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你护不住她!/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贵妃埋头进门的时候,曲嬷嬷已经快急疯了,连忙迎上去道:“娘娘,您可是回来了。”

常贵妃一边打散为了模仿她刻意梳成的发髻,一边问道:“没出什么事吧?”

“没!”曲嬷嬷道,帮着她一边飞快的把衣裳换下来:“就只有小殿下来过一次,奴婢让他进来之后才告诉他娘娘在里屋睡下了,他便离开了,外头盯梢的人,不知道。”

“他有事吗?”常贵妃问道。

“说是上午猎场上出了事,怕娘娘受惊,特意过来请安的!”曲嬷嬷道,忍不住的又赞:“小殿下对娘娘还真是孝顺!”

常贵妃唇角弯起一抹笑,未置可否。

等到替她重新梳妆更衣完毕,曲嬷嬷才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虽然心里好奇,她却一直没问常贵妃这一趟的去处。

常贵妃整了整鬓边的发丝,转而正色看向了她道:“梅雨秋来者不善,她与本宫之间这一次恐怕是必定要不死不休的,有件事本宫要提前交代你一句。”

曲嬷嬷瞧见她的这副神情,不由得有些紧张:“娘娘,您这是——”在交代遗言吗?

常贵妃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面上却是一派自然道:“有些事,还是要以防万一,提前做好打算的,本宫就是提前交代你一声,将来,一旦本宫有什么闪失,只要你把和梅正奇有关的一切都咬严实了,不供出他与咱们昭阳宫之间的来往秘密,别的不敢说,但至少,本宫可以保你能活命!”

她这话,说得郑重其事,却不是威胁。

曲嬷嬷听得心头一凛,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娘娘,事情真的已经到了这一步,需要做这样的打算了吗?”

“做人,总是不能太自负的!”常贵妃道,唇角牵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片刻之后,她就又把话题给绕了回来道:“刚刚本宫交代你的事,记住了吗?”

曲嬷嬷略微垂眸,轻声的道:“娘娘说哪里的话,事情又没到那一步,何况将来就算真有点什么闪失,奴婢还能弃了娘娘不成……”

话音未落,常贵妃已然摇头打断。

她说:“记住本宫交代给你的话就成。梅正奇是皇上身边的人,我们绝对不能碰,这就是他的底线。本宫和宸妃不合,这不是什么秘密,他一直都知道,并且也是默许的,所以后面就算我们两个之间闹出什么丑闻和事故来,他气归气,却未必就会赶尽杀绝。可一旦叫他发现本宫连他身边的人都动了,那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只要你听本宫的话,拿捏住这一点分寸,本宫要保你一条命,还是有把握的。”

皇帝的后宫,女人之间的争斗厮杀从来就没停止过,即使是罪大恶极的陆贤妃,还不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多活了那么多年?当初的瑨妃才是真的无辜,皇帝也没有替她讨回所谓公道,说到底,这些女人之间的争斗对他而言,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何况她和宸妃之间宿怨已深,皇帝从来就知道,就算将来真闹得天翻地覆,可以说,对于这种场面,皇帝是早有准备的。

“是!”曲嬷嬷慎重的点头:“奴婢明白了!”

常贵妃挥挥手,示意她退下。

待到曲嬷嬷退出去了,她便闭上眼,靠在椅背上冥想深思。

曲嬷嬷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生死她都不在乎,但是梅正奇,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她可以万劫不复,但也没人能绕过她去,独自逍遥。

曾几何时,她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可以不必这样苦心孤诣的刁钻算计的呵——

世事无常,真是讽刺!

这边西陵越从皇帝处出来,穿过花园,没走几步,云翼就一个箭步上前,往他跟前一挡。

赵凛自旁边的岔路口走出,态度恭谨的一拱手道:“昭王殿下,我家主子想请您借一步说话!”

前面云翼刚吃了他的亏,那时候得了西陵越的吩咐,打到一半就佯装落败,此时再见到他就本能的手痒。

可是西陵越面前,他又不敢放肆,只回头,眼巴巴的看着西陵越。

西陵越的脸色很不好,沉默了一阵,就一声不响的继续抬脚往前走。

云翼侧身让开。

赵凛知他应允,便就一侧身,“殿下请!”

然后引他沿着一条小路前行,转了个弯,进了一处空置的院子。

那里,裴影夜果然已经等着了。

“陛下,昭王殿下到了!”赵凛禀报道。

裴影夜转身。

两个男人,目光交会,彼此对望了一眼。

然后,西陵越侧目吩咐云翼:“你先出去!”

“哦!”云翼领命,和赵凛一前一后的先出了院子。

西陵越对裴影夜是没有好感的,这一次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他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裴影夜面上一如往常般看不出明显的情绪。

他说:“你们父子间的事,我本也不愿插手过问的,但是今日已然事发,我需要你一个态度!”

西陵越道:“你想怎样?”

“你护不住他!”裴影夜也不绕弯子,“那个人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对他,无论是在身份还是地位上,都不占优势。”

他的话,没有说完。

西陵越却是懂了:“你想带他走?”

裴影夜并不否认,反问:“或者——你有更稳妥的处置方法?”

西陵越沉默。

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不仅如此,还是掌握所有人生死大权的一国之君。

他要强行庇护,并非护不住沈青桐,但他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和现在的处境,他都再清楚不过,一再违逆皇帝的意愿,只会让自己的处境越发的举步维艰,这样一路发展下来,自顾犹且不暇,到时候就只能是让沈青桐跟着他一起陷入危机。

只是他这个人,从来自负,作为一个男人,要他承认,他将要护不住自己的女人了——

这本身,就是一件耻辱到无法接受的事。

裴影夜这番话说得直白,却是有史以来的头一次,西陵越没有因此而愤怒。

因为他也很清楚,这就是事实。

他只是紧抿着唇角,脸色较之刚才还要难看几分。

见他沉默,裴影夜就道:“桐桐的性子我知道,她的事,自然是要她自己点头才算的,只要你没有意见——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去和她说。”

西陵越与他对视片刻,却是冷然拒绝。

他说:“不用了,你等我的消息吧!”

说完,也不等裴影夜再首肯,就径自转身离开了。

赵凛随后进来,还不住的回头去看西陵越离开的方向,道:“昭王他——答应了吗?”

裴影夜从远处收回目光,唇角勾起了一个略显复杂的弧度,他说:“朕原也以为他不会答应的!”

事关男人的尊严,尤其是西陵越那样的人。

他会这样轻易的让步,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在乎沈青桐的。

可是,这对裴影夜来说,却不见得就是一件完全的好事,有常贵妃横在中间,这件事发展到了今天,就只能说是孽缘了。

西陵越离开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又折回了猎场那边,继续处理善后那边的事,等到回房,已经是深夜。

彼时沈青桐已经睡了。

他也没叫人备水沐浴,直接脱了外袍钻进被子里。

这一天本来就因为心里有事,他没回来,沈青桐浅眠,睡梦中感觉有一双手绕在了她的腰际,身子往后蹭了蹭,蹭到他的胸膛,便就转醒了。

她转了个身,抱住他的腰,声音有些迷糊的轻轻的问:“怎么才回来?几时了?”

西陵越没应,顺势将她揽入怀中抱紧。

沈青桐已然是察觉了气氛不对。

她身子没再动,靠在他怀里,半晌,又道:“是陛下为难你了?”

西陵越没答,而是顺势轻吻她的发顶。

片刻之后,他说:“父皇的性情你知道,眼前的处境于我们很不利,过两天等裴影鸿的婚事定下来了,裴影夜就要回国了,本王想——”

他的语气,出现了微不可察的一点停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道:“你跟他过去,暂避一时,等这边的局面稳定了,我再接你回来!”

黑暗中,他的呼吸平稳,同样,也看不到沈青桐的表情。

沈青桐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波澜不惊的声音在纱帐底下低低的缠绵响起,她突然明白他深夜方归的缘由了——

不过,就是不想让自己真实的情绪和想法暴露于天光之下。

掩耳盗铃而已。

西陵越有些刻意的敛去了呼吸声。

他在等她的抉择和回答。

许久之后,沈青桐道:“这是我师兄的意思吧?”

西陵越没答。

她沉默了一阵,又问:“我一定要走吗?”

上一次他还为了这事儿闹了很大的别扭,这转眼就变天了,真的是世事变化,半分不由人的。

“桐桐——”西陵越深吸一口气,才要说话,沈青桐却又往他怀里蹭了蹭,双臂抱着他,抢先道:“好了,不说了,这件事等我明天去见我师兄一面再说吧,很晚了,我困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夜色深幽且寂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