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终于被他发现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马场上养着的战马有数千,那边冲过来的一时也数不清数目,只是声势浩大,马蹄声踏得整个大地都在震颤,隆隆作响。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有胆子小的姑娘嚷着已经快哭出来了。

“马群受惊了,快护驾!护驾!”远处有人大声的喊。

这里是专门的马场,所有的战马都是分批被关在马圈里由专人负责看管的。

马场离这里有四五里远,而且最近皇帝来了行宫避暑,那边的人就更是被嘱咐过要仔细看管马匹。

如今这么大的马群集体失控,已经没人有心思细究起因,在场的闺秀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惊恐的或是呆滞无措,或是已经开始尖叫着四处奔散。

“护驾!护驾!”因为皇帝在这里设宴,侍卫们都是守在外围防备刺客的,也就皇帝身边两个人,裴影夜身后站了个赵凛,其他人大喊着要过来的时候,那些脱了缰的野马一般的马群已经冲了过来。

上千匹战马,横冲直撞,跟它们完全没有道理可将,侍卫们生生被隔在了外围,这种情况下只能本能的闪避,想冲也冲不过去。

大批的马群势如破竹,直接往人群里冲了过来。

“皇上!”皇帝第一时间被他自己的两个侍卫拉开,以最快的速度后退到了尽可能安全的位置。

“主子!”赵凛也第一时间冲过来,凑到裴影夜身后。

彼时,一群娇弱的姑娘早就花容失色,尖叫着四处奔逃。

可是她们这样的一群人,在疯狂失控的马群跟前根本就蝼蚁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的。

尽管每个人都竭力奔跑,可是慌乱中有人被自己的裙子绊倒,有人被其他人推倒,甚至还有的人自始至终都被这突发的意外惊得没来得及从座位起身,就被失控的马群冲撞栽倒。

“来人!快来人!”皇帝大声的怒吼:“快救人!”

可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侍卫之前都被指派过去保护文昌君郡主了,其他人虽然也想冲过来救人,但多数根本就无力冲开马群,只来得及尽量将跑过来的闺秀和侍奉的宫人们拉开,推到外围。

为了给皇帝等人避暑搭建的棚子被疯狂的马群装烂,柱子倾倒。

马群本来就受了惊吓,这时候人群里不断的有人怒吼或是尖叫,更是刺激了这些畜生。

马蹄混乱,眼见着一匹马抬脚就踩在一个摔倒在地的姑娘背上。

“呀——”有人惊呼惨叫。

这个姑娘就摔在皇帝前面不远。

皇帝神色凝重,侧目给自己右侧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是!”那侍卫颔首,一个闪身扑过去。

那姑娘也不知道是被踩伤了,还是疼的昏死过去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后面的马群纷至沓来。

无情的马蹄肆意冲撞。

那侍卫的身手极好,三两下就躲开两三匹马抢了过去,弯身将那女孩子抢在怀里。

他一手抱了人。那匹马一脚踏空,仍是毫无目的的往前冲,他却突然抽出腰间佩剑,似是怒极了的样子,反手一剑。

“呜——”长剑自马脖子刺穿,他又迅速撤剑。

那马疼的嘶鸣一声,前蹄直立而起,伴着一道血柱直冲入天空。

热血喷洒,溅开老远。

随后那战马的身子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瞪着眼睛,痛苦的抽搐。

血腥味和着踩踏起来的泥土气息,迅速的弥漫。

惊恐奔走中的马受了更大的刺激,开始陆续有哀鸣声响起。

那马群,一开始像是被什么追赶的样子,直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那匹被刺死倒地垂死挣扎的战马,像是横在了前面的障碍,后面过来的马匹信心开始溃散,有的开始调转方向,往其他的方向冲去。

本来他们沿着一个方向冲过来,有聪明的姑娘起身就往后跑,其他人见状跟随,确实伤亡不多。

但是马群再次受了刺激,瞬间章法全乱,低低哀鸣着往四面八方再次冲来。

“啊!救命!”惊恐的尖叫声再度此起彼伏。

刚刚躲避到了两边的人群再度受到威胁,奔跑尖叫,场面更加的混乱。

沈青桐当然是这所有女孩子们中间反应最快的,她所在的棚子紧挨着皇帝和裴影夜,事发时她迅速起身,当时就想就近躲到皇帝和裴影夜身边混个安全的。

可是才奔出去没两步,刚好皇帝的两个侍卫护着他后退。

但是正值危险时刻,本来她也不该多想的,但是偏巧皇帝这一躲,就刚好是挡在了她和裴影夜中间。

许是因为对这个人天生就带着防备,那一刻,一抬眼视线被阻断,没看见裴影夜,她的心理登时就有种异样的感觉,脚步顿住,不动声色的就后退了两步,扭头往回跑。

也就是她这一跑,旁边有人看见了,就也跟着扭头往外围跑。再远地方的人有样学样,所以一开始损伤并不大。

事发时候,裴影夜也是第一时间就在人群里找他。

皇帝那边看似是不经意的往两人中间一挡,他就看到沈青桐扭头跑了。

当时马群只朝着一个方向冲,将她已经脱险,裴影夜就按兵不动,只仍是紧盯着她这边的一举一动。

可是谁也没想到,皇帝的侍卫刺死一匹马,瞬间又把场面搅乱,再次失控了。

惊恐的马群毫无目的的四下冲撞,再次冲向惊魂未定的人群。

彼时赵凛已经得了裴影夜的暗示正悄然往沈青桐身边潜去,眼见着没差几步了,忽而旁边正在疏散人群的两个侍卫悄无声息朝他围了过来,看似不经意的冲撞,却显然是刻意纠缠,讲他挡住了。

赵凛心中暗叹一声不妙,也顾不得许多,横臂就去挡他。

没留情面,直接动了内力。

不想那两人居然也毫不怕把事情搬到明面上,一人横掌就去阻他的手腕。

两股内力相击,赵凛终于确定这两人就是某个人埋下的伏兵,目的——

就是为了阻止他去救助沈青桐。

但同时,他也更是深知此事棘手——这突如其来的疯狂马群,十有八九是冲着沈青桐的。

赵凛是最清楚沈青桐在裴影夜心中的地位的,当即也就不管不顾的和他们大打出手,想要冲过去。

真正动起手来,他却惊讶的发现这两人的身手不俗,双方互相拆了五六招,他居然没能冲破那两人的封锁。

这边赵凛被缠住,分身乏力,那边再度失控冲撞的马群已经再度朝着沈青桐以及和她站在一起的四五个女孩子冲了过来。

“救命!”有人吓得哭了起来,尖叫着四处奔散。

沈青桐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也是提了裙子扭身就跑。

然则失控中的马群,速度和力量都同样惊人,她跑了两步已然听到身后踩得山河震荡的马蹄声。

“喂!”裴影鸿也是被马群冲撞的东倒西歪,一回头,刚好注意到沈青桐,就高声的嚷了一嗓子。

他下意识的就要往这边跑。

然则彼此离得不算近,再加上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刚一转身,就和横冲过来的一匹马擦身而过,被撞了个头晕眼花。

裴影夜本来是目光紧盯着沈青桐的,一开始他只是吩咐赵凛过去,一则是因为赵凛的身手比他好得多,二来也是因为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人在算计,怕是自己贸然出手会被人从后面拿住小辫子。

可是赵凛明显被人刻意拦下了,他就再不能坐视不理。

本来五六匹马冲过去,把一群姑娘惊得此处逃窜,这样的场合,大家又都是花枝招展,打扮的差不多的,场面一乱,他又正闪身自马群中间往这边寻来,混乱中一时正在快速搜索沈青桐的行踪,这时候听到裴影鸿一喊——

他循声望去,然后足尖一点,飞身过去。

沈青桐及时胆子再大,听着后面马蹄声就要踩在她身上了,她也不可能全无反应,心中愤懑的同时一转身,就刚好看到一条黑色的身影,闪电般飞奔到眼前。

“师兄!”裴影夜的身形太快,可是也不同等看清楚他的脸色沈青桐就已经认出了他,紧张的低呼了一声。

裴影夜掠过来,手往她腰后一缠,同时足尖点地一个旋身,躲过她身后踩过来的那匹马。

旁边又有别的马奔过去,他全神戒备,一边护着沈青桐,一边身手矫健的侧身闪躲。

但是方才那么一吓,马群彻底混乱,在原地不断的转着圈四处乱窜,他们被困在中间的位置。

其他人都进不来,当然,似乎也没有人想要进来。

这个时候,生死时刻,裴影夜也容不得去管别人怎么看,只是尽量护着沈青桐一起闪避危险。

两人身边不远处,也偶有被困住的宫人和贵族千金被撞翻在地,他都完全的视而不见。

外围那边,皇帝的目光紧盯着这边,眼底的眸色却是寸寸收冷,到了最后,阴鸷的近乎可怕。

宸妃和常贵妃一直紧跟着他的,到时没有陷入险境。

但是两个养尊处优的女人,自然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常贵妃开始无暇在意,这时候慢慢冷静下来却是清楚的捕捉到了皇帝的关注点。

那圈子中间,两个人影时常会被奔走的马群遮挡,但是毋庸置疑,那是沈青桐和裴影夜。

对于裴影夜和沈竞之间的关系,她知道的甚至比沈青桐还要清楚详细,一开始她也纳闷今天宸妃居然有本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是冲着谁的,这时候便是十分清楚了——

皇帝!这是皇帝在试探沈青桐和裴影夜之间的关系!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有人查到了些什么,告诉了皇帝,皇帝便可以设了这么一个局,要亲自试探并确认这件事。

并且,与其说是他要确认裴影夜和沈青桐之间的关系,倒不如说是他要确认裴影夜和沈竞之间的关系。

而说到给皇帝高密的那个人——

她扭头,恶狠狠的瞪了宸妃一眼,但那时候宸妃还处在惊吓中没有回过神来,一直躲在皇帝的身后,紧张的盯着远处混乱的马群和奔走逃命的人群,根本就没注意到她的视线。

那边裴影夜是几经周折才带着沈青桐从另一侧找到了破绽从危险的漩涡中心位置退了出去。

虽然中间隔了遥远的距离,但是他之前没在意却并不等于他就没有发现皇帝一直阴测测盯着他们的目光。

此时,双方已经看不见彼此了,他就松开了一直紧紧揽着沈青桐的那只手,低头问道:“还好吗?”

“恩!”沈青桐点头:“我没事!”

说完,也抬头看向了裴影夜道:“师兄你也没事吧?”

“没事!”裴影夜道,虽然身上被溅了许多的泥土和草汁,但是他的样子并不显得狼狈。

他伸手拍拍沈青桐肩膀上的灰尘,轻轻的叹了口气,没说话,沈青桐却也早就冷静下来,想明白了一切。

她笑了笑道:“这件事迟早都要被他发现的,没关系!”

裴影夜道:“虽说纸包不住火——”

他叹了口气,后面的话,究竟没有说完。

起身要避开这个危险的漩涡,最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沈青桐跟他走,一切回北魏去,到时候皇帝鞭长莫及,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不管他和沈竞的关系如何,也没人奈何的了了。

可是——

沈青桐大约还是不肯走的。

而那边裴影鸿转头撞在一匹路过的马的马肚子上,只觉得眼前一晕。

身子原地没转过半个圈,还没稳住,突然觉得左边的袖子被人狠狠的拽了一把。

裴影鸿还晕着呢,跟着就摔在了地上。

“哎哟!”他还没叫痛,就先听见身后有人先叫了一声。

裴影鸿狐疑的扭头,见看见身后刚刚因为拽了他一把被连着带倒在地的文昌郡主已经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拽着他就跑。

裴影鸿也顾不得许多,和她一起左闪右躲没头苍蝇的乱跑。

两人都不是什么身手灵活的,但居然就被他们成功闪躲的给闪到了外围。

裴影鸿喘得直不起腰来,一边弯腰扶着膝盖喘气一边抬头骂道:“你疯啦?”

文昌郡主也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冲他一瞪眼,挑眉道:“你不是躲我吗?你躲啊?没被踩死算你命大!”

你这是救人的还是来找事的?

裴影鸿被她噎得面红耳赤,居然不知道如何接茬。

文昌郡主见他那张好看的脸,居然跟个小姑娘似的红了起来,眼睛都在反光,盯着他死命的看。

裴影鸿一开始是累的加气的,这会儿被她这么盯着看,就觉得脸上莫名其妙的发烧,想犯贱的回两句嘴,居然英雄气短,给自己憋了半天劲,最后一梗脖子骂骂咧咧的道:“你看屁啊!”

说完,拍拍身上的泥土,大摇大摆的走了。

西陵越得到消息,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的,他策马狂奔而来,因为前面的局面混乱,他的坐骑也有些受惊,他便是远远的翻身下马,大步往这边走。

“王爷!”他前面是留了云翼暗中盯着沈青桐,以备不时之需的,可是这个时候,云翼和两外的两个侍卫都是一身的狼狈,明显是刚跟什么人交手打斗过。

西陵越冷冷的看也看他,只是一边往前走,一边问答:“王妃呢?”

“王妃没事,被魏皇陛下趁乱带到另一边去了,应该不至于受伤!”云翼道,然后才敢解释:“属下本来是要过去保护王妃的,可是突然跳出来七八个高手,把咱们给缠住了,一直到刚刚才——”

西陵越没等他说完,就加快了步子大步往前走去。

只要沈青桐没事,他似乎也计较不了那么多,直接快走过去到皇帝身边,单膝跪下去道:“儿臣救驾来迟,请父皇恕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