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喜脉/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54章喜脉

次日一早,西陵越起床很早。

那时候天才蒙蒙亮,他的动作又刻意放得很轻。

沈青桐虽然当时就醒了,但是因为知道他在刻意的避着她,就干脆装睡,靠在床榻的里侧没动。

西陵越穿好衣物,似是在床前刻意的停顿片刻,然后才转身,径自推门走了出去。

沈青桐睁开眼,拥着被子坐起来。

这一夜她都没怎么睡好,看上去精神有些恹恹的。

木槿没敢马上进来打扰她,一直又过了近一个时辰,等到天亮,推门进来,见沈青桐正坐在床上发呆,不禁吓了一跳:“王妃,您醒了啊?”

沈青桐抬起眼睛看她,“怎么?”

木槿犹豫道:“王爷——”

沈青桐就心中了然了。

她掀开被子下床,半苦涩道:“我们没吵架。”顿了一顿,又道:“也许,以后吵架的机会都没有了!”

皇帝是什么人,她很清楚。

虽然昨天他和西陵越关起来门来都说了什么,外面无人知晓,可是她只用想的也能猜透个八九分。

那个人,自私自利,独断专行,还疑心病那么重,费了那么大的劲儿,甚至不惜以朝中所有的权贵子弟做饵,这番折腾下来,绝对不会只是试探她和裴影夜的关系那么简单,因为以他的处事作风,是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的,但凡起疑,杀了她便是,而他会如此这般的折腾,为的——

无非是做戏给西陵越看,逼他认清楚一些事实,也逼他……

他大概是会要求他杀了自己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回天乏力。

木槿被她两句话,说得胆战心惊,脸色都变了:“王妃,您说什么呢?”

沈青桐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什么!”

她转身去脸盆架那边洗脸。

木槿却总觉得惴惴不安,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几次欲言又止,只是服侍她梳洗更衣,又叫人送了早膳过来。

沈青桐没吃几口。

木槿见她的脸色的确也不是太好,不禁有些担心,提议道:“王妃最近的精神都不怎么好,昨天又受了惊吓,不若奴婢去请太医过来给您看看吧!”

本以为沈青桐会拒绝,没曾想她却点头应允:“好!”

木槿一愣,她却又起身:“不过还是我们过去吧,昨天刚出了事,本来这次跟过来的太医也没几个,还有那么多的伤患要救治。”

“嗯!”木槿觉得也有道理,点头道:“好!奴婢这就安排。”

“不用了,你就陪我去行了!横竖这行宫就这么大,也不会有什么事!”沈青桐道,整理好确定自己的衣物齐整就带着她出了门。

两人问了路,就径直往几个太医下榻的院子那边去。

走到半路,陆嘉儿刚好从另一侧的一条小路上走过来。

这几天她一直在等机会,想要私底下见一见西陵越,前面两天西陵越一直在忙,然后昨天猎场上出了那么大的意外,她就更是不得机会了,本来心里正着急呢,昨天一整夜,有关裴影夜当面质问皇帝的流言蜚语就被渲染着传得沸沸扬扬。

裴影夜,居然和沈竞早有交情,并且言辞间对沈青桐又是那般的极力维护,足见沈氏父女对他的影响力。

如果沈青桐和裴影夜之间有交情在,又说得上话的话,那就不失为另一条可走的捷径了。

所以,即使明知道沈青桐的为人不好相处,她也难掩心中的激动,跃跃欲试。

于是,一大早就带着丫头往这边来了。

“咦,小姐,那不是昭王妃吗?”陆嘉儿的丫头道:“这么早,她这是要去哪里?”

陆嘉儿本来正在低头想事情,闻言,抬头,果然就看见沈青桐主仆两个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陆嘉儿蹙眉。

丫头回头看她道:“如果王妃有事的话,那咱们还过去吗?”

毕竟她和沈青桐之间谈不上什么交情,这么贸然过来,陆嘉儿心中本来就难免惴惴。

可是她心里对裴影夜的那点儿隐秘的心思,从早前在城门外的那场偶遇开始,已经是一眼万年,当时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那是个相当卓绝的男人,高贵英俊,气场强大,身上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引着她一再的沉沦,仿佛魔障了一般。

虽然对她来说,西陵越是近水楼台,但大约是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她就从没有过非分之想,反而没什么执念,再加上这么多年以来,渐渐地成了习惯,就更没有往那方面想了,可是裴影夜不同,从一开始,在她面前就没有任何的束缚和障碍,是她可以光明正大思慕和争取的男人。

她陆嘉儿自视甚高,这些年来有了西陵越珠玉在前,也似乎就只有裴影夜这样的男人才能入她的眼。

本来如果陆贤妃还在,如果他们陆家和西陵越之间还没有撕破脸,那么以她的身份,攀上裴影夜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也是陆贤妃出事当时她极力帮着陆家撇清,甚至帮着西陵越撇清楚关系的原因。

可是谁都没想到,事后第一个和他们陆家翻脸的人,还是西陵越,甚至于情况更是恶化到连皇帝都厌弃了陆家的地步。

这几天里,她前所未有的焦躁不安,一则为了陆家的处境,同时——

更是因为裴影夜。

因为无形之中,好像她和裴影夜之间的距离已经彻底被一条鸿沟斩断。

远远地看着沈青桐的背影,沉思片刻,陆嘉儿道:“我想再走走,你回去跟母亲说一声,省的她有惦记!”

“这——”那丫头犹豫片刻,终于的点头:“那好吧!小姐您别走远,早点回去,这两天——”

说着,私下里看了眼:“这行宫里也是人心惶惶,乱的很。”

“恩!”陆嘉儿点头。

那丫头便就先转身回去了。

这边沈青桐带着木槿出门,一路去到几个太医的住所,她却在大门口顿住了脚步,回头吩咐木槿道:“你帮我去看看魏皇陛下人在哪里,跟他说,王爷不得空,关于昨天的事,我想当面向他道谢!”

自从知道了裴影夜和沈家的渊源之后,木槿就不奇怪沈青桐和裴影夜之间的来往了,只是此时左右看看,还是不怎么放心:“这——王妃您一个人在这儿——”

“没关系!”沈青桐道:“我就在这等你,你先去问问魏皇陛下是否得空见我,然后就来这里找我!”

“那——好吧!”木槿想了想,点头。

沈青桐笑笑,目送她离开,她本来也不是真的想看大夫,但是一个人站在这大门口更容易引人注意,想了想,就举步走了进去。

本以为这个时间,所有的太医都应该出去给昨天的伤者逐一诊治了,不想才进了院子,迎面却撞见秦太医背着药箱一边急匆匆的往外走,一边急躁的吩咐正在院子里晾药的医童道:“那边的几味药不能暴晒,太阳出来了,赶紧的挪到阴凉处!”

言罢,一抬头,预见沈青桐进来,惊讶之余,赶紧行礼:“见过王妃!”

沈青桐是没想到这里还有人,不禁有些尴尬。

“太医这是急着出去吗?”沈青桐扯出一个笑容。

秦太医道:“这两天伤患多,早上已经出门诊过两个了,忘了点儿东西,赶着回来拿。王妃芳驾到此,可是身子不适?”

秦太医这人倒算不上是谁的人,在太医院里算是个规矩本分的老实人。

沈青桐倒也不十分避讳他,想着难以自圆其说,就点头道:“就是最近总睡不太好,想过来看看哪位太医方便,给本宫拿点安神的药茶。”

昭王殿下就这么一个心尖子的宝贝王妃,秦太医可不敢怠慢,当即就顾不得出门了,赶紧转身引沈青桐进去:“那王妃您里边请,让微臣给您把个脉吧!”

然后又道:“其实王妃您身子不适,叫人传一声,微臣过去就好,怎敢劳您亲自走这一趟呢?”

所谓盛情难却,沈青桐无奈,只能跟着往里走:“其实也不算多大的事儿,何况这两天你们都忙,方才散步偶尔路过你这门口,就想顺便进来问问!”

秦太医引了他进去。

医童也跟着进去帮忙准备脉枕等物。

沈青桐在里面待的时间不长,最后还是秦太医殷勤的亲自把她送到了门口,还一边嘱咐:“王妃您当心些,要不还是让童儿送您回去吧!”

沈青桐面上表情淡淡的道:“不用了,就几步路,我的丫头应该也过来了。”

顿了一下,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的样子,迟疑道:“这事儿本宫想先告诉我家王爷知道,所以——”

秦太医也是明白人,当即点头:“是!微臣明白!”

“那多些太医了!”沈青桐点头,施施然出门。

秦太医在门口一直目送她走远,才转身匆匆的进去背了药箱,又吩咐医童看门就赶着走了。

陆嘉儿一直尾随沈青桐到这里,又目送她走,这会儿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过去。

医童回到院子里,正在整理药材,见她进来,就眨巴着眼睛回头道:“你干嘛?”

陆嘉儿这才回过神来。

她有些尴尬,但又想着沈青桐出门时候的神情有点不对劲,想了想,就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道:“我是昭王殿下那边的,方才王妃说忘了拿药方,太医这会儿也出去忙了,你知道王妃需要用什么药吗?”

“王妃的是喜脉啊!”那医童道,“师父也没说需要服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