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心照不宣/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48章心照不宣

“起来吧,朕无恙!”皇帝道,并未多言。

此时眼前一片烂摊子,西陵越也顾不得再说什么,立刻起身,吩咐他从猎场那边带过来的禁军道:“赶快救人,把马群疏散,稍后本王会吩咐马场的人过来善后!”

“是!”众人领命,连忙四散忙活起来了。

有些跑到外围的姑娘们,被护卫着集中到了一起安顿,上百禁军手持马鞭冲进了混乱的马群当中,一边驱散疯狂奔走冲撞的战马,一边把受伤和被困的人一个个的带出来。

受了惊的战马被有条不紊的全部往同一个方向驱赶开,眼前的局面逐渐得到控制。

西陵越一直没有主动过去寻找沈青桐,而是镇定自若的一直站在外围指挥营救。

带到马群逐步的被驱散开来,裴影夜和沈青桐这才一前一后的从对面绕过来。

裴影夜一出手,之前缠住赵凛的那个侍卫就自动退散了。

此时赵凛冷着脸快步迎过来,郁郁的道:“主子!”

裴影夜只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仍是面无表情的继续款步往前走。

他和西陵越走了个照面,脚下步子却未曾停歇,但是两个人的目光交会,里面的意思彼此都是心领神会的。

皇帝今天对沈青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问裴影夜是不是生气,他当然是气的,当然,这其中也有西陵越的疏忽,是他没有保护好沈青桐。

可是,此情此景之下,为难和让西陵越难堪的话,他却一个字也没说,当然也没有必要说。

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回避彼此的目光,直到互相错过。

沈青桐跟在裴影夜身后,随后走到西陵越面前。

她也没说话。

西陵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探出手去,轻轻的攥住了她的指尖,手指间的力道越来越紧,他将她拉过来,站在了他身后半步的地方。

袖子底下,他一直握着她的指尖,面上仍是镇定自若的指挥禁军营救剩下的人。

沈青桐就安静的站在他身边,有时低头看一眼脚下的地面,有时候又抬头去看一眼他的侧脸,再垂眸看看两人藏在他袖子底下的手,唇角微扬,会心一笑。

随后马场那边的驯马师赶来,场面才算是彻底控制住。

西陵越知道他其实应该表现的更加亲民,也更加痛心疾首一点,可是皇帝一意孤行造的孽,他不想,也没那个兴趣去替他承担,或是违心的替他在那些受害者面前去装孙子。

所以从始至终,他就只是一动不动的在那里站着,指挥若定。

这边出了这么多大的事,猎场上的子弟们自然无心狩猎了,听到消息的都先后赶着过来,在一堆哭哭啼啼的姑娘里寻找自己姊妹。

云翼这时候还是像那么回事的,正带着人清点伤亡的人员名单,然后如实禀报给西陵越。

西陵越道:“派人护送世家的公子小姐们都回行宫休息去吧,把受伤的名单给太医一份,让他们看着伤势的轻重分别登门救治。如果带着的药材不够,就去找梅正奇,让他从这边父皇的私库里取!”

“是!”云翼领命下去安排。

西陵越这才转向了沈青桐道:“你要不要也先回去休息?这里我还得收拾善后,要晚些回去!”

沈青桐看着他,轻轻的点头:“好!那我先回去!”

“恩!”西陵越稍稍用力捏了下她的手指,又扭头吩咐他带过来的侍卫道:“护送王妃回去!”

“是!王爷!”

沈青桐转身,带着两个侍卫往行宫的方向走。

西陵越目送她走远,这才收回了目光,转身朝着皇帝所在的地方走去。

彼时裴影夜也已经过去,正和皇帝站在一起。

西陵越拱手道:“回禀父皇,场面已经控制住了,儿臣已经命人将今天在场的子弟和闺秀们都送回行宫安顿,也让太医们跟过去处理了。方才的场面一度混乱,共有二十一人殒命,其中宫女十六名,内侍四名,再有吏部尚书苏大人家的千金不幸罹难,其他人也有个别伤势重的,但是要等到太医诊治之后才能做判断!”

皇帝的脸色很难看,盯着他。

西陵越就只当看不见,仍是公事公办的道:“马场那边总管的李德凯,儿臣也已经命人去绑他过来了,对于这次事故的起因,稍后才能知晓。”

说话间,远处已经有几个侍卫,推攮着一个穿着官服的粗犷汉子过来了。

“王爷!您要见的人属下等已经带来了!”侍卫拱手道。

“微臣失职,罪该万死,请皇上和昭王殿下定罪!”失控的马群都冲撞到了皇帝面前,又出了人命,这人也很清楚,无论如何,他都推脱不掉责任的。

皇帝还没看说话,却是西陵越道:“先别说废话了,本王问你,这些战马,平时不都是被管制在马圈里的吗?是谁放出来的?”

陈德凯跪在地上,一头一脸都是冷汗,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这些马的确都是被严格看管的,今天皇上和这么多达官显贵家的公子小姐们都在,微臣更是嘱咐他们一定要严格看管,可是——可是今日狩猎,有一只凶悍的棕熊意外受伤之后闯进了马圈里,撕咬弄伤了好几匹马,马群受了惊吓,微臣根本就拦不住……它们……它们就撞破栏杆冲出来了!”

话一说完,他连忙又磕头:“是微臣失职,是微臣办事不利,微臣不敢推卸责任,但今日之事,纯属意外,还请皇上法外开恩,能够从轻处理马场上的人。”

一个侍卫凑近西陵越耳边说了两句话。

西陵越道:“父皇,那头闯入马圈的棕熊已经被侍卫猎杀!”

他招招手,很快就有人把五花大绑的死熊给抬了上来。

那是一头成年棕熊,个头巨大,身上无数砍杀出来的伤口,这时候身体僵直,被倒挂着绑在一根树干上,要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才能抬得动,已经是死透了。

“这东西皮糙肉厚,弓箭都难以奈何,属下带了上百人才将其绞杀。”一个侍卫拱手禀报。

皇帝刚要说话,却见有人红着眼睛冲进来,一把抓住陈德凯的衣领把他揪起来道:“这个畜生皮糙肉厚,既然弓箭都奈何不了它,它又是怎么受伤受到的惊吓?说什么意外闯入,别是你们故意的吧?混蛋!你还我妹妹命来!”

不用说,来人就是遇难的苏家小姐的同胞兄长了。

陈德凯被他一拳打翻在地。

他冲过去,扑倒在对方身上,拳打脚踢,毫无章法的又是一顿乱揍。

西陵越没开口。

皇帝冷冷的呵斥道:“还不把他们拉开!”

马上有侍卫上前,强行把苏家公子架开了。

这位苏公子是个读书人,只是疯狂之下的失控,这时候仍不甘心,眼泪不知不觉的已经流了满脸:“你们害死我妹妹!杀人偿命,你们杀人偿命!”

皇帝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西陵越走过去,踢了那棕熊两脚,左右看了看,也对陈德凯道:“今日狩猎,所有人都是带着弓箭的,这畜生身上的确是没有箭伤的,你说它是受伤之后误闯进马圈的?它伤的哪儿怎么伤的?”

陈德凯甚是坦荡,虽然西陵越的是叫他愣了一下,他却仍是如实说道:“这畜生闯进马圈捣乱的时候,微臣有去看过,它的确是受了伤的,右腿和后背各有一道伤口在流血!”

西陵越又观察了那棕熊一阵,便是很轻易的找到了他说的那两道伤口,问他道:“你说的是这两处?”

“是!”陈德凯确认之后,肯定的点头。

西陵越于是冷笑:“这样说来,还真是白日见鬼了,这两处伤口都是刀伤,今日狩猎,难道还有人拿着大刀下去砍的它的吗?”

那苏公子听得先是一愣,随后就崩溃了似的嚎啕大哭起来。

西陵越根本就没有将此事大事化小的意思。

他转头去看皇帝。

皇帝脸上的表情阴郁,与他对望片刻道:“去查清楚,给朕一个交代!”

“是!”西陵越拱手应诺,转而吩咐侍卫道:“先把他带下去,仔细看管,再叫人逐一去盘问追查,核对这畜生身上的两道刀口,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神勇,狩猎期间会单独出手猎杀这个畜生!”

“是!”侍卫领命,把陈德凯拖了下去。

云翼又把哭哭啼啼站都站不稳的苏家公子也拎走了。

“父皇方才也受惊了,现在要回行宫休息吗?”西陵越问皇帝。

皇帝却道:“方才情势危急,朕也自顾不暇,你真该好好谢谢魏皇出手救了你媳妇一命!”

西陵越侧目,看向了西陵越,庄重的拱手道:“谢过魏皇!”

裴影夜没应他的话,只对皇帝道:“既然这里没有别的事了,朕就先行一步了,告辞!”

言罢,径自转身往行宫的方向走去。

皇帝盯着他的背影,目色阴沉。

宸妃一直带着等看好戏的表情等在他身后。

皇帝却是吩咐西陵越道:“这里你看着善后,处理好!”

“是!”西陵越颔首。

皇帝抬脚就走。

宸妃和常贵妃赶紧跟随。

一行人回到行宫,等进了内院,皇帝突然止步,转头先是对宸妃道:“爱妃劳累了,先回去歇着吧!”

宸妃皱眉。

他却又看向了常贵妃道:“你跟朕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