就垂眸敛目的退进了稍远地方后宫的大门之内了,就是跟着西陵越一起来的云翼也没犯蠢,都跟着梅正奇一起退到了三丈开外去观望了。

夜里起了点儿风,虽然夏日沉闷,已然听听得见旁边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

西陵越背影笔直的跪在那里不动。

片刻之后,皇帝方才转头看向了他。

彼时他正好走到了西陵越身侧,两人,一向南,一朝北,一跪一站,互相对峙。

皇帝抛过来的这一眼目光如有实质,西陵越感觉到了,但却固执的没有回头去应付。

他说:“宫宴之后,京城的达官贵人之间就开始传得沸沸扬扬,儿臣不想妄信他人言辞,所以深夜入宫请见,还请父皇亲自告诉儿臣,儿臣的生母究竟何人?”

有关瑨妃的事,在皇帝的印象里,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已经通过陆家人的嘴巴传到他的耳朵里了。按理说,陆贤妃和他之间可是杀母之仇啊,皇帝是一直在等着他和陆贤妃之间翻脸,然后左等右等就等到了今天。

说实话,西陵越真不是什么遵从礼教礼法的善茬,他一直没对陆贤妃表现出差别来,也就是这两年娶了媳妇,好像因为陆贤妃和那个搅家精的沈氏之间有矛盾,两人之间才渐渐地有了点儿隔阂。从这个情况上来看,皇帝有时候就忍不住的要怀疑,西陵越到底有没有听说过瑨妃的事?

如果他真是不知情,反倒是还好,否则的话——

那么这个儿子,就实在是让他忌惮了。

现在他又跑过来当面这么问,甚至直接略过了对他有着巨大威胁的安王回朝一事。

皇帝盯着他的侧脸观察良久,终究还是完全拿不准自己这个儿子的心思。

半晌,他又是叹了口气,颇有些疲惫的开口道:“朕已经命人连夜去传永安侯回京了,明日一早他便会进宫,这件事的始末,回头你去问他吧。”

似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他弯身下去,亲自把西陵越拉起来,又纡尊降贵的替他拍掉袍子上的尘土,语重心长道:“天很晚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有什么话,都等明天再说!”

西陵越却没等他转身,就已经断然拒绝道:“父皇,此事事关儿臣,儿臣等不到天明了,若是父皇觉得往事诛心,不想亲口告知儿臣,那么请父皇恩准儿臣前往母妃处,儿臣去问她!”

他的语气只是冷硬又固执,言辞间并听不出对有激烈针对皇帝的意思。

毕竟——

那件往事的真相里,皇帝也是个被人蒙蔽的受害者。虽然是他下令逼死了瑨妃,但这世道便是如此,他是一国之君,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既然事出有因,又有谁会让他来承担这件冤案里的所谓过错?

是以,皇帝本身对此也是极坦然的。

西陵越看着他,目光坚定:“儿臣与却贤妃母子二十余年,其中情分,相信父皇明白,如今变故突然,儿臣也不忍勾起父皇对往事的伤感,但我需要一个真相,并且,这个真相儿臣也不想听任何外人的信口开河,所以还请父皇恩准儿臣前去永宁宫走一趟。”

说着,他便又要弯身下跪,却被皇帝顺势一拦。

“唉!”他拧眉犹豫了片刻,最终妥协:“既然你一定要去,那便去吧!”

言罢,转身吩咐梅正奇道:“吩咐个人引昭王去永宁宫吧!”

“是!”梅正奇远远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快步行进了后宫的门内,仔细的嘱咐了自己的一个心腹太监,随后那小太监就低眉顺眼的领着西陵越进了后宫。

皇帝却是站在原地,暂时没动,一直目送他的夜色消失在灯火阑珊的花园小径间,眼底的眸光深沉而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皇上?”梅正奇凑过去,小心翼翼的试着唤他:“咱们回吗?”

皇帝这才从远处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点,点头道:“回吧!”

一行人仍是徒步往前走。

梅正奇一肚子的疑问,几次想要提醒是不是该派个人过去盯着永宁宫那边,省得贤妃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但是好在他能及时的认清楚自己的本分,最终也没有多嘴。

一行人拐进了御花园,行至半路,皇帝却是突然脚步一顿。

梅正奇赶紧挥手挡住了后面的人。

皇帝抬头冲着夜空凝望片刻,突然道:“不回寝宫了,去昭阳宫吧!”

“是!”梅正奇赶紧安排摆驾昭阳宫。

彼时常贵妃已经睡下了,皇帝也没叫大张旗鼓的吆喝,梅正奇就吩咐了个小太监前去传信,他人过去的时候常贵妃披头散发急匆匆的迎了出来。

“臣妾恭迎皇上!”

皇帝一边往里走,顺势携了她的手:“免了!”

梅正奇也没往里边跟,其他人守在宫外,他就守在寝殿的大门口。

皇帝会突然过来,常贵妃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她素来处变不惊,却也没见怎样的手忙脚乱,服侍皇帝坐下之后才问:“都这个时辰了,皇上怎么突然过来了?”

皇帝看了她一眼。

她里面穿的中衣,外面也是仓促的套了外袍,明显是真的刚起床。

皇帝道:“是朕吵醒你了?”

自从两人明着闹翻了一两次之后,如今在他面前常贵妃几乎也懒得虚以委蛇,便就直言道:“今夜出了太多事,臣妾也是刚睡下!”

这时候摘得太干净,当自己什么都漠不关心,什么也不知道?

与世无争也不是这么个不争法。

何况——

她又不是真的与世无争。

而她的坦诚,也的确是让皇帝没了戒心。

曲嬷嬷带人进来上了茶,皇帝挥退了众人之后就直言道:“方才昭王进宫请见,去了永宁宫了,朕一时也睡不着,过来找你说说话!”

很奇怪,以往他对宸妃从无戒心,又觉得两人心意相通,而到了如今——

虽然他对常贵妃一直都心存芥蒂,但是思来想去,有些话却也只能是和她说了。

“是吗?”常贵妃也没这么吃惊,递了茶盏给他:“昭王进宫,没有替他的养母求情吗?”

“呵——”皇帝倒是没介意她的试探和调侃,却是失声笑了出来。

他低头呷一口茶,然后方才抬头对上常贵妃的视线道:“那个孩子你又不是不认识,他就不是那种人。”

还是那句话,西陵越本来就是个我行我素的强硬个性,虽然从道义上讲,陆贤妃和她母子二十多年,他是该顾念几分情分的,但是以西陵越的真实性情,知道了那个女人算计利用他还害死了他的生母之后,他是必然翻脸。如果今天进宫他还假意的陆贤妃求情,皇帝才更觉得他是居心不良,故意在朝臣和世人面前博一个贤良的美名呢。

“是!昭王与凝望不同,他的确不是那样的人!”常贵妃点头称是,喝了口茶,又道:“皇上这会儿过来,当是不会只为了跟臣妾说昭王进宫的这件事吧?”

她的语气平静,自是有那么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从容。

今夜被宸妃明里暗里含沙射影的绕,皇帝已然心烦,反倒是她直来直往的脾气对了胃口,皇帝居然没觉得她逾矩,而是自茶碗里抬头,正色看向了他道:“昭王的性子你知道,而且贤妃的这件事最近必定会闹得沸沸扬扬,怕是他又要被推上风尖浪口了。朕也不瞒你,本来因着他那个王妃的事,朕就对他有些不满,现在安王回朝了……倒是个好兆头!”

他这样说,便明显是说属意西陵丰了。

常贵妃也不觉得意外,只是略带几分嘲讽的笑道:“臣妾明白,臣妾虽与梅雨秋不合,但人如若她的儿子有幸成为太子……臣妾不傻,自然懂得如何夹着尾巴做人!”

说这话,已经有些赌气的意思了。

皇帝不悦的脸一沉:“有朕在,这宫里还能由着她翻过大天去不成?”

还要再说什么,外面就听梅正奇敲门:“陛下,永宁宫那边出事了,请您赶紧过去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